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verMissed
这个纪念网站是用来缅怀我们亲爱的亲人或者朋友,白崇玲。我们会永远记住她,记住她的善良, 勤劳,勇敢和豁达。
Posted by Bin Huang on February 25, 2021
    惊悉好友仙逝,不胜哀惋之至。明明前几天我们还在电话中亲密语音,现在怎么就阴阳相隔,天各一方?她的绝情实在让我情何以堪,悲痛欲绝!

    她匆匆走了,留给我们的却是无尽的思念与悲哀,也是对生命的思考和怀念。因本人刚做了肝脏手术,拆线才两天,不能前往悼念心中万分难受,愿崇玲西去路上一路走好,在天堂再无病痛折磨!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人死不能复生,请教授节哀顺变,照顾好自己身体,我想这也是崇玲好友留下的最大心愿,只要你们都健康活着,她在九泉之下才能更好安息。

    再次向崇玲好友辞世表深切哀悼!
 
     好友:陈志琴
     2021.02.14
Posted by Hailing Jin on February 22, 2021
                              缅怀挚友

农历正月初一, 我在美国给白阿姨打电话拜年。 电话是黄老师接的, 黄老师用微弱,几乎颤抖的声音告诉我白阿姨不幸离世。瞬间我悲痛万分,嚎啕大哭,无法控制,我从此永远失去了一位知心挚友。。。

我和白阿姨相识在1984年,我们同住在石油学院18号楼。1989年我们两家又搬进新建的一号楼的同一个单元。 1984-2021, 37年的邻居及好友,在长期的交往中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她为人豁达,真诚,厚道,善解人意,是一个有胸怀,有情怀的好朋友。

她在家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是中华民族传统的贤妻良母的典范。虽然她不幸离开我们,但我们会永远纪念她,缅怀她!遗憾的是,我远在异国它乡,不能亲临现场送她最后一程。。。

对白阿姨的不幸突然离世,在此我致以深切的沉痛哀悼!天堂没有病痛的折磨,愿白阿姨一路走好!

逝者已逝,还望黄老师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余代芬 2021年2月22日
Posted by Bin Huang on February 20, 2021
                               忆白阿姨

    农历牛年初一上午给黄老师打电话拜年,忽闻噩耗,我和周传喜都不敢相信这个消息。赶紧驱车过江赶到殡仪馆,看着悲痛的白阿姨的亲友,我们也泪如泉涌。从殡仪馆到火葬场再到龙山公墓,我们一路陪伴,一路伤心,一路倾诉,直到安葬仪式完成,心情始终不能平复。

    第一次接触白阿姨是在1999年初,我们想去给周传喜硕士生导师黄清世教授拜年,虽此时我和黄老师已是同事,但是打电话过去黄老师说不用来,我们还是硬着头皮去了。一进屋,白阿姨亲切的笑脸和热情的态度马上打消了我们的忐忑不安。白阿姨问着我们两家的情况,今后的打算,拉着家常,一下就拉近了我们的距离。此后,随着和黄老师白阿姨的接触,他们随和的态度,真诚的为人让我们越来越觉得亲切。特别是在2001年我和周传喜结婚以及周传喜留校工作后,两家走动就更近了。每年春节,我们拜年,白阿姨总是下厨搞一大桌子菜,尤其是拿手的鸡蛋炖排骨、炸春卷、香肠腊鱼等美食总让我吃得大呼过瘾。白阿姨在我父母来荆州帮我带孩子生病住院等事情上总是及时慰问,让我们全家倍感温暖。她那处处为人着想,虽有糖尿病在身依然积极乐观的态度深深影响着我们。虽然近10年白阿姨和黄老师不时去美国照顾孙儿,但是只要一回国,我们每年总要去家里看望他们几次。每次去,向他们诉说工作生活琐事,听他们讲在美国的轶事,倍感轻松和温暖。今年下半年,由于各种琐事缠身,我们还没去家里看望过白阿姨和黄老师,本打算年初五左右拜年时好好和他们聊聊,没想到竟和白阿姨阴阳相隔,留下遗憾。昨天去看黄老师,看见桌上有白阿姨的照片,她那灿烂的笑容将永远映在我们脑海里。

    亲爱的白阿姨,您好好去吧,天堂里没有病痛,没有生活琐事羁绊,您可以忘情歌唱,开怀大笑。我们相信您会用我们看不见的方式关心我们,分享我们全家的快乐。也请您放心,我们会时常关心黄老师,帮您继续照顾他。

    白阿姨,我们将永远怀念您!
    
