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_F160109-0945
Tiger Sun
  • 18 years old
  • Date of birth: Jul 17, 1998
  • Place of birth:
    China
  • Date of passing: Apr 3, 2017
This website is set for love memories of Tiger Sun. He was a happy, honest boy in his 18 years life. He will be missed by his family and friends forever. .

8 Months past. We still don't know what happened to my dear Tiger.  Only information from coroner is same: No injury, No poison or drug, No abnormal condition found. What could take my son away? My heart is broken. Dec 12,2017 Mom

For Tiger's family, the worst thing is losing him without definite cause of death found after almost 3 months. We have been patient enough to wait any words from the pathologist.  
Perhaps we should feel bit comfort that our loved Tiger passed smoothly in his dream without any pain. 
Tiger, if there is that matter people called it soul, please come to your mom's dream. She missed you so much. Your leaving leaves her in an endless darkness. 

Memorial Tributes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12th December 2017

"虎头很小的时候就特别喜欢水,洗澡时经常会在澡盆里玩上很久。很长一段时间,虎头只要看见江河湖海、大大小小的水塘都会兴奋起来,指着水结结巴巴地大喊“游(3声)泳(4声)”。那时候我们住在北京,离家不远的地方有个很大的娱乐中心,记得叫“天水河温泉康体中心”,刚才网上查了一下,现在已经停止营业了。那里面有个标准的游泳池,妈妈会经常带着虎头和弟弟去玩水,姐姐已经上小学了,没有太多时间出去玩。虎头应该是在那里学会说“游(3声)泳(4声)”的。

那段时间爸爸和妈妈带虎头出去玩,遇见水时我们都会非常小心谨慎地看管着虎头,因为有一次妈妈带虎头去一个水塘附近玩,没料想妈妈一转身虎头就跑到水塘边扑通跳进去了,好在跳进去的位置不深,虎头还能站在水中,只是上下衣服全湿了。从那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再遇到水的时候,爸爸和妈妈都得拉着虎头,非常小心地看着他,防止他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跳进水里。

记忆里虎头最开心的一次玩水是在妈妈的老家。那是2001年国庆节,我们全家一起回妈妈的老家,老家的房子毗邻一条大河,房子周围散布着几个水塘,水都不深,一个大点的水塘中水只没到虎头的膝盖,那年虎头3岁。妈妈同意了虎头跳进水里的要求后,穿着背心裤衩的虎头跌跌撞撞地兴奋地跳进了水里,姐姐也跟着虎头一起进了水塘,妈妈和爸爸就坐在水塘边看着他俩玩。那一天虎头和姐姐在水里玩了很久,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玩得非常开心。

虎头长大后,倒是逐渐淡漠了这样玩水的兴趣,至于后来虎头喜欢上的钓鱼以及跟爸爸一起玩帆船航海,可能是内心喜欢水的另一种表现了。"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4th December 2017

"天气预报说今天开始2周的时间几乎不下雨,后院的排水系统还没有做完,这2周时间爸爸可以把水泵的出水管接到市政的雨水井中,也可以在后院还有院子门通道装上运动感应的照明灯。妈妈的菜地一直被一些小动物骚扰,前段时间爸爸和妈妈一起在菜地的底部装上了铁丝网,防止小动物从下面挖洞破坏植物的根,装上铁丝网后小动物不从地底下挖洞了,可还是有一些动物直接在上面挖开土壤把一些根茎植物刨出来,看来也要在地表上想点办法杜绝这些小动物的侵扰,准备装上一些次声波或者超声波的发生器,看看能不能阻止小动物靠近。
已经12月了,月底是圣诞节。很多人家都已经挂出圣诞节的灯饰,街上不少地方都是盏盏华灯五颜六色的。今年舅舅一家来咱家过圣诞节,爸爸和妈妈商量了,过几天咱家也会挂一些彩灯在屋子四周,不为别的,只为让关心着我们的人看到爸爸妈妈和姐姐还没有失去生活的勇气,还没有沉沦,还在努力地克服思念你带来的悲痛,还在努力地过好每一天。
今天爸爸跟越太平洋的船员们一起聚会,时间很长,大家一起聊天吃饭整整8个多小时。聊天中叔叔们常常提到他们的孩子们成长中的一些事情,爸爸一边听着一边想着你的一些事情,心中时不时地绞痛一下,太多的悔恨了!对照别的孩子,原来青春期的澎湃已经被你压制到了极致,你一直在压制内心涌动着的青春期的澎湃,努力地向爸爸妈妈靠拢,这种澎湃和压制的矛盾张力,一定带给了你很多困惑和烦恼,而爸爸直到你离开后才开始明白这些。虎头,爸爸想对你说声对不起!
聚会的时候李叔叔的孩子很长时间一直被爸爸抱着,他也喜欢被爸爸抱着。抱着的时候他给爸爸怀中沉甸甸的感觉就如你小时候在爸爸怀里时的那种感觉,那时心口是充实的,而现在爸爸心口觉却是空空的凉凉的,,,,,,
8个月前,我们失去了你,却至今也不清楚是因为什么失去了你......"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23rd November 2017

"虎头,今天是爸爸学习吹奏萨克斯的第一次课程,心得是有老师教与自己看书学的效果差异很大,一堂课下来,爸爸有信心了,一定会很好地完成与你的约定的。

你大概4个月的时候,就会发出“papa”的音,爸爸记得的场景是你坐在手推车上,爸爸经常在旁边发着“papa”的音逗你,不一会你就会跟着发出“papa”的音,那时候爸爸很自豪,说你4个月就会叫“爸爸”了,其实爸爸也清楚那应该是一种无意识的发音,无意识的模仿。虽然你4个月大时就能发出“papa”的声音,但正式开始说话却比较晚,爸爸和妈妈当时心里多少有点着急,怎么还不会说话呢?!大概是你快2岁的时候,有一次妈妈去外地出差,爸爸带你和姐姐还有天天姐姐去龙潭湖公园的游乐场玩,爸爸带你们3个把游乐场的各种设施一路玩过来,最后到了海盗船,看着海盗船,爸爸心里权衡了一下,还是决定带着你一起跟2个姐姐上了海盗船。一声铃声后,海盗船前后悠了起来,越悠越高,你在爸爸的怀里,有点害怕,脸色不太好看,紧紧地拉着爸爸的衣服,脑袋还要往座位底下钻,那时爸爸有点后悔带你上来了,也没办法,只能紧紧地抱着你,不停地说“虎头不怕,爸爸在呢”,还好海盗船在高处悠了不几下就结束了,你也没被吓坏,回到家,爸爸给妈妈打电话,说了一会把你话筒给你,妈妈出差不在的时候每次打电话是一定要跟你说话的,但这种通话每次都是妈妈在那头热烈地问着你这样那样的事情,而你每次都是只会短促地发着“mama”的音,可这次却不同,就见你听到妈妈声音后,突然很激动的样子,脸胀的有点红,胸脯挺起一手按着爸爸扶着的话筒,一手向上比划并前后挥舞着,嘴不停地翻动,发出一串“~!@#$%^&......”的声音,爸爸觉得很奇怪,这是怎么了!转而一念,明白了,你肯定是在向妈妈讲述爸爸带你去游乐场坐海盗船受了惊吓的事情呢!后面几天,只要爸爸一跟你提起去游乐场的事情,你就会激动起来,跟妈妈通电话时的场景又会重现。不几天妈妈出差回来了,妈妈出差回家的第一件事情仍然是抱你在怀里,这次在妈妈怀里你在爸爸提示下,一改往日面目沉默寡言的习惯,一通的“~!@#$%^&......”。爸爸的记忆里,这一通“~!@#$%^&......”应该是你正式开始说话的开场白,也是这一次,你学会了称呼“游乐场”为“溜溜场”。从这次“溜溜场”事件后,你的话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直到读高中后逐渐变得沉默寡言起来。不过读高中后虽说是有点沉默寡言,但是只要遇到了你感兴趣的话题,你仍然会滔滔不休地说,比如电脑话题,比如游戏话题,再有后来的股票市场话题等等。

仔细想来,爸爸静心陪你的日子其实并不是很多。倒是你离开了之后,爸爸静下心来想着你的音容笑貌、你的性情、你的志趣、你的心直口快、你的外刚内柔、你的嬉笑怒骂……要更多一些,爸爸想慢慢地把那些珍藏在心中的记忆写出来,一来写这些会使爸爸的心里感到轻松一些,二来希望在这个世界能多留下一点你的影子。爸爸知道按你的性情是不会太愿意这样的,但是你要是知道爸爸写了这些心里会好受一些的话,也一定会愿意的。

慢慢来吧……"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19th November 2017

"虎头,昨晚爸爸妈妈回家了。离开阿姨家后,我们去了亚特兰大。这个城市在迈阿密的北方,你没去过,爸爸和妈妈也是第一次去,想看看这个城市的环境怎样。我们想找一个冬季气候好一点的地方,冬季时可以住到那里避一避温哥华雨季。这个城市总体还行,网上查了一下,是美国第九大城市,东南区域的交通枢纽,到周边城市的交通很方便。
……

无论走到哪里看到什么都会联想到如果这样虎头会怎样,思绪像是在细细的管子中流淌着的什么,而此时流动着思绪的管子却会是滞涩的,这些被滞涩住的思绪使爸爸的心中会感觉到疼痛,心口就像在被木棍生生地敲击着。虎头,爸爸有很多很多细微的思绪,想写下来给你,盼着你可能会知道,但太细微了,写不下来。不过爸爸想如果写下来你能知道的话,那即便写不下来你也能知道的,是吗?

人有身体有意识,分别是属世及属灵2个层面。意识依附于身体而存在,情感及其识别系于意识,家庭和社会关系的认知和维系也系于意识,意识应该是人及其附属意义的关键所在。当身体受损不能恢复时,意识也随之而去,为死亡,身体并未受损,意识却离之而去,也为死亡。死亡后身体还在,只是新陈代谢停止了,那意识呢?意识也会像身体一样变了一个状态而存在吗?属世层面的格物已经越过了分子原子,朝向更细小的结构而去,属灵层面的格物却千年未变。属世的格物之刃基本是逻辑,属灵的格物之刃是什么呢?爸爸一直在读宗教的著作,希望能够厘清你离开我们后的各种困惑,收获不大,也许真的像那些著作中所说,属世的逻辑在这里不管用,只要信就行了。

今天是周日,下周联系萨克斯管的老师商定上课的时间,这个老师是Alice介绍的,爸爸会完成和你的约定的。"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12th November 2017

