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verMissed
Stories

Share a special moment from Frank Yue's life.

Shared by Esther McMahon on April 30, 2022
      昨晚美中時間 8:50pm (台北時間9:50am) 在哥哥、馥君去探望你時也和喜代連線,木柵那邊你安息的墓園很是清幽。你又一次將我們凝聚在一起了,那種感覺真好!

       今早起來,思緒回到童年時期還住在台中南門橋余家古厝,爸媽皆出外工作,我們都還小,所以被鎖在家裡不能出去亂跑。隔壁三嬸婆是我們的「保姆」,媽媽拜託她看著我們,有事的時候就先找她。

       我記得那時候哥哥已經上小學了,我們四個在家裡挺能搞的!但我們最喜歡唱歌仔戲,當然是亂唱的啦!因為太大聲常常吵得鄰居不安寧,尤其是住在隔壁的三叔,他那天在睡午覺被我們吵到無法繼續了,氣急敗壞的在窗戶外面大罵我們,叫我們安靜一點。我們安靜了一會兒又開始大聲鬧起來,他第二次來的時候就直接抓起一把泥土,從我們榻榻米房的小窗戶丟進來,搞得床上髒兮兮的,接著又是一陣罵。我們幾個嚇壞了!這種行為出自一個叔叔,真是大出我們的意料之外,趕緊動起來拼命擦拭榻榻米床,生怕爸媽回家發現了又會一陣罵。但我們是否學到功課那又另當別論囉!

      我們在余家古厝的童年是蠻快樂的,人一過六十就比較會回想過去吧?!但我非常珍惜這些回憶,永遠懷念你!

追思會致詞—余馥君

Shared by 馥君 余 on May 19, 2019

各位親友好,我是余連誠的大姪女余馥君。

1/29日接到電話說叔叔生病了,當晚即馬上請我先生昇佑送叔叔去台大醫院。原本健康、日走兩萬步的叔叔,一瞬之間陷入與恐怖的「急性白血病」爭戰。不只是他自己,親友家人們也都難以接受。
住院期間他曾將陷入昏迷、高燒不退,也在醫生護士細心照料下恢復體力,暫時回家休息。怎麼知道病魔來的又猛又急,不到一個月就復發,早已準備好的叔叔不願戀戰,簡單交代後事,便脫離病痛離開了。
叔叔走了之後,他生病的種種一直不斷在我腦海徘徊。對於他選擇拒絕治療,或是第二次發病時我們沒有堅持把他送到台大醫院等,心中仍留有許多懊悔與不諒解,包括對叔叔以及對我自己。

而這些情緒,在前兩天我們進行大體SPA時,獲得釋放及領悟。
本來我有點抗拒再看到叔叔的大體,做紀念網站看了很多他健康活潑的照片,不想再一次看到病容。
但這一天,他看起來安詳許多,身體的水腫也消了,表情非常的安詳,消除我心中恐懼。妹妹、爸爸、姑姑姑丈都在一起,我們哭泣,眼淚用一種撫慰心靈的速度流下,但是卻越哭越平靜、越哭越安定。

禮儀師幫叔叔洗臉、按摩,在他們和諧熟練的動作中,我心中傷痛不解的情緒,逐漸解開:

其實叔叔的一生就是來報恩的,他從很小開始就不需父母擔心,幫忙照顧兄弟姊妹。唸書的時候幫助同學,上班的時候協力同事,幫忙看顧我們這些姪女,甚至陌生的孩子,就如罕見疾病基金會與育幼院。