    管锋,周传喜于2021年2月20日
Posted by Bin Huang on February 20, 2021
惊悉夫人仙逝,深感悲痛,往事历历在目……
她的勤劳能干、善良聪慧,令人敬佩。
願一路走好!

  好友:冯善初、张沪生 2021.02.20
Posted by Bin Huang on February 19, 2021
晨起开机,惊悉噩耗!痛心疾首,难以接受!
数日之前,隔屏聊天,欢声笑语,竟成诀别!
扼腕叹息,默哀久久,天堂无病,解脱苦痛!
老黄节哀,身体保重,余生路漫,还须珍重!

在此,你的好友思仿、绪萍对小白的突然离世谨致以深切的哀悼!愿她一路走好!
  
  好友:陈思彷、夏绪萍 2021.02.20
Posted by Bin Huang on February 19, 2021
    犹似昨日共笑语,恍惚今时汝尚存。白会计不幸突然病逝,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可亲可爱的好朋友、好姊妹。她的音容笑貌,活泼开朗的性格,大气做人、诚恳待人、乐于助人的美德,以及与疾病顽强抗争的精神,将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中!

    纪念网站做得非常好,夫妻的恩爱,子孙的深情溢于言表,感人肺腑。愿白会计九泉含笑、天国安息,望黄老师及家人节哀顺变,多多保重。

    拭泪默哀好友归佛国;忍痛送别姊妹回仙乡。白会计一路走好!

    好友 戴金祥 蔡子英 2021.02.21
Posted by Bin Huang on February 18, 2021
                          心情日记(思念母亲)                 

    2月19号的清晨,又是新的一天,太阳高挂照耀着大地,它象母亲的脸庞,温暖着我们的心房。

    母亲离开我们有近7天了,但在心里,仍感觉母亲未曾离开过,望着往曰熟悉的街景,与走过的路,到处可以感受到昔日母亲熟悉的身影以及和邻里街坊的招呼声,与亲戚朋友保持经常联络,让每分每秒都注入了生命的活力。

    睹物思人,回到家中,总觉得母亲声音就在耳畔环绕,为我们端茶倒水,烧菜做饭,谈天说地,开导我的思想,为我解除曰常生活中的琐碎,排除身边烦脑。一幕幕犹如电影胶片放影机,将鲜活的场景重新呈现…

    母亲,您这辈子背负了太多的压力与负重,为他人考虑了太多太多,我多希望您来世能轻装前行,为自己活一次!自己病重了,从不多告诉家人,生怕让儿女担心,可您呢,独自承受…

    心酸!今天就写这么多吧…
  
    爱您的儿子 黄涛写于2021年2月19日
Posted by Bin Huang on February 18, 2021
                            声声慢(念爱妻)

窗外淅沥,房内空寂,人困卧床歇息。朦胧听得某处,你在低泣。闻你归来心喜,忙开灯、四处寻觅。寻不着,细听得,原是窗外雨滴。

只语未留便去,你且说,为何如此的急。当心孟婆,还有奈河风雨。再上望乡台来,看后人、为你奠祭。约来生,你我再把前缘续。

       父亲于2021.02.17
Posted by Bin Huang on February 17, 2021
                               忆奶奶

    2021年2月12日是让我痛彻心扉的日子。在这辞旧迎新的春节假日里,却从妈妈的手机那头传来了噩耗,奶奶因突发心梗去世。刹那间,巨大的压抑感笼罩了我的心头,整个人怔住在椅子上,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我不敢相信,甚至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在这个辛丑牛年里,我亲爱的奶奶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听着窗外此起彼伏的鞭炮声,看着人们脸上洋溢的笑容,还有小孩们的欢笑声和追逐声,我此时的心情与这外面的世界格格不入。