"人从哪里来,将到哪里去,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前几天爸爸妈妈来了吴优阿姨家,准备住几天再继续往南。今天芝加哥也下雨,雨天的心情总是被压抑。阿姨家的壁炉是烧木材的,昨天妈妈看着壁炉,伤心了好一阵。姐姐和你都那么喜欢烧木材的壁炉,几次要搬家到新地方住时,你都希望妈妈能买个带烧木材壁炉的房子,种种原因,你的这个愿望一直没有实现。不过爸爸准备在咱们计划要建的那个房子,建一个或几个烧木材的壁炉,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点告慰。
以前咱家冬季出去旅行时,妈妈都会尽可能地租个带烧木材壁炉的房间,让你和姐姐能够有机会享受烧木材取暖的快乐。你还小的时候,每次有这样的机会,你跟姐姐都会抢着烧壁炉,在壁炉前忙乎好半天,不亦乐乎,直到房间里热得不能再烧为止。后来你们慢慢长大了,姐姐逐渐对烧木材壁炉失去了兴趣,而你却一直享有着这个兴趣。你喜欢用火烧烤食物的热情,也应该源于烧壁炉的兴趣。你经历的最大规模的烧烤应该是跟爸爸妈妈还有Bill一起航行去Sucia Island参加IYC的活动,那天晚餐就是在岛上的营地烧烤,几十个人参加的野外烧烤晚餐,也是爸爸妈妈参加过的最大规模的烧烤晚会了。晚餐后,大家燃了个火堆,把晚餐留下的各种垃圾全部投进火堆烧毁,火堆很大,烧了很久,烧尽了所有的垃圾。那天你很兴奋,前后忙乎着,不停地四处找寻垃圾投入火堆。那天晚上,你跟Bill被Norm的儿子带着去岛上捕蛇,直到很晚才回船上。回船后你跟爸爸又开着小艇在海里转悠,看月光下小艇后面发动机卷起的水花中微生物发出的荧光、蘸了海水的绳索上闪出的荧光……
(也许对你来说,参加的那次童军露营夏令营有过更大规模的篝火野餐,爸爸没有跟你确认过)
阿姨家的地很大,树很多,秋风扫下满地落叶。昨天Rober叔叔用机械把树叶收集成几堆,点火烧。爸爸想你也跟咱们一起来的话,会怎样兴奋地参加进来呢?!Rober叔叔跟在丹弗时你见到的一样,认真而充满活力。在丹弗时你俩很投缘,一起骑车一起挂在zipline上过河一起说话开玩笑玩耍……
爸爸记得那次在丹弗我们一起登山,山路不长,途中你很渴,拿起随身携带的矿泉水就咕嘟咕嘟地喝,爸爸制止了你,教你登山时喝水不能太快,要慢慢抿入口中,尽量多地使口腔粘膜直接吸收水分,这样能减轻心脏负担,减少排尿保有体内盐分。一向总有自己主张的你,那次却很认真地听,认真地实践。爸爸后来也注意过你喝水的习惯,大多数因体力输出需要摄入水分时,你都能按照在丹弗实践的方法喝水。对一向很有主张的你,爸爸觉得这点很奇怪。
昨天爸爸买了个很好的耳机,是over-the-ear那种,准备专门用来听音乐。大概2周前,一个偶然的机会,爸爸听了一首现在流行的中文歌曲,爸爸以前对流行歌曲一点兴趣都没有,可这次却觉得流行歌曲也很好听,就买了这个耳机用来听音乐。你还记得妈妈有个飞行时戴的耳机吗?爸爸是用妈妈的耳机听了之后才决定买这个耳机的,音质非常好。
虎头,爸爸这样跟你说说话,心里感觉轻松一些了。"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9th November 2017

"虎头十分喜欢电脑,是从玩电脑游戏开始的。虎头喜欢玩一些手机上的小游戏,悠闲自得地享受玩的过程,有时候也会玩一下像刺客信条、英雄联盟这些大型的电脑游戏。有段时间虎头喜欢上玩建筑游戏,爸爸也跟他一起玩了一段时间,费尽心机建了不少桥梁。虎头大概10年级的时候,经常不能控制自己,花太多时间在电脑游戏上。爸爸就想了个办法,把家里的路由器设置成虎头需要登录才能上网,上网时间设置为每天2个小时,并且与虎头约定只要他能破解出路由器的密码和防火墙,就仍由他自己管理上网时间。爸爸觉得是这个约定导致并激发了虎头对电脑的热爱。为了解开路由器的密码喝防火墙,虎头把每天2个小时的上网时间全部用来在网上学习破解路由器密码和防火墙的办法,大概十几天后,虎头成功地解开了路由器密码越过了防火墙,爸爸也只能无奈地信守承诺,允许虎头自己管理上网时间。这个十几天的时间,虎头的脚步开始踏进电脑的世界,从此家里买电脑、修电脑等有关电脑事情都是由虎头负责,爸爸现在用着的笔记本电脑是虎头根据爸爸的实际用途提出的参数指标买的,爸爸的台式电脑是虎头自己在网上买装起来的,虎头的做过几次金融投资都是买的AMD公司的股票,整体收益率超过100%......几年时间里,虎头逐步掌握了几乎所有家用电脑部件的价格、性能以及不同品牌之间的优劣对比,说起电脑尤其是显卡、显示器来如数家珍滔滔不尽。后来虎头告诉爸爸,说他开始破解时在他的电脑上设置了网络侦听软件,用来捕获其他电脑访问网络时所用的密码串,然后用软件计算破解还原密码串,当时爸爸设置的路由器密码是n位的(记不清到底几位了,大概10位),如果设置成n+2位的话,他当时用的电脑就解不开那个密码了。仔细想来虎头从小就是这样,一旦喜欢一件事情、决定把什么事情做好,就一定会给你一个出乎你意料的结果。"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Alice Liu on 9th November 2017

"Tiger的爸爸,加油!!
您一定可以完成跟Tiger的約定的 :)"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7th November 2017

"虎头,你曾经跟爸爸有个约定,你弹好一首当时对你来说有点难度的钢琴曲(爸爸忘了具体是哪首了),而爸爸要在半年时间内学会吹奏肯尼基的萨克斯名曲“回家”。约定后,虎头按期完成了他的承诺,爸爸却忙于各种事务至今没能完成这个约定。这大概是我们在2013年约定的。你离开我们后,爸爸一直想着重新开始,履行这个与你之间的约定,但一直没能付诸实施。前几天爸爸决定重新开始学习萨克斯管,认认真真地完成与你之间的这个约定。爸爸一定会吹奏好这首曲子,让你知道爸爸妈妈还有姐姐是多么想你能“回家”来!"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3rd November 2017

"窗外淅淅沥沥下着细雨,一阵风紧着一阵风地刮着,天空暗灰色,映出此时的心境。温哥华冬季的天空总是被一个个连珠似的低气压盘据着,整个冬天都是阴雨连绵,很难熬。爸爸把家里一直不常用的背景音乐系统调好了,这段时间里经常放上些轻音乐,试图让家里多一些声音,也试着看看能不能驱走一些笼在心头的寂寞和孤独。一直不太愿意播放钢琴曲,因为每当听到钢琴声或者看到钢琴时心中的伤痛都会控制不住地蔓延开来。爸爸有时会到你的钢琴旁的沙发上坐着,望着静静的钢琴,静静地回忆着那些陪伴你弹琴的时光,追思着每个细节:你的努力,你的敷衍,你的苦恼,你的喜悦,你跟老师的斗嘴,你对老师的关心,你在琴键上跃动的肉乎乎的手指逐渐变得修长,刚刚开始学琴时,你手指张开能一把抓到9个琴键,为此你一直觉得很自豪,爸爸也一直为你得意,觉得你是真正喜欢弹琴、喜欢音乐、愿意为之付出并享受着进步带来的成就感……点点滴滴,你走过的这些稚嫩的脚印都在爸爸心中某处珍藏着……
想着你,写着这些,爸爸觉得离你近了一些,心情也转轻松了些。

失眠了,凌晨4点,几乎一直没能合眼。外面在下雪,温度有点低。
记得有一次依依跟妈妈说她总觉得虎头是去了一个什么地方,只是暂时离开了我们,好像很快就会回来。是的,爸爸也是这样感觉的,总觉得一切都还没有结束,因为无法接受这一切,无论是情感还是逻辑。人太渺小,对这个世界了解太少,几千年的文明发展,还解释不了太多的问题,尤其在属灵层面上,近千年来几乎没有什么大的发展,精神和灵魂层面的解释,还在炒着千年前古人智慧的冷饭,也许有那么一天,属灵层面也会迎来一个爆发性的发展时代,那时候在这一世的人就会知道哪里可以找到已经不在这一世的亲人,怎样与他们相会,怎样把没有做好的事情重新做好,而不像现在的爸爸,四顾茫然,只有心中带血的伤痛和悔恨!
虎头,到今天,你离开我们已经7个月,7个月来爸爸一直在试图找到你,你知道吗?"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29th October 2017

"虎头,今晚终于可以坐下来跟你说说话了。这段时间爸爸重建了后院草地的排水系统。你是知道的,当初建房的时候排水系统设计不好,每年雨季时后院草地都像沼泽地一般,非常泥泞;旱季时,草地又会变得干硬干硬的,草总是长不好。爸爸先是租了一台挖掘机回来,在后院挖了2条东西向的沟渠,一英尺多宽,沟渠东高西低,75英尺的长度,东端2英尺深,西端3英尺深,这样可以保证排进沟渠的水会从东端流向西端;挖完沟渠后,拆开院子的后排fence,用木板钉了一个滑道安装在拆开的fence位置,买来的11/4英寸的crush rock就直接倒在滑道旁边,然后去租了第二个设备—铲车,李星叔叔来家里帮爸爸开铲车,一车一车地铲了石子倒在滑道上,爸爸用独轮车在滑道底下接着石子,再倒进挖好的沟渠中铺设在沟渠的底部,石子的铺设也是按照沟渠的梯度东高西低,这层石子铺设的厚度是4英寸。在这层石子上铺设了那种有孔隙黑色排水管道,然后在排水管的周围后上部填入crush rock直到之前的top soil底部,大概离地面6英寸,最后在crush上铺上2英寸的沙子和3/4英寸石子混合物,防止之后将要铺设top soil漏进石子的缝隙中,堵塞整个排水系统。在沟渠的西端靠近西南角的那棵松树下挖了一个4英尺深直径3英尺的坑,用来放置排水井,在排水井中安装了一台由水位控制的水泵,水泵的出口接到了那棵松树后面的市政排水井中。这样后院草地的雨水被这套排水系统收集起来后,就可以直接泵到市政的排水系统中。爸爸铺设管道的那几天,赶上下雨,正好试验了一下这个系统,爸爸亲眼看见接入排水井中的2条管道中收集起来雨水哗哗地流入井里,泵也不时启动排出雨水。Jim说他测到那几天家里的这个区域降了4英寸的雨。冬季马上就要来了,今年雨季后院的排水状况一定会大有改善。这次铺设管道一共挖出了15立方码的泥土,所以最后一个环节是要把这些土运出去,所以爸爸租了第三个设备—传送带。你是知道的院门太窄车进出困难,后院地势比较低,不能像运石子进来那样用滑道解决,所以只能用有动力的传送带从低往高传送。运土的时候华冲叔叔来帮爸爸忙,爸爸在院子里开铲车把土一车车倒到传送带上,华冲叔叔用小车接着再到到后面的院子里,这个活比较辛苦。我们2人干了2天才算基本干完。接着爸爸又用铲车把院子里的地面收拾了1天才算是完成了铺设管道的工程。现在院子里的草地表面已经被破坏地差不多了,爸爸和妈妈计划等明年开春再好好收拾一下院子,可能只会回复部分草地了,有部分原来的草地我们想建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喷泉、鱼池、木屋之类的,正好冬天可以好好想一想。那天检查要铺设管道的相关位置时,妈妈在你和Jim一起铺的mulch中找出一个塑料柄的榔头,应该2014年你铺mulch时忘在那里的。爸爸望着那柄榔头,心中很是难过……这10多天来爸爸干活的时候一直在想着要是你在家,会怎样兴奋地帮爸爸开那些设备铺设管道的,就如你小时候帮妈妈换汽车轮胎、当爸爸的水手协助爸爸开船一样。那时你总是跟爸爸开玩笑,说爸爸不会用工具,还说人跟猴子的区别就是人会用工具,爸爸总是反击你说你是会用工具的猴子……
已经深秋了,树的叶子五颜六色的,绚烂的色彩消失后将是冬季,湿冷的冬季,今年的冬季又会是一个怎样的冬季呢?!往年我们都会去滑雪,今年肯定不会去了,爸爸的膝盖已经承受不住雪板上颠簸了。想起每次我们去惠斯勒都玩得那么开心,我们开黑房打三国杀,每次你和依依都会因为黑房中的种种笑的在地上打滚,每次都是爸爸和你、依依一起上山滑雪,妈妈在山下买菜做饭,每次都是一回到酒店就把妈妈做的饭菜一扫而光……
虎头,这半年多以来,爸爸一直在试图理解人的生命到底是什么,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生命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问题越来越多,爸爸现在还不清楚自己到底理解了什么,但好像在逐步地意识到什么,爸爸也知道,这个不能着急,慢慢来吧。亲爱的儿子,爸爸想你!"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9th October 2017

