Portrait
Hanxing Yu
  • 42 years old
  • Date of birth: Dec 29, 1972
  • Date of passing: Mar 21, 2015
Let the memory of Hanxing be with us forever

This memorial website was created in memory of our loved one, Hanxing Yu, 42, born on December 29, 1972 and passed away due to heart disease on March 21, 2015. We will remember him forever.

Hanxing is survived by his son Michael Yu, his former spouse Lei Cui, and his parents Zheng Yu and Suqin Sun.     

Memorial Tributes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余正 Zheng Yu on 14th September 2016

"我的老同学郭耀华(现居美国),对我发到微信朋友圈中的 ”早开的桂花“照片,发来的中秋慰问。


又到年中秋,
月桂伴君游,
思亲意祈祈,
星汉永连留。

保重。"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余正 Zheng Yu on 24th August 2016

"和父母相处的最后日子

今天,打开汉星的纪念网页,素琴忽然觉得,好象就在两年前的今天,汉星离宁回美,这是我们最后分别的日子。我查看了汉星手机drop到电脑中的照片记录,确实是。素琴她似乎有了一种不需强记的直觉。想起历历在目的往事,素琴又不免痛哭起来。

汉星是8月23日离开南京的,晚上乘机离沪,24日晨到达Newatk(钮瓦克)机场。后来一直将在这个机场候机厅的自拍照用作他的微信头像。(见2016-03-19上传到Story的图文)

2014年的8月,汉星回家,这是我们和他相处的最后一段时间。在宁期间,他有许多活动,我们还是抽时间一起去了近处的江边风光(见已上传的合影照片)和郑和宝船遗趾。从他的手机照片上看,他还观看过当时在南京举办的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有些照片我将选择整理再上传。

以往,汉星难得回家,走时我们会送到车站,有时送到上海,而这次离别,我们并没有去车站相送,觉得这来去已是常态,也便于他路程中的自由安排,觉得今后反正会常来常往的,那知这一别竟没有再相会的机会了……"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余正 Zheng Yu on 31st May 2016

"汉星回家一年了。
    去年的今天,在众多亲人好友的护送、迎接中,你回到家中。
    象以往你回来时一样,今天你妈妈也备了你喜欢的盐水鸭、茭白等五个菜,拿出了家传收藏的古董碗,开了啤酒。但是我只能和你虚拟的对饮了。
    晚上,散步走到草场门桥上,回忆2014年你回来那次,难得的我们一起散步,从新城市广场,走过这座桥,到艺术学院再回头。在桥上,我们静静地欣赏了一会秦淮河的灯光夜景,你用手机拍下了全景照。一路上我们边走边聊,这样的从容温馨时光,本来就是很难得的,以后也不再有了,只能深深地刻在我的记忆中。"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yu xin on 3rd April 2016

"琴与诗抄

我处也有架电子琴。每瞅到它,耳畔总响起汉星弹的A Sound Of Silence,透出当年弹奏时所投入的深情真情……自变故突发后至今的一年中,我心境长期不佳,“无语以表”,因此,了无那伸手摸琴键的兴头。

不过,每每浏览网页帖子图片等后,我又深感一年来,汉星活跃在我们亲属和朋友们的生活之中!仅凭亲情与友情包括外国朋友友情此点,我要为包括汉星在内的所有各位而自豪,也可见,亲情友情的强大与永恒。

为以上的感悟,并由其激励,我要逐步走出“无言以表”的心境,至少,将要摸摸琴键了――去解悟演奏才俊的真情与深沉……

作为日后的铺垫,先读几首诗,录下(偶有《题后自叙》):

一,致正兄嫂

1.鲁迅  《答客诮》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於菟(wu tu 老虎别名)。

2.【古巴】马蒂 《第一队,代号113》

妈妈,擦干眼泪,看我一眼:/我年轻力壮,不怕道路艰险,/我用荊棘填滿你的心房,/但是,相信吧,玫瑰会在荊棘中生长!
(何塞·马蒂,1853~1895,古巴民族英雄、诗人,等。题目为他被捕后服役的釆石场第一工作队,他代号为113。)

二,致汉星

1.【德】席勒  《播种者》

瞧你滿怀希望把良种交给大地,/等待它们来春欣欣地萌芽。/你只想在时间犁沟里播下智慧的种子――/事业,让它悄悄地永久开花。

2.《新改:公刘<天上的繁星有千万颗>》
(题后自叙:公刘,1927年生,南昌人,当代诗人;今我步其韵改之)

天上的繁星有千万颗,/只有一颗属于你;/照耀吧,我的星辰!/照耀吧,我们的灯!/我们坚贞的手臂将你捧住,/你就永远生活在我们一起……"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余正 Zheng Yu on 24th March 2016

"这几天,在汉星去世一周年的日子里,很多汉星的同学、朋友,通过微信,向我们表达了对汉星的怀念。下面是任重在微信朋友圈中写的一首诗,一幕幕情景活生生的展现在眼前,情真意切。


纪念好友汉星(1972 - 2015)

不在 (AWAY)

