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verMissed
Stories

Share a special moment from Shingyee's life.

鋸扒

Shared by Suki Wu on May 13, 2021
女兒們聖誕假日回家, 一家人和爸爸一起吃牛排大餐.

兄妹情深

Shared by Suki Wu on May 11, 2021
珍姑從佛羅里達州回到新澤西一定會來探望爸爸, 兩兄妹東聊西聊, 雞啄唔斷.  

侃侃而談

Shared by Suki Wu on May 8, 2021
每年感恩節我們必定到表妹家一起團聚。與表妹的親家喜相逢,閒聊日常往事

好胃口

Shared by Suki Wu on May 8, 2021
雲吞麵也是爸爸心頭好之一

掃墓

Shared by Suki Wu on May 7, 2021
攝於媽媽的墓碑前

媽媽過世時不見爸爸流淚或難過.  我曾問他,  媽媽離開我們你傷心嗎?他輕輕的回答,怎會不傷心?
可能是男兒有淚不輕彈? 著實讓我擔心了一陣子.

思念

Shared by Suki Wu on May 7, 2021
爸媽雙腳力氣逐漸不足,就把他們的臥室移到樓下.  爸爸直到他離開美國一直使用這個臥房, 彷彿他的身影仍充斥著在這.

滿載而歸

Shared by Suki Wu on May 7, 2021
社區的老人中心, 金色年華給老人家安排的節目豐富.  每天會安排巴士帶老人家到不同的超市或商店買東西.  爸爸最喜歡的節目是到中國超市買東西, 每次都大包小包滿載而歸.  除了會幫我們買菜,其他都是他的私藏零食.

愛的陪伴

Shared by Suki Wu on May 7, 2021
把手上的事情完成後,Angela會坐在爸爸的身邊陪他看港劇  (雖然她完全聽不懂廣東話).  

點心時間

Shared by Suki Wu on May 7, 2021
Neptune Garden 午睡後的悠閑點心時間

越南魂

Shared by Suki Wu on May 7, 2021
越南菜是爸爸的 all time favorite food,  百吃不膩.  這越南魂也遺傳了給我們.  攝於我們家附近最好吃的一家越南餐館外.

一​月壽星

Shared by Suki Wu on May 7, 2021
妹妹們每年農曆新年都會來美國探望爸爸媽媽.  三位一月壽星一起慶生, 一代一個代表, 老豆, 阿陶, Emily. 

iPad在手萬事足

Shared by Suki Wu on May 7, 2021
有兩件東西爸爸總是戴在身邊, 就是他的自傳還有iPad.  Ipad 晚年基本上只用於聽歌,  ipad 在手萬事足.  

臨別依依

Shared by Suki Wu on May 7, 2021
Neptune Garden 是爸爸最喜歡的一所療養院, 他在那裡住了七個月.  因為經費不足, 療養院決定不再提供中國食物以及聘請中國人護工.  我只好再為爸爸尋找另一家有中國食物的療養院.  圖片是離別在即的歡送會.

吃吃喝喝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28, 2021
三妺來美探望爸爸,冬天還能做什麼?

祢的話是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28, 2021
爸爸的眼力實在很不錯!
如今這本大字聖經已被我據為己有 :)

浴室歌王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25, 2021
上帝賦予老爸一把好嗓音,他最喜歡洗澡的時候一展歌喉自娛。小時候常聽見浴室裡飄出他渾厚低沉的歌聲,老媽封他為浴室歌王。

來美後參加教會詩班擔任男低音之一,浴室歌王從此為主而唱。每當有新曲譜發下來後在家裡看他勤作筆記,高練習,我深感自嘆不如。天父必定悅納了您的事奉!

家書 (三):老人家的身體要 “五快”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23, 2021
我們總有一天年老身體不好要妳照顧。在美國妳及暉仔工作緊張會增加妳(你)們的壓力。在馬來西亞親人較多照應容易。我現在一直在研究保健希望長壽而又有健康的身體。老人家的身體要 “五快” a) 食得快 b) 消化排泄得快 c)睡得快  d) 跑得快  e) 說話快。目前上述之 a) b) c) 我可以有 ‘A’ 級, d) 有 ‘B’ 級, e) 有 ‘B+’ 級, 還算不錯希望能保持。

善於分析研究的爸爸在計劃退休事宜時也運用了這個特長 :-) 
當初申請爸媽美國居留後他們原是不想過來,後來為了幫助我們照顧兩個孩子最後還是移民來美。為我們設想的心從來沒有改變過,也讓我離鄕到美國讀書定居後17年能夠和父母再次同住。為此獻上感恩!