"天凉了,雨天明显多了起来,夏季快结束了。温哥华的一年中夏季是最好的时光,大概从4月中旬到10月中旬,几乎天天晴空万里,艳阳高照,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可今年的这个夏季却少了你一贯穿着黑衣的身影,少了你的琴声,少了你对Tiger大王的自赞,少了你的啰啰嗦嗦,少了你逗妈妈时的犟嘴,也少了你看妈妈不高兴后立即会来安慰妈妈的场景……一切都因少了你而失去了美好。今年的夏季对妈妈和爸爸来说,每一日几乎都是在悲伤中熬过的,姐姐也是的。原本爸爸一直认为咱家是幸福的,姐姐、你,妈妈和爸爸,四个人一起,虽然也会时不时遇到一些困难,但都不是不可克服的,再难也能解决得了,每次熬过困难后,一切又会重新变得美好起来。可这次不同了,这个伤口是无法弥合的。现在从妈妈和爸爸的眼中看出去,所有的一切都沁着血丝,带着悲伤。这个夏季,是爸爸过得最压抑的一个夏季,再晴朗的天空,转眼间就会笼上一层灰暗,再艳的阳光,也照不亮心中掖着你的那个角落。夏季已经如此,不知道接下来的冬季会怎样。你是知道的,温哥华的冬季阴雨连绵,难得见到晴天,这样的天气,心情肯定更是低落。也许爸爸和妈妈会比较多时间去南方,避一避这个使人情绪更加低落的季节。
昨天小奀姐姐和Mat来家里,妈妈做了一桌菜,爸爸用BBQ炉子烤了生蚝,以前烤BBQ的事情一直你负责的。昨天爸爸烤着生蚝,想起了你很多BBQ的事情,好几次你生日BBQ,别人在饭桌上兴高采烈地吃着你烤出来的美食,你却在BBQ炉子前忙碌着,直到所有食物都烤完了,你才会坐下来吃你喜欢的东西。昨天院子里有一点风,时不时旋转地刮起地上的落叶,伴着从BBQ炉子中飘出被吹散的炊烟,有点凄凉的感觉,当时爸爸心中很是悲伤,昨晚小奀陪爸爸妈妈说话一直到很晚才回去。"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3rd October 2017

"爸爸和妈妈9月30日去Orpheum剧院听了克莱德曼的音乐会,音乐会的前半场尚可,后半场可能是为了迎合中国听众的喜好,场面有点乱,演奏的曲目也有点凑数的感觉,我们不是很喜欢。当时爸爸就想要是你也去听这场音乐会的话,肯定也不会喜欢那种场景的。演奏的曲目中有你最喜欢的“梦中的婚礼”,可能这首曲子流行的时间太久了,没有以单曲形式演奏,而是混在一串曲子中作为一个片段演奏的。不过爸爸能听到这首曲子还是很高兴,那么熟悉那么亲切的感觉,曾经听你弹奏过那么多遍!那是启蒙你喜欢上钢琴的第一首曲子,你应该是为了能够弹奏这首曲子才真正开始学习弹钢琴的。音乐会的气氛虽然不太符合爸爸和妈妈当时的心境,但从光影变幻的缝隙中流淌出的乐曲声中,爸爸的眼中还是重现了一幕幕陪着你弹琴的画面。现在爸爸唯一可以使自己有点安慰的就是在你学琴的7~8年时光里,你弹琴的绝大多数时间,爸爸都是坐在你的旁边,看着你弹琴,听着你的琴声由最初的单调而青涩慢慢变得越来越流畅、越来越悦耳,直到你开始准备学习弹奏那首你心中的梦想李斯特的“钟”……你刚刚学会几首曲子的时候,天天盼着能弹给别人听,可是慢慢地不知什么原因,你不希望弹琴的时候有别人在场,唯独爸爸可以坐在旁边听你弹琴,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在你弹琴的绝大部分时间里,都有爸爸坐在你旁边,这也是现在爸爸心中唯一可以得到一点安慰的地方。克莱德曼音乐会上有大屏幕投影可以近距离看到克莱德曼弹琴时手指的动作,爸爸注意到他右手几个手指的第一个关节也会经常有点反曲,尤其是食指,无名指压下琴键时中指也习惯靠上去,跟你习惯的动作一样。记得那时候爸爸从网上搜了一些专门讲弹琴时手指的形态的文章,还要你按照那些文章上说的练习,直到你开始跟Alice学习弹琴后,才没再继续按那些文章说的要求你。家里已经很久没有琴声了!每次看到被罩子盖着的钢琴时,爸爸的心就像在滴血一样感觉,虎头,爸爸什么时候还能再陪着你弹琴呢……
昨天(应该是前天了)文生和昆斯来看爸爸和妈妈,妈妈做了晚饭给他俩吃,他们给妈妈讲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情。昆斯告诉妈妈,你曾经跟昆斯说这个世界上你最爱的是妈妈。昆斯还告诉妈妈,你在学校里有很多朋友,好几个group的同学都愿意跟你交朋友,很多老师也跟你关系很好,因为你跟那些老师有很多话题,经常跟他们一起聊天……这些都是爸爸和妈妈以期不了解的,爸爸也意识到了在失去你后才开始真正了解你,爸爸太不称职了!你离开我们已经有半年之久了,爸爸和妈妈真的很想你。爸爸也越来越不能理解人为什么要离开这个世界,怎么离开这个世界的,如果说人离世后一切都会烟消云散,那么关于人离世的种种都是在世的人臆想出来的,因为人不可能烟消云散后再回来这世传递关于离世的信息,这样的话人关于离世的种种臆想又有多大的可信程度呢?如果不是,人离开这世后真的有一些其他的存在形态,那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形态呢?既然如此,人世间经历的一切悲苦的目的又是什么?也许我们还有机会,但机会在哪里呢?"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20th September 2017

"开始刮秋天的风了,很凉,秋风中树叶的声音也带着向夏天告别的味道。过去的这个春天、夏天,还有即将来的秋天、冬天,还有后面要度过的一个个春夏秋冬,都不会再有你的身影来陪伴妈妈和爸爸,想起这些爸爸就能感觉到心在被一个什么鞭子一下下地抽着。虎头,爸爸想你。爸爸现在希望人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是带着某种目标的,就像一些书上说的那样。这样的话,生命的逝去就不会是简单地以消散的形式告别这个世界,也许还存在某种可能,爸爸会再次见到你,把很多没来得及说的话说给你听。生命出现在地球,人类在这个世界上一代代地繁衍生存,如果我们不是向着某个目标而去,仅仅是为了度过短短几十年的吃喝生活,那么所有一切就都失去了意义,无论出生还是生存还是最终的死亡就都没有了意义。而只要生命是有着某种目标的,就必然有着变数。爸爸愿意这样去相信。"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15th September 2017

"经历太多的痛苦后,像是围着心会长出一层茧子,包裹起来,企图减弱一阵阵袭来的痛苦。各种伤痛、喜悦的触觉随之麻木起来,人也变得木讷,脑子里空荡荡的。可这茧子却一点也不坚固,时时地破碎,该有的伤痛仍然不可抵御地袭来。熬过几时,又会重新长出茧子来。心里似乎不愿这层茧子长出来,该痛就痛吧,痛着的时候会感觉到距离虎头近一些。但茧子不受你控制,有着它自己的意志,想碎就碎,想生就生。
虎头是2013年3月陪爸爸去的汉诺威展会,那次是帮爸爸当翻译去的。展会开始几天后,我们完成了预定任务,结束了德国的行程,转道去了巴黎。去巴黎的目的是爸爸想带虎头看看这个传说中的时尚城市,还有那么多的建筑和艺术、宗教瑰宝。不过虎头在巴黎最大的收获是向巴黎人看齐,修正了自己吃饭时的习惯。用俗话说,虎头小的时候吃饭就“狼虎”,只喜欢有限的几样,最喜欢的是西红柿炒鸡蛋,因为可以跟米饭淘在一起,一碗饭菜夹汤带水的,稀里哗啦几下就能扒拉下肚,吃相很有些“凶猛”。在巴黎,无论街边小馆还是须穿着整齐才能进入的餐厅,食客们全都正襟危坐,有条不紊地操弄着手中的刀叉,慢慢地将食物切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然后不动声色地送入嘴中,再抿着嘴无声地咀嚼起来。餐巾也是整整齐齐地使用、摆放,不似虎头习惯的那样从来都是将餐巾团成一团使用、摆放的。虎头在爸爸的提示下,注意到了巴黎食客的样子,开始时有点尴尬,继而试图也学着那些个食客的样子吃饭……那一顿顿饭真是难为虎头了,每次饭前饭后都能觉得虎头抓耳挠腮的。大概3~4天后,虎头才算是遏制住了“狼虎”的吃相,而当我们结束巴黎行程的时候,虎头在巴黎的饭桌上的行为已经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巴黎食客了。
小时候的虎头对被照相谈不上愿意,但不拒绝,青春期后却开始拒绝被照相了。去汉诺威和巴黎时一如既往地拒绝照相,爸爸觉得有必要留几张标志意义的照片时,只能祭出“要给奶奶看”的要求,虎头才会勉强答应进入镜头。那次旅行总共拍了不到10张虎头的照片,都是到此一游类的:展会上的工作照、凯旋门、巴黎圣母院、卢浮宫、埃菲尔铁塔……这些照片都跟虎头留给我们的其他影像一起还在尘封之中,只有等熬到那层茧子不再那么容易破碎的时候,爸爸才能有能力整理它们,排列好它们,写上说明,让它们陪伴爸爸和妈妈……"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5th September 2017