今天波城飘起了雪
朵朵的忧伤
开满街巷
安静 又有些迷惘

我于是打开Skype
想跟你聊聊
可是屏幕上写着
你的Status:
Away

同学送来相片 故乡的樱花开了
大片大片的粉红和笑声
想对你说    一起回去看看
熟悉的钟楼
悠悠的小径
可是你的status却是
Away

异国的这个冬天不很冷
却下了很多雨
想问你    你后院的果树开花了吗
桃树 苹果 还是你喜爱的蓝莓
可是为什么你还是
Away

雪停了
一束阳光刺进我的眼睛
我忽然看见你
站在迢遥的太阳下
站在那高高的山岗上
跨着相机
明朗的微笑
你身后
紫蓝紫蓝的鲁冰花
正永远绽放"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xiaoqin he on 21st March 2016

"Dear Hanxing
It's been one year since you passed away,we miss you and love youvery much just like your parents. We hope you happy forever.
RIP
Xiaoqin He"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余梅 余梅 on 20th March 2016

"一年来我常在想念你。心疼你的早逝,牵挂你的双亲。一次梦见你,你回到青年时代朝气蓬勃准备升学,虽然内容虚怀但情景很真。希望你在那边安心开心,有事托个梦给亲人。"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余正 Zheng Yu on 19th March 2016

"汉星离去已整一年了。
    做什么样的祭文,也难以表达这一年来我们无时无刻不萦绕在心头的思念和伤痛。都说,时间是疗伤的良药,我们在大家的关爱下是坚强的挺过来了。但时间会使伤痛成为抹不去的伤疤,随着我们正在逐渐显现的衰老体弱,这种思念不会淡去而是更为深入。
    我们每天会打开汉星的纪念网页,听听汉星的琴声。每天触摸到汉星带给我们的ipad,使用着他给我们安装的wifi,他当年教我们使用这些新通讯手段时的音容,仍会浮现出来。
    回想一桩桩往事,逢年过节已不再有欢声笑语。参加团体旅游,也只是冷眼地看着景色,不再有兴奋。现在正当樱花盛开时,南京各处都能见到大片的烂漫的樱花,人们纷纷在花下漫步留影,喜迎春天的到来。但是在我眼中,这是一片惨白色中透着淡淡的血痕,这是一个伤心的季节、难受的色彩,因为去年的此时,突然得到汉星去世的噩耗,就在这样的色彩中,慌乱地在赶办出国手续。  
    我们也继续着原来生活习惯,也坚持原来的健身活动。但已不热衷于欢乐的老年公众活动。由于我们都有密切联系的朋友圈,我们依然有许多爱好和好奇心,我们生活始终充实和忙碌。所以也不需要去寻找如何摆脱痛苦的方法了,这是无法冲淡和替代的。我们太爱汉星了,怀念和痛心必然伴随终生。
    
余正 孙素琴    2016.03.19."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余正 Zheng Yu on 19th March 2016

"怀念汉星

           贤侄汉星,你离开我们转眼已一年。一年来,我们无时不在怀念你。一年前,当我听到你仙逝的噩耗时,我霎时愣住了。过了一会,我很庄重的、很慢的一字一句的和我的孩子说,你和汉星是子妹,妈妈和姨妈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汉星现在意外不在了,姨父、姨妈的晚年你要象对爸爸妈妈一样关心他们。汉星的孩子也是你的晚辈,你要象对你的孩子一样关怀他。

           汉星,今天是你周年祭日,特来到你身旁看望你,衷心为你祈福。随笔留言以表怀念之情。
        
           汉星,你安息吧。
                                                                 姨夫

                                                           2016年3月19日"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余正 Zheng Yu on 17th March 2016

"亲爱的汉星贤侄,你与大家离别整整一年了。

这一年中我们时不时地沉侵在无限的思念和失落之中。思念你儿时的聪明可爱、读书时的优异成绩、工作后的出类拔萃、以及其他的一切往事。而这一切思念都被突然降临的晴天霹雳打碎,让我们无比失落和悲哀。

情深深,悲切切!让我们在同一个宇宙不同的世界里互相遥祝平安!

                                            谭阿姨  徐叔叔  2016-3-17"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余梅 余梅 on 2nd March 2016

"严冬过了,百花开了,春天来了。在春寒即过的3月里,你却走了一年,你双亲悲痛欲断肠,牢记你的愿望,携手坚强走向晚年。我女从网上选了一图阅星空就是你。小时候群星经常看到,使人迷恋使人浮想,现在只能在人烟稀少的高原拍到。用几世纪前英国诗人王尔德一句名言配图:      "我们都沉陷红尘,但总有人仰望星空"。"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余正 Zheng Yu on 22nd February 2016

"元宵节,来自刘铭的慰问

昨天,素琴在她的微信上忽然收到“加为好友”的请求,从昵称的英文
和中文名字上,一时猜不准是谁。联系上以后,她自我介绍,说,是余汉
星金陵中学的同桌同学,2013年汉星回国那次,老同学相互间接上了联
系。还提到那年她帮汉星给我们寄了月饼。哦!原来是她,从深圳寄的
,汉星一直没和我们讲的很具体。我在前面“中秋节的怀念”的帖子
(28 Sept.2015)中,说到了这件事。

这次刘铭又从深圳给我们寄来了一罐茶叶,说是多喝水有利于健康。说
汉星也和她聊过一些各自的生活,她知道汉星是很爱我们的,因为离得
远,所以托她寄月饼。还写了许多安慰的话,鼓励我们“要坚强地面对
现实,积极地生活”。