愛美的老爸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21, 2021
老爸晚年特別喜愛鮮艷的顏色,所以給他買的衣服大都是紅橘色系。知道他愛美,注重儀容,在台灣也特為他準備一面鏡子

甜蜜的負擔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21, 2021
爸爸的失智症至中期時特別抗拒洗澡,使洗澡成為一件非常困難的事。要叫他從房間走到洗手間需要使出各種花招還要加上三寸不爛之舌。從這個過程一直到洗好澡、著衣、清理洗手間,通常歷時約一小時。除了我們姐妹的話他較願意聽,其他的照顧者爸爸幾乎不願意合作。通常洗完澡我們感覺像經歷了一場激烈的球賽般疲累。

到達台灣後一個新的環境,新的洗手間,面對洗澡一事更是讓我們緊張,如臨大敵。隔離期間的第一次洗澡我只能說是…災難。但感謝主,往後就漸入佳境。如今回想起來,雖是辛苦,為神給我們這樣的機會服事爸爸感謝主。如三妹所說,這是甜蜜的負擔!

獻上感恩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16, 2021
2017 農曆新年

難得我們五姐妹全家、爸媽及美國親人三代相聚。除了吃喝,我們一同唱詩讚美主。向上帝獻上感恩,數算上帝給我們家族的恩典,帶領我們一個個回到祂面前。看著一張張的照片,回憶起後面的故事,盡都是上帝的眷顧。套用老爸說的一句話,主耶穌待我們真是不薄!

我們的神是豐豐富富有恩典、有憐憫、有慈愛的真神!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11, 2021
叔叔分享爸爸在廣州醫院遇見神的故事~摘自發叔臉書的見證分享

各位弟兄姐妹平安:

謝謝主,在今天上午讓我們有這麼美好的時刻,一起來學習怎樣和他說話,對祂禱告。現在我將我的大哥所經歷到有關禱告的事,和大家來分享。

我是廣東人,從祖父那一輩便移民到越南,到我這一代是第三代。我大哥在六十多年前便來台灣讀書,畢業後參加過橫貫公路的建築工程,後來在台北一家建築公司工作,總統府內部維修、北投張學良故居、政大新聞大樓等工程的設計施工,他都參加過。後來我和二哥也來到台灣,大哥的薪水負擔不了兩位弟弟所增加的生活費,便單槍匹馬到南洋的婆羅洲(現在改屬馬來西亞沙巴州)闖天下。在那裡,他結識了一位客家小姐,是基督徒,為了追求我的大嫂,他就受洗了。

結婚之後,他很少到教會,除了謝飯也不禱告,在工作上遇到困難,多數用自己的方式去解決,不知道尋求上帝的幫助。上帝是一位有憐憫、願意忍耐、等候的神,在他五位女兒先後誕生之後,神的奇妙作為便臨到他身上。

1982年,我大嫂發現腎臟出了問題,每星期都要去洗腎,藥物的副作用,使她的外貌變了型,身體浮腫虛弱,健康情況跌到谷底。醫生建議必須換腎,才能延長她的生命。大哥起先帶她回到台灣,到林口長庚醫院就醫,住院兩個月,等不到有人捐腎。感謝主,從家鄉傳來一個訊息,廣州的南方醫院有腎臟移植的能力,而且為了爭取海外華人的好感,對華僑特別照顧。大哥大嫂便回去沙巴,籌到一筆錢,飛到廣州求診,那是1992年8月的事。

在廣州等待換腎的三個月中,大哥經常往返中、馬兩地,工作忙碌、又要照顧五位幼女、陪伴病重的妻子,大哥身心俱疲,壓力大到無以復加。感謝神,漫長的等待終於過去,醫院通知他們幾天後就可以動手術了。大哥趕到廣州,在手術的前一天晚上,大嫂睡着之後,大哥坐在床頭,心中的徬徨、擔心、害怕到達臨界點,幾乎撐不住了。他在一個陌生、孤單環境中,不知所措,他忽然有所感動,心想:「現在只有上帝可以依靠了,我應該向主耶穌祈禱,尋求祂的幫助!可是,我從未讀過聖經,除了謝飯也沒有禱告,我不知道怎樣向神說話呀!」

感謝主,祂使在軟弱中的大哥看到大嫂隨身帶着的聖經放在枕頭旁邊,他便拿起來,想要找幾節能帶給他安慰的經文來誦讀,好讓他能熬過這漫長的黑夜。他打開過聖經,隨手一翻,奇蹟就在眼前!