"日子慢慢地过着,无可奈何地过着。说是时间可以改变一切,以前我信,现在不全信了。我想对有些事情,时间是改变不了什么。失去你带来的伤痛是不会被时间冲淡的。事情刚刚发生的那段时间里,巨大的伤痛超出了妈妈和爸爸的最大忍受限度,那个时段的妈妈和爸爸的精神处于一种麻木状态中,可能是大脑的一种自我保护功能,整天木木然,行尸走肉一般。那时候舅舅在温哥华陪着我们,要不是舅舅每天给我和妈妈做饭,可能都想不起来还要吃饭的事情。5个月过去了,爸爸虽然仍然无法平静地面对有关你的视频和照片,但木然的状态好些了。仔细想来,不是伤痛变淡了,而是变得无可奈何,因为爸爸仍然无时不刻地会想起你的音容笑貌、你有点憨憨的样子、你怀有的那种总是体恤这个世界的情感……仍然无时不刻地会想起在陪伴你成长的日子里,爸爸没有做好的那些事情,心中是那么地愧疚……现在爸爸越来越知道,我们需要有多大的福气,才会有你来到这个世界、来到我们的身边,可爸爸却没有照顾好你,没有尽自己最大的能力给你一个更好的人生……也许是我们并没有那么大的福气,所以你才只陪伴了我们18年。
爸爸现在想不清楚人来到这个世界是不是有着什么目的。如果人来这个世界仅仅是为了度过这个世界的几十年时光,那人类的那些情感就一点意义也没有,生命也同样变得一点意义都没有,因为所有的所有最终都将消散而去。如果不是这样而是有其他的目的,那这个目的会是什么呢?如果生命的延续有着某种其他层面的意义,而每个个体在这种延续的过程中必须经历种种苦难,又是为什么?难道必须经历苦难才能达成生命延续的目的吗?仔细想想,其实人的一生中,欢乐和伤痛是不对称的,好像所有的欢乐都只是一时的,而很多伤痛、苦难却是永恒的、挥之不去的。人从小到大,无论贫富,事实上都是在为生计或者说为自身生命的延续而忙碌着,可这生命终将会逝去,几十年光景塑造出的个体意识也终将逝去,那这种忙碌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呢?如果说人生为了某种目的需要承受种种伤痛和苦难,每个个体的结果却是终将逝去,那只能说明人生的宿命就是被奴役的命运。
爸爸试图从逻辑上找到一些什么,使自己能够理解你离去的这件事情,一直未果。爸爸还会继续努力的,将会穷尽爸爸的脑力去理解这件事情,而不论结果如何。"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3rd September 2017

"由于你的离去,爸爸的意识里时常觉得这个世界变得陌生了。现在从书房的窗户看出去,阳光中路边的那棵大树,好像是在很远的某个时刻的一棵树,风吹树叶的沙沙声,也似从遥远处传来,看起来就连阳光也有点不真实。经常地,开车行在路上,或者在店里买着什么东西,爸爸会觉得自己跟外面的这个世界之间突然有了一种很实质的隔阂,所有的存在,都像是在离爸爸很远的地方或者在很远的某个时刻发生的。爸爸知道,这可能是失去你后心中的孤独感所带来的一种心理状态,也可能是由失去你的伤痛发酵而来。这个世界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熟悉和真实了。也许它本来就是陌生而不真实的,在一种错觉中以为是熟悉的是真实的。
这几个月的日常中,时时会想起你的各种事情。你高兴的事情,你不高兴的事情;爸爸做得对的事情,做得不对的事情。那时候爸爸经常对你说“世界上没有reset键的”,而现在爸爸是多么多么地希望在一个什么地方可以找到这个键!
钓鱼可能是你除了电脑游戏和弹钢琴之外最喜欢的事情了,很小的时候带你出去游玩,就会试着让你去钓鱼。你钓鱼的运气也特别好,几乎每次有机会钓鱼时都有收获。记得你那年大概5岁,妈妈带你去三亚,正赶上住的酒店里有哪个企业在举行钓鱼比赛,你也就混进钓鱼的队伍,结果整个比赛只有一个人你钓上一条鱼,妈妈说那条鱼至少有50公分长。也许就是那次的成就感在你的心中烙下了钓鱼的印记,从此喜欢上了钓鱼。
爸爸昨天把你的鱼竿和绕线轮从船上拿回家了,准备清洗干净后放置在你的房间里,跟其他一些你留给我们的东西一起保存起来,让它们在以后的岁月里陪着妈妈和爸爸。那个绕线轮很好用,不但线容量大还易于操作,昨天爸爸就是用它在Galiano岛的东岸钓上了一条8磅多的lincod。这套渔具是2013年咱俩一起去229的Wholesale Sports买的,至今我还记得教你怎么买渔具的那个店员的样子,他教你怎么挑选线,什么时候用合成线什么时候用玻璃线,什么样的绕线轮适合在海里钓鱼,应该选择多大的鱼竿……这套鱼竿买回来后一直是你在用,可能是你自己在店员的帮助下挑选的,你特别喜欢这套渔具。这套鱼竿跟着你从BC一路北上钓到Haida Gwaii、钓到阿拉斯加的Glacier Bay,收获颇丰。在Santa Anna Inlet你钓上了一条很大的Sole,今天爸爸试图凭对那条鱼外形的记忆试图在网上找到是什么品种的sole,但未果;在Warm Spring Bay你钓上了10多条Pacific cod和Rockfish;还有还有……去年我们全家开RV在阿拉斯加转悠,你在Anchorage的RV营地后面的小溪里还钓了一条三文鱼。爸爸现在真的很后悔那次航行去Galacier Bay的途中没有带你去多钓些鱼,有那么多机会可以带你去那么多地方钓鱼,有那么多方式可以让你更多地享受到钓鱼的乐趣,爸爸完全可以做到却没有去做!哪里有reset键呢……
这段时间爸爸在学习怎么钓鱼,也许是希望能弥补之前没能带你多钓几次鱼的缺憾吧。

至今还没有收到关于你最后时刻的报告,我们仍然不知在你最后时刻到底发生了什么也许最终也不会知道那个时刻到底发生了什么。可知道了又能怎样呢?今天的爸爸已经没有能力做任何有关你的事情了,想起这些心中就如刀绞一般。哪里能找到reset键呢……"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Wenmin Dai on 31st August 2017

"Tiger, Mom miss you so much. The pain comes everyday everywhere.
Are you doing well in you new place in the heaven?"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3rd August 2017

"虎头,每次打开这个网页,本来舒缓轻柔的“Memory”都会像尖刺一样扎到爸爸的心上,此时必须要静一会后,爸爸才能感受到乐曲中带来的那一份对你的亲切感。
时至今日爸爸仍然不知道那一天你到底怎么了,法医的报告还没有出来。从你的电脑里爸爸看到4月2日的22:43你还在操作电脑,Tony说那天夜里还听到你在厨房里的声音……几个小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了呢?!
你离开后,爸爸每天都在读宗教方面的书籍和资料,试图了解这个研究人精神和灵魂层面的领域,希望能够找到再见到你的可能,哪怕理论上的可能也行。爸爸无法确定这种行为的最终结果会怎样,但这只是目前唯一能做的了。
今年夏季乔治亚海峡的风比往年都好,出海用帆的机会比往年要多很多。几个叔叔阿姨陪着爸爸妈妈出了几次海,要是你也在的话,一定也会高兴的。
2011年,我们买了第一条船,你13岁。那时爸爸刚刚学习怎么驾驶帆船,是个十足的菜鸟,你跟妈妈一样是爸爸最忠实的船员,几乎每次出海都是你帮着爸爸操控船和帆,太多回忆了……"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Wenmin Dai on 23rd July 2017

"Tiger, my dear son: yesterday I told you about the flowers left in front of our door. I was right those were from your friend for your birthday. It was Quince Bielka sent the flowers to you. He told me the purple is the color of your high school, Elgin Park Secondary. Your friends miss you. Your parents and your sister miss you too. Thank you dear Quince, you are a warm boy always make people around you feel the world is so nice."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Wenmin Dai on 22nd July 2017

"虎头:今天妈妈爸爸和聪聪从加州回来,走到家门口就看到门口台阶上放着一束紫色的花,我知道那是你的朋友送来的,4天前是你19岁的生日......你的朋友想你了。我也想你,看到那束花,我不能忍住泪水!孩子,我亲爱的孩子,妈妈爱你,我们都爱你!没有你的日子,对于妈妈是怎样的煎熬我无法描述。这次跟爸爸一起开车去旧金山,去程走的是咱俩三年前曾经一起开车走过的,这次妈妈没敢在上次停留的城市停留过夜,即使这样,我还是不能克制地时时想到上次和你一起走这条路的情景,泪水长流......
那束花明显是在我们离开的日子送来的,有几天了,有些发蔫。但是当我把它们插在花瓶里,它们很快就鲜活起来。
谢谢送花来的Tiger的朋友!"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Mingping Wang on 18th July 2017

"虎头,满了19岁的你,现在走到了哪里?你没有告知大家就开始了没有回程的旅行,舅妈和聪聪都没有去送你,你会怨我们吗?聪聪至今不愿意到这里给你留言,他说哥哥只是去远航了,所以他当初选择留在萨斯卡通在心里送你远行。他的脑海里将永远是你逗他的酷哥哥模样,我也永远会记得前年夏天你说“舅妈,你不是想吃蓝莓吗,我和舅舅去蓝莓园买了3大箱,让你吃个够!”的样子;也永远记得你和我争论某些机械原理或者哲学时扬着头斜着眼睛看着我表示不信不服的样子;还记得你跟我说“舅妈你爱看书,所以我特意给你选了能放平的沙发好在萨斯卡通漫长的冬季躺在上面看书打发时间”的样子;我也记得当年从711医院产科接妈妈出院时我抱着你坐出租车回家的小模样;我也还记得聪聪才一个月你就舞金箍棒给他看的样子.......很多很多生动的模样,美好的记忆,定格在这个春天。此后,我会在脑海里继续勾勒你如今的模样,贴心的大男孩,舅妈想你了。"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Alice Liu on 17th July 2017

"Dear Tiger

我記得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
因為你總會提醒我。。。
還是常常想起你

希望你的爸爸媽媽和姐姐都好"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Catherine Chen on 17th July 2017

"虎头, 今天你生日, 你在那边还好吧? 我们感觉还是每天都能想到你 也时不时在谈话中提起你。 昨天Matt 还说 很想你, 想念跟你聊游戏!  你的离开让我意识到每个人在这个世界的渺小, 也更让我明白要珍惜活着的每一天和生命中的人。。。因为我们都有离开的那一天。"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17th July 2017

"虎头,今天是你出生的日子,按中国的时间应该是昨天夜里。不过这个不重要,实际上19年前的那个时刻是独一无二的,是为了感谢那个独一无二的时刻,才设定了后来诸多跟那个时刻有关系的事件。爸爸永远记得那个独一无二的时刻,见到你第一面的样子,眯缝着细长的眼睛,小嘴唇微微蠕动着,肤色红红的,依偎在护士的怀中,呼吸着这个你即将生活的世界中的空气......
人的生命很奇特,令人不可思议。在母体中孕育10个月后,来到这个世界,只要有足够的食物,向大脑输入足够的信息,生命就会建立起属于他自己的意识,这个意识再以他独一无二的方式看到、理解这个给了他生命并助他形成意识的世界,感受着这个世界的喜怒哀乐。
虎头,爸爸是多么想能再次触摸你那独一无二的意识,用你的视角去感受这个世界的一切。现在爸爸遇到事件,经常会想起你,想着你会怎么看这个事件,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可惜很多时候都没有答案。
这段时间爸爸妈妈带着聪聪在加州。你跟聪聪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喊他“小聪聪”,也总是摆出一副哥哥的样子,管着聪聪吃饭、玩耍。现在聪聪长得已经比妈妈高了,如果你也一起的话,也不知你是否还会叫“小聪聪”......
我们再过几天回温哥华。"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4th July 2017

