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verMissed
Stories

悼念王定能大哥

Shared by Xun Li on October 8, 2020
想你时你在天边,想你时你在眼前。定能大哥忽然离世,到今天已经十三天,然音容宛在笑貌犹新。湾区几个好友明晚将一起夜登使命峰,共同追忆我们心中的定能大哥。我会给你背上一瓶好酒上山
三年前程阳说介绍我认识一个普渡大学校友,神人,骑车爬山跑步越野打牌打球样样精通,也是黑哥的老朋友。网上一连线,就很喜欢他开朗乐观性格。之后在当年的元旦夜前夕,我们一起参加了黑哥组织南加州backbone步道116公里穿越。当时虽是第一次见面,却俨然已象老朋友一样的熟悉了。他内敛而灿烂的笑容,风趣幽默的话语,无所不知的脑袋瓜子和细致周到的照顾让那次徒步很欢乐。在backbone步道上我们走了二十三小时,从一个黎明走到另一个黎明。驴友跑友都知道,只要一起共过长长的夜路,今后就不仅仅是朋友了,是哥们姐们了,是在你生命中闪着亮光照亮过你的萤火虫。那次徒步他陪着Larry大哥过了大半程之后先撤回旅馆了,但是我念了他们一路直到天亮,因为我盼望他们能开车到前面哪个叉路口把我也接去酒店,我也累了,也想学Larry偷懒。所以他们也算是在我脑子里和我一起走完全程的。

活动结束之后,他在群里如数家珍地报了他善长的拿手好菜,还大家约定好要下次饮白酒品龙虾,玩得更嗨。
之后定能大哥来到湾区出差几次,我们一起吃过一顿饭,和我的女友们一起爬过山看过日出。每次都相见甚欢。很喜欢听他聊天,天南地北,老婆孩子,佳肴美味。
去年的四月,程阳组织大峡谷R3穿越,我们又一起参加了。他约了一个朋友从加拿大过来,我也喊了女友Jennifer 一起。程阳分组时男青年归男青年,女青年归女青年。我们四个人不顾反对,坚持要呆在一组。男女搭伙,走路不累。我们怎么能放过和幽默风趣,体贴入微的定能大哥一组呢。
到了半夜三点出发时,发生了一堆特别搞笑的故事,结果定能大哥一陪四,一个董永和和我们四仙女成了一组。又是从天黑走到天黑,互相照耀的几只萤火虫,经历了无限的风光和疲乏。当时的欢乐,至今仍然回味无穷。
人生就是离弦的箭脱手的梭,许多事由不得自己。定能大哥铁一样身子骨,却没有能抗住疾病的折磨。今年四月,他微信我说与魔鬼抗争了四个月,在地狱边上走了一圈。我一面加入他的后援团,为他打气,一面也在心中坚信定能定能,就是一定能。小小病魔一定能战胜!可是天不随人愿,如惊雷一般,定能大哥这么快就离开我们了。
亲爱的的定能大哥,你把人生当着黑哥的百迈越野,二十四小时之内就完赛了。我们今生赶不上,留下同路时的寸寸回忆,永记吾心。愿你在天上继续嗨,骑车,跑步,游仙山,吃蟠桃!定能大哥,世间没有永远,你在我们心中却是永远!

悼念定能!记忆永存!

Shared by Xiaokun Ye on October 2, 2020
定能真的走了吗?我还没有缓过气来,还没有完全相信...

和定能认识20多年的往事,历历在目:我们一块儿参加孩子的生日party ,一块儿去露营,一块儿去滑雪,一块儿打排球,一块儿在中文学校舞龙(定能做龙珠,我做龙头)庆祝中国新年...

我们两家交往甚多,因为我们的女儿同岁,我们的儿子也同岁。周末常常是大人打牌,跳舞,孩子们玩游戏,捉迷藏...

记得有一天,定能一家到我们家来吃晚饭。他说儿子Jessi中饭没好好吃,晚上一定要让他多吃一点。结果Jessi不合作,吃了一点就要去玩。定能强迫儿子坐下要喂饭,Jessi牛劲儿上来了,就是不张口。双方僵持了一会儿之后,Jesse放松了警惕,张口打了一个哈欠,定能眼疾手快一调羹饭就送进去了....现在还记得当时大家笑得肚子痛的情景...

定能聪明绝顶,教育孩子也有自己独特的方式!定能是个严格的好父亲!

记得定能在科罗拉多州住过, 有高超滑雪技术。我们两家一块儿去Big Bear滑雪的时候, 就是他带我第一次上了black diamond ,耐心的陪着我跌跌撞撞地滑下来。还记得他的鼓励 “降低重心,腿顶住鞋子,向前冲”...

定能是个热心的好朋友!


悼念定能!记忆永存!

Shared by Nanjian Qian on October 2, 2020
与定能相识已经有20年了,我们曾经是sorrento network的同事,当时的定能可是风华正茂,才华横溢,精力过人。而最吸引我的还是他开朗大方,助人为乐的性格。不管谁有困难及问题,他都热情相助而且总有解决方案。初到圣地亚哥,因为共同的排球爱好,让我们结缘,排球场地上留下了我们许多共同的脚印,汗水,欢声笑语及美好回忆,是定能引领我加入圣地亚哥camel valley排球队才有机会与众多志同道合的球友结缘,使我至今受益无穷。定能很长一段时间是球队的财务总监,他总是尽职尽责,为球队采购设备,督促球员交款,使球队的财务总是有结余。在排球队里,定能就是那个追求完美,眼里揉不尽一粒沙子,不知疲倦的神人。 有定能在,大家都不急着架网,原因是别人架的网定能是不会满意的,一定要推倒重来。打球时防守范围极大,经常有飞身救球的精彩动作,但偶尔也有失误的时候,比如撞在球架上,撞的鼻青脸肿的事情常有,但定能不在乎,恢复速度极快。如果有其他球员动作不规范,他总是要指出来,反复纠正,不厌其烦。因为定能的坚持,我们球场上的最后一场球经常都已经是夕阳西下,其他人也许已经精疲力竭,但定能却总是那个精力最旺盛的神人,我相信定能也许不想与我们这些凡人为伍,去追随神的足迹去了,愿已在天堂的定能一路走好,坚持你的完美!
Shared by Cong Pou on October 2, 2020
我于2010年6月,通过工作机会,有幸认识定能的。
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 精力特充沛,每天早上穿梭于几个组的 Scrum,而且很愿意出主意,问问题。他的另一个特点是 走路特别快,他跟我说他是公司里走得最快的人,从公司这头走到那头只需要四十多秒,他还真的计时的。
在我所在的组,他是scrum master, 负责安排工作,并帮助团队及时排除障碍, 在他的组织下,我们组是公司最出色的。他还鼎力推荐组员,我们组常有employee of the Month! 奖励之一 是有个专用的室内停车位。
他很热情,直爽,我新到那个公司,处处得到他的关照,受益匪浅,有时遇到困难,他直接就帮我写一段漂亮的样版代码。
他兴趣广泛, 对信息,能源,生物,材料都紧跟最新研究成果。我们午后散步时,会摘些茴香草,也会谈到天南地北, 我博士后是做的燃料电池, 聊天时,他曾几次提出很专业,有见识的对燃料电池的观点。
2010年底,我搬家到波士顿,后来虽然与定能见面不多,但已成为终身好友。最后一次见到定能是三年前在他来波士顿,我们一起去看波马的终点线,他给我在波士顿图书馆拍的照片,我用来做微信头像也有快三年了。他的爽朗,乐观,坚毅,幽默,善良… 是永存的

Share a story

 
Illustrate your story with a picture, music or video (op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