一個無意識的動作,翻開的竟是馬太福音第六章,「主禱文」三個字便映入他的眼簾。他當時還不知道主禱文是耶穌基督教導門徒怎様禱告的示範,以為是「主要的禱告」,於是從沒有禱告的他,以虔誠敬畏的心,把主禱文一字一句地開口讀出來。讀到「不教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凶惡,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直到永遠。」神的信實和所賜的平安,充滿他的心靈。感謝的涙,流滿他的衣襟,他深深明白,神已應許拯救他們脫離兇惡。於是他一再誦讀主禱文,安然無懼地度過那一晚。

從此,我大哥真正成為一位基督徒,讀經禱告是他每日親近主的方法,時常在聚會中作見証,後來移民到美國,和長女、女婿同住,八十多歲了,還在教會的詩班中唱詩服事,享受神的美好。

各位一定還有一個問題:「你大嫂的手術結果怎樣了?」一些醫學統計數字顯示,換腎的病人平均存活的壽命為五年,而我大嫂現在也在美國,幫助照顧兩個外孫女,從她們上幼兒班一直到大學,我大嫂每天忙進忙出,充滿旺盛的生命力!他們的家庭怎樣去回報神的救恩呢?我的姪女和姪婿,每年都回到亞洲來作短期宣道,中國、泰國、馬來西亞,都有他們的足跡。現在兩位女兒長大了,也跟從父母作短宣事奉,去年七月,他們一家在台灣竹山,將天國福音帶到偏遠的山區。

各位弟兄姐妹,我們的神是豐豐富富有恩典、有憐憫、有慈愛的真神,只要我們抓住他的應許,敞開自己,向他禱告,先尋求他的國和他的義,我們的所需所用,他必大大地成就。

以上是我的分享,願所有榮耀,歸於三一真神,阿門。


懷舊之旅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11, 2021
摘自發叔臉書 7月 2015
上星期接連兩個颱風吹向台灣,差一點使大哥重回橫貫公路之旅不能成行。感謝上帝,祂垂聽我們的禱告,颱風讓路,”蓮花”和”昌宏”分向南北遠颺,這是我在台灣50多年未曾見過的事!

在旅途中,大哥站在他60年前所設計監工的南湖橋 (現在改名清泉橋
) 前留影,追懷往事,充滿感恩之情。

以下兩張照片,穿越了60年的空間,昔日少年英俊,今日垂老白頭,但能在建設台灣的歷史中留下腳縱,是何等美好的事!

我所敬愛的大哥,願所有榮耀歸給一路看顧賜恩我們家族的上帝
!

2015 七月爸爸回台的懷舊之旅其中一站,清泉橋。如今兩兄弟在天家一同讚美歸榮耀與父!


人生第一場手術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7, 2021
2013感恩見證 譚聖鎰

9月19日晚飯後不久,肚子很不舒服,馬上發生嘔吐。9月20日致電家庭醫生約診,但適逢他外遊,只好找附近一位印度籍醫生診治,他看到嘔吐物的顏色後,立刻要我住進家附近的州緊急醫療中心,經數位醫師會診後,判斷是右小腸下垂,由鼻孔中放入兩條管子,把我胃中的東西全吸出來,次早一看,竟有兩大桶之多,我隨即舒服了。

經過X光及MRI(核磁共振)等檢查,幾位醫師決定要開刀,把下垂的小腸固定。我一生從來沒有動過手術,一聽到「動刀」,心中自然害怕,想起經上說:

「你不要害怕,因為我與你同在;不要驚惶,因為我是你的神。我必堅固你,我必幫助你,我必用我公義的右手扶持你。」(以賽亞書41:10)

我的心安定下來。

我開始禱告:「親愛的主耶穌,你是我的磐石,我的保障,我祈求你親自醫治我,求你引導醫生的手,完成手術。」祈禱完後,心中好平安,回想二十多年前為素芬手術的禱告,如今心中的完全交託神,與當時一樣。

感謝神,手術很順利,醒來後,看見大女兒淑儀在我身邊,我問她甚麼時候可動手術,她笑著回答我︰「爸!手術已經做完了。」感謝神親自操刀,手術後我沒有痛,也沒有發燒。但是我的身體很軟弱,自己站不起來,於是被送往復健中心繼續治療。

「你豈不曾知道麼?你豈不曾聽見麼?永在的神耶和華,創造地極的主,並不疲乏,也不困倦;祂的智慧無法測度。疲乏的,祂賜能力;軟弱的祂加力量;就是少年人也要疲乏困倦,強壯的也必全然跌倒。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以賽亞書40:28–31)

我這時才真正了解甚麼是軟弱。我現在自己站不起來,連上下床也要有人幫我。可是神的應許是永不落空的,我就憑信心天天仰望神賜我力量,復健師們的花樣繁多,我很快能站立、會走路、爬樓梯。

我想起哥林多後書12:9的教導︰

「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

平時對這段經文,唸唸便是,現在我親自經歷了神豐富的憐憫和扶持,基督的能力覆庇了我。靠著主,我剛強了。感謝讚美主。

10月25日我出院回家了,我無法用文字來形容我的感恩與興奮,趕忙寫下見証,把一切榮耀與讚美歸於神。在這短短的一個多月,我每天都經歷了神,神天天與我同在,有神真美好!

