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o
Yuenong Miao 苗悦农 (1951-2016)
Let the memory of Yuenong 悦农 be with us forever

This memorial website was created in memory of our loved one, Yuenong Miao, 65, born in 1951 and passed away in 2016. We will remember him forever.

谨以此网站献给我们亲爱的朋友苗悦农先生。苗先生生于1951年,逝于2016年,终年65岁。我们会永远永远怀念他。


                             --------- Funeral Service ---------

Please join us for a funeral service honoring Yuenong Miao.

Saturday April 9, 2016 at 11AM. We kindly ask guests to arrive 10-15 minutes early so the service may proceed on time.

Location: Story Chapel, Mount Auburn Cemetery, 580 Mt. Auburn St, Cambridge, MA

Phone: 617-547-7105
Free parking is available inside the cemetery near Story Chapel.

Burial shall take place shortly after the funeral service at Mount Auburn Cemetery.

各位朋友,我们尊敬的苗悦农先生近日因病去世,享年65岁。为了表达深切的哀思,家属及其好友将为他举行追思会。如你想送苗先生最后一程,请届时参加。追思会将准时开始,请提前15分钟到达会场。

日期:2016年4月9日
追思会: 11:00AM-12:30PM
葬礼仪式:1:00PM-1:30PM
地点: Mount Auburn Cemetery, 580 Mt Auburn St, Cambridge, MA 02138
停车信息:免费停车
电话: 617-547-7105 (Mount Auburn Cemetery)

关于给苗先生送花的安排:鲜花将统一预定和摆放。想送花的朋友请打电话预订,个人或小组鲜花费 $20 up to $100,我们将收到的鲜花费集中后,统一定制花篮或花圈。您的名字和表达的心意将记录在纪念卡上,送给苗先生的家属。

预定电话:周俭617-792-9608
预定截止时间:4月7日 周四 10AM

苗先生纪念网页:可留言和上传照片
http://www.forevermissed.com/yuenong-miao

苗悦农先生治丧小组
617-335-0840(蒋红)

Memorial Tributes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Tom Pasakarnis on 26th April 2016

"Mrs. Miao, Xiao and family and friends,

My heartfelt condolences go out to you over the loss of your beloved husband, father, family member and friend and our former colleague at Janis Research. While in his work environment, he always seemed to be exhibiting his welcoming smile, it was his trademark. Oftentimes he simply used a light chuckle to put everyone at ease around him. His personality made it very easy for all of his colleagues to get along very well with him. I will never forget the first time I met him and he gave me one of his warm smiles and said "My name is Yue Miao but you can just call me Miao - like the cat." It was always enjoyable to chat with him - he always seemed to be positive about whatever subject we were  discussing. He was truly a very humble man and a solidly contributing, talented member of our engineering design team.

We miss him.

Tom Pasakarnis
CEO, Janis Research Company"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Yury Khavin on 26th April 2016

"Yuenong Miao was a very friendly and benevolent person. I met him in 2010 when I started working at Janis Research Company. After he learned my name, he smiled and said in Russian “Yura I babushka doma. Babushka chitaet, Yura slushaet” (Yura and his grandma are at home. The grandma is reading, Yura is listening. Yura is a Russian nickname for Yury). There is so much warmth in this phrase. Smiling Miao and this phrase is what will stay in my memory.

Yury Khavin
Janis Research Company"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Yi Zhuo on 12th April 2016

"苗太太及全家:
驚悉悦农因病去世,我们深感震惊与悲痛。特在此向他致以深切的悼念,同时向你们表示诚挚的慰问。并请你们节哀顺变,保重身体!悦农为人谦恭正直,工作勤恳认真,深为同事们钦佩。我们会长久地惦念他。

Janis Research Company:
赵祖宇,张华珠,郭松,傅柏山, 卓毅。"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Fan Yang on 10th April 2016

"(张世宇为苗悦农追思会写的悼文)

悦农大哥,你轻轻地走了。记得五十几天前在病房中你握着我的手笑着说:“等你下次回来时我们再聚”。我是多么期待着下一次! 也记得每次回来时常英早已安排好我们朋友聚会,不曾想这次回来你却轻轻地走了。带走了你对生活的眷恋热爱,对家人的无限深情, 对朋友的真挚友情. 此刻在脑海中浮现的是你那诚挚、对生活充满乐观的目光和每次相聚时你的音容笑貌,这一切也深深地铭刻在我的记忆中。
清明时节雪纷纷,望着窗外繁絮般飘飞的雪花,思绪万千却无从表达。二十年来兄弟般的情谊,点点滴滴,留下太多太多的思念和回忆。九五年我们相识于黄河合唱团,从那时起, 你的正直率真、热忱无私、乐于助人、朴实又充满活力的品格无时无刻不影响着我, 也成为我一生敬重的朋友大哥。
曾记得在合唱团排练时你带着我们声部练唱, 特别是在排练新歌时耐心地纠正着我的音准。记得有一次在排练男声小合唱<<渔阳鼓>>时, 我不时会跟着男高音激昂的声调跑了, 乔指挥轻轻敲下指挥笔, 留着情面向我这边看了一眼说: “低音, 低音注意音准”。我知道这是在点我呢! 中间休息时, 你笑着对我说: “来,世宇, 咱们再唱几遍, 我有时也会跟着高音走”。就这样不厌其烦地带着我反复练习, 直到我基本唱熟为止。那一刻心里暖暖的, 真的感受到朋友的热情坦诚.
人们说, 天妒英才。网络上流传这样的段子, “上帝想用手机了, 乔布斯去了; 上帝想伴舞了, 杰克逊去了; 上帝想听歌了, 邓丽君去了……”。 我是在想, 上帝是不是也想吃发面大饼和凉面了呢!  记得每次餐馆之外聚会, 我们都会要求苗大哥烙发面饼, 做凉面。特别是在苗大哥家聚会时会连吃带拿.  我儿子Eric总说, 苗大大做的饼, 凉面好吃!  Eric小的时候, 那时我们大家还是用手记通讯录。当我要给你打电话时, 儿子就在旁边说, 苗大大电话4840243. 这些回忆难以忘怀。
忘不了, 忘不了你的笑, 忘不了你的好。你的笑容就像一首歌, 你的身影就像一条河滋润着我们之间兄弟般的朋友情, 寒冷的冬天早已过去, 愿春色留住你的心!      
你永远在我们心中!"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Fan Yang on 10th April 2016