他早已擺脫心愛著迷的事物、不為世間情愛所羈絆,盡自己所能付出,很少留下遺憾。

他選擇斷然離開,因為他的任務已完成,不需承受病魔摧殘,也不想延長必須受人照顧的生病生活,我們企圖想延長的,只是自私貪圖他的存在,而不顧他正承受的病苦。

我因此而釋懷,眼淚也自然地終止。封存心中那一份,與叔叔的美好回憶。

樹葬-極簡風喪禮典範

Shared by 馥君 余 on May 18, 2019

叔叔余連誠一輩子都在照顧別人,關於自己則一切從簡,不願麻煩身邊人。

當在醫院時,我問起身後事想怎麼作?他摸摸頭笑一笑,我也還沒來得及想,之前Simon說過樹葬不錯,那我就樹葬吧!儀式那些我都不要,那是都是人造想像出來的!
就這麼一句話,讓我們擺脫世俗束縛,找來朋友的小型禮儀公司。沒有宗教信仰、不立牌位靈堂、也免去師傅誦經;用上叔叔最喜歡的「科技」網站,跨越空間時差限制,讓他的朋友們分享照片、書寫回憶。當親友表示要來「捻香」示意,我們都邀請他上網留言,瀏覽眾多親友貢獻圖文。
我們為愛乾淨的叔叔選擇大體SPA,他的面容慈藹泛光,透過禮儀師洗淨整裝的過程,家人們聚在一起,淚流啜泣,慢慢地放下對他不捨牽掛。準備送他最後一程。
選擇樹葬的叔叔,最棒的是可以放在鄰近台北、交通方便的「富德公墓樹葬園區」。
樹葬以自然環保為主要目的,不看方位時辰,火化之後的骨灰進行研磨,裝在植存盒中,依照園區人員指示入葬。Simon為叔叔選了「樟樹區」將叔叔的骨灰回歸大地之後,我們簡單擺上一束花紀念,以後想看他,就到這座大公園走走。

台北市富德公墓詠愛園-樟樹區


富德靈骨樓詠愛園樹葬區
116台北市文山區木柵路五段43巷190號
02 8732 9686#36005
https://g.co/kgs/HqNz94

感謝與懷念

Shared by Mj Young on May 13, 2019

連誠

有些心裏的話還是該說說,表達對您深深的感謝與懷念:

  • 依我們的民俗,雖然我年歲比您大,但我理應隨您妹妹喜代稱呼您二哥才對,只是您不喜歡禮俗約束,所以我們就一直都直呼您的名字,非常感謝您的親切與隨和。
  • 非常感謝您送我很好的相機以及相關的鏡頭,讓我可以不需投資就可以享受攝影的樂趣。
  • 您瀟灑樂觀,不喜歡世俗禮儀拘束,連身後事都交代一切從簡,如此灑脫,真正樹立了一種典範。

我聽過有宗教把肉體消失稱之為「歸空」,我喜歡這種說法。人自空處來,又歸空處去。「空」無羈絆,又有無限的可能。願您無拘無束,遨遊虛空。

還有這些話想跟你說

Shared by Esther McMahon on May 11, 2019

        還住在台中水湳糧食局宿舍時,我在台中商專,你在台中一中。兩校雖離得近,我們卻從來沒一起上過學。那個年代的我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裏,也不怎麼關心你。生為老三的你被大哥大姐忽略,弟弟妹妹又小有他們自己的玩伴,你自然而然的就獨立自主了。之後大哥考上台大去了台北,你好像就從那時候挑起了照顧弟妹之責,連我這個姐姐也一下變成了你妹妹一樣。我記得喜代和我同一房間上下舖,你和健暉一個房間上下舖。我們房間裏就一張書桌,去你們的房間必須經過我們的,你愛整潔的個性,看不慣我桌上一片凌亂,經常替我整理,結果是我找不到東西了,我是亂中有序啊!你天生就是比較整潔愛乾淨,井井有條對你來說是輕而易舉,羨慕你不需學習就能順手!媽媽曾跟我說過,五個兄弟姊妹當中她最不擔心你,還要我多向你學習。