「我要以感謝為祭獻給你,又要求告耶和華的名。」(詩篇116:17)

感謝牧者們親臨探望並代禱。感謝主內弟兄姊妹們的禱告及送贈,你們的愛心及鼓勵,使我在病榻上充滿暖意。

家書 (二)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7, 2021
爸爸移民美國後寫給家人親人的信

各位好
:

我的受洗是在斗湖, 婚前每星期都往聖堂婚後不久調往汶萊工作, 此後因工作關係, 星期天都沒有到聖堂禮拜, 直至返回沙巴時才由結婚教徒升級為聖誕節教徒

在我的愛人往廣州南方醫院作腎臟移殖的手術時, 等待五個月才動手術由於航機關係, 在她動手術後我才趕到醫院該院醫生告我, 手術後素芬在發燒, 移殖之腎有排斥現象, 當時我六神無主, 只好祈求主耶蘇打救然而我從未試過禱告也不知如何禱告幸好及時發現在病床柜上有一本聖經, 隨便翻開看, 竟看到主禱文我當時真的十分虔誠以主禱文作禱告的開始並加上我的請求禱告後果然心中平靜待素芬手術成功返回亞庇後我便較多往作禮拜, 因為我禱告時說今後多參加禮拜什么債都可以欠, 主耶蘇的債萬萬不能欠此後我這名基督小學生又升一級啦不過說起來真的不好意思, 聖經除在主日祟拜聽讀經者讀的一段及散會後還給主耶蘇外, 很少翻開.

來到美國每星期都隨淑儀全家往作主日祟拜, 散會後有成人主日學班, 因不知要不要測驗, 實在有點恐怕所以首次沒有參加然而教會的中午飯排在成人主日學之後, 一小時無所事事也太無聊所以硬著頭皮參加, 也因此發覺此地每位主內兄弟姐妹對聖經認識頗多, 幸好不必考試及測驗, 實踐沉默是金便可以混過.

在我的宗教信仰歷程中, 我一直有許多思潮如全世界的人都信仰同一宗教時, 這世界是如何有許多想法及問號也許會被基督徒視為大逆不道”, 但我的想法也有許多人(無宗教信仰者)會有大同小異之想法我感到自己是名符其實的不虔誠的基督徒, 也許我是讀應用科學的人我向非教徒吹牛時只簡化我的宗教觀. 1,一切榮耀歸於主. 2.我只禱求主給我健康及知慧. 3.無論結果如何我信已是主給我最好的啦.  最後我加上一句因此我很快樂.

現在我把自己定位是一個馬馬呼呼的基督徒, 不是什麼天使或魔鬼, 我十分高興妳們都能成長及自立, 且都是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當我從雲山園搬家時, 對著與自已相處廾多年, 現在要送給人的, 能坐12人的大餐桌, 回首過去真不知如何走過來一股感恩之心悠然而生, 主耶蘇對我委實不薄.

終於退休了, 尚幸身體尚可, 我曾email通告五小貓, 告訴她們找的身家, (當然Rindu的房子不萛) 可以支持到何時假如主耶蘇給我更長壽命, 她們要識Do.  無論如何我同意看過的一句話富有的人是需要最少的人.  展望退休做歲月, 我深信我及愛人都可以有平靜及愉快的生活大家不要為我們擔心, 有空報導一些八卦新聞及妳們的近況, 俾能增加多點生活樂趣.
擱筆,祝健康及平安.

聖鎰  6.5.2002

家書 (一)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7, 2021
爸爸移民美國後寫給家人親人的信

各位好
:

首先要為妳們感謝主耶蘇的恩典,也為我在人生的道上能看到我平安的將來而感恩. 我在21台灣境況還未安定時前往升學, 離別父母及溫暖的家, 足足廾多年,才帶著五小貓在台灣與由越南到來台的雙親重相見.

也許是給我的一個考驗,單人匹馬帶著HK$7,000, 獨自生活廾多年也養成我的獨立性格在畢業那一年, 老二及老三因越南要施行國藉法, 便搭上首批台灣派往接華僑學生的航機(共三部機, 三批後越南政府便不許接僑)來台就讀雖然全部學雜及生活費由政府負擔, 但每月還是要一些零用該時我的戶口只存HK$400, 心中也有些擔心在考完最後一科時路過系辦公室無意看到佈告; 說公路局要僱用應屇畢業生三名往中部東西橫貫工路梨山工程處工作, 於是馬上報名一星期後便畢業禮也等不及, 背上行裝往梨山工程處報到, 被派公路中段之環山工務段作山大王去也

在山區十八個月後在台北市一家建築師事務所找到一份結構設計工作,便回到平地現在想起來,該段日子是我在工作上最開心的時光因我在中學時很響往在西北平原上馳馬迎風高歌雖然現實不能實現, 但在高山工作,放眼叢山環繞, 面對大自然雄偉風光, 不禁仰天長嘯, 也有豪放的心胸假如我在山區多工作幾年,也許會成為高山姑爺哈哈此段不可給太座看到.