微信的截图,在“Photos”中。

多好的同学友谊,他们一直把汉星记在心里。聊天中素琴几次抽泣,为
汉星婉惜,也为他们的朋友友情感动。"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xiaoqin he on 10th February 2016

"Dear Hanxing ,
I 'm so sorry to know that you have been in the heaven.
It's a pity to lose such a nice man .You are very perfect.
Your parents are proud of you.And so are we .
Rest in peace!"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余正 Zheng Yu on 31st December 2015

"汉星的同学好友,杜邦,在微信的朋友圈中,唱一首歌,“献给我在天堂的兄弟”
现将微信界面和录音,转换后贴在【Stories】

汉星生日的那天,素琴在遗像前大哭了几次,现在听到这样的歌声,又忍不住哽咽抽泣。"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余正 Zheng Yu on 29th December 2015

"今天是汉星你的生日,43周岁。
      一星期前正是冬至日,又一个祭奠日子,至晚,各处都有为逝去的亲人烧纸钱的火光。你妈妈给你做了你喜欢的菜肴,也到河边去烧纸,默默地流泪。
      这段时间,我频频的梦见你,甚至,梦醒再睡梦也接续,午睡也梦。梦到你回来看望我们,一如既往,情绪也很好。汉星你是否要告诉我们,应该走出痛苦回归正常吗?实际上,我们生活正常,也参加各种活动和朋友聚会,但思念是摆脱不了的,我也不愿摆脱,让伤痛和爱恨伴我终生。
      我们从未为你开过生日派对。最不能忘,你小时候过生日的愿望,是要和爸爸睡(自幼我们都是让你独睡的)。昨晚,我找出你的相册,之前,我们都是不怎么敢翻看的,你的成长历历在目,但还是不敢细看,只选了你出生、幼年、少年的三张照片,放到纪念网页上。
    第一张是出生后一百天。
    第二张,小汉星刚从灌云乡下回南京,国庆节去玄武湖。1975年,因我要带学生去外地“开门办学”,你妈妈在厂上班,汉星由婆婆带到下放地灌云县农村半年多,回来后说一口苏北话。
    第三张是1981年加入少先队的第一天,放学后戴着红领巾兴冲冲的到我上班的实验楼。"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yu xin on 4th November 2015

"顾城   短诗四首

(一)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晴,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一代人》

(二)    生命是闪耀的此刻,不是过程,
                就象芳香不需要道路一样。

(三)    一个人应该活得是自己并且干净。

(四)    我把心给了别人,就收不回来了;
                别人又给了别人,爱便流传于世。"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余正 Zheng Yu on 24th October 2015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余正 Zheng Yu on 16th June 2015

在余汉星的追忆礼拜会上,陈忠的讲话

说明:1、该讲话的录音,已贴在本网页的《Story》栏中,可以播放。
           2、该讲话的文本,已经陈忠本人审核。

陈忠 注:讲话开头有一段英语,简单地讲述我和汉星的关系,并向听不懂中文的来宾致歉。此处从略——


今天在这个心痛的日子里,我们一起来送汉星最后一程。来这里有他最亲爱的家人、昔日的同学、多年的同事和朋友。我虽然名义上代表公司,代表VERIZON,但是我认为更确切的身份,应该是朋友。我们虽然伤心……(哽咽声)……但是我们更要记住汉星对我们生活带来的精彩。

汉星工作认真,勇于创新,积极向上,乐于助人,深得大家的尊重和喜欢。我很有幸有他有这么多年亲密的合作,他在VERIZON有约七、八年的时间都在我的团队里,是我最得力的助手。我在这里,给大家讲一个工作上的小故事——

有一次我们开发一个互联网系统,汉星负责设计用户界面。我们安排了一个给我们大老板的演示,由汉星亲自操作。在演示刚开始的时候,老板强调这个系统最重要的是应该简单好用。结果汉星听到这儿,他自己停下演示,让这个老板亲自坐在那个椅子上自己操作。他说如果这个系统还需要操作手册才能够完成任务的话,这就不是一个好系统。
当时我自己非常诧异,也很替他着急,因为这种大企业系统在这种情况下也是蛮复杂的。最终这个老板自己用了以后,不但完成了功能而且一切都很顺利。当时我就想,汉星的胆子和信心都太强大了。
老板对他非常满意,印象非常深刻。以后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他。
这就是那个敢想、敢干、富有创意、积极贡献的好员工。他的离去,对我们公司也是一大损失。

汉星大学本科学的是物理专业,他也常常为自己是个“物理男”而感到骄傲,但是他的计算机技术也是一流的。汉星做技术时,表现出了强烈的热情和兴趣,我认为不仅仅因为这是他安身立业之本。除了技术之外,汉星对这个世界有太多的热爱,有太多的投入,而且每项爱好会做的很深,很专业。今天在大家等待的时候听到了一首钢琴曲,这是汉星喜欢而且弹得很好的那首《The Sound of Silence》(注:寂寞之声)。他的爱好还涉及园艺、摄影、文学、体育、装潢……乃至世界各地菜系,尤其是我们附近的老四川餐馆。他总是尽情地享受生活,充满阳光。