    望着窗外,神情是黯淡的,心情是凝重的。脑海里不禁回忆着自己从幼时到现在和奶奶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那时不以为然,可直到如今回想起来却感到如此的幸福与满足。

    自打从几岁起,我模糊的记忆里有的只是奶奶慈祥的笑容。小时候,奶奶为我做饭,在家里逗我开心,带我去油院小区旁的长江大学和九龙渊公园里打转。那个时候,奶奶陪我度过了一段段快乐的时光。奶奶有的时候还会去接我放学,家里的一些脏活累活都是奶奶一个人干。想起小时候奶奶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我的鼻子就感到一酸。我想,所谓亲情,莫过于此了吧。

    后来随着年龄的逐渐增长,我也了解到奶奶的身体不好,被糖尿病一直困扰着,而且随着奶奶慢慢变老的过程,病情也在一天天地恶化。而这并没有减退奶奶对于生活的热情和为我们这一家人的付出。奶奶不仅为我们这一大家子人操劳。从爷爷和爸爸那里和平时与奶奶在生活里的接触得知,奶奶对别人也是一如既往的热情和慷慨。写到这里,我不禁对奶奶怀着深深的敬意,我为自己拥有这样一个无私奉献,含辛茹苦,饱受着病痛的折磨却依然咬紧牙关,对家人倾尽全力的奶奶感到无比的自豪。

  现在,奶奶离我们而去了。但耳畔边依然会响起奶奶曾经对我的教导。可能曾经的我没有领会到奶奶的心意,而现在品起来却是字字如金。经历了这件事后,我也明白了“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替你负重前行”。辛福是靠自己争取来的,自己要慢慢学会长大,所以为了明天的幸福,我要在这有限的青春年华里,好好学习,闯出自己的一片天,不辜负奶奶和一家人对我的期望!在此,我向奶奶表示沉痛的悼念,我会好好地生活,好好地学习,为家庭和社会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黄政杰
      2021.2.17

Posted by Bin Huang on February 17, 2021
                            纪念我的母亲

    2021年的2月11号美国当地时间下午5点多,在我去餐馆取餐的路上,听到嫂子从电话里传来的母亲的噩耗。不敢相信,因为母亲的声音一天前还在耳畔响起。不知道自己怎样浑浑噩噩的回家。只能躲在一个角落发会呆,或许这样心里才会好受一点。后来从爸爸和哥哥那知道当天发生的更多详细的情况,妈妈是突发心梗去世的。走得非常急,甚至连一句遗言也没有留下。

    晚上独自坐在自己地下室的办公室,翻看母亲以前的照片,泪如泉涌。脑袋里像放电影一般,回想起和妈妈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对孩子而言,小时候妈妈就是天。想起我很小的时候在外公外婆家暂住,有一次妈妈来看我的时候,我总是哭着喊着,追着妈妈的车轮拼命奔跑。想起妈妈带着我帮我实现了提前上了小学的愿望。想起妈妈在我中午睡不着的时候,让我心里默数1到100,心平气和自然能够睡着。想起小时候我替哥们出头失手把一个小孩混混头打破,然后仓皇逃窜。小混混当然不会善罢甘休,还是妈妈帮我摆平,让我能顺利的继续上学。想起小时候妈妈骑自行车带我回家遇到同事长聊的时候,我会使小性子一言不发的独自往家里走,妈妈拼命赶上的瞬间。想起妈妈回家后不顾疲倦,下厨房给我们做菜的情景。记忆中妈妈是那么能干,那么闲不住,难怪她的朋友们给她送上“白铁人”的称号。