"大家都把苗悦农叫小苗,  二十多年来我也这么叫。其实他比我年长好几岁呢, 实在讲我应该叫他苗兄。

我和苗兄最初认识,要从95年黄河合唱团成立算起。一加入黄河合唱团我和苗兄就唱男中音。有几次和他一起唱卡拉OK,才发现按他的音高,他如果不是男高音,至少也得是女中音。

那时候我们每个星期五到麻省理工学院去参加排练,可以说我们俩即是黄河合唱团的团友,也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校友”。我和苗兄不管是排练还是演出都是肩并肩,挨着坐,挨着站。在一块时间长了,又挨的这么近,不光爱好相投,有时候有些小毛病也都一样。十多年前苗兄做了个小手术,耳后切除了一个小腺瘤。听说后我回家往耳后一摸,发现自己也有一个小瘤。乌莉英(我太太)就赶紧和任庚(苗兄的太太)联系,问苗兄这个小瘤在哪儿做的手术,怎么切除的。后来我也找到了给苗兄做手术的那家医院和做手术的那个医生,也做了同样的腺瘤切除手术。后来我们俩见面经常说咱们黄河男中音两个人同时患上同样的毛病,肯定和唱男中音有关系,以后这个帐单儿要由黄河来付(当然是玩笑之语,黄河的家底儿我们是知道的)。

老黄河朋友在一起,除了唱歌还有聚会。
说起唱歌,可以说苗兄是一丝不苟。每次排练态度认真,特别是音准,越是别人唱不准的地方,越显得他技高一筹。上台演出是检验真功夫的时候,每次上台我都站在苗兄旁边,凭着我的记忆,苗兄是词儿记得准,调儿唱的准,表演入情入戏。

黄河合唱团成立初期,每星期的排练是非常令人向往的。苗兄每次排练都是情绪饱满,还小有幽默。经常和钢琴伴奏、指挥开个玩笑,搭个下茬儿,现在这已经成了男中音声部的一个特色。

苗兄还以助人为乐著称。每次排练完总有几个年长,还有年轻的女队员等着苗兄送回家,每次苗兄都是义不容辞,有求必应,甚至毛遂自荐。

苗兄不仅能歌,而且善舞。他身材苗条,舞姿撩人,特别是撩女人。每次我太太见到苗兄练舞,都要赞美几句,这大大的打击了我跳舞的积极性,因为我从来没有得到过这样的赞美。

苗兄不光是能歌善舞,热爱生活,居家过日子也是一把好手。每次到苗兄家聚会他的一个拿手好戏就是烙发面儿大饼。将近一寸厚的饼,烙的两面儿焦黄,甭就菜,白口吃都越嚼越香。希望苗兄这个手艺能有继承人。

苗兄总是非常乐观。去年的一天,我们到家里探望苗兄,他满面红光、兴高采烈地告诉大家,我治疗后好多了,就是头发少了点。他坚持要亲自驾车,带我们到餐馆吃一顿。就是在他病重朋友慰问他时,他还一再嘱咐大家该唱的唱,该跳的跳,快乐每一天。

苗兄走了,各位朋友不必太悲哀。人间喜欢这样快乐、热爱生活、乐于助人的人,天堂也需要这样的人。

愿苗兄在天堂,找到新的歌友,新的舞伴,每天歌唱着,快乐着,再没有疾病的痛苦,也没有俗世的烦恼。

帕瓦罗蒂的离世,使这世界失去了一位著名的男高音;苗兄的远走,让这世界失去了一位非著名的男中音。

苗兄以他个人的代价,使各位歌友在全世界的排名都提高了一位。为此我们向苗兄致以崇高的敬意。

苗兄走好。

歌弟张森林,携弟妹乌莉英送苗兄一程。"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Fan Yang on 9th April 2016

"(程纪平代表老朋友在追思会上发言)

各位朋友早上好!按主持人的要求,我先自我介绍:我叫程纪平,是苗悦农先生多年的好朋友,从1997-2004年是波士顿黄河艺术团的团员。我今天代表苗先生众多的朋友讲几句话,表达我们对逝者的敬意和思念。由于时间的限制,我只能讲几句自己亲身经历的事,这在苗先生丰富多彩的人生中肯定只是一些小片段。挂一漏万,请大家谅解。