"虎头,妈妈和爸爸这段时间来舅舅家了,这是爸爸第二次来这个城市。还记得08年我们开车从PEI出发去温哥华时路过这里吗?那年你10岁,是我们第一次来这里。爸爸对第一次来到这个城市的细节记不太多了,只记得请在这个城市留学的妈妈同学的孩子吃饭,饭后在停车场拍了一张合影。后来你陪妈妈又来过一次,是帮妈妈安置舅舅的家。这几天,我跟妈妈去到一个个那年你陪妈妈买东西的店里,仍然能感受到你的气息。妈妈总说她一直有一回头就会看到你扑上来吓唬她的感觉。虎头,我们想你!
虎头,你离开我们已经3个月了,爸爸仍然搞不清楚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你会这么突然地离去。爸爸想把你从小到大的视频和照片都汇总编辑成一个完整的视频,但始终无法平静地面对那些素材,就一直拖着......也不知到何时才能平静地观看那些视频和照片,只能慢慢来了。
爸爸一直在回想你的人生历程以及在其中爸爸所担当的角色,想了很多很多。想的最多的是爸爸做得不好的地方,心中充满愧疚。现在想来,你的内心世界其实非常丰富,并不像爸爸之前认为的那样简单。比如你对爸爸的感情,早就已经超出一个男孩的情感范畴,而像一个男人特有的那样丰富而复杂了。可是爸爸竟然直到被如此巨大的伤痛打击后才有所知觉,心中真的很痛……现在的爸爸也只能像一个男人一样,不说如果重来将怎样,就这么一直痛着,直到爸爸盼着的能来到的那一天,我们再见时,爸爸会告诉你,爸爸爱你……"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Wenmin Dai on 13th June 2017

"Tiger: It's been 2 month and 9 days since you left us. We miss you so much. I know you hope your mom happy but I am not able to control myself. I want to know what you were thinking at the last minute in the world, did you feel helpless and hope mom was beside you and kiss your face as you asked me many many times. I want to know if human has soul could fly out of the body he lived in. I want to know if you are still playing in another space and where the space is and how can I meet you again.
I beg divinities no matter who you are, please return my Tiger to his heartbroken mom. please come back to me even just in my dream, I hope you tell me, my son, what took you away what happened to you?
I have lived in endless darkness. The Coroner didn't figure out the cause your left the world. He said he has nothing he could do so we have to wait the report from pathologist. Shall I wait forever? Tiger, my dearest son, if you can, come to my dream give me a answer please."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8th June 2017

"虎头,今天我们跟姐姐一起在列治文吃晚饭。在饭馆的门口看见了一则广告,你最喜爱的钢琴演奏家理查德克莱德曼9月30日来温哥华开个人音乐会。你是小学7年级喜欢上钢琴的,那时克莱德曼的“梦中的婚礼”是你的最爱。爸爸记得为了能弹出这首曲子,你经历了什么,那时你读小学8年级。从7年级你开始练钢琴起直到中学毕业,每天练习钢琴是你快乐的事情。
9月份爸爸如果在温哥华,一定会去听克莱德曼的音乐会。"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3rd June 2017

"2个月时间,转眼过去了。可这2个月时间中的每一分钟,却是那么漫长。回首时,无法说出也说不清的悔恨太多太多,一直在想如果当初任何一个哪怕最不起眼的细节变了,结果是否就会不同呢!

虎头,这段时间爸爸一直在想,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人来到这个世界,形成的意识和情感,是否必须要依附于本体而存在;当意识与本体分离后,原本存在于这个意识和情感中的世界变成了什么、去了哪里;而意识到底是什么,是神吹向泥人的那口气吗?如果生命的时限只是这短短的几十年,那生命的意义何在;也许可以说每一个个体的生命汇聚成了整个人类的生命,汇聚成的这个大生命有着他的使命,可如果每个个体生命均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必须违愿承受各种苦难,这个大生命的意义又何在,这个大生命的使命对每个个体的生命又有什么意义呢;既如此,那为什么在意识与情感中要衍生出感受“伤痛”这个部分,这就像是故意所为,为什么……爸爸想了很多很多问题,却无法回答。

仔细想来,妈妈和爸爸所遭受的伤痛有2个来源,一个来源是再也无法在这个世界上见到你熟悉的样子、你的气息、你的声音、你的笑声、你的种种……另一个来源是我们无法得知你现在的状况。不知道你是去往了另一个世界,还是真正地消失了……如果你是去往了另一个世界,爸爸也会有去的那一天,那时我们重新再来过。如果不是,仅仅18年岁月,太短了!爸爸无法克制失去你的伤痛......

放眼看去,幸福与伤痛并存于这个世界、并存于我们每个人的身上,但它们却不平衡。再大的幸福也敌不住真正袭来的伤痛。再大的幸福,也会是过眼烟云,会逐渐被大大小小的伤痛肢解,更不用说失去你所带来的伤痛了!爸爸不知道哪里可以找到能够平衡这种伤痛的方法……也许有,也许没有。也许人的意识可以去往另一个世界以另一种方式存在着,可那种存在还会理解这个世界的事情吗、还会记得这个世界发生的一切吗?

也许意识和情感的形成,原本就是一个错误。"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24th May 2017

"虎头,昨天夜里爸爸梦见你了,确切地说应该是今天凌晨梦见你的。其实这段时间爸爸在睡梦中经常梦见你,只是每次你的样子都是虚无缥缈地,什么也看不清,醒来后大多记不起梦境中发生了什么。但这次的梦境却是很真切。你依然是高高大大的样子,穿着你喜欢穿的黑色外套。爸爸拥抱着你,怀中惊奇地能感受到你的坚实感。爸爸说“虎头,爸爸想你!”你说“我知道。”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哪怕是现在,爸爸仍感觉着你留在爸爸怀中的坚实感。
爸爸不知道人离开这个世界后是否会去往另外一个世界。爸爸愿意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是”。因为“是”,那种“坚实感”将会再来……
前天,妈妈、爸爸还有几个叔叔阿姨,我们一起开船去了Sucia Islands。那个岛你至少跟爸爸去过2次。这次去的时机很好,来去的风向、风速都合适。去程用了drift帆和2/3的主帆,航线是从岛西边绕进锚地。你跟爸爸一起去的那几次都是从岛的东面进去的。昨天妈妈和爸爸上岛走了一圈,看见了你曾经点过火的火塘,还有我们一起吃烧烤的棚子和野餐座椅。记得你最后那次去这个岛,入夜后月光皎洁,我们惊奇地发现被搅动的海水会发出蓝荧荧的光点,浸在海水里的绳子被拉出水面时表面也是荧光闪闪,咱俩开着小艇在锚地里四处跑,发动机叶片搅起的浪花像一条蓝色的光带在小艇后延伸、延伸......那天夜里你跟爸爸一起玩了很久......
那次去这个岛的风向、风速也是很合适的,妈妈一直在说这么多年的航行中,那次航行是她记忆里最顺利的一次航行。"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18th May 2017

"虎头,妈妈和爸爸去Kelowna转悠了几天。这段时间我们好一些了,只是非常非常想念你,你的音容笑貌、你的气息......爸爸也知道,一切都不会那么快过去的,慢慢来吧。"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P J on 15th May 2017

"My sincere condolences to the family.   It's especially difficult to lose someone so young and full of promise.  God has promised to bring about a time when we can see our loved ones again. Revelations 21:3,4.  At that time all mankind will enjoy perfect health on a paradise earth.  May you find comfort from the God of all comfort"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Audrey wang on 12th May 2017

"亲爱的虎头,我是虎娃的妈妈,今天刚刚得知消息,来看看你。谢谢你小时候作为大哥哥一直爱护和保护虎娃弟弟,谢谢你在班车上唱给大家的好听的歌曲。。。。。阿姨知道你是在进行一次远航,你天真浪漫的笑容永远印刻在阿姨的心里。"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Wenmin Dai on 7th May 2017

"亲爱的儿子,我至今没法控制自己不想你,随时随地!可是,我不知道你在哪里,这种感觉让我要发疯!
自从你上High school 以后,你不管我如何软硬兼施,就是不肯放弃你四季不变的着装---牛仔裤、一件短袖T恤衫外加一件黑色的宽大夹克,即使是寒冷的冬季,你也只偶尔在实在太冷的天气加上冲锋衣的夹层,夏季也不肯脱下外套。一次爸爸跟你谈起你的穿衣,问你希望别人看你时留下什么印象?你很认真地想了想说你希望在别人眼里你是一个问号!:)
亲爱的儿子,你就这样在睡梦中走了,留给妈妈的问号也太沉重了吧?!这种悲伤,让我不能承受!法医至今无法告诉我们是什么把你带走了,那么,亲爱的儿子,请你体恤你的妈妈,给我一个答案好吗?
还有,我就想回答你经常问的问题,虽然你一直就坚持一个答案,无论我的回答是什么:对了,你一直是对的,妈妈不可能不爱你!我爱你,永远永远!"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Wenmin Dai on 7th May 2017

"I am still not able to write any words to you, my sweet heart, although there are so many sweet stories in my memory. Thinking that you have gone makes me stop breath. It has been more than one month, I can't act cool like you wished you could. I know you are watching me like you always said to me.
" I am watching you." I heard you saying. " I love you mom. Do you love me?" I heard you asking. But I am not able to tell you I love you too, forever. My tears fall down out of control. That's not cool."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7th May 2017

"昨天我跟妈妈去你的居所待了一天。妈妈把冰箱擦得干干净净。房间里的卫生前几次去的时候就打扫干净了,这次再把房间整理得可以马上入住的状态。过段时间我跟妈妈会经常过去住,那里可能是离你最近的地方了。
昨天去的路上我们在宜家买了一些绢花摆放在屋子里,好像一下子就多了很多生气,房间也活泼起来。爸爸和妈妈准备每次都带一点画框和植物过去,慢慢把房子装饰起来。虽然以前的你不会喜欢房间里这么多装饰的东西,但爸爸认为你也慢慢大了,看世界的眼光会发生改变的,慢慢会喜欢在屋子里摆上一些装饰品的。
以前一直以为你不太会收拾个人卫生,现在更多了解你后,才发现实际上你是很注意个人卫生和居所环境卫生的。只是你还小,很多地方看不到,但只要是你意识到的地方,你都做得很好。明白这些后爸爸的心情一是为你高兴二是懊悔怎么没有早点看到这些呢。
就像你说的那样,SFU的环境真的很好,尤其是在你的居所,向窗外望去,好像我们是隐居在密密的树丛之中一般,风轻轻地刮着,摇摆着树叶哗哗作响,除此外没有任何声音,那情景给爸爸一种飘忽空灵的感受。我想你曾经描述过的你在SFU树林里行走的感受肯定也有这种成分在里面。
以前看小说听故事里,总有父子一起林中散步时说点什么。你还小的时候,爸爸也曾跟你一起很多次边走边聊,但从未有机会在SFU的树林中边走边聊。昨天想起这些,心中感受的好像是在向万丈深渊跌落……"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donna star on 4th May 2017

"I never met you beloved Tiger, but to lose someone with so much he gave in his brief life is a tragedy.  I feel that God breathed out and Tiger was born.  God breathed in and took Tiger home.  Eternal blessings upon all of you over the greatest loss of all, a child.  May Tiger sleep in the loving arms of the Lord.  My deepest condolences, donna Star"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3rd May 2017