    从上大学毕业后我就和家里聚少离多,98年在武汉短暂工作(抗洪抢险)后收到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录取通知,父母帮我办理了最后的工作离职手续让我顺利去了新加坡求学,两年后又去了美国弗吉利亚州攻读博士学位然后毕业工作。游子越飘越远,和父母见面的时间也由一年变成好几年。但父母总会放心不下,时时挂念。最开心的是爸爸妈妈2011年来美国我们一起去美东旅游,享受难得的天伦之乐。在我们有了朵朵,闹闹以后爸爸妈妈陆陆续续来到美国好几次帮忙,享受和孙女,孙儿的天伦之乐之余也忙着照顾她(他)们并给家里做饭。屋里屋外的工作繁巨,没有爸爸妈妈的帮忙真是不可想象。记得一天深夜朵朵突然脱水发高烧,妈妈和我们一起去医院看急诊,记忆犹新。最近一次爸爸妈妈来美国是2017年。记得这一次爸爸妈妈说拼着老命也要来美国看望我,让我感动地难以名状。这一次团聚也让我明白父母真的年纪大了,妈妈的糖尿病并发症也越来越严重了。2018年我回国探亲访友就是最后一次和父母团聚了。2020年受疫情影响很遗憾没能回国,就等着这个夏天疫情缓解后带着孩子们回国看望爷爷奶奶。孩子们越长越大,也会和他们的爷爷奶奶聊天问好了。只是,天不遂人愿,妈妈没有等到我带孩子们回国看望的那一天就离我们而去了。

    妈妈是如此的善良和豁达,请一定安息,不用担心我们。我们一定会照顾好爸爸,照顾好子女,做到家庭和睦,做一个好儿子,好父亲,好丈夫。

    爱您的儿子 黄滨 于 2021/2/15
Posted by Bin Huang on February 17, 2021
                              思忆母亲

    12号至今,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大脑仿佛在那一刻凝固,那种让人无法承受的痛苦,撕心裂肺的伤痛,也许是其他人难以体会的,午后的天气,说变就变,早上还是艳阳高照,下午就大风骤起,也象我此刻难以鸣状的心情和让人无边的惆怅,“妈妈”,让我再这样发出这样深情的呼唤!儿子不孝,在你生前未能尽到做儿子的责任,与母亲做伴,为母亲分担精神的痛苦,糖尿病一直困扰着母亲,病情一天天恶化,饱受病魔的摧残。

    泪水每天在眼眶里打转,顺着面颊滴落打湿衣裳...

    心空了,泪干了,思绪麻木了,母亲的音容笑貌永远的烙在了脑海!

    母亲承受了常人不能承受的苦,操劳了常人不能操劳的心,为了家人无私奉献,做儿子的未能体会您老人家的良苦用心,怎能不满心遗憾...

    忘不了...忘不了...忘不了...

    爱您的儿子 黄涛
    2021.2.15
Posted by Bin Huang on February 17, 2021
切切容貌犹在,
殷殷细语犹喃,
绵绵情深深爱,
兜兜心间传后人。

    李娅姐于2021.02.14
Posted by Bin Huang on February 17, 2021
人生漫漫终有休,
思绪悠悠未断愁。
满眼望来无尽爱,
无语远游情永留。

  云哥哥于2021.02.14
Posted by Bin Huang on February 17, 2021
忆幺爹
晨曦薄雾匆匆去,
暮雨潇潇化离愁。
可赞一世恩爱路,
留给儿孙满堂春。

   鹏哥哥于2021.02.14
Posted by Bin Huang on February 17, 2021
   哭爱妻

半世恩爱一朝分,
晴天霹雳雨倾盆。
为何无语匆匆去,
肝肠寸断鳏寡人!

   父亲于2021.02.14晚

Leave a Tribute

 
Recent Tributes
Posted by Bin Huang on February 25, 2021
    惊悉好友仙逝,不胜哀惋之至。明明前几天我们还在电话中亲密语音,现在怎么就阴阳相隔,天各一方?她的绝情实在让我情何以堪,悲痛欲绝!

    她匆匆走了,留给我们的却是无尽的思念与悲哀,也是对生命的思考和怀念。因本人刚做了肝脏手术,拆线才两天,不能前往悼念心中万分难受,愿崇玲西去路上一路走好,在天堂再无病痛折磨!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人死不能复生,请教授节哀顺变,照顾好自己身体,我想这也是崇玲好友留下的最大心愿,只要你们都健康活着,她在九泉之下才能更好安息。

    再次向崇玲好友辞世表深切哀悼!
 