我与老苗认识已经快20 年了,大概在1997年年初,很偶然的机会。老苗是西安人,我太太王黎在西安也住了5-6年,他们算半个老乡。当时老苗已经是黄河合唱团的团员,我也常常听他讲一些合唱团的事。我是97年中才参加黄河艺术团的,因为九七庆祝香港回归去纽约林肯中心演出的契机。记得第一次刚走进合唱团排练的教室门口,老苗就热情地跑过来迎接,介绍认识各位团员,同时立马把我拉入男低音部。我这人高音上不去,低音下不来,所以也不在乎,从此开始我在黄河艺术团男低音的生涯。

老苗是我们的声部长,多年在这个岗位上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合唱团就像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团员经常是来来往往,但声部长一直是由老苗担任。他对人诚恳,做人低调,办事认真负责,与大家都能亲密相处。我们都非常喜欢和敬重他。他是我们男低音部的核心。我们在一起度过老许许多多令人难忘的时刻,参加过不少演出活动。记得当年我们的男声合唱有两首歌是很出彩的:“渔阳鼙鼓动地来”和“伏尔加船夫曲”,也是老苗生前最喜爱的合唱曲。今天我们几位朋友会再次唱响“渔阳鼙鼓动地来”,是我们特意献给老苗的。虽然他已经不能和我们一起唱歌,但我们相信他一定会听到我们动情的歌声。

老苗的助人为乐热情待人是有名的。这里我只讲一件小事,有一天晚上,我们跟老苗一起到打排球,我太太不小心把脚扭伤了,老苗一直陪着我们,开车把我太太送到Lehea Clinic的急诊室,等全部处理完毕,已经深夜了,老苗才回家,这件事我印象特别深刻,事情虽然不大,却反映了老苗热心助人,关心他人胜过关心自己的优良品格。

老苗也是体育爱好者,我跟他是多年的排球球友,这段经历甚至长过在合唱团的时间。我俩都是属于身高没有优势的一类人,必须靠技术和速度来弥补。有时心有余而力不足时,就会自我解嘲“年龄大了,真跳不动了,要在当初这还不是小菜…”等等,记忆中,我们一起参加了不少比赛,成绩也还是不错的。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代表黄河合唱团参加波士顿华人社区的排球比赛,那一年,我们获得第一名。我前两天一直试图找出我们当初获奖时的照片,但是实在想不起放到什么地方了。前几天去老苗家探视时,任庚说那个奖杯一直还保存在他们家里,让我倍感欣慰。

我们今天缅怀老朋友苗悦农先生的精彩人生,也是同时激励自己珍爱生活,关心他人,做到人生无悔。我不想对老苗的离去说“永别“,因为这个词太绝望,太悲痛了。就让它是人生旅途中的一次分别吧。因为我们大家终有一天都会殊途同归,我宁可相信我们和老苗还会在另一个世界重新相会,同歌同乐。我断章截句用一首歌词作为结束语;‘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一样分别两样情。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当心夜班北方寒,一路多保重” 愿老苗安息!"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Fan Yang on 9th April 2016

"(汤晓代表苗悦农生前所珍爱的团体-黄河艺术团在追思会上发言)

走进大厅,我静静地望着你那张朴实,熟悉的脸,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普普通通的你为什么会如此牵动黄河每一个人的心?

想起来,你真的很普通,普通得就像邻家的一位兄弟。你没有什么高深的学历,也没有带有光环的头衔;不曾记得你说过什么豪言壮语,也不曾见过你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一切都是自自然然的,你只是默默地,尽心尽责地做好自己认为是应该做地事。

你是那种在任何岗位上都是认认真真,兢兢业业地人。记得从95年你参加黄河以来,一直是男低音声部长。你对每一次的排练,近乎于虔诚,总是早早地来到排练场,风雪无阻。你对演唱的每一首歌除了对自己要求精益求精,更是带着低音部的每一位团员练音准,熟练歌谱表达情感,一首首,一遍遍,不厌其烦。因此,你率领的男低音部一直是我们黄河的骄傲。黄河的每一场演出,台前幕后,忙前忙后;推钢琴,摆座椅,搭台阶;凡是要出力的地方,总少不了你的担当。每一次黄河聚会,搬食物,买饮品,布置会场,收拾清扫,哪一回没有你的默默付出。你是那种说得少,做得多的人,就像一颗散落在某个角落的金子,没有炫耀,却闪烁着你人格的魅力,影响着你身边的每一个人。

你是那种待人真诚,乐于付出的人。记得黄河的排练场地从MIT搬到剑桥中文学校后,一些年纪稍大的团员,因为交通,参加排练十分不便。于是你二话不说,拉着满满一车人,长时间的接和送,毫无怨言。当团员张熏听到你离去的消息时,立即打电话给我,哭着对我说;“我们是一定要去送送小苗的,小苗对我们有恩哪!”是的,你在大伙的心中绝对是可靠可敬重的朋友。生活中,谁家的谁管漏了,门锁坏了,汽车有毛病了,都愿和你唠叨唠叨;你呢,“十八般武艺”样样能上手,随时随地都愿意帮朋友出主意,搭把手。你的善良与热忱,温暖着你身边的每一个人。