"不能再见虎头音容笑貌的日子过去一个月了,太多太多的伤痛,爸爸现在不敢回想一个月前的现在是怎么开车到你的居所、是怎么面对你静静的面容的,更无法想象你妈妈是怎么一分钟一分钟地熬过这一个月。
一直以为人世间的喜乐哀愁已经很难撼动我和妈妈的神经,没想到这次失算了。这最料想不到的事情,几乎使我们无法再次站起来,一切都变了。好在有很多叔叔阿姨的帮助,还有那些照片中的瞬间,还有你那些糗事,还有姐姐……
不知人有没有来生,也不能确定人是否最终都要再见面。不过无论如何,有一点是定的,下次我们还是一家人,我还是当爸爸,你还是当儿子。我们再重新来过,一切都好好的……
船已经刷完底漆回到Point Roberts了。我和妈妈每次到船上都能想起你在船上的日子,出发时解缆绳、靠岸时跳到岸上系缆绳、掌舵、烤BBQ……妈妈说她出海最享受的事情是每次停泊或抛锚后,你开着小艇带她四处转悠、钓鱼、抓螃蟹,还有看着你烤出BBQ来大家享用。
船上再有一些事情做完后,爸爸准备带妈妈出海一次,再决定怎么处理船。虎头,你喜欢这条船吗?"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26th April 2017

"2013年3月初,去德国汉诺威参加展会,顺道去一趟巴黎,看看这个大城市。虎头随行并担任翻译,那时他不满15岁。由于参加展会的决定下得比较仓促,订不到酒店,只能租个民宅算是在汉诺威那几天的栖身之地。
父子两人从温哥华出发,巴黎转机到达汉诺威,从机场坐出租来到民宅的地址。到了之后房主还没到,只好让虎头给他打电话告知我们已经到了他的房子。电话虎头在电话里一遍遍地说着“我们已经到你的地址了,你是不是过来开门,我们可以住进去”这个意思,好像对方要明白这个意思非常困难。虎头的英文是标准的,可能对方的英文实在不咋地,我这样想着。
不一会屋主来了,60岁左右的年纪,看上去很整齐、精神。来了就叽里咕噜说起来,我听着大概是在解释他为什么没能及时到达等候我们开门,英文发音的确不咋地,比我都不如。传说德国人不愿说英文,也许是真的。这时的虎头一脸茫然,后来才知道看着我跟屋主一来一往地说着不知哪里英文,他却听不懂屋主说的内容,而我竟然能跟屋主说得起来,还很热闹。虎头百思不解,为这事郁闷了好几天。
在2012年,虎头14岁时曾经正式地给我当过一次翻译,与船有关。那次活动中,虎头基本知道了口译时的一些基本要求。那次翻译整整2个小时,虎头一句一句地翻译我和对方的语言。我记得大概1个多小时后,虎头明显显得有点疲倦,但他努力地坚持到最后,做得很好很好。
这次汉诺威的展会虎头就轻松很多。我们一个个摊位走过去,跟玩似的。对感兴趣的摊位我会跟摊主说上一段,虎头就翻译一段。虎头翻译得很正式,无论是翻译时机的把握还是站立位置。展会有电脑游戏展区,一些高手在表演几个大型游戏的技巧。高分辨的巨大屏幕上精美的画面和冲击着耳膜的音响构成的虚拟世界,的确很震撼。我俩在那个游戏区流连了很久,那天的虎头一定很满足。
虎头正式给我当翻译总共有三次,第三次是2014年1月,要改装船,约了对方来家里谈具体细节。之前几天我曾经跟虎头说过他是不是可以当翻译,但也没确定,因为睡着时间推移,我自己的英文也能凑合着对付了。那天早晨,对方如约而至,我们就开始了会议。不一会就见虎头进了房间坐在我旁边,脸上的样子明显是刚刚起床。原来他还在睡觉,听着家里来人想起了我要翻译的事情,就急急忙忙起床收拾了一下来参加了。这个细节我后来一直没有跟虎头说起过,我能感觉到爸爸说的事情对他很重,虎头也是一个心很重的孩子……"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Xing Li on 24th April 2017

"收到老孙告知的短消息,仿佛平地一声雷。梗了半天,回复了一个'好"字。
参加Tiger 的葬礼,每人手里发了一个小册子,翻开来,三张温馨的照片。还有一首看得人热泪盈眶的诗:
Do not judge a biography by its length,
Nor by the number of pages in it.
Judge it by the richness of its contents

Sometimes those unfinished are among the most poignant…

Do not judge a song by its duration
Nor by the number of its notes
Judge it by the way it touches and lifts the soul

Sometimes those unfinished are among the most beautiful…

And when something has enriched your life
And when its melody lingers on in your heart
Is it unfinished?
Or is it endless?
----------------------------
会场上看得难受,回来细细品读,网上怎么也找不到有人翻译过这首诗。
这诗名字叫“”Do Not Judge“” ,作者无名。
我试着翻译了一下:

评价一本传记,不要从其经历的年轮,也不要从它书页的数量。
---要从其内容的丰富与否来判断

有时,未完成的最深刻

不要从持续时间来判断歌曲的好坏,也不是看它的音符多少。
---要看它是否打动人心,有没有升华灵魂。

有时,未完成的最美丽

当有东西充实了你的生命
当它的旋律在你的心上徘徊
请你告诉我,它是未完成吗?
又或是无穷无尽的?

---------------------------------------------------

我儿子1月份还没出生时,父亲生病很厉害。验血照X光不说,还被要求照CT核查肺部可疑肿块,这段时间,一边是睡不了整觉辛苦哺乳的老婆,时刻需要照顾的儿子,一边是病怏怏的老爸和随时做月子餐帮忙的老妈。焦急的等待中,还得假装啥事也没有。过了约定日期还是没有结果,我给医生发了消息:....最近我儿子才出生,我很感慨,都不敢问你结果的好坏。是不是新生命到来意味着另外一个生命的老去?   -------老爸才当爷爷,抱小孩子时是他最开心的时候。看着爷孙其乐融融,五味杂陈于生命的意义。还好只等了2个多星期就知道了结果。肺部肿块良性。父亲病也好了。

孩子一天天成长,更知道养儿的不容易,做父母的各种操心。得知Tiger的消息时候,我儿子正躺我旁边摇篮里睡觉。震惊过后我在想,老天如果给了我吃了睡又睡了吃,醒来只知道打屁打嗝傻笑的儿子,又在他花样年华带走他,会是个什么情况?不敢想。。。也无法想象。
而这些我想都不敢的事情,老孙一家正经历着。还好有Tiger 姐姐的陪伴。
极光号的孙船长,迎来了计划外的航程。生命中的风暴,带起的惊涛骇浪总会过去,桅杆不倒,前进不止。像太平洋那么巨大的伤心,总能渡过。

Tiger或许是换了种方式与你们同在。
Is it unfinished?
Or is it endless?
孩子是上天派来天使,一个上天的礼物
网上看到一首诗,送给老孙一家。
You were a Precious Gift – By Author unknown

You were a precious gift,
Our joy, our dreams.
You were a sparkle through the darkness;
Our hope for a brighter tomorrow.
You warmed our hearts, gave light to our minds,
And beauty to our spirits.
We gave you our love, wrapped you in our care,
caressed you with our smiles.
Now you are gone.
We grieve. We miss you so much.
The loving memories of you will keep you
Forever close to us — in our hearts,
our thoughts, our souls….
--------------
老天有老天的安排。
Tiger你要好好的,老孙敏姐天依都要好好的。大家都要好好的。"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23rd April 2017

"虎头说一口地道的本地英文,口音与用词都是,这是隔壁邻居Jim的说法,我相信Jim的说法。虎头说英文给我的感觉有两个阶段,一个阶段是在PEI另一个阶段是来到BC后。PEI的人说话时语调上很有点抑扬顿挫。一段话,语调上高高低低会拐好几个弯,让我感觉语言中带有一些华丽的味道。虎头在PEI时以及后来到了BC省后一段时间,说话时的语调就是抑扬顿挫的。BC人的说话相比PEI语调就要平缓得很多了。虎头来到BC一段时间后,说话时就逐渐没了PEI的那种“华丽”的语调了,但有时仍能听到他抑扬顿挫地说几句。"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23rd April 2017

"你来了
越过天父的禁言
坠入凡间的黑暗
你孤独吗?

你来了
驰如深空流星
瞬如过隙之驹
你疲倦吗?

你来了
走过高山大泽
跨过层峦叠嶂
你留恋吗?

你来了
模糊的身形
颤动的眼神
你依恋吗?

你来了
无多的时光
回首处了无印痕
欢笑已消散


赤红的心房刺痛着凝视的目光
逝去的身形罩敛着生命的光芒
你——
无悔人世的绚丽
挥绝凡尘的浮华
你——
凝滞赋予生命的眼神
和身化作飞去的眩晕
去追逐那——划过深空流星的闪光
驰向永恒!"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21st April 2017

"2007年虎头8岁来的加拿大,1年半的时间居住在爱德华王子岛(Prince Edward Island简称PEI)的首府夏洛特敦(Charlottetown)。PEI算是加拿大不发达地区,人口流动不大。城里很多居民几辈人之间都互相熟识。1月份时虎头妈妈带着虎头姐姐先来到PEI安好家,4月时虎头再跟爸爸一起来PEI。虎头就读的是离家不远的West Kent小学。上学第一天,看着虎头有点忐忑的样子,爸爸就陪虎头走去上学。放学的时候,爸爸又去接虎头回家。见到虎头时发现他的神情总在走神,问他怎么了。虎头没有正面回答,仍喃喃自语,好像是说“她们为什么叫我帮忙呢?”后来才问明白,课间时虎头闲逛到秋千旁边,正在玩秋千的两个小女孩主动跟他打招呼,还邀请他一起玩秋千,虎头的任务就是站在地上不停地推那两个小女孩……那时候虎头还只会说几句最简单的英文,也可以说不会说英文。虎头第一天上学,在一个全方位都陌生的环境中,遇到的这两个小女孩这个举动的热情友善,应该是给了虎头极大的信心去学习适应新环境。
West Kent的校长是个俊朗的中年人。每天孩子上学放学的时间,他都会穿着整齐地站在校门外,用正式的英文向走过的每个孩子正式的打招呼再聊上几句,而每个走过的孩子也都会正式地回复他。这个场景至今都是那么清晰地在我眼前。“Good morning Mr. Sun!”或者“Good morning Tiger!”这是他跟虎头打招呼,他能记住每个孩子的名字。初期的虎头有点怵这个场合,我想是因为他不知道说什么。后期我偶尔再陪虎头一起走去上学时,发现初步跨过语言障碍后的虎头很享受这个场合,他会迎着校长先生走过去,然后很正式地跟校长打招呼,再说上几句。
我们在PEI租住了一个duplex,就是一套房子由2个完整房子组成,我们住一套,住另一套的邻居叫艾拉。那时的虎头,奔跑打闹是日常必修课。不出去玩在家里时,不是在这个地方“咚咚咚”就是在那个地方“咚咚咚”。在国内时住的都是水泥房子,隔音效果很好,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些“咚咚咚”会对邻居造成影响。加拿大的房屋都是木头结构的,隔音效果非常不好。我家的“咚咚咚”,传到隔壁时音量几乎没有任何衰减,可能还会引发了共鸣变得更响。刚开始隔壁艾拉不明就里,不知道我家怎么了。坚持了几天实在受不了了,明显很不高兴地敲开我家的门,表达了对这种不时出现的“咚咚咚”的不满。我们这时才知道虎头的“咚咚咚”对邻居造成的影响,赶紧说明家里有个孩子,是孩子在玩耍才发出的声音,并一再表示我们会加以约束。可当艾拉听说是孩子玩耍发出的声音后,不悦地神情马上变了,好像她来为这事提抗议是不应该似的……
后来有一段时间艾拉成了虎头的英语家教,每周教虎头2次英文。与虎头学校里的一些联络也是艾拉帮我们完成……

其实移居到一个新环境造成的对孩子的压力一点都不比对大人的小,大人还会想办法依靠外力解决,孩子却只能靠自己的力量面对。当意识到这些的时候,我们的孩子大都已经靠自己度过了最困难的时候……每每想起这些,心中都满是愧疚……
感谢West Kent的校长和老师们、感谢PEI的邻居们、感谢有意或无意中给了孩子帮助的所有的人们……感谢你们!"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21st April 2017

"亲爱的的小虎头,我是李筠阿姨,是在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见到你的人!大家都想知道虎头出生时候的情形吧!