在台北也工作十八個月, 我的叔公在北婆羅洲自創建築公司, 便替我申請工作証, 於是我便經香港及汶萊到Api從此一幌四十二年,使我的人生又展開新的一頁.

到北婆羅洲後兩年, 負責公司的根地咬的政府中學建校工程由於我喜歡籃球, 於每日公餘都到育英學校參與一些年青人的籃球活動也因此看到一位丹南來的女老師經過調查,研究及分析, 在我的紙上作業顯示, 追求成功的機率頗高於是我便寄出我精心所寫的自我介紹信這封信到現在我還可背出由於這是我的最高機密’, 不能公開, 十分抱歉我在婚前受洗成為基督徒,也使我的天使與魔鬼的故事才正式開始以上寫的算是上集吧, 以後情況且看下回分解.

聖鎰  3.5.2002

祢以恩典為年歲的冠冕,祢的路徑都滴滿脂油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5, 2021
祖父母在叔叔的申請下從越南移民至台灣。圖為爸爸帶我們全家去台灣彰化探訪祖父母。

若干年後從叔叔口中得知祖父母搭機從越南到台灣中途有一個故事,使我深感天父一路來都在眷顧著我們的家族。

兩位老人家從越南飛到泰國轉機,準備乘搭華航到台灣。在櫃檯的時候才知道要繳約100美金的費用。兩老身上哪有這麼多錢?櫃檯的當值主管就走過來詢問是怎麼一回事。看過了兩位老人家的文件就問,譚聖發是你們什麼人?祖父母說是我們的兒子。原來櫃檯主管和叔叔是大學裡的死黨,他就幫祖父母付了這費用,使他們得以順利上路飛到台灣。是巧合嗎?我們知道不是。是上帝調度萬事的奇妙作為!是上的憐憫與恩惠,是祂的眷顧!

又若干年後祖母移民到美國和姑姑們同住,在姑姑的教會受洗,由一位虔誠的佛教徒成為一位基督徒。然後叔叔及家人們也一個個受洗成為神的兒女。回首看天父在我們家族的帶領,不得不說,祢以恩典為年歲的冠冕,祢的路徑都滴滿脂油 (詩65:11)

知音人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4, 2021
在 Neptune Garden 覓得一位能和他一起唱西洋歌曲的 John. 不知近來可安好?

I like you!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4, 2021
爸爸再度從療養院回家住,每逢看見暉仔會做出兩個動作:
1. 對他豎起大拇指
2. 指著他的頭頂竊笑
我相信暉仔是他最鐘愛的女婿 (sorry 妹夫們 >< )

我回來了!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4, 2021
Apr 24, 2018

農曆年前爸爸因肺炎住院 (人生第二次入院)。出院以後轉到有中國護工, 提供中國食物的療養復健中心 Neptune Garden 入住復健。在那裡得到細心照顧,住了大概六個星期就回家了。

回家的第二天剛好是受難節公司沒上班,我就在家陪爸爸。和他吃完早餐後,我到樓上梳洗。那知15分鐘下樓後就不見爸爸縱影。找遍全屋都找不著他,真是把我急哭了。回神後到他房間轉一圈,見他最鍾愛的iPad 及自傳不在了,但拐杖還在。我到大門口一看,鎖是開著的,心頓時涼了一半。心想他雙腳力氣還沒完全復原,也沒拿拐杖,估計不會走太遠。趕快開車到我們家社區轉了幾圈,然而還是沒找到他。唯有打電話給911求救。

高效率的警察在5分鐘內就在我們社區外的大道上找到他。回到家我心情平復後問他,為什麼要離家出走?他默默不語,也不看我。我再追問,你是想回去療養中心嗎?他點點頭。我再問,你真的想回去住嗎?他再點頭。我就與妹妹們商量,大家同意按著爸爸的意思把他送入療養中心居住。經過申請,大概三個星期後保險公司核准了。

再回到療養中心的那一天,坐在交誼廳裡,爸爸露出滿足快樂的笑容!


恩典的記號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4, 2021
Oct 2013

爸爸人生第一次手術,Hernia, 疝氣導致腸堵塞。手術前某一個下午他午覺剛醒,眼睛直瞪著床前的牆好久,我在旁叫他不見反應,以為他發生了什麼事。緊張中,我聲量調高幾頻,他才緩緩的說,聽到一首歌。我問他什麼歌,他說天離地有多高⋯東離西有多遠⋯ 

噢,原來剛睡醒神把出自詩篇103篇的這首歌放在他腦海裡,是讚美之泉的一首詩歌。手術後陳炎新牧師到醫院探訪他,正好也是用這篇詩篇來為爸爸禱告。我便知道神藉著這詩篇對我們說話以及祂會醫治保守爸爸。

每當聽到這一首詩歌,我的心你要稱頌耶和華或讀到詩篇103篇,就想起天父醫治的恩典!