在他所有的热爱之中,最深最切的,就是汉星对儿子Michael的爱。汉星对贝贝(注:即Michael)的生活起居、学业教育以及课外活动,都尽心尽力、乐此不疲。我儿子和Michael的年龄差别不大,有时候,我们就组织他们一起玩,就是所谓的“Play Date”。
最近一次是2014年的圣诞节,我们去Vermont (注:麻州以北的佛蒙特州)滑雪。汉星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我另外还有一个女儿)上高山,我在山下留守。据说他是当天唯一没有摔过跤的人。汉星还带着工具,计划着要我们去结冰的湖面上钻洞钓鱼,因为对我们都很新鲜,可惜那时候冰不够厚而没能实现。
还有一次,我儿子从汉星家玩,回来跟我说,“Michael’s Daddy is so cool (贝贝的爸爸真酷)!”——因为那一次玩一种泡沫子弹的游戏,就是那种“Nerf Gun”——三个人屋内屋外,玩得翻天覆地!从此,我们家也开始积累各种塑料武器和泡沫弹药。我们两家开始了“军备竞赛”,还有过几次“实弹演习”(让小孩子带着枪到到另一个家里去玩)。

在座的人很多与汉星,可能都会与我有类似的印象。有这样的同事和朋友,是我们人生旅途中上天赐予的财富。
汉星一生短暂,却过得丰富多彩,他的光彩让我们受益与感恩。
人生即使百年,终会如白驹过隙一般逝去,汉星先我们一步,我们永远会怀念他。
愿他一路走好,在天堂继续快乐又辉煌。
安息吧,汉星!""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余正 Zheng Yu on 24th October 2015

"老同学

2015-10-17 是南京大学物理、电子、材料等学院,举行了庆祝物理学科建立一百周年的庆祝活动,而今年又是1965届毕业50年,我们原物理系的老同学再次相聚。

庆典、聚会和热闹过后,外地来的同学来我家中慰问、悼念。照片是上海来的生杰灵、孙长林、承建在汉星的遗像前合影。

其中,承建同学已入了佛门,她在汉星的遗像前颂念了21遍“南无阿弥陀佛”为汉星超度。她说,她有强烈的感觉,知道汉星还没有进入“极乐世界”。我告诉她,汉星的追忆会是做的基督礼拜,上帝要他进的是“天堂”。

我说,汉星,现在哪儿也别去,就在家等着,我们就会又在一起的。

感谢各类宗教人士的关怀,我不拒绝他们,我肯定宗教有积极的社会作用。但不管是上帝还是佛,都不能改变我的无神论的思想,避免让宗教的消极因素来干扰。"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余正 Zheng Yu on 24th October 2015

"来自政府的关怀

2015-10-15 南京江东街道办事处(Sub-district Office)组织本社区中,失去独生子女的家庭,进行一次秋游活动。去了宜兴和溧阳两处景点,当日返回。图片是在宜兴《大觉寺》。这是政府实行独生子女政策中对失独家庭的关怀措施之一,每年都会举行。

在汉星出生的年代(1972),还没有推行独生子女的政策,只是号召生两个好。当时我们深感人口的压力,也受到周围同事、邻居们只生一个的影响,我们夫妻双方原家庭的经济负担都重,为了认真培养好下一代,决定只生一个,我们双方的兄弟姐妹们也大都自觉地实行了只生一个。

政府对我们不幸家庭的关怀,虽很有限,但总是延续了汉星对父母的关心。这种游览活动,组织者是做了尽心尽力的安排,但感觉到的气氛是谈不上活跃的。我们也无心观景,只是默默地想念着我们的好儿子,这是儿子留给我们的机会。当然,走出家门,到大自然中走走,总是好的。"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Zhong Chen on 28th September 2015

"代汉星的父亲余正老师上传:

中秋节来临,每逢佳节倍思亲,况中秋的中心内容是团圆,更是牵起无限思绪。    
不会忘记,去年的中秋,忽然收到一个快递包,是一个陌生人从深圳寄来的月饼。我们不知是怎么回事,就没敢打开。后来和汉星通话,知道是汉星托他在深圳的同学寄的。这是我们第一次收到儿子寄月饼来,谁能知道这成了唯一的一次。近日,汉星在南京的同学,带月饼来看望我们,继续了汉星对我们的关切。虽不能亲人团圆,我们是不会忘记这些好朋友的。


我的好友、老同学,郭耀华先生,从美国发来邮件:
正,
中秋佳节到来之际,想必一定思爱子,
有四句做为慰问:

年怕中秋月怕半,
人生从不少羁憊,
神游宵汉觅娇儿,
夜赏明月和寒星。

耀华,
2015 中秋于纽约长岛。"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余正 Zheng Yu on 6th September 2015

"紫金山上的怀念

汉星,你一定不会忘记,在你中小学时期,每年暑假我都会和你一起去爬紫金山。去年你回国时,我提到:我想在我体力还好的时候再和你一起去爬山。但因为没时间了,你答应:明年我回来时一定要安排时间陪爸再登一次紫金山。谁知这竟成了再也无法实现的诺言。后来在我带你回家前,我说回家后一定要带你再登紫金山山顶。