     好友:陈志琴
     2021.02.14
Posted by Hailing Jin on February 22, 2021
                              缅怀挚友

农历正月初一, 我在美国给白阿姨打电话拜年。 电话是黄老师接的, 黄老师用微弱,几乎颤抖的声音告诉我白阿姨不幸离世。瞬间我悲痛万分,嚎啕大哭,无法控制,我从此永远失去了一位知心挚友。。。

我和白阿姨相识在1984年,我们同住在石油学院18号楼。1989年我们两家又搬进新建的一号楼的同一个单元。 1984-2021, 37年的邻居及好友,在长期的交往中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她为人豁达,真诚,厚道,善解人意,是一个有胸怀,有情怀的好朋友。

她在家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是中华民族传统的贤妻良母的典范。虽然她不幸离开我们,但我们会永远纪念她,缅怀她!遗憾的是,我远在异国它乡,不能亲临现场送她最后一程。。。

对白阿姨的不幸突然离世,在此我致以深切的沉痛哀悼!天堂没有病痛的折磨,愿白阿姨一路走好!

逝者已逝,还望黄老师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余代芬 2021年2月22日
Posted by Bin Huang on February 20, 2021
                               忆白阿姨

    农历牛年初一上午给黄老师打电话拜年,忽闻噩耗,我和周传喜都不敢相信这个消息。赶紧驱车过江赶到殡仪馆,看着悲痛的白阿姨的亲友,我们也泪如泉涌。从殡仪馆到火葬场再到龙山公墓,我们一路陪伴,一路伤心,一路倾诉,直到安葬仪式完成,心情始终不能平复。

    第一次接触白阿姨是在1999年初,我们想去给周传喜硕士生导师黄清世教授拜年,虽此时我和黄老师已是同事,但是打电话过去黄老师说不用来,我们还是硬着头皮去了。一进屋,白阿姨亲切的笑脸和热情的态度马上打消了我们的忐忑不安。白阿姨问着我们两家的情况,今后的打算,拉着家常,一下就拉近了我们的距离。此后,随着和黄老师白阿姨的接触,他们随和的态度,真诚的为人让我们越来越觉得亲切。特别是在2001年我和周传喜结婚以及周传喜留校工作后,两家走动就更近了。每年春节,我们拜年,白阿姨总是下厨搞一大桌子菜,尤其是拿手的鸡蛋炖排骨、炸春卷、香肠腊鱼等美食总让我吃得大呼过瘾。白阿姨在我父母来荆州帮我带孩子生病住院等事情上总是及时慰问,让我们全家倍感温暖。她那处处为人着想,虽有糖尿病在身依然积极乐观的态度深深影响着我们。虽然近10年白阿姨和黄老师不时去美国照顾孙儿,但是只要一回国,我们每年总要去家里看望他们几次。每次去,向他们诉说工作生活琐事,听他们讲在美国的轶事,倍感轻松和温暖。今年下半年,由于各种琐事缠身,我们还没去家里看望过白阿姨和黄老师,本打算年初五左右拜年时好好和他们聊聊,没想到竟和白阿姨阴阳相隔,留下遗憾。昨天去看黄老师,看见桌上有白阿姨的照片,她那灿烂的笑容将永远映在我们脑海里。

    亲爱的白阿姨,您好好去吧,天堂里没有病痛,没有生活琐事羁绊,您可以忘情歌唱,开怀大笑。我们相信您会用我们看不见的方式关心我们,分享我们全家的快乐。也请您放心,我们会时常关心黄老师,帮您继续照顾他。

    白阿姨,我们将永远怀念您!
    