你是那种对生活充满热爱和眷恋对人。平凡的生活,你可以过得那么精致,有情趣。你参加合唱团,音色纯美;你参加舞蹈班,舞姿潇洒;你喜爱打排球,网球,身手不凡。你喜欢跟家人去旅游,喜欢跟朋友去爬山,喜欢跟大伙开party。你又是一位美食家,做的牛肉,拌的凉面,烤的烧饼,都是餐桌上的最爱。你在自家小院里,铺草种花,铺石搭架,把庭院收拾得漂漂亮亮的。你对生活的洒脱与活力,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你是一个对生命充满了乐观和坚毅的人。生病这一年多来,你积极配合治疗,没有惊慌,没有抱怨,显得如此淡定,如此坚忍。每次去看你,没见过你皱过一次眉头,或是流露出些许伤感。你总乐呵呵地和我们聊天,让我们放心,别太牵挂,直至走到生命尽头,你还是那么从容,安详。你对生命的这种坦然豁达的诠释,给了我们慢慢的正能量。
我站在这里,再一次望着你那微笑的脸,嘴角的笑意洋溢到整个脸部,是那么率真,又是那么的深情。你仿佛是在告诉我们;生活还要继续,明天还会更美好。请你放心,我们大家会像亲人一样关心你的家人,我们大家会像兄弟姐妹一样温暖彼此。虽然生活中还会有挫折与不幸,但我们仍然会微笑着去迎接太阳升起的每一天的。

有人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有人记挂你更幸福了。悦农,你是幸福的,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会一直记挂着你,一直怀念着你。"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Xiaochun Li on 9th April 2016

"悦农:

你悄悄地走了,走得如此的淡定。请原谅我没能去波士顿送你最后一程。我想在心中留下最美好的记忆。我们的心在哭泣,真的是不舍啊。

任庚、驰驰多保重!

晓春"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Peiling Du on 9th April 2016

"悦农兄,当听说你在医院昏迷了,我和常英、汤晓、翠萍等几个朋友赶着去看望你,没想到那竞是最后一次与你见面,当时你看上去还是那么平和、安祥,我还想接下来要多联系些老黄河去看望你、呼唤你的,不想你即在当天晚上骑鹤西去,让我奥悔不已,后悔当天没能多联系些朋友⋯。                            悦农兄,你知道有多少朋友舍不得你吗? 听到噩耗大家都非常悲伤、惋惜你走得太匆忙了,都还想等退休后大家再在一起唱歌跳舞呢,没想到你就这么走了,让我们失去了一位真诚、乐观和蔼可亲的老朋友。                          
  非常遗憾我现还在Richmond VA没去赶来参加你的追思会、送你最后一程,但你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安息吧!悦农兄。"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Xin You on 9th April 2016

"苗大哥,想着您的笑,念着您的好, 真是不舍, 愿您一路走好!!!

黄甦及家人 泣挽"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Yixin Xu on 8th April 2016

"去年年初得知老苗的病情后,给他打过几次电话,每一次都让我深深地感动。第一次打电话时,先和任庚聊了几句。老苗接过电话后,说的第一句话是:任庚辛苦了,要照顾我,还要照顾她妈。知道自己得了重病,首先想到的却是妻子的辛苦。几个月后再打电话时,任庚说老苗去跳舞了。我很欣慰他的病情得到控制,也很敬佩他的乐观。最后一次与老苗通话是在今年一月,他说要回国去看望两年未见的老母亲,并给父亲做三年的奠祭。为了不让年近九旬的母亲担心,他轻松地告诉母亲说最近不知得了什么怪病,头发都掉光了。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他心里想的却还是家人。认识老苗很多年了,一直知道他是个好人,但没想到他还是这样一个能担得起,放得下的人,一个“毫不为己,专门为人”的人。令人敬佩!不知道老天为什么这么不公,要将这样的好人早早收去。老苗,你一路走好。

许一心"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yongqing jiang on 8th April 2016

"小苗,真不知道跟你说些什么好,真的舍不得你走!舍不得你喜庆的笑眼,舍不得你愉快的面庞,舍不得你诙谐有趣的谈吐,每次见到你就如沐春风般的温暖快乐...,一直觉得还没有和你一起好好玩过,指望着退休时节咱们黄河老友可以好好在一起疯呐!可是你走了,让我们怎么能够舍得....."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Cecei Chen on 8th April 2016

"老苗啊,我知道这远远不是最后一次呼唤你,多少年的好友一场,你留下的一颦一笑,你为我们,我们的家人孩子做过的多少事,和我们一群好友共度的那些数不完道不尽的快乐时光,依然是那么清晰地在我脑子里,现在和将来都将永不磨灭。这几天特别唤起我回忆的是那一年我们俩在Willington的车间里为我那新设计的前期制作忙碌,你充当机械制作师傅,花费了多少下班后的时间,多少个周末,在那里开铣床车床,帮我的忙。这一切,我永不会忘记!我知道,从今往后,我们周围的这个世界会因为你的离去而与以往不再一样,因为我们周围有太多可以触景生情的事情和地方,令我们不断地勾起对你的怀念!。。。千言万语留待今后慢慢诉说吧。。。。

任庚,想对你说的是,你有一个值得你骄傲的丈夫,希望你坚强面对眼前的一切,相信你是坚强的!驰驰,你有一个多么值得你骄傲的父亲,他生前也特别以你为傲。我理解你和你妈的痛苦,衷心希望你们节哀,坚强地好好生活下去!