        你也蠻快言快語的,雖然語氣溫和,但是在我這敏感的人聽來就不是很舒服。記得那次大哥帶著當時快要成為我們大嫂的女朋友回家,爸媽都不在,張羅著煮一頓給大家吃的責任就落在我手上了。那時的我烹飪技術不佳又愛現,想露一手給大家看看,結果第一次炒米粉,沒做好功課就自己亂搞,把一鍋米粉炒得又油又乾,我自己都覺得難以下嚥。可是別人都沒說話,就你一句:「這東西能吃嗎?」傷了我的自尊,「不能吃就不要吃啊!」我拿起那鍋炒米粉就往垃圾桶裡倒!你姐我當年的脾氣好大啊!我也忘記那一餐後來是怎麼善後的。但可能是被你激到了!經年累月下來,加上媽媽的督促,如今我不敢說做菜很厲害,但是教了五年的 Asian Cooking 烹飪課於「在家自學團體」中算是小有名氣的呦!看來你的功勞不小呢!

        2007年帶以撒回去探望阿嬤,那時你把媽媽接到天母與你同住,謝謝你把媽媽照顧得那麼好!你不但要上班還堅持回來煮晚餐給媽媽吃,因為只有你了解她喜歡吃什麼、怎樣吃。你盡善盡美的打理一切,媽媽對你是服服帖帖的,讓我這個大姐深覺慚愧!對待爸爸你也是如此,即使他跟你的個性相異甚鉅,你總能看到他的需要,然後不遺餘力的盡你所能滿足他。

       對以撒你更是時時不忘提醒我說:「姐姐,妳要不要帶以撒去誠品?那裡有好多他會喜歡的東西哦。」那年他才七歲,正處於好奇探索的年齡,作為舅舅你是不遺餘力要滿足他的好奇心。他在誠品買了一盒礦石,那是他蒐集礦石的開始,是你這個舅舅促成的。「要不要去101觀景台看台北市景?」我們上101去看到美麗的台北,也見識到阻尼器的宏偉。「要不要去美麗華坐摩天輪?」坐上摩天輪,雖然怕怕,卻是以撒一生難忘的經歷。每次回台灣,你都好像在出清存貨一般,給以撒相機、舊手機借我用,還送他 iPad 和超級好的手機。你就是這樣一味的付出,從來不求回報。聖經上的那句話:「施比受更為有福」,你實踐的比我更透徹!你視以撒為己出,你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是無以言喻的!我們夫婦倆亦永遠銘記在心!

        2018十二月中因爸爸離開,我回去奔喪時就感覺你太瘦了!從來不曾見過你那麼瘦,雖然心覺不對勁,卻也沒追究成因。現在回想起來還有點怪罪自己為何當時沒提醒你去看醫生,作個健檢什麼的,說不定早追蹤就不致如此了。但我轉念一想,你大概又會說:「姐姐,沒事的,不要擔心!」是啊!你那麼會照顧別人,對自己的身體健康也特別注重,應該沒事的,我祈禱著!不料………

   夜深人靜,卻難以入眠!

                          

                                   想念你的,

                                           姐姐

             

        

難忘的「補破網」

Shared by 燕僖 謝 on May 9, 2019
  • 大學時和連誠同屬中南部掛的,是教室內混在一起的同學,開朗、樂觀、童真的連誠為大學生活帶來許多歡笑,40年過去,相處的點滴已然模糊,但一事不忘,記得他很喜歡高中合唱團時代練唱的一首歌「補破網」,不吝分享,耐心的把我這從沒聽過「補破網」的音痴同學教到會唱,真是難為的任務,許多年過了,我雖已很少哼唱它,但這首歌在我印像中是等同連誠的,朋友們說我現在記憶力有夠差,但我想只要「補破網」歌曲繼續被傳唱,連誠就會一直存在我的記憶之中。

同學們的追思悼言

Shared by Bingjing Huang on May 8, 2019

雖然是大學同學們的隻字片語,但蘊藏著同學們對連誠無限的思念及追憶

彥夫:唉!又一個英年早逝!

廖本淵:連同學一路好走!早登西方極樂!阿彌陀佛!