我的心,你要稱頌耶和華,不可忘記祂的恩惠。
祂赦免你一切過犯罪孽,醫治你疾病復原。
我的心,你要稱頌耶和華,不可忘記祂的恩惠。
祂以仁愛慈悲為你冠冕,為受屈的人伸冤。
天離地有何等的高,祂的慈愛也可等的深,
東離西有多麼的遠,祂使我的過犯也離我多遠,
耶和華有憐憫的愛,且有豐盛無盡的恩典,
從亙古直到永遠,耶和華祂是我的神。


尋找失落的東京街

Shared by pgyung Tam on April 4, 2021
春,2011年 紀錄了帶爸爸回越南的點滴。
~~~~~~~~~~~~~~~~~~
如果你問我﹐越南是個怎麼樣的地方﹖我的回答會是: “很髒﹐交通很糟﹐推擠嚴重﹐比較落後的國家”.但是這個不文明的地方在60年前﹐卻帶給很多住在海防華人街裡面的華人很多美好﹐快樂和難忘的回憶。

去年我們就開始計劃帶爸爸回去越南一趟。沒想到一年後成行﹐竟然是8大兩小的小團﹐還差大姐一家﹐就真的是全家總動員了!這次的行程對於爸爸的意義很大﹐看得出來他還蠻期待的。這次我們除了規劃了住宿和去幾個景點外﹐對於要去拜訪爸爸之前在海防住過的華人街裡頭的東京街。我們出發前並沒有做任何功課。因為我們都認為很容易找到。可是﹐沒想到60年的變化﹐真的出乎爸爸的想像。我們唯一的線索﹐就是爸爸的記憶。他對於以前東京街裡頭商店的位置﹐樓高﹐甚至一草一木都記得清清楚楚。

我們這次是要去看以前爸爸家裡開的晨光書店東安小學﹐和華僑中學。雖然我們知道這些書店已經不是書店﹐小學和中學也不是以前的名字。但是就是想回去讓他拍照留念。到達海防那天我們什麼線索都沒有﹐甚至跟司機溝通都有問題。我們詢問飯店人員有關60年前的華人街在地址﹐沒有人知道。不知道是不是神的安排﹐後來出現了一位飯店裡的員工碰巧是華人﹐雖然他只會一點點粵語﹐但也剛好他爺爺有跟他提過海防的華人街。於是﹐請他跟當地的司機溝通載我們到那個地方。我們在指示的地方繞了一陣子﹐但是爸爸還是沒認出他熟悉的地方。後來﹐我們在街上看到一家有寫中文的中醫診所﹐不用考慮衝下去問。慶幸的是他們是會講中文的華人! 我們帶著爸爸草草畫的華人最熱鬧的3條街的簡圖﹐詢問了中醫師﹐他表示知道那個地方。於是﹐又請他跟我們的司機溝通後﹐又帶我們到了一條街道。我們幾個帶著爸爸衝下車去找。我們要找的目標是﹐5棟連在一起的5層樓高店鋪。因為倒數第二間﹐就是他們以前的書店~晨光書店的位置。再來﹐書店的斜對面就是東安小學。如果這兩個地方都找到﹐華僑中學更不是問題了!我們在街頭一面走﹐一面問爸爸像不像這裡﹐他一直說﹕“不是﹐不像! 這不是五棟連在一起的”!我們幾乎都繞完了附近的街道,我們只看到3棟連在一起的5層樓﹐但是沒有看到他說的5棟連在一起的5層樓。我們又問“會不會是他們拆了幾棟﹐現在不一樣了!”爸爸很肯定的說:“這個不會變的﹐怎麼會變呢﹖好好的樓為什麼要給它拆了!”。“哦!”~~於是我們又繼續繞﹐姐夫打頭陣先跑到前面去找﹐我和姐姐凡是看到店鋪有中文字的就走去問他們會不會講中文。結果﹐不是每個招牌寫中文的都會說中文! 後來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女生會說中文。我們問他知不知道這裡60年前是不是華人住得地方~東京街。可是﹐那個女生年紀太輕了﹐她什麼都不知道。爸爸跟我們在街道上也找了超過一個小時﹐看得出來他很累了!原本輕快的腳步也慢慢變得沉重下來….爸爸後來說不找了! 因為我們實在繞了很久都沒有看到他認識的地方。臨上車前我經過一個黃色的建築物看起來很像學校﹐詢問那個會說中文的女生確認那是學校﹐但是我們不知道是小學﹐還是中學。於是不管那麼多﹐先拍下來再說。我們那天的行程﹐就這樣失望的結束了。

回到飯店﹐我們大家互相安慰雖然找不到爸爸的書店﹐但是我們應該都到過了!或許已經經過我們也不知道。可是我心裡越想越不甘心!明天就要離開海防了﹐我們或許不會再來了!難的來到這裡真的不希望爸爸遺憾的離開。於是想辦法做最後的衝刺!晚飯過後跟姐夫借了他的筆電﹐上網看看可不可以找到什麼線索。初時心想上網找到的機會很渺茫﹐時間過了這麼就了應該不會有人留下有關東京街的什麼資料。我Google了東京街﹐意外的被我發現有人放了華人東京街道以及附近的舊照片!後來發現那個放舊照片的人在我臨離開時拍的那所學校前面﹐也拍了一張。他上面寫的學校名字是越南文。但是他有提到以前那裡是華人學校…找了很久﹐還是不知道那是什麼學校…