我和我的家人将永远永远怀念老苗!

王小龙泣上"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Geng Ren on 8th April 2016

"From Dana Farber Cancer Institute

quote

Dear Mrs. Miao + Xiao,

I just wanted to write you a note to say how sorry I am that Miao passed away. As you know, I thought he was the most lovely gentleman. The world will never be the same without him. I am sorry I never got to hear him sing. I imagine it was beautiful, like him.

I know there are no words to make this time any easier, but please know that in all my time in oncology,  your family left quite an impression in terms of your care and dedication to Miao. He was honored in his life by your steadfast care and resilience. It is so hard for families to go through this, but you advocated for everything he needed and honored his wishes so well. He was blessed.

Much love and sympathy to all who will mourn his loss. I know there are many as he was one of the great men of this world.

Love,
Cathleen Power
Dana Farber Cancer Institute

unquote"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Fuquan Gao on 8th April 2016

"老苗, 听到你已离去的消息, 我们感到很难过. 真是不敢相信! 认识你多年, 每次见面总能感受你的谦和, 真诚, 和乐观. 愿你一路走好! 我们永远怀念你!

高富泉, 李红"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Jialin He on 7th April 2016

"鱼慧、嘉麟送哥一副挽联:

坦荡君子范       苍天垂泪
浩然丈夫胆       音容长存"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Jialin He on 7th April 2016

"《遥祭远方仁兄苗悦农》

                    --步于右任《望故乡》韵


         惊闻仁兄仙逝兮,捶胸顿足。
         悦农不可再见兮,唯有悲伤!
         嘱白云替我祭奠兮,抚我兄长,
         大农不可见兮,永不能(望)忘!
         山迢迢,水长长,
         英灵在,我心殇。

刘英豪  刘云俊  韩刚  刘康诚  何嘉麟  王立俊  武海燕
高鸣芳  李晓春  任霓  胡翠娜  关学泰  王新生  蔡建国
李健  苏永胜  刘树杰  鱼慧  仝挽"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xinzhuo shen on 7th April 2016

"认识老苗是因为参加黄河合唱团的演出,我们都在男低音声部,算起来也有二十年了。
老苗随和、热情,平时见面机会不多,一般是在有演出活动排练时才见到。但是每次都相谈甚欢,开开玩笑。一次演出,老苗因重新装修家里的浴室闪了腰不能上台。所以当初酝酿波士顿千人黄河大合唱那些日子,一次碰到老苗,和他提起,特别嘱咐他干活儿悠着点儿,别关键时候又上不了台。然而不久就得到老苗患病的消息。
最后一次见到老苗是在剑桥中文学校,他已开始化疗,回来参加交谊舞班,还是那个憨憨的笑脸,轻松,乐观。我们大家都抱有希望,听说主治医生有经验,又有新药可以试。以致噩耗传来,心里没有一点精神准备。

逝者已矣,生者惜福。我们会永远怀念老苗!

老苗一路走好!

心焯、晓华"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Younian Zhang on 6th April 2016

"老苗的坚毅是以柔和的方式展现的。 当第一次化疗结束老苗就回到了跳舞班。 大家逐一和他拥抱握手。 老庙说:“我喜欢这种待遇。” 他跳舞很有自己的见解,切磋起来还挺固执的。 直到他坐到旁边歇气, 我们才重新意识到, 他在这里并不是只是来领悟舞蹈的步伐的。

肿瘤复发有一段时间他没来。 当他突然又出现在跳舞班时,大家都有些意外, 逐一再和他拥抱。 他谈起第二次化疗像是在说别人, 平静,让人感到信心。

我们一起来到这个接纳我们的国家, 一起看着孩子长大成人, 日子这样过去, 离开就是先后的事了。 老苗走得优雅。 尽了他最大的努力让家人宽心。 佩服。

老苗, 我们要表演和你一起学的探戈, 为美丽的生命, 也为你。

老苗安息,任庚节哀。

又年, 正玲"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john steadman on 6th April 2016

"I am so sorry and very sad to learn of the passing of Yuenong Miao. He was my longtime friend and excellent tennis partner and I always felt happy to see him whenever we got together. I am proud to be friends with his wife and son who are an outstanding and lovely family.  God bless you, Miao.      John Steadman"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Yu Zhong on 6th April 2016

"老苗,真不愿相信,实不忍道别,天国之路走好!愿家人节哀珍重!
IPD 老友,钟瑜及家人"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su huang on 6th April 2016

"苗大哥:收到email ,真的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因为你我才参加了黄河,那是一段好快乐的记忆。大哥阳光健康快乐一直是我的榜样,上帝也嫉妒,才会这样早早带走你。天堂没有病痛,在那可以快快乐乐,一路走好!黄甦"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g wang on 5th April 2016