文欽:這幾個月來都沒見到連誠在群組現聲,原來如此,聞之令人鼻酸,祝連誠往生淨土。

進勝:他與我一起健行兩年多,還在納悶為何沒參加,我一向也不多問,豈知是最後的同遊,人生啊!連誠往生淨土,一路好走。
此情成了永遠的回憶。

明勳:天啊!最近一直納悶為何連誠都沒PO了,原來如此啊!連誠好兄弟一路好走,在天之靈保佑眾家姊妹兄弟身體健康,平安圓滿,阿彌陀佛。

張月女:太快了!擺脫世上病痛一路好走,可能前些年照顧父親辛苦了

泰源:如說人生是苦海,祝福連誠心無罣礙,離苦得樂。

慧君:真的是令人非常傷心難過又震驚的消息。前一陣子想和連誠請教問題,
請他加我的Line。他沒有回應,只是透過班長告知,他有連繫了。
當時,沒有想很多。豈料他是有病痛,不方便協助。
希望連誠在另一個世界,快樂無邊。

水旺:震驚又難過。

強霖:唉,實在是太令人意外了,感覺他蠻樂觀的,也蠻喜歡運動的,真是英年早逝,令人覺得遺憾啊!。                                           志貴:黯然神傷,人生無常,同學圓聚,徒留悵惘,了結塵俗,放下感傷,一性圓明,復回靈光,連誠同學瀟灑走了一回,祈願離苦得樂達本還源。

周成莉:猶記去年11月同學會他的開朗笑聲,如今已逝,難以相信,連誠同學一路好走。

碩鵬:塵緣已了,令人感傷,連誠,一路好走。

瓊雪:真是太突然,他是開朗樂觀的同學,我們懷念他,他是睡了安息了,求主保守他一路好走。

文欽:回想連誠與啟棠和我高中及大學同窗七年,緣分非淺,如今天人相隔,雖說人生無不散的宴席,但壯年早逝,非其時也,令人目眶紅紅。
色身雖逝,但英靈不滅,願連誠在天之靈與吾等長相左右。

香珍:希望連誠同學一路好走,真的太吃驚,看他一直都很健康!

麗萍:印象中他很健壯健談,上次在新竹大家還聊得很高興,突然的噩耗令人難過,願連誠兄一路好走。

陶秀雲去年四月有幸連誠兄、班長、淑琴共進午餐,之後連誠兄一起品咖啡、逛花園、閒聊退休生涯,相談甚歡。誰知難料,一別竟是永生,內心悲働不已,不欲言語

維增:記憶中,我和連誠一起走了兩次不,接著他帶我進入步道區也幫我建立了財區,透過同學的各個群組,我才有基會重新認識並與同學們密切互動。連誠是一位難得的人才,熱心、正直、豐富的資訊及人力資源專業知識與經驗,無不令我敬佩萬分。去年同學會在新埔用餐時,有一道炸豬腳被連誠吃到津津有味,直說好吃!那一幕一直在我心中繚繞,因為班長請客,我安排菜單,還好有連誠大力捧場,只是以上的片片段段,累積得太少了,而這個噩耗又是那麼地突然,唉!······真的是令我感到無限地哀思。

香珍:大學四年的時間,我和連誠很少交談,去年班上11月份的旅遊,我和我先生與他聊了相當久,卻沒想到那是最後一次聊天!當時連誠一點都不像有病的人!

:怎麼可能?不能接受連誠的辭世,他是那麼溫和誠心待人的好同學,尤其在我們家人同樣為病所困,他都告訴我要如何注意飲食與運動!此刻我心痛我為他流淚!怎麼辦才能接受連誠已經離開我們?

文欽:同學有如兄弟姊妹,亡者難以復生,我們只能節哀順變。
從連誠想到劉康與阿來,同樣令人不捨。

簡惠琴:真的令人難以接受這噩耗,連誠總是給人正面、陽光、健康的印象!一個懂生活、養生有道的快樂人!只歎人生無常!天忌英才!願他放下一生勞苦重擔,輕鬆回天家!一路好走!