这次你小叔叔全家来宁看望你,叔叔余信、妽妽李桂芬、弟弟余磊,和你爸妈一起,登上了紫金山448米的最高峰(见图片)。以带上你遗像的方式,实现了我们双方的承诺,这是多么的无奈和伤心,这仅能在我们的心理上减少一点遗憾,愿你能安息。"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余正 Zheng Yu on 27th August 2015

"农历七月半是中国的“鬼节”,是逝去的亲人回来和家人交流的日子。
汉星,我答应过再带你到石头城去,那里,是你小时候我常带你去玩的地方。前天,我和你妈妈带你到石头城的“鬼脸照镜子”的地方,我们“全家"照了像。
今天就是“七月半”,你舅舅、姨娘都来看你了。
让我们一起来听那首名曲《人鬼情未了》
(见网页的“Gallery”栏——Photo,Audio)"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yu xin on 9th August 2015

"年前汉星等同学好友讲定今年8月再次聚首南京因“汉星不幸‘爽约’”学友日前专门上门悼念并问候汉星父母,有感二则:

夜星啊,
白天剥夺了我们的,
你全带了回来……

羊群归栏,
孩子们都投入母亲的胸怀。

                      ――【古希腊】萨福

对着美的山、海、雨、风,

想着美的朋友。

                      ――【当代】黄永玉"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余正 Zheng Yu on 25th June 2015

"在汉星的追忆礼拜会后,我们就收到多位汉星生前同学、同事、好友的慰问金,后来,任重、胡杰章等人,分别在美国和中国为汉星父母建了捐款网站和专用帐号,现在我们已收到了这些捐款,还有些人在来家探望我们时直接留下了慰问金,这使我们感慨万千。

我们在突然的打击下悲痛不已,但对于捐款,曾表示我们并无经济困难,谢谢好意。然而朋友们说,他们要表达痛失好友之心情,希望汉星父母得到宽慰,能安度晚年,实现汉星的遗愿。我们希望能得到捐款者的名单,但没有给,在网站上也只能查看到一部分,有不少是“匿名者”,这使我们很感动。汉星在国外和国内有这么多真诚的好友,大多一直保持着联系,有些人联系虽不多,也表达他们的爱心。可见人间处处真情在。我们只有面对现实,振起精神,才能对得起大家的心意。

在写这篇感恩帖时,汉星去世已有百日,免不了引起阵阵的心痛。汉星真的再也不能回来喊一声“爸、妈”了吗? 看看捐款网站和纪念网站上的留言,活生生的汉星一直在大家的心中。汉星应该放心,我们二老,生活在大家的关怀中,你的好友在继续着你对我们的爱。

余正,孙素琴 2015-6-26"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素琴 孙 on 24th June 2015

"再续追思姨侄汉星

汉星:
    转眼已近百日。三个多月来,我没有一天不怀念你。虽然我没有直接抚养你长大成人,不能夺天工归己有。但是,我目睹你、陪伴你从一个英俊少年成长为顶梁之材。我无不为之感到欣慰、高兴。
       13年,你带贝贝回南京。到我家参加家庭聚宴。看到贝贝前前后后跟着你,你很细心地带着他,舐犊之情至今历历在目。看到你和爸爸、妈妈在一起,时时呵护着他们,现在这些还萦绕在脑海。看到你不停地嘱咐爸爸、妈妈要多多保重身体,现在还响彻耳畔。
     你远涉重洋,展翅高飞,事业有成。我为你骄傲、为你自豪。
     我和你父母以及长辈们多么希望在我们垂暮之年,当面聆听你讲述你波澜壮阔的辉煌人生。可是,苍天无情,你释然驾鹤而去。在你百天祭日之际,特随笔撰此文,聊表怀念之情。


                                                    姨父
                                                                2015.06.24"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耀铭 谭 on 21st June 2015

"亲爱的汉星贤侄:
    你离开人间离开我们大家已经三个月多了。在这三个多月的日日夜夜里,和许多关爱你人一样,我们总是经常想着你忆着你,想起你英俊的容颜、聪慧的头脑、勤劳的双手、以及热情宽容待人的性情。我们为你英年早逝深感痛惜。
当见到你的余方叔叔陪着你年迈的父母带着你回到南京港龙花园的家时,我们禁不住泪流满脸。你父母更是悲伤之极。原本活龙活现生龙活虎的你怎么不开口说话了呢?!
你回家后不断有亲朋好友来探望你。面对你的遗像无比悲痛无比遗憾。大家能做的是代你抚慰你年迈的父母。
你父母也很坚强。每当有人探访时总是强忍着悲痛,礼貌待人。但在亲友们离开后,抑或在夜深人静时,抑或在寂静书房里,抑或在不经意的瞬间,就会自禁不住泪流满脸,抱头痛哭。
汉星啊,你为什么要在正当报答父母养育之恩、培养儿子成才之时悄悄地离开了呢?
    面对无法挽回的事实,我们希望你在天堂过得好,在天堂你保佑着父母健康,保佑着贝贝能和你一样地优秀成长。
    你是一颗耀眼的星星,是大家永远的骄傲。
    安息吧,汉星!
                                                爱的的谭阿姨徐叔叔    2015年6月 21日"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余正 Zheng Yu on 19th June 2015