"老苗,好朋友,老邻居!迟迟不留言,因为心里一直不想相信也不愿接受这个结果:你还是走了。在你治病期间,你的坚强你的乐观你的笑颜,让人觉得你会一直在你不会离开。哪怕就是现在,我们也还是有一种固执的感觉,只要打你的电话,只要敲敲你家门,就能听到你的带笑的招呼,“铭中啊!小柳啊!” ... ...二十二年前当我们成为邻居的那一刻起,就获得了一份珍贵的终生友谊。这份友谊绵远亲切,日久天长,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在我们几家安居乐业的那小小一隅陪伴着我们大家,快乐地生活。你看我家樱桃,我赏你家花草;逢年过节一起聚餐;夏日夜晚一起乘凉,老苗送给我们的福禄考、紫锥花,每年在我家院子里快乐盛开!见花如见人,老苗,我们会想念你,想念和你的交谈,想念与你的友谊,想念你做的凉皮、辣面,想念... ...

老苗,好朋友,老邻居,一路走好!

铭中,刚柳"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Da Lin on 5th April 2016

"老苗一路走好!我们周六会来送你最后一程。
任庚请节哀保重。
IPD的老朋友,老同事: 林达,汪燕英"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Howard Yao on 5th April 2016

"能让这么多人,为您牵肠挂肚,揪心绞肺,足以说明您的人格魅力。好人也是会走的。您去的一定是一个好地方。
海泉"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Scott Zhu on 5th April 2016

"老苗,今天才听说,到现在还不能相信。其实我们交集的时间非常短,14年前您组织的黄河排球队我们相识,你是队长我们一起拼了个第一,几年以后我们又一起征战一次。但是就是在这短短的接触中,我认识了一个坦诚,开朗,幽默的朋友。虽然很短暂,但是我很荣幸认识您! 一路走好,老苗!

-少春"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Joe Li on 4th April 2016

"老苗,今天惊悉你与世长辞,我和淑琴都感到这噩耗来的太突然。真是令人痛心。

和你在波士顿相识20年,无论是在黄河艺术团,还是在朋友家的聚会,你那富有磁性的声音,幽默的语言,令人羡慕,令人折服!

今天(4月4日)是2016的清明节,正巧遇到这漫天飞舞的雪花和银白色的世界。上苍也在为你哭泣,为你默哀......

老苗,一路走好,你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

--照原,淑琴"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jimmy wang on 4th April 2016

"老苗,

在黄河合唱团你是我的声部长。你对我这个基础差的乡党老弟帮助照顾有加。不管排练还是演出只有跟着你,我心里才真有谱。前段时间也常看到你在舞场,你挺拔的舞姿给我印象很深。但最让我难忘的还是你的微笑,你对人的真诚。我很高兴有幸结识你。

祝福悦农兄在天堂永远有优美的歌声相伴!

义明"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Yi Zhuo on 4th April 2016

"老苗,
和你在一起工作8年, 在我的印象中,你总是那么谦和,耐心和乐观。我们在一起除了谈工作还有许多共同话题,在美国的生活呀,孩子呀,各自家乡的亲人等等。可你突然有病不能上班了。去年夏季的一天,我从外面回公司,同事说你到处找我,没看到你我很遗憾回家给你打电话,听你说感觉好多了,我是多么为你高兴啊 !期盼着你早日回来工作而我们还可以像以前一样畅谈..... 可你却走了!我真无法接受这残酷的现实,  老苗 你走的太快了 ...!!!想你!!!

卓毅"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xiao tang on 4th April 2016

"悦农:
     总想着还能去看望你,总想着还能为你熬点鸡汤,总想着你会一天天好起来,总想着----
      可是----
       除了痛还是痛,除了不舍还是不舍。语言在此时却显得贫乏。
       我们永远怀念你!

      你的好友汤晓及其家人"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Li Ma-Scholz on 4th April 2016

"苗大哥,聽到您仙逝的噩耗時,真是不敢、也不愿相信!相䛊二十年,雖然很少碰面,但每次見到您,都感到格外的親切。您的音容笑貌將永遠留在我的記憶里~苗大哥,安息吧!从此天堂又有了一個温暖的灵魂~馬驪泣上"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Xixue Wang on 4th April 2016

"悦农,你的英年仙逝,令我们震惊,悲痛!一时无以言表!
唯愿你一路走好!家人节哀保重!

老友:王习学 赵蕊兰"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yaotang wu on 4th April 2016

"我们万万没想到会在法国旅途上惊悉老苗走了。痛哉老苗,英年仙逝!苗家痛失尽心的当家人,我们痛失真诚相待的挚友!老苗患病,任庚,驰驰送他就诊于美国最好的医院,求医于该疾病学会主席。可奈何当今医学尚无此病的解药!人,尚未能胜天!老苗弥畄之际,妻儿待在床边。他安靜地走了。愿老苗安息于天国!丽香,耀塘敬挽"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xiong bai fan on 3rd April 2016

"悦农 不敢想象你竟拋下我们仙逝。我知道,你喜欢我坐在你的旁边,给你指路,陪你聊天,我们曾一起去石港聆听大西洋的涛声,一起去波城西郊采摘苹果,一起至纽约挑选回国的礼品,一起同享搬入新居的欢乐,一起.....,无数个一起见证了岁月的印记,仿佛发生在昨天的一切已经烙上了二十多年的历史痕迹。我们全家深深地怀念你,祝福你茌前往天堂的路上走好!
雄白 ,红心, 紫东"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Hui-zhong Yin on 3rd April 2016