记得那是98年7月17日的上午,北京的天气很晴朗,感觉很热。阿姨是你妈妈的主治医生,当时怀着义轩,大约是3个多月。你在妈妈肚子里呆了285天,过了预产期5天!因为妈妈太娇小,而你又太大,所以你和姐姐都需要剖宫产出来,这天阿姨为妈妈做了第二次剖腹产术,知道妈妈多辛苦了吧!

10:00迎来了我们的小虎头,全身皮肤粉红,哭声响亮,虎虎生威!新生儿评分10分!也就是最高的满分啦!体重8斤半,4250g,身长54cm,好重啊,名副其实的巨大儿!阿姨把你托在手里,开心极了,也许是过度兴奋,或许是虎头太重,用了些力气,缝合完子宫、关腹后的瞬间,从来没有手术晕台的阿姨,竟然晕倒了---,我们的小虎头,你太厉害啦!名副其实的小霸王!之后你和妈妈配合的很好,妈妈恢复的很快。

六个月后,迎来了义轩弟弟,虎头哥哥有了弟弟,义轩弟弟有了哥哥!虎头生龙活虎、镇定从容,爸爸和黄凯叔叔称你为“土匪头头”;义轩小心谨慎、安静细致,我们称为“土匪喽啰”!以后义轩就跟着哥哥干大事啦!一起过生日时虎头点蜡烛、义轩吹蜡烛;一起去海边沙滩虎头挖沙子、义轩垒碉堡;一起在小花园嬉戏哥俩一个前面骑车、一个后面坐车。义轩最开心的事就是去干爸干妈家找虎头哥哥。还记得有一天下好大的雨,天黑了,四岁的义轩一直没回家,急得阿姨到处找,原来一直在干妈家和虎头玩忘了回家----,所有的一起历历在目!

这几天叔叔阿姨一直在整理你小时候的照片,一直在看你,感觉你一直在,在叔叔和阿姨心中,在爸爸妈妈姐姐弟弟的身边,在爱你的人身边,在我们能感觉得到的地方----在那里好好爱自己----"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20th April 2017

"2010年有了第一条船后,虎头就一直担当大副一职。系缆绳、摇绞盘、升帆、掌舵、下锚、开交通艇、抓螃蟹、钓鱼……几乎没有他不干的体力活。初期的虎头爸爸是个菜鸟,虽然名义上是带着虎头一起航海,但除了理论学习要先于虎头外,实际操作差不多是跟虎头一起学习的。这几年中虎头和爸爸妈妈一起在乔治亚海峡航行,去过很多小岛。2013年8月,我们一起航行去了Desolation Sound,2014年7~8月,我们一起航行去了Queen Charlotte Island和阿拉斯加的Glacier Bay。
小时候的虎头非常热衷于航行,每次航行都兴高采烈的,钓鱼是他最喜爱的。进入高中后,虎头对出海的兴趣就不大了。按照老外的经验,男孩要接近30岁时才会真正喜欢帆船和航海。因为帆船航行涉及的内容比较庞杂,小孩子很难全面掌握,趣味性就会变低。我也是想着等虎头再大些,再看看是不是还会喜欢上帆船。现在这个问题已经不可能有答案了,但我相信如果有答案一定是肯定的。去年我回到加拿大时,虎头曾经问我“爸爸咱们的船什么时候回来?”我说“你想出海啦?”他说“可以啊!”
虎头,船已经回来了,这段时间正在刷底漆。咱们什么时候再出海呢?"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19th April 2017

"大多数童年期的孩子都有个爱好,就是睡觉前听爸爸妈妈讲故事。虎头和姐姐也是很长一段时间内是听着爸爸妈妈念的故事入睡的。
虎头姐姐小的时候,我和虎头妈妈工作都比较忙。大多数日子里下班回到家时差不多已经8点了,吃完晚饭收拾好碗筷再带孩子睡觉时,疲倦的身体恨不得立即躺倒床上马上睡着。但是不行,还有每天的最后一个例行项目要完成,因为这时候虎头姐姐将会非常认真地行使她听故事入睡的权利。于是只能拿本孩子的书来迷迷糊糊照着念。念还不能念错,一旦念错,虎头姐姐就会一本正经地指出哪里哪里念错了,只到念故事把她念睡着了才行。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有一天,是我带虎头姐姐睡觉。几个故事念下来,真的感觉眼皮都抬不起来了,就灵机一动对虎头姐姐说“你先睡着,然后爸爸再给你讲很多故事”。这时候的虎头姐姐也许是也有点困或者是被我的逻辑弄迷糊了,二话没说转过身就真的入睡了。我看这个办法有效,接下来一段时间几乎每天念一二个故事后就放出这个大招后脱身,只到有一天虎头姐姐终于识破这个诡计。
到了给虎头念故事的年代我又重新放出这个大招来对付虎头时,却一次都没成功过!每次我说完“虎头,你先睡着爸爸再给你讲很多故事”,此时虎头就会认真地拉上被子,把脑袋歪向一边,闭上眼睛,然后说“爸爸,我已经睡着了,你可以开始讲故事了”!
虎头听到的故事要比姐姐多了不少……"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Alice Liu on 18th April 2017

"Tiger,

還記得嗎?
當年考樂理之前
你百般沒信心,覺得樂理很難
一直不太願意去考
我軟硬兼施
你才勉為其難的答應去考

考試倒數計時前
你爸爸從中國回來了
我請他盯著你寫模擬考卷熟悉題型

下一次你上課的前半小時
我接到你爸爸的電話
爸爸說你完成了一份模擬考卷
但你覺得自己寫得不夠好,堅持說不想考了

為了要不要去考試
爸爸跟你「溝通」了一下
最後你跟爸爸達成協議
如果這份模擬考你的成績低於60分,你就可以不去考

爸爸打電話給我
跟我說了你們的協議
請我等一下上課時
不管這一份考卷有沒有超過60分,
請我都要改到有超過60分,
讓你對自己有信心

我答應了
雖然我當下的第一反應是:你是我教的,怎麼可能沒有60分?
我一直對我自己的樂理教學很有信心的 :)

那份模擬考卷,你考了八十幾分
我沒有放水,也沒有作假
是貨真價實的成績
你很驚喜的發現其實你也可以做得很好
之後
你不再排斥去考試了
之後的模擬考也越寫越好


考試的日子到了
考完後
你眉飛色舞的告訴我考試一點都不難
你很快就寫完了
在考場座位上消磨了好久的時間還第二個交卷離開

考試成績出來了
你考了95分
你很開心
還眉飛色舞的告訴我這很容易嘛!
又說這是因為你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的緣故
並不是因為我教的好
呵呵~

至今
我還常常想起你時時掛在嘴邊的那句
"Hey! I am the best piano player in the world!"
還有你說這句話時    臉上得意洋洋的神情

考卷出來了
我們一起看看是哪裡寫錯了
你一邊看
一邊懊惱的發現原來丟掉的那5分, 都是粗心大意錯的
其實你每一題都會

你嚷著 "其實我可以考100分"
我說對,
還說所以你現在知道你當初一直不想去考,
除了怕難,也是對自己沒信心

你不好意思的笑笑
我又說
"你應該對你自己,還有對你的老師,我, 多一點信心"
你說 "alright", 同意我的看法


那天
我聽著你爸爸說他這個爸爸做得不夠好
瞭解你不夠多。。。

我立刻想起你爸爸打給我的那通電話
他很愛你, 也很理解你
知道要如何疏通你一時的情緒  
也會迂迴的鼓勵你

你有對很好很愛你的爸爸媽媽 :)"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18th April 2017

"长大了的虎头是个是非观很鲜明的孩子,表达自己的观点简单直接,非常明了。在很多事情上,虎头只有黑白2种结论,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不记得虎头什么时候曾经为迎合不同观点而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情了。虎头一直按照他自己内心的指引真实地生活着。这点一直是我和虎头妈妈自豪的地方。虽然在他自己“内心的指引”的形成上,我俩有着一些影响,但主要还是虎头自己摸索并形成的世界观。
虎头会说话很晚,差不多1岁半才开始学说话。当时我和虎头妈妈为此还着实担心了一阵。可没料想虎头一旦开始说话就不得了,几乎从起床开始到晚上睡觉结束都在不停地说话,非常非常啰嗦......稍大点后,每天除了奔跑打闹就是在说话。记得有一次我被他说的实在受不了了,就挟着爸爸的威势对他说“从现在开始,停止说话5分钟,5分钟后再继续说”。他听了后几乎顿都没顿,说“爸爸我说完这个再停5分钟”,然后就继续说他要说的内容。听着他的要求,我苦笑中也只能继续听着他说,那5分钟停止说话的要求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了。虎头说话的爱好一直保持到读高中前,进入高中后感觉到他的话突然少了。但是只要提起电脑、刺客信条、League of Legends还有他喜欢的一些其他题目,虎头依然会滔滔不绝地说。只是这个阶段说的内容更多偏重于技术性的内容,非真正熟悉题目相关内容的听众很难跟他交流了。也许这是他读高中后话变少的原因。"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17th April 2017

"虎头小老弟:
其实说辈分我一个是你的叔。我更熟悉的是你的父亲,我们的船老大。虽然他和你母亲(我们叫敏姐)鲜少在我们面前提到你和姐姐,但从他们二人的感情甜蜜,完全可以让我们看到你有一个多么幸福的家。
但是所有的这一切随着你决绝地离开都永远的改变了。你留下的这个谜还要等我们到天上后,才能让你揭开谜底。不过我也相信你所去的地方一定没有黑暗、没有寒冷。因为在《圣经》诗篇的第23首,大卫这样说: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
我必不致缺乏。
他领我躺臥在青草地上,
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
他使我的灵魂苏醒,
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
也不怕遭害,
因为你与我同在;
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
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
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

老弟,是的,在你的人生即将开始的时候,就到了终点。你一定有许多想开始的计划看样子都等不到你看见结果了。你且留下太多太多的伤痛给你的亲人、你的朋友。可是我知道,你的离开不过是推开另外一扇生命的门,而那扇门上分明写着两个字——永远。你在另一边必然有天父更加美好的计划安排。
尽管你已经有美好的开始,但是老弟,请你顾念你还在这个世上苦苦挣扎的父母、姐姐,还有父母的父母。请你怜恤他们,托一个梦给他们,让他们知道你在那边一切都比这边更加美好。也求你在那边为这边的亲人好好的预备,让他们有机会在这边就能开始认识那位与你同在,且用大能的臂膀让你依靠的天父。
老弟,明天是复活节。我们过这个节日纪念我们的主为我们而死,而且战胜了死亡的权势。他是我们初熟的果子,后面必然有许多的果子。
老弟,求你在那边时依然时常帮助你的父母,让他们能走近主、认识主。因为我们所有的痛苦和欢乐他都知道。只有他能安慰我们的心。
愿你安息主怀。
愿我们相见时都欢喜、快乐。
愿平安、慈爱、怜悯安慰你的全家。

叔松嵩
2017.4"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Tong Liu on 17th April 2017

"虎头,今天怀念你的人太多,而且还是把持不住地悲伤,我没有时间朗诵这首诗,现在我把它写给你,希望你知道我们对你的评价之高,怀念至深!