"正:五年多没有回国,四月底到南大探访,惊闻你痛失爱子,我亦内心煎熬。其实五月中旬,你我两家都在波士顿(我儿子也在波士顿),因久不通信,没问到联系电话,痛失唔面机会。盼今后有机会相会在波士顿,纽约或南京。
望平静心情,保重身体。

我有四句纪念你爱子汉星,请放上汉星纪念网站。

惊诧丧音在金陵,
回美方能和正连,
详览汉星人生路,
慕君才智育人杰。

老同学 郭耀华。 6/17/15。 纽约长岛。"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余正 Zheng Yu on 19th June 2015

"余正说明:还在两个月前,汉星的表叔,来Email,标题是《不知该说啥》,现补发全文

余正兄。二嫂:
惊悉贤侄英年仙逝,悲痛难抑,万望兄嫂节哀,保重。
贤侄是余家的骄傲,他学业优异,事业有成,他虽先去了天堂,定会仍然尽职护佑您们和他亲爱的儿子。

愚弟佐林  2015-4-21 于石家庄"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余梅 余梅 on 10th June 2015

"航海
                                                                              绿原
                                 人活着
                                 象航海

                                 你的恨,     你的风暴
                                 你的爱,     你的云彩      

作者  绿原,1922年出生于湖北黄陂。现代诗人。

提示:精炼的诗歌,丰富的内涵。人的一生,就象航海,天上有云彩海上有风暴。人对丑恶事物憎恨象风暴一样迅猛无情;人对美好事物的热爱象云彩一样柔美温暖!"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yu xin on 29th May 2015

"照片拼合及文字:

"黄丝带飘迎 才俊归   天际涯最暖 是吾家——2015.05.29,归国"

见——
栏页“Gallery /photo”。"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余正 Zheng Yu on 17th May 2015

"在余汉星的追忆礼拜会上,汉星的唯一继承人、儿子Michael Yu (12岁)的讲话。在 Story 或 Audio 中 可以播放讲话录音。

讲稿全文:

Thank you all for coming here today to remenber my dad and suport our family. My mom taught me one old saying recently,In chinese,it is Da En Bu Yie Xie. It means we can not thank you enough for everything you have done to help us. We are very grateful. My mom and I wrote a poem for my dad. We want to read this to him today as a way of saying goodbye.

Goodbye dad

I have to say today on this cold spring, remembering all the good times.

I try not to be sad but saying goodbye still hurts so bad.

I miss you more than I can express, my love for you will never grow less.

I know you are still here with us,

Like you always do to encourage and bless.

I keep you watch and hat in my treasure bag, so I hug them when I am down.  

So I will gain courage to go ahesd.

Having you as my dad was such a great pleasure.

That’s why I feel heartbroken with this sudden closure

I pray you are in heaven with peace watching HGTV as you peace

I hope you have trails a lakes

Hiking in the woods or catching a break.

I promise to carry on the life you gave me,

to its fullest so you are proud of me.

I’m telling you again, Goodbye for now, My wonderful dad."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quan lu on 11th May 2015

"人间花草太匆匆,春未残时花已空,
自是神仙沦小谪,不需惆怅忆芳容!"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耀铭 谭 on 9th May 2015

"亲爱的汉星贤侄:

    你离开我们已经快两个月了。虽然已经不能面对面交流,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你的。
    你的容貌和智慧留在了世上;你的勤奋和努力存在我们心中;你的善良和宽容让人们永不忘。
    明天是母亲节。你在瞑瞑之中也一定会永祝母亲健康快乐。
    美国是你追求梦想的地方。不料也成了你父母的伤心之地。再过十多天,你父母要带你返回生你养你的故里。你一定要乖乖地跟着父母一路平安地返回故乡。我们也期盼着你平安回家。

                               爱你的谭阿姨徐叔叔    2015年 5月9日"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yu xin on 8th May 2015

"由yuxin代贴上

《悼念汉星侄》

正哥素琴嫂:

惊闻噩耗,令人难于置信,为何上天那么不公,夺走了一位大家心中的好儿子,年轻有为的才俊?既然事实来到眼前,愿正哥及素琴嫂节哀顺变,勇敢地从悲痛中走出来。

虽然我与汉星侄从未谋面,但一直听说正哥有一位才貌双全的令郎,而且十多年前能出国深造,在彼邦安家立业创一番事业,不是佼佼者是不可能做到的。现在打开网站,看看那酷似正哥的照片,聆听着那悠扬的琴声,心中十分悲伤。

我的女儿也在纽约学习、工作,生活了一十六年。美国的生活我十分清楚,单身在外工作、生活的压力实在太巨大了!我很庆幸去年我的女儿能选择回港生活、工作。汉星侄的英年早逝,也给了我们很大的警示。

余正哥嫂,为了活着的人,也为了汉星侄的在天之灵,更珍惜自己吧,我们身体内都流着余氏的血液,我们定做你们坚强的后盾,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现在的通讯这么发达,一方有难,弹指间就互通了。放心吧!我们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扶老携幼,勇敢地去迎战生活的不同挑战吧。

妹  蕴
2015.05.08,于港地"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余梅 余梅 on 5th May 2015