"惊悉仙逝,潸然泪下。
近邻挚友,胜似远親。
努力工作,热爱生活。
多才多艺,乐于助人。
驾鹤西去,银河之上。
太空宇宙,遥望凡间。
阴阳两隔,惜哉痛哉。
音容笑貌,永驻心间。

惠中、穗实、立耕
。"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Bingjie Zhang on 3rd April 2016

"老苗,认识您有二十多年了.逢年过节总会不自觉地想到您.在哪个Party上没看到你总要问一句,"老苗怎麼没来?".心里早已把你当作自己的一个可敬可信的老大哥.后来听说您病了,心里就总在叨咕,"好人一生平安,老苗一定会过这个坎儿的",总是希望有奇迹发生......可你还是这麼快就走了.
这辈子认识你是个难得的缘分.希望你在天堂还能经常听到你的朋友们经常念叨你.我们下辈子还在一块儿高高兴兴地做朋友.老苗大哥,一路走好!
赵奇,冰洁"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Xun Zhang on 2nd April 2016

"听到你离去的消息,我非常的震惊和难过。你总是如此的幽默,给身边的人带来欢乐。你不仅歌唱得好,为人更好,给我们很多无私的帮助。我和我的家人都是你的忠实粉丝。 我们一直为你恳切祷告,希望你可以早日康复并再次听到你的歌声。语言难以表达我此刻的心情,但我相信你会永远活在我和我的家人心中,活在黄河人和所有认识你的人心中!

小苗,一路走好,紧紧抓住天国的门,我们天上再见!

张薰"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Qi Wang on 2nd April 2016

"老苗,你走的太快了让我没有思想准备,太悲痛太悲伤了。打开你发给我的微信中还有你发来的小笑话,小品,这都是春节期间的事转眼间咱怎么就人间天上俩分离了呢?
  不管你在哪里我们都曾经是你的好朋友,永远的朋友。你的音容笑貌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望你一路走好!望家人节哀!

长琦,甘迈"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Wendy Zhong on 2nd April 2016

"老苗兄你为什么走得这么急呢?多想在每次的party上见到你亲切的音容笑貌,多想和你再多跳上几个舞,多想听你夸我做的三鲜馅儿饺子好吃。你回来吧!我们想你!你怎么能忍心丢下我们这些爱你的朋友,而独自奔向天堂去做潇洒的舞者?

永远怀念你的老朋 友:小仲&小曹"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jie cheng on 2nd April 2016

"老苗,收到你已离开我们的短信,心里悲痛难受。眼前不断浮现出你豁达开朗的笑容。尤其是你面对疾病的乐观态度,更是我们的榜样,传递着满满的正能量。你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清明时节雨纷纷,
老友圈里走一人。
若问老苗何处去?
朋友心里扎深根。

西北老乡:赵晓宏,程洁"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Yizu Zhu on 2nd April 2016

"老苗,
痛悉你离开了。我们失去了一位真诚的朋友。你的英容笑貌永远留在我们心中,我们永远愐怀你。
毅祖全家"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billy gao on 1st April 2016

"什么是好人,好人就是平凡的人。
只要在世一生没有做过对不起祖国、民族、社会的丧天害理、祸国殃民败家的坏事,在人潮中“ 不为最先,不耻最后。” 上对得起祖宗,下对得起家庭、子孫,这就是好人。
“ 有的人活着,他巳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永远活着。
“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老苗,你是一个普通的人,一个平凡的好人。一个值得家人和朋友们永远怀念的人。
人生的舞台是短暂的,舞台的音乐始终廻蕩在天地之间。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春去秋来,今生来世,不枉此行,难得人生。
天国没有战争、灾害、妖魔和痛苦,没有人间的恩怨、是非、烦恼和诱惑。那里有鲜花盛开的春天,那里有静谧、安然的净土。
老苗;好朋友、好战友,黄河的歌声会伴随着你------- 一路走好。

                                                                                  高Family."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niu bai on 1st April 2016

"苗部长,这是我们家人对您的昵称 –-- 黄河合唱团高声部部长。

2015 年那个冬日,老邻居聚会在Billerica,您瞋怪我,分享那份自家做的芋头糕时,您是我的第二人选,不是第一。我奢望仍有孩童的特权,可以要求:这一盘不算,这个游戏我们再来一遍。

我们问到您的病痛,治疗 ……。您的细述予我们莫大慰藉,因为那是勇气,达观,让我们平静而有力量。

现在您先走一步,祈求苍天怜惜我们,继续佑我以力量和勇气。

上次和您说话,是您打电话到家里,我们说绿萝,水中能生,泥里可长。

您再三告诉我,春天来时要分给我您家后院的金银花。

我等雪融,等风拂,等鸟鸣,等花开,等您来。

金银花熬冬时,我们思念您的友情。

金银花烂漫时,我们歌唱您的生命。

大哥,您路上走好。



陈超,白牛泣挽"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yan gao on 1st April 2016