:連誠的突然辭世,真令人難以接受,群組又少了一位同學了,連誠同學一路好走。人生還有多少的十年?希望各位同學多多保重。

碧珍:想告訴中南部同學們,在連誠陷入昏迷前,雖然已經很辛苦,但是從談話中,他非常非常非常懷念我們這一群朋友,共同度過的大學生活,問他每一個人,他都記得,甚至遠在溫哥華的水旺、小貓。提到蘇錦泉,他說我們都講「同一種語言的」,我猜測是指「台語」。
至於大學時期很少互動或幾乎沒互動過的同學,他說有機緣在跟同學聊起時,總是覺得收益很多,就是擁有這麼不一樣的同學們,不然也沒什麼好懷念的。以上是連誠同學想要對大家說的,在此為他轉達。

王玫:我是大學時和連誠幾乎沒有互動的同學之一。可是在去年回台時,他領著我從早到晚遊台北。聊天、吃飯、喝咖啡,逛我沒有去過的景點。途中經過一個小飯店問有幾人排隊買蔥油餅。我也想去排,連誠把我拉走說我們還有幾個地方要去,沒有時間浪費排隊。回美後,我再次感謝他的熱情陪我玩了一天。可是我還在想那天沒有吃到的蔥油餅。他說等我下次回台,他去幫我排隊買給我吃。這就是真誠、熱忱待人的連誠。我會永遠懷念你。在天堂,繼續快快樂樂的追你愛的寶可夢。

冬生:難以接受!聚會碰面覺得連誠精神很好,也常健行走路,身體不錯,唉怎會···不捨連誠同學,願一路好走,早登極樂。

錦泉:祈望連誠心無罣礙,平安到達西方極樂世界!

銘崇:働!連誠,天堂之路一路好走。

寧玲:這是很突然很難過的事,令人一時無法接受!


與連誠結緣在中興大學會計系

Shared by Bingjing Huang on May 8, 2019

與連誠的結緣是在民國65年大學聯考放榜在國立中興大學法商學院會計系榜單上我們有幸成了大學同學當年因為政大商學系及中興企管系均設有英文及數學分數高標準的要求因此我們有許多只填商學系同學雖然總分可以達到大商學系及中興企管系的錄取標準但因為英文或數學分數沒有達到高標準而成為中興會計的同學甚至有三位同學因為沒有填當時認知上非商學系的台大經濟系而成為我們同學英文超強的連誠就是其中一位因此有緣與我們成為大學同學大三的時候老大要我這位在國樂團打雜的同學負責一年一度的系際合唱比賽我那有此能耐只好請高中就是合唱團的連誠協助才能完成此任務大四時男同學尚有一個重要的預官考試事關二年兵役的強度同學們均全力以赴結果我們班上預官錄取率100%並有少數幾位同學考上特官連誠就是其中一位考上財務官分發至台南砲兵學校主計室服役退伍後連誠以其超強的英文能力進入人人羨慕的外商IBM工作後來更自已創業成立獵人頭公司就業後同學們各有發展於忙碌的工作之餘連誠均積極參加同學的活動不論是年度的同學會或是同學們從國外回國的聚餐他都會參與甚至撥空帶國外回台灣的同學享受台灣之美,且在每次同學會的啓動時,都是由連誠架設同學會報名網頁,讓我們能即時掌握國內外同學報名同學會的情況,他就是位樂於協助且分享其資源的好同學。阿來的離開,同學是從Facebook 發現,但不知如何聯絡他的家人,因此,連誠提出我們同學通訊錄應建立家屬聯絡電話,於是連誠就積極投入將同學通訊錄重新更新,並建置了親屬聯絡資訊。寶可夢再次興起時他也成為大玩家和同學登山健行之餘常日行千里抓寶可夢兼健行養生也因此完全無法接受他在台大醫院接受化療的訊息很少數幾位得知訊息的同學都想立馬到台大醫院探望他但連誠很低調不願麻煩同學以line通知我謝謝班長的關心就請班長先保密也先都不要來看我怕被感染見面的事以後再說了」,並告訴我不需要任何協助如果有同學詢問就說家裡有事就行」,且強調我有非常充裕的保險給付請班長不用擔心也不用幫我募集之類的感恩」,他就是一位很有原則且會站在別人角度看事情的同學。三月中旬傳來他可以出院等待骨髓移植並告知他哥哥妹妹及姪女均會到台大醫院抽血跟他骨髓做比對且同時台大醫院也會跟慈濟醫院骨髓庫做比對當時以為他在台大化療已有很好的進展我們也祝福他早日康復但萬萬沒有想到四月下旬病情....住進馬偕醫院萬般不捨的離開了我們連誠一路好走我們永遠懷念您阿彌陀佛!