"我五一赶往堂哥余良夫妇家,60年正良兄弟在宁读大学,风华正茂的哥俩合影叔伯两家兄弟姐妹尽阅,半世纪多后,良哥从部队退休回沪,我每年去良哥家,都问起难见到的正哥近况。探望结束送我出门之时,我和良嫂不得不说起悲伤,晴天霹雳,良嫂始泣,赶紧又劝她慢慢的告诉良,良嫂说因保密单位不能随便上网,先带个节哀保重给余正夫妇,带个悼念给英年早逝的贤侄汉星,盼望余正夫妇走出悲伤,健康平安带侄回宁。"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Xiaonong Xu on 4th May 2015

"尊敬的余老师和师母:

今天登录汉星的悼念网页,  看到了汉星留下的那么多照片,  听到了汉星留下的悠扬琴声。 33年前,我陪同几位分配去外地的同学,在大学毕业离校的那几天,去老师家与老师和师母告别,见到汉星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汉星去了天国,  我相信他一直会在另一个世界为亲爱的家人祝福,并保佑家人的健康 !

前今天在无锡见到几位从低温楼毕业的同届同学, 他们一致请我表达对汉星离去的悼念,以及转达对老师和师母的问候。

学生徐小农于南京大学"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素琴 孙 on 3rd May 2015

"谨忆星侄:

                  汉星陨落天叹惜,
                  星迹划空闪天际。
                  直奔苍穹不回首,
                  挥泪飞天永别离。
                  浩瀚宇宙纳万千,
                  沧桑人间留梦絮。
                  天若有情天亦老,
                  仰眺繁星永不息。

                                       来自四川成都同学沈克诚、叶菊芳夫妇
                                                                                           2015.05.03"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yu xin on 1st May 2015

"(余信注:下面文字中所称的“转告者”的徐家宁、贾维芳夫妇老师,都是我和我的兄姐在常熟的小学的老师,看着我们长大。徐、贾老师一直非常关心自己的学生们,我们非常尊敬他们,余正等回虞城家乡,也总要探望老师。他们如今年均已91。日前路遇(由他们的女儿女婿陪同),互问安康时,我不忍心将那不幸告知,但他们在当日还是从外地得知了,立即来邮件……)

余信学弟:
  刚才还提及余正有无去美国探望他儿子,回家打开电脑,看到寿甫发给我余汉星纪念网站上许多有关悼念的文章。我和贾老师都仔细看了一遍。余正他儿子聪明睿智,英年早逝,我们虽然未曾见过一面,亦深感悲痛!请转告令兄节哀顺变,多加保重,我们就不再去打扰他们夫妇了。
     
徐、贾老师      2015/04/30"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素琴 孙 on 1st May 2015

"余老师孙大姐,你们好!你们就快回国了,真诚的希望你们从悲伤中走出来!俗话说:即来之则安之,后面的日子还长,要多保重啊!我们明年就要见面了,哪次都是你们几个张罗,多亏你们的辛苦,我们才有了令人难忘的记忆!在此再奉上拙诗一首:
                                
                                  晚年丧子令人痛,
                                  世间铮友同悲哀。
                                  泪干熬出坚韧骨,
                                  昂首淡定向未来!

                                                         来自贵州的老同学靳福源
                                                                           2015、05、01"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Kitty Li on 29th April 2015

"惊悉汉星同学不幸在美去世, 不胜悲痛。

    汉星聪颖好学,为同辈中佼佼者。  作为我的研究生,伴我在电镜室研究晶体缺陷期间,勤奋敬业,刻苦钻研,不分日夜,取得优异成绩。  虽时隔多年,其乐观向上,音容笑貌,其与同学间的和谐合作,与老师间的无间交流,仍然历历在目。

    在美深造和工作期间,凡回国探望父母,总会前来我家看望,叙谈,令我兴奋、感动。
    这次,汉星父母 - 我的同事余正夫妇,以及我的实验室同事们, 均顾虑到我的身体状况,多日后方告知于我。  在强忍悲痛的同时, 也深深地感谢他们!  祈愿汉星同学一路走好,余正夫妇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李齐
                                               于南京大学
                                               2015年4月29日"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yu xin on 27th April 2015

"(近阶段,国内有时候打不开该网页(现在可以)。
以下由yuxin代贴。
原文有插图,即本追思网页的图片,已贴上的——《回常熟老家-2》)

《追思汉星哥哥》

一直都不敢相信,我记忆中那个能干的、帅气的哥哥就这样离开了我们。记得我小时候,你到常熟来。虽然我应该算“地主”,但你更有“地主”的样子,熟门熟路的带着我到处玩。我没想到,石梅公园的太湖石下挖出的黄泥,晒干了可以作玩具枪的子弹。我也没想到,虞山上的雪,可以滚出半人高那么大的雪球。在那时我的眼里,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插图,见本追思网页的图片,已贴上的——《回常熟老家-2》)


惊闻你的离去,一点真实感都没有。是上天和我们开的玩笑吗?后来才慢慢知道,在国外,生活的不易和艰辛。

在我心目中,你永远是那个带着我到处玩,引领我前进的那个有活力的、帅气的大哥哥。

还有贝贝,也要记住爸爸,健康成长啊。

Yu  lei"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Youneng Qian on 26th April 2015

"余正:

在你们失去汉星的时刻,能想象你俩忍受着怎样的悲痛。望节哀。

  可信,智萍"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余梅 余梅 on 26th April 2015