    管锋,周传喜于2021年2月20日
her Life

白崇玲简历

  • 出生日期:1950年5月15日(农历3月29日)。
  • 毕业学校:1968年7月毕业于湖北省荆州市江陵中学。
  • 1968年12月一1970年5月到湖北省江陵具滩桥公社插队落户。
  • 1970年5月被招入荆州地区电力局参加工作。
  • 1970年5月一1974年12月在沙市供电所任变压器维修工、变电站值班员。
  • 1975年1月一1978年任荆州供电所抄表工。
  • 1978年一2000年3月任荆州供电所会计。
  • 2000年4月退休。

给母亲的悼词

尊敬的各位长辈,各位亲朋戚友:
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前来和我们一起分担悲痛,与我们亲爱的母亲做最后的诀别!
在牛年初始,我们亲爱的妈妈因突发急性心脏病,经抢救无效,于2021年2月12日早上5点50分,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离开了她生前的亲朋好友们。
此刻我们怀着万分悲痛的心情悼念母亲,不幸的离去。首先我谨代表我们全家衷心的感谢各位不辞辛劳来到这里,和我们共同分担这份哀思,感谢大家过去对母亲的关心帮助和包容,感谢各位领导在工作中对母亲的支持和理解,感谢各位母亲的挚友们,各位阿姨叔叔们,各位兄嫂们在母亲去世后的悼念和慰问,感谢各位在后世办理过程中给予的支持和帮助。
我们全家表示衷心的感谢,并向各位鞠躬。
逝者已去,痛在生者。目睹母亲的遗容,母亲往日的音容笑貌,一一浮现在眼前。想到母亲对我们生前的谆谆教导,亲切关怀,怎么能不让我们痛彻心扉?!
母亲的一生是辛勤劳作的一生。母亲在工作和生活中都是出了名的老黄牛。踏实肯干,勤勤恳恳。对于工作中的安排,力争做到尽善尽美。小时候模糊的记忆记忆就有妈妈接上我们后还要去各家银行完成出纳工作。母亲对孩子们的教育,更是充满关怀。关心完自己的两个儿子还要再关心儿子们的下一代,仿佛总有操不完的心。我们这父母的两个儿子,小时候真的非常调皮。没有妈妈的管教,现在能有什么结果,真是不敢想象。
母亲很早就患上了糖尿病。在人生很长一段时间后,都受到病痛及并发症的折磨。在并发症的折磨下,身体的各个器官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害。这是常人一般不能想象的痛苦。我们却很少听到妈妈抱怨。母亲怕大家担心。母亲是个非常善良的人。自己已经是如此痛苦了,还考虑到别人的感受。不仅如此,她对生活总是充满乐观向上的情绪。这乐观情绪感染了我们,也感染了妈妈周围的人。
母亲的一生对我们没有太多的空洞教育,她总是恪守本分,有话直说,不道人长短不与人争利,她总是用行动教导我们应该怎样做人,怎样对工作负责怎样尽到家庭的责任,怎样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我为母亲感到非常的骄傲,为有这样勇敢,顽强,坚韧,宽容慈祥,善良的母亲而庆幸。
母亲,您就放心的走吧。我们只当化悲痛为力量,牢记您的遗训,清清白白做人,勤勤恳恳做事,扎扎实实工作,因为我们知道这是对您在天之灵的最大告慰,并以此来回报您的养育之恩,回报社会,回报各位尊长和亲朋好友。
今天,您的亲友们都来送您了,您的一生,生如出夏花之灿烂,逝如秋叶之静美。我们最敬爱的母亲,您安息吧。
最后我代表全家向出席告别仪式的各位来宾,以及I的亲朋好友,再次表示衷心的感谢!谢谢大家。
Recent stories