"认识老苗是在交谊舞蹈班。媛媛说我给你们请了一个专家。就那么认识的老苗。慢慢地熟悉了他。觉得他是一个热情,诚实的人。非常愿意与他交流舞艺。主要是取经。后来他告诉我们他病了,就象说平常话一样。 对待疾病他沒有恐怖。非常勇敢对待它。积极治疗。我们都知道治疗很痛苦。但我们在他脸上没有看见痛苦。看到的总是乐观的老苗。老苗,虽然你走了。但我们会记得你的音容笑貌。  走好老苗,怀念你老苗!"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Fan Yang on 1st April 2016

"噩讯传来,使这两年对悦农的掛念和推测的心情一下子跳落到谷底,悦农小了我一輩,但在黄河的每周相聚中,他永远是亲切的微笑及乐於助人,我们幾位老太喜欢唱歌,但聚会自迁至剑桥文化中心后,不驾驶的我们基本上成了不可能,但悦农伸出友谊之手,主动接载我们,風雪无阻,园了我们爱唱歌的梦,这些日子又怎能令我遗忘。这两年他与病魔搏斗,今日他先我而去,心中的痛难以形容,但愿悦农一路走好,遗爱人间。

-谭慧玲"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Guo He on 1st April 2016

"悼悦农(苗大哥)

七弦琴,云外音,
琴音难续思故人,
从此弦断无人听。
夜深风轻凭阑处,
月隐嫦娥舞,
悦农悦农兮!
音容已不再,笑貌何处有?
君知否?
与君同舞方识舞!
悦农悦农兮!
思君不觉泪涟涟,
从此阴阳两相隔,
长相忆,难忘记!

---何果(泣悼)"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michael Xie on 1st April 2016

"多么希望这个不幸的消息是上帝提前开的愚人节玩笑。老苗,兄弟您走的太早了。年底聚会时才说好的大家在排往天堂的队伍里不许插队的。是当医生的没能维护好秩序呀。要不是南天宫急需一名合唱团的领仙?!可地上的兄弟们也舍不得呀。兄弟,您可别忘了地上的朋友们,等我们的微信连上南天门时有空发送一些歌回来。大家永远想着您!

老军医"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XINYU ZHAO on 31st March 2016

"苗大哥,

我们结识很久却不经常见面。你宽厚包容,乐观总是让我们的重逢充满美好的回忆!

May GOD Comfort your family!  R.I.P.: Brother Miao!!"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Hong JIang on 31st March 2016

"苗大哥,

当我听到你病危的消息赶到医院,你已经昏迷了,但我相信你听到我呼唤你的声音,我多么希望你能挺过这一关,再和我们一起欢笑唱歌,可是,上帝还是将你带走了。

我没能留住你,只有默默地流泪..........。

我们是在黄河合唱团认识的,不经意就过去了二十年。我们一起度过了许多快乐的时光:一起唱歌、办黄河的音乐会、开Party、跳舞等等。你是一个善良忠厚、踏踏实实做事的人,每次合唱团排练和办活动,你总是默默无闻、任劳任怨地在幕后工作,我从心里敬重你。

你不仅仅是我的好朋友,还是我的好大哥。你对我照顾和关心有加,每次我举办音乐会,你都和苗大嫂来参加,给我和老公以热情的支持。我从心里感谢你。

苗大哥,老天给你太多的磨难,但你坚强地接受了挑战。我看到你勇敢地面对病魔,忍受痛苦积极治疗,依然乐观地生活。我从心里钦佩你。

苗大哥,你走得太早,太快,我是多么不舍。愿你一路走好,在天堂安息。

我永远怀念你!


蒋红"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Fan Yang on 31st March 2016

"老苗,一提起你的名字,总想起当年我们在一起唱歌,跳舞,开Party的那些快乐日子,非常非常快乐的日子。多想这样的时光永远永远的延续下去。真的非常想念你。你的好兄弟,兄妹:杨帆&李捷"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Cecei Chen on 31st March 2016

"悦农我的兄弟,

此时没有语言能表述我的哀痛和对你的不舍,回想二十多年的友谊,回忆潮水般流淌的往事,越发感觉你形象的高大与美好: 你待人的善良热情,你的善于为他人着想,你为人的慷慨和大度;更有你在患病的艰难时期,你对待不治之症所表现出的淡定平静及坚忍,让我佩服之至并肃然起敬!我非常想告诉你,我眼里,你是一个大写的人!。。。。千言万语,万千思绪,汇在一起还是一个意思:不舍,不舍。。。。

我和许多你的好朋友们会尽力帮着照顾你的家人和你身后所有需要做的事,你放心上路吧,愿你在天国安息!


你的好友 陈昭夏及家人"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Feng Chen on 30th March 2016

"悦农,

当我怀着悲痛的心情建立这个纪念您的网站的时候,
我的眼里充满着泪水,
脑海里不断地涌现您的身影-舞场上优美的舞姿和网球场上矫健的身手,
耳朵旁长久地响起您的声音-合唱时浑厚的歌声还有那爽朗的笑声。。。
您走得太匆匆了。。。!!!
我们会永远永远想念您!

烽"


Leave a Tribute:
 
LEAVE A TRIBUTE
Invite your family and friends
to visit this memorial:

Subscribe to receive e-mail notifications when others contribute to this memorial.

This memorial is administered by:

Feng Chen

2305 views

Have a suggestion for us?

We are waiting for your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