"汉星哥哥:我是红霞.3岁妈带我去宁我不记事,合影保留了我们稚气可爱的神态。87年妈又带我和妹去宁.舅妈惊呼红霞这么高啦!舅舅带我们仨孩子去中山陵玩留了影。最难忘送我们上车回汴时,前面夫妇中的女士突然犯病晕倒,舅舅吩咐汉星送我们上车,他自己快速奔跑找车站值班员,后来女士醒来,我们开始上车,那对夫妇已找到位子,见我们赶紧给我们让出一个位子,舅舅领值班员赶来,一看相安无事算松了口气。事迹虽小却对我和妹教益终生。我们几次写入作文,八十年代的人间真情啊!
果然,我舅舅这么热心待人,包括素不相识,汉星哥,在你爸的培育下,也是努力向上,才俊辈出,热情礼貌待人,我为有你这样的杰哥骄傲。
                  愿汉星哥哥     一路走好,逝者安息,今世光荣,来世欢喜。
                  愿二舅二舅妈  走出伤悲,牢记星嘱,生者坚强,过好每天。
                                                                          王姬"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Youneng Qian on 25th April 2015

"余老师、孙老师,你们好!

近些年虽不经常见到你们,但每次见到我都会问到余老师您是否去美国看孩子的。你们对孩子的爱、教育以及科学兴趣和人生爱好的培养等方面,从80年代早期我就目睹了。那时小汉星就会有时来低温楼,余老师对孩子的爱真真切切,细致细微,还会跟我们学生经常提到孩子的趣事,喜悦深情,慈父心怀。那时我在低温楼做本科论文,研究生论文,...,教研工作。

汉星是你们的一切,是你们的骄傲,聪明好学,多才多艺,年轻有为,杰出才俊! 惜英年早逝,令人悲痛!

逝者安息,生者坚强。望你们节哀顺变,一切保重!

王  炜(南京大学匡亚明学院)"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素琴 孙 on 25th April 2015

"续追思姨侄汉星。    
     汉星,今天是五七,你离开我们已一月有余。虽然我是个辩证唯物主义者,属于新派,但我的心情因你离去,至今十分沉重。        
     人、男人、时值壮年的男人,应该是铁打的肩膀、钢铸的腰、顶天立地,应该是叱咤风云、博鏖疆场、时代弄潮。而你却猝然离 世。我想:你是为家庭碎裂承受了难以忍耐疼痛所致。                
    人属于高级动物。从生理学角度说,人的肌体是由坚硬骨胳、发达的肌肉及韧带、皮肤组成。正常人可以进行长期激烈运动或在极其恶劣环境下顽强生存。而你生命如日中天、事业欣欣向荣却轰然倒下。我想:同样你是心灵深处受到了重创猛击。      
    天地间,没有什么比人类所构建的社会更纷繁复杂,人是最易相处也是最难相处的。人世间,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宝贵。如此浅显的明理,你思维敏捷、眼光深邃怎能忽略大意呢?怎能抛开年迈的父母、未成年的儿子驾鹤而去呢?我想:同样是你内心极度交瘁使然。        
    汉星,你一路走好,安息吧。                                
                                                姨夫                    
                                                         2015年4月24日晚"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yingnan zhang on 25th April 2015

"汉星:在这,我们与你交流。一张张栩栩如生的照片,一段段阳光美好的回忆;这让我们更感受到余老师余师母二位老人的人品,一脉相承,多么相似。大家的心愿:二位老人心情慢慢平静。 大爱无疆,你们亲朋好友将永远相爱着你和你的亲人。 汉星,你放心,好好休息吧。"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Youneng Qian on 25th April 2015

"余正友,您好!

惊闻汉星侄不幸逝世噩耗,十分难过。我们都是失子的父母,我们是同病相怜!不过凡事要想开点。我的丁旭和你的汉星都是太早就离开世界了,但丁旭有弟弟,汉星有儿子,他们的DNA仍是存续的。希望你们节哀,多多保重身体!
        此致
敬礼!

丁世英 (南京大学物理学院)"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Youneng Qian on 25th April 2015

"余老师:

惊闻爱子正当事业有成、年富力强、如日中天之时, 突遭不幸的噩耗, 我们全体晨练拳友都万分悲恸。我们知道此时此刻,任何劝慰都难以抚平您和您的家人内心的痛苦和哀情。在此我们只能请求您节哀顺变, 保重身体, 为自己、为家人、为爱子的遗孤, 多多保重! 保重!

南大老年体协定淮门桥晨练点  全体晨练拳友"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xibin xu on 24th April 2015

"于老师及师母:

惊悉噩耗,万里哀音;英杰早去,惜哉痛哉!逝者已矣,生者如斯;天国之灵,常佑双亲!

徐锡斌(南京大学物理学院)"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Ning Xinbao on 24th April 2015

"余正老同学:您心爱的英俊儿子不幸离您而去,作为您的老同学的我感到十分悲痛,表示深切哀悼。盼您和夫人节哀,保重身体!宁新宝"


Leave a Tribute:
 
LEAVE A TRIBUTE
Invite your family and friends
to visit this memorial:

Subscribe to receive e-mail notifications when others contribute to this memorial.

This memorial is administered by:

Shaoshan Chang
Zhong Chen

12302 views

Have a suggestion for us?

We are waiting for your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