没有婚礼的结婚

Shared by Bin Huang on February 23, 2021
        自从 1971 年与玲子相识以后,我原来在星期天心底里常常冒出的那种“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感觉慢慢消退了,宛如一艘在江海里随风漂泊的小船觅到了停靠的港湾。但从星期一到星期六,我们还和以前一样,彼此在各自单位上班,没有一丝儿联系。幸好,我在工厂的工作总是那么具有挑战性,脑海里从早到晚都有事情在琢磨着,因此从未有过相思的痛苦。但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到了1974 年,广东老家的母亲终于耐不住了,开口问我:“你们年龄都不小了,怎么还不结婚啊?”我想:“是啊!我儿时朋友的孩子有的已经上学,中学、大学的同学也都陆续成婚,明年玲子就到了晚婚年龄,我们也该考虑结婚了。”1975 年元旦刚过,我就和玲子到民政部门拿了结婚证。
    1975 年年初的那个春节前夕,中共中央发了一个关于“树新风、破旧俗”的文件,明确婚礼大操大办也属于“破”的范围。我们商量了一下,还是简单的办吧,决定来个旅行结婚、不举行婚礼和婚宴。于是我们买了一些礼物就动身回广东老家去了。由于玲子下过乡、插过队,还能适应农村的生活,她在回家的第二天就到公用水井去挑水,还帮助家里做各种各样的家务活,受到乡亲们的交口称赞。在老家过年以后,我们就取道广州返回湖北,目的是到广州买一些水果糖带回荆州。要知道,那时国内物流不畅,湖北又不是产糖区,如果没有门路在荆州连糖果也买不到。没有仪式、没有婚宴,甚至连一张结婚照片也没有,就是我们从广东回来以后,给双方单位的同事、给住在一块的邻居们分发了一些糖果,我们的小家庭生活就开始了。
         黄清世于2021/2/23

顾家之女

Shared by Bin Huang on February 23, 2021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玲子很小的时候就想着为家里做事、减轻家里的负担了。
    家里没有男孩,买煤的事情她就主动承担。那时,整个荆州城只有西门那里有一家蜂窝煤厂。买煤的那天首先要向别人借来板车,然后拉着空车到煤厂去,排队、交钱拿到交款发票后再到车间继续排队装煤。好不容易把煤拉回家卸掉后还要将车打扫干净后再还给别人。买一次煤,往往要耗掉一整天的时光,人也常常累得直不起腰。他姐姐结婚以后住在荆州东门,离蜂窝煤厂大约有 8 里远。她还帮姐姐买过煤,一个人将煤从西门送到东门去。
    为使家里能省些买煤钱,还在读小学时,她就和大孩子们一起到离家好几公里远的长江边上的“柴山”上捡柴火。说是柴山,其实根本就不是山,而是长江边上的芦苇荡。人们不是常说上山砍柴么,由于这是砍柴火的地方,也就被人们习惯称作“山”了。玲子那时虽然年龄小,但捡的柴火往往比那些大孩子们还多。这样,常常是别的孩子早就轻松地回到家了,她还背着那一大捆芦苇在回家的路上艰难踱步。她的母亲很心疼她,常说:“孩子啊,你咋就这么憨呢!” 
    在文革中的 1967、1968 年两年,学校中的学生都搞“革命”去了。人们被分成“保皇派”和“造反派”,湖北的造反派又分裂成“钢派”和“新派”,整天吵得翻天覆地,不亦乐乎。武汉的各派都派有大学生到荆州来成立联络站,宣传他们的观点,扶植自己的势力。那时候的中学生大多都在围着他们转,兴高采烈地被他们驱使着,到处贴标语、搞论战。玲子开始时也像他们那样,后来感觉大无聊了,有这么多的时间还不如做点事赚钱养家呢。她家旁边临街有个制作洗衣服用的刷子的工场,她就主动去问人家还要不要穿刷的临时工。得到肯定答复后她就到那里去干活,而且一干就是好几个月。文革中“毛主席语录”(俗称“红宝书”)的需求量很大,在得知荆州新华印刷厂需要很多装订工时,她又转到了该厂继续干。穿刷子和订书都是计件付酬的,她认真踏实地做,加班加点地做,每天都能赚到一、两元钱。这个收入也不算少了,要知道当时的二级工的月薪也只有 36 元啊!
    玲子 1968 年到当时的江陵县张黄公社下乡插队。她父母年纪大,而且腿脚还不灵便,因此未能到知青点上来看望过她。她在农村里成天都在惦记着他们,一旦分到一些花生、豆子这样的农产品,总是急急忙忙地送回来让家人品尝。记得我曾听她说过,有一年过年前,天下着毛毛细雨,道路十分泥泞,她冒着严寒,骑着一辆借来的自行车跟着别人,连夜将分到的东西带回家。到家时,手、脚和耳朵全都被冻僵了。
    玲子从小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顾家女孩。
     黄清世于2021/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