隔天一大早﹐把昨天找到的東西給爸爸看﹐希望他相信我們已經到過東京街了。後來突然靈機一動﹐google了一下 “海防東安小學”﹐結果一找出來的照片又有人在那所學校門口拍照。但是這次不一樣的是﹐這次照片上加了標題“昔日的東安小學”。這樣我們就可以確定昨天拍的真的是東安小學了。確認東安小學的位置﹐不就很容易找到晨光書店的位置嗎﹖於是﹐跟姐姐們討論後﹐趁要離開海防前抽點時間再回去! 到了我們確定的東京街後﹐爸爸的步伐比昨天更快了!先讓他在東安小學門口拍照﹐在進去裡面懷念。“跟以前都不一樣了!”爸爸說。(這時心想﹕老豆﹐60年了什麼東西不會變﹖!)。然後靠著爸爸的記憶﹐再移步到晨光書店的位置。昨天找到只有3棟連在一起的5層樓﹐果然是晨光的舊址。我們昨天真的到過了!還一直經過! 完成晨光書店的閃光燈後﹐就剩下華僑中學了。怪了﹐華僑中學的位置應該在晨光不遠的地方﹐可是我們從街頭走到街尾都找不到。我把在網絡上拍到華僑中學的大門口照片問路上的人﹐可是每個人看了都搖搖頭。後來爸爸決定放棄不找了。我和姐姐﹐姐夫又走到前面一點的地方找﹐順便等車子來接我們。我們等了約半小時車子才來。原來剛才他們連華僑中學也找到了﹐還進去拍完照片! 爸爸突然想到走到他記憶中華僑中學的側面去看看….結果真的給他找到。華僑中學的大門也被拆了﹐剩下側面! 原來我們這兩天﹐都一直經過﹐晨光書店﹐東安小學和華僑中學。雖然最後我沒有陪爸爸一起找到華僑中學和拍照﹐只要他去過就夠了。所以﹐我們原本要帶著遺憾離開﹐在很巧妙的轉變下我們任務全部完成了! 姐姐們都說是我找線索的功勞。可是﹐我覺得﹐如果不是神的帶領﹐我們真的什麼都找不到。

回來之後我還是上網繼續找有關華人街的資料。發現住過那裡的人﹐雖然都分散到世界各地去﹐他們的生活也一定比在華人街的好。但是數十年後﹐他們都還會回去學校那裡拍照留念﹐甚至想要找回以前的同學。我想﹐可能是打仗前住在那裡的人過得很快樂﹐他們都很知足和珍惜自己所曾經擁有的東西。

如果60年後你一樣離開了你生長的地方﹐你也會回去懷念一下嗎﹖



與外孫女的趣事

Shared by pgyung Tam on April 4, 2021
爸爸來台灣住居後,姐妹們會輪流去過夜陪伴他。

那天晚餐後,我給女兒吃巧克力麵包當點心,女兒吃的津津有味。爸爸開始一直看著女兒對她比讚手勢,還好不容易講出一句:好不好吃?開始以為爸爸單純想問好不好吃。後來發現他動作越來越多,一面動作想要拿她的麵包。爸爸應該是想拿外孫女當麵包來吃。


金色年華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3, 2021
2017 秋

媽媽離開以後,未免爸爸覺得孤單,就建議他參加社區的老人中心。一開始他斷然拒絕,也不願意去參觀。後來我就把參加社區中心的好處列出一個表讓他過目,並告訴他完全是保險資助,我們不必花費,他才勉強說考慮一下。

後來我靈機一動,請社區中心的負責人用廣東話錄了一段歡迎他的話,並請他找一天到社區中心實地體驗的視頻給他看,他才答應去參觀。自此之後他就愛上了這個地方,金色年華。周一到週五每天像上班一樣,早早穿好衣服期待交通車來接他。

攝下他歡然上路的背影!



Make memories with your loved ones!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2, 2021
July 2016 台北

夏天到台灣短宣,爸爸順道一起過來看媽媽。那次是全家人最後一次在一起為媽媽慶生。懷念與家人共度的時光!常提醒自己要捉緊機會與所愛的人制造回憶~~ 美麗的回憶!



歡聚一堂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2, 2021
7/2/2016 台北

Do Re Me Fa, 難得四兄弟在台北相見歡。Do Me 雖已歡然見主,有朝一日必再相聚!

Precious moment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2, 2021
11/8/2020 台北

已許久不太開口說話的爸爸,今天指著對面的大廈竟然開口說話了,趕快錄下這一刻!

上帝派來的天使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2, 2021