印象中的連誠同學

Shared by Ming-chung Lee on May 8, 2019

印象中大學時期的連誠不抽煙,不喝酒,不打牌,不翹課…幾乎沒有不良嗜好,英文底子很好, 中興大學的英文課是依英文聯考成績分成九組分班上課,連誠是分到第一組的高材生,成為我這英文第九組低材生敬佩的偶象。

大學畢業後男同學經過服兵役的摧殘學校所學專業知識幾乎忘的差不多,踏入社會求職方才深深感受到求職的不易及競爭壓力,也曾參加過IBM新人招幕考試, 記得考官當場宣佈”曾經參加過IBM甄試未被選上的請離開,我們的電腦會查出來,IBM 只招收第一次參加甄試的新鮮人”,連誠居然能千裡挑一出類拔粹的的被IBM 公司錄取了。

近幾年大學同學們透過Line 的聯繫又在網上互動起來,連誠在3C方面也是技高一籌,步道,財經..等組群好像都是他設立的,前一陣子看到連誠突然離開組群,心想大概組群聊天的內容太低俗無趣所致,沒想到竟是連誠已病重,注重健康養生的連誠驟然的離開,實在是另人震驚與不捨, 連誠是永遠令人懷念的好同學。

貼心的西瓜(連誠)

Shared by 如玫 高 on May 7, 2019
  • 連誠無庸置疑是文青,有敏銳的觀察力;猶記得在遙遠的大學時代,我跟他是非常不熟的,但是在我20歲生日那天,他給了我一張生日卡,對我的描述非常精準;多年後翻箱倒櫃找出的卡片,看著上面的文字,那就是我的青春、我的態度,只能說當時我們錯過變成好友的機會。不止我收到他生日祝福,同學阿僖在1980年10月生日時,連誠送了她聶華苓寫的「失去的金鈴子」,還用他那龍飛鳳舞的字體題字,並分享對生命的感觸;這些細膩、貼心的舉動,多年後仍讓人覺得溫暖。連誠走了,他的一切會永遠被好朋友記住
Shared by Crystal Yue on May 4, 2019

《惠我良多的連誠》

國中時你在校成績的表現非常優異,望著在司令台上接受表揚的你,倍感驕傲,深深以你為榮。

看著你身穿台中一中制服騎著腳踏車彎進巷口時及走路時的身影,常會不自覺地想怎麼會如此地令人賞心悅目英俊挺拔的哥哥。

我在台北唸大學時,你也還在念大學,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叫我去你家,然後帶著我去吃好的東西幫我補補身體,畢竟爸媽都在台中無法親自照顧,所以大哥和你就承擔起照料弟妹的責任。甚至我失戀時,也是在你的陪伴下渡過低潮期。

你是一位勇於嘗試新事物的人,也十分樂意與我分享。舉凡你所加入過的直銷,我一定會「被」你加入,成為你的下線,因為你希望我既可以擁有健康身體、也可以受用好的物品,更可以有錢賺。但結局常常是:你人已離開該直銷系統,而我仍依舊在⋯

你出國去玩,回來時我也收到過你買的皮包、衣服、禮物⋯託你買東西,你也不肯收取任何的費用。另外三不五時也收到你不會再用,但對我來説卻是非常新奇、新頴及實用的3C産品。

每每發現好的又實用的app,你都希望大家也都能受惠,就會在群組中向大家極力推薦,並不厭其煩地教我,也會想方設法幫我解決使用手機時碰到的難題。

你的心思非常地細膩、心地非常地柔軟。看著你照顧晚年生病的媽媽。和顏悅色,媽媽說什麼、做什麼都是對的,小心地呵護照料,就像父母照顧孩子那般。你那份全心全意照顧媽媽的心是我們其他兄弟姐妹望塵莫及的。

你的驟逝令我難以置信。一方面感嘆人生的無常,另一方面更讚歎你能勇敢地、泰然地面對死主的到來。生死的這一課,你要教我什麼?我仍在思索中,相信一定可以很快就悟出。

除了不捨,還是不捨!

想你!念你!來生一定要再續善緣!

菩薩保佑!

陽光伯伯

Shared by 崇欽 周 on May 4, 2019

連誠的穿著一向很年輕化,夏天一直都是短衣短蛼,聽說年輕的時候他很重視穿著,梳油頭,都買很名牌的衣服,但前幾年,他就很隨性,很自然,因為他的本性就是很陽光。

他自稱自己是「陽光伯伯」,他也一直很自豪自己比同年紀的人有智慧、很會用3C產品,覺得他很臭屁,可是又覺得他並沒有說錯,他的確很聰明,做事很有效率,這幾年他都不用筆電,因為只要一支Google手機就可以讓他做全部的事。
回想他燦爛又有自信的笑容,嗯!在我心中你永遠是「陽光伯伯」。

老人緣

Shared by 崇欽 周 on May 4, 2019

和連誠去日本旅遊,有兩次參加半自助團的經驗,團中有一些年紀比較大的團員,連誠總會主動幫忙照顧,給對方一些建議,所以在團中連誠總是受大家歡迎。

連誠對我說,他一直很有老人緣,和年紀大的人都特別有話聊,也特別有耐心指導對方,雖然有些人剛開始會認為連誠的臉比較嚴肅,可是相處一段時間後,慢慢就了解,他是很樂於助人,也是團裡的開心果。
我想連誠會這麼有老人緣是因為和他媽媽濃厚的感情有關,他常常提到小時候和媽媽相處時光,幫媽媽做家事,吃媽媽煮的牛肉麵,現在外面賣的牛肉麵根本不行,因此他特別懷念。

下午班

Shared by 馥君 余 on May 4, 2019

4/29/2019

今天早上停止化療藥劑之後,叔叔不再瀉肚子、水眾也消除許多、嘴巴可以閉闔起來、手腳也可以自由活動,感覺又好轉起來。我心裡想,搞不好可以挺得過去喔!? 

從醫院坐公車回家時,我想起跟叔叔共享的美好時光,眼淚嘩啦嘩啦掉。

小時候,我跟妹妹聽到「叔叔」這兩個字就會眼睛一亮!沒有家累的他可以毫無限制「寵」我們姐妹。最早搬到內湖時他跟我們一起住。有一天晚上,我爸媽吵架吵得很兇,大聲互喊還丟鞋子,我跟妹妹嚇得躲在叔叔的房間,他保護我們,哄我們睡覺度過一晚。

小學一二年級時,學校教室不夠,學生上課分成上午班跟下午班。

噢!那些週二、週四真是如天堂一般。睡到自然醒不說,還可以讓工作時間彈性的叔叔帶去上課。我們會到麵館吃午餐,而且,可以肆無忌憚點下一大盤我最愛的「皮蛋豆腐」,一個人全部吃光光!

我問媽媽:可不可以每天都是星期二!?

Share a story

 
Illustrate your story with a picture, music or video (op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