Angela 是上帝差來的天使。一位充滿愛心、耐心、專業的護工。她在許多年前曾幫助姑姑們照顧祖母; 過去一年每星期兩天到我們家幫助我照顧父親。

她有從主耶穌而來的堅定溫柔,也有一顆常常喜樂的心。面對爸爸偶爾的耍性子,她從不急躁,總是以同理的態度對待爸爸。她是爸爸最喜歡的照護者

音容宛在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1, 2021
11/11/18

那陣子家父在療養院情緒不穩、舉止怪異。我姑姑帶他禱告後提到奉主耶穌基督的名,他就不悅並要我姑姑離開。這使我心中恐慌,擔心他身上有不潔淨的東西,就致電陳牧師。牧師二話不說,答應第二天主日後到療養院探望家父。

猶起得那天主日下午我乘搭牧師的車,由師母開車,陳牧師坐後座一同前往療養院。我與師母在前座延路聊天,牧師只偶而搭幾句話。我心中暗忖這不太像平日健談的陳牧師,轉身一望,牧師正閉目休息。當下才體會到星期天對傳道人來說應是最忙碌,最累的一天。忙完教會裡的事奉還要服事有需要的弟兄姊妹們。陳牧師年事已高,為了我們的需要,罔顧自身的疲憊還來服事我們,心中除了感激、敬佩還有一絲絲的歉意。

然而到了療養院充滿活力的陳牧師又回來了,他以神的話檢驗我爸的狀況,帶我爸讀神的話,以神的話勉勵我們,在在令我感動萬分!而老爸的失常表現最後診斷出來是尿道發炎引起的。

台北居所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1, 2021
感謝天父為爸爸在台北預備了舒適的居所。客廳有一面大大的窗戶,爸爸坐在餐桌前可眺望外面的行人街道。為規律平靜的生活增添些許的樂趣!

我的人生旅途:廖化作先鋒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1, 2021
爸爸的自述
越北華校以粵語教學,戰後一位從中國來的女老師在中開辦國語補習班。半年結業時,老師指定我在結業聯歡會上致詞。哈哈!廖化作先鋒。無論如何,得該老師的教導,不會像香港僑生在買”鞋子”時說成買”孩子”的笑話,已經心滿意足了。

11/4/20 大岡檢疫所:你犯罪了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1, 2021
11/4/20  大岡檢疫所

抵達台灣那天好不容易在大岡檢疫所把行李床鋪等都安頓好,就給爸爸洗澡。那天洗澡他完全不合作,可能太累,不讓我給他洗,一直要站起來搶淋浴頭。怕他在濕濕的磁磚站起來跌倒,情急之下往他手上拍打了三下 。整個過程連吼帶哄,終於完成…

洗完澡後給他吃點心,他突然冒出一句,你犯罪… 我馬上想到剛剛拍打他三下的事。老豆,你還是很心水清的 (心裡很清醒)

閒來無事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1, 2021
看老爸很無聊,請他重操舊業,幫我剝九層塔

11/4/20 大罔檢疫所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1, 2021
甫抵達台灣發生一件我們意料之外的事。因有報備爸爸赴台前兩個星期有患輕微肺炎,抵達桃園機場後爸爸被採樣,並要求我們要在檢疫所住一至兩個晚上,至到採樣結果證實沒有被疫情感染。
我瞪時傻眼,詢問下檢疫所完全沒有老人家的設備,心中更是著急。多次請機場人員為了老人家網開一面,還是遭到公事公辦的工作人員拒絕。只好求主憐憫施恩。所幸妹妹們趕緊把爸爸需用的設備送到檢疫所。

當時對檢疫所是什麼概念一無所知,還以為是一或二星級的旅店。抵達之後心中涼了一大截,原 來 是 軍營!主啊,啥辦!老爸可以捱得住這居住環境嗎?感謝主的保守,雖然有要克服的,也安然度過一天一夜!

In my heart there rings a melody

Shared by Suki Wu on April 1, 2021
自從去年三月疫情以來,爸爸回應我們的方式多以哼歌的方式

Share a story

 
Illustrate your story with a picture, music or video (op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