今天的卡片上印的诗我非常喜欢,它说,

评价一个人的传记,
不要看他的长短,
而是要看他的内容深度。

有时候正是那些没有经历过的,
才是最值得我们感怀的。

判断一首歌曲不要看它唱了多久,
也不要看它有多少音符,
而是要看它的灵感与激情。

有时候正是那些没有唱出来的,
给了我们更多的遐想。

生活中那些美好的事情,
还有我们心中美好的旋律,
它们是不会终结的,
它们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既然上天做了这样的安排,要召回你这位在人间的天使,我们顺从天意,不做奢求。只是你走的太匆忙,我们实在舍不得,我们会想你,爱你,永远,永远。我们感谢你的父母,感谢他们把你带到过我们的生命里,你的幽默,率真,你的敦厚、朴实,你的乐于助人,给我们每个人都留下过心动一刻,难以忘怀,谢谢这18年来陪伴过你的幼年伙伴,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的老师同学,特别是专程从北京飞来的启蒙老师王甘女士,亲如一家教授你六年之久的钢琴老师Alice,感谢各位到场的朋友。

虎头拥有过短暂却幸福的人生,拥有很多同龄人甚至比他年长的人不曾有的经历,比如跟小伙伴一起进行过野外生存训练,跟父母驾船航海到阿拉斯加,只是此生未完成,但这不是终点是起点,只是来不及告别便要出发去征服茫茫海洋的下一个目标。宇宙无垠,人类是如此渺小,人生是如此短暂,虎头用自己的生命在提醒我们今天在座的所有人,让我们珍惜我们已经拥有的每一天,活出生命的意义。"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16th April 2017

"虎头,今天来了很多叔叔阿姨还有你的同学、好朋友,大家一起说起很多你以前的事情,包括很多你的“糗”事。我能想象得出你要是听见别人说那些“糗”事的话脸上的表情一定是一副无所谓我不care的样子。爸爸好像现在才开始一点点真正地了解你。就像今天小奀姐姐说Matt对你的评价似的,你其实很有灵性,只要真正想做一件事情了,就一定会认真地去做,还会做的很彻底。记得你小时候有一段时间喜欢上了恐龙,大概是5岁左右。这么小的年纪,也不知从哪里搞来的资料、图片,竟然把各种恐龙样子及其习性认个遍。有几次我试着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弄清楚了,拿着几个恐龙的样子问你它们都叫什么、吃什么,你全部答上来了。这都是自学成才的!"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ChenXia Han on 16th April 2017

"你是爱的天使
                       ——献给最可爱的小绅士虎头

在我当老师的那些年中,
虎头虎脑的你,
是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孩子,
那些点点滴滴,常常忆起。

有一次排队走在路上,
队尾的小弟弟突然摔倒了,
你特意折返回来,拉起他的手,
脸上浮现出同情和体贴的神情,
这神情让我非常惊讶——
那时的你只是一个三岁半的孩子!

后来,我常常看到你的体贴:
班里新来的两岁小朋友抢你的玩具,着急地哭了,
老师帮忙调解,
你流露出怜惜弱小的神情让出了玩具。

小朋友闹矛盾了,你会去安慰,
把手放在他们背上,或者握住他们的手,
有的小朋友不领情,甩开你的手,
你从不以为意,
眼睛里依然满是理解和体贴。

对于来参观的客人,
你总是会主动表示关心,
搬个椅子给她、拉着手引领她,
态度温柔又认真。

毕业两年后,你和小朋友来幼儿园,
大部分孩子对小班的老师都不太记得了,
而你,走过来和我聊天,
神情亲近又绅士,
让我觉得,你一定记得我。

你的关心与爱的眼神,常常让我觉得超出你的年龄,
以前,我觉得,那是因为你是一个情商高的孩子,
现在,我想,那是因为,
你是爱的天使!
我想对你说,
我感受到了你的爱!
我们感受到了你的爱!
我们也非常爱你!
永远!"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Alice Liu on 16th April 2017

"Dear Tiger,

剛剛忘了跟你說 Bye Bye
可能潛意識中我也不想說。。。

今天看了你彈 C Major scale 的影片
聽著你的 Fur Elise
還有那首 Schubert's Military March  4 - Hand Piano
真想念你彈琴的笑容還有生動的表情
還有常常給我的白眼

謝謝你來當我的學生
也謝謝你跟我分享過的一切

R.I.P"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John Li on 16th April 2017

"When Rocky first told me that your gone, I thought that he was joking about something else. Till this day I still cannot believe that you are gone forever. I would definitely cherish the laughter, and talks that we shared in the past. Rest in peace, my friend.

戴文敏阿姨, 孙毅叔叔,你们保重。

                                                                                                毛毛"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Amanda Tan on 16th April 2017

"亲爱的虎头,今天看到小董阿姨给我发来的消息,整个人像是被雷击中。去年的夏天,久居国内的我回到了温哥华,和你妈妈约好一个时间在家里见面,抵家了才发现那天是你18岁的生日PARTY。我空着手,还吃到了你为我烤的牛排。记得那天的你笑容满面,照例和你姐姐天依斗着嘴,我被你们俩的对话逗得忍俊不禁。本来想溜出门给你买个礼物,被你妈妈拦着,这下竟成了阿姨此生最大的遗憾。后来你妈妈开心的说起你拿到了SFU的offer,我也从心底感受着她的快乐。 我们两家的相识是在PEI岛,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看到你的样子,觉得真不愧为虎头这个称号,虎头虎脑的。妈妈爸爸对你的爱伴你在加拿大这个自由的国度慢慢的长大,当我们觉得小鹰即将展翅要高飞,今天的你却悄悄的离我们远去,没有见到你的归来,你让你妈妈晚上如何入睡?没有遇见你的笑脸,你让你爸爸怎样再次扬帆?没有絮絮叨叨的争辩,你让你姐姐的生活变得如此空白。没有你直率开朗的调侃,你让阿姨我没法面对你的家人。亲爱的虎头,阿姨真的好舍不得你!已经懂事的你在天国一定要好好的庇护你的家人们,他们对你,不胜凄断,杜鹃啼血                     百合阿姨于2017-04-16"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Erwin Li on 16th April 2017

"I was devastated when I first heard the news. I remember how you would always talk to me and lighten up my day. I will not forget all the humour you shared with me throughout my first three years of high school. You were always a source of companionship for me. My sincerest condolences to your family. You will be dearly missed."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Grace Win on 16th April 2017

"I was shocked to hear of the sad news on Thursday.  I want your family know that you made an impact in my class.  It wouldn't have been the same without you! Tiger, you were certainly someone who really stood out in my class, and students like you don't come along all that often. To know you, was a treat in my career."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毅 孙 on 15th April 2017

"虎头,我们知道你爱开玩笑,可你这次玩笑开大了!爸爸直到今天才能来给你写点什么。你一直是个很特别的孩子,无论是性格还是思维方式。
       这几天在努力地整理你以前的照片和视频,试图留住你的脚步。
       摸着你留下的一个个脚印,爸爸想起了那么多瞬间……那些瞬间都很平凡,但对今天的爸爸却是那样的珍贵!只是太少了……
       以后再慢慢说吧。
       你放心,妈妈爸爸还有姐姐会好起来的,因为你教会了我们那么多的东西……

爸爸"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Donna Dong on 14th April 2017

"噩耗如惊雷。无法相信那个明朗、单纯、善良的少年会在他的梦中悄然消逝。
第一次见到Tiger的时候,真的是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虎头”这名字起得贴切。无忧无虑的小子上Lerone小学,调皮得让老师头疼,爸妈着急, 恶作剧地吓唬小小孩儿,声言中国要conquer Canada,却善良地为这个国家的人们捐钱捐衣;送报纸途中同伴被狗咬,去据理力争;参加童子军了;滑冰、滑雪、打高尔夫了;跟Adam学钢琴了;跟Merilin学英文了;和浩瀚拌嘴了;和格格闹矛盾了;被钢琴老师Alice剋了还是得乖乖弹琴不服输;一身正装参加钢琴表演,记得弹的是《梦中的婚礼》。高中时代你在Elgin上中学,时常听你妈妈絮絮地讲着你的成长诸事,我们一同欢喜着你的成长,忧虑着你的烦恼。在你妈妈的朋友圈我围观你的高中毕业礼,知道你在SFU和VIC的offer中抉择,欣喜于你进入了自己中意的computer science 专业。你就是一直那么鲜活地呈现在我眼前。
记忆中的你一直笑眯眯的,高大俊朗,就如同中学时某天放学路上遇到你一样。你笑盈盈地朝我走来打招呼,“阿姨好”,我唠叨你说:“Tiger,你又长高了呢。记得要去理发哦,头发太长了”,我多希望还有机会再唠叨唠叨你的长头发啊。
Tiger,你承载着家人浓浓的爱而来,沐浴着爱的阳光成长进步,你也带着爱而去,在那个世界里也同样拥有爱。
可是,熊孩子,你不管不顾地走了,留给父母多大的伤痛,留给亲朋好友多大的哀伤。
但是,还是祝福你,一路走好。"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Tong Liu on 14th April 2017

"很震惊的消息,太令人意外,痛心。

不知道该说什么,脑子里一直想着虎头,想到虎头一家。

我对虎头印象很深,这个阳光男孩的大气幽默、善良真诚和自然天成,在同龄人中很突出:认真的交谈,简单而直接;大大咧咧的脾气,大大的笑容,辐射出轻松愉快的感染力;度假秘诀,烤出匠心独具的牛排,味道和口感都恰到好处,且认真地照顾别人,自己放到最后;认真驾船、划橡皮艇,动作娴熟;遵守规矩,说好了一定做到,律己也律人……最让人感动的,是跟妈妈的熊抱,让我在一边看着,都能从心底温暖,忍不住笑出来……

一个给大家带来快乐、轻松和关心的小伙子,希望在天堂里,仍然阳光、开朗,笑声不断。

难以想象家人的疼痛。很想抱抱虎头妈。

溜溜妈妈"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Alice Liu on 14th April 2017

"Dear Tiger,

從媽媽通知我到現在,
一星期了,
我還是很難相信你已經離開了。

翻了一下去年的上課紀錄,
我們最後的一堂課是去年八月五號。
那時候我們還約定好
今年要一起表演四手聯彈 Brahms Hungarian Dance No. 5。。。
上個月底,
我還想起你,
想起我們的約定,
想著不知道你考完期末考之後會不會有空跟我練習呢?

我們的緣分,
是從 2010 年的暑假開始的。
我依然記得,
我們第一堂鋼琴課的情景。
你一直是個很特別、很熱情的學生,
我們之間上課的氣氛總是很熱鬧的。

上課時
你會故意跟我頂嘴,
會故意斜眼看我,
會故意跟我唱反調,
會故意跟我開玩笑。

更會樂此不疲的追問我到底幾歲?
我總開玩笑的回答你 " 我500歲了! "或者 "我900歲了" 之類的答案,
你再接著取笑我 " So OLD! !!! Hahaha!!! "
或 " You are such an old lady! "
接著
我們會互相給對方一個白眼,笑一笑, 再繼續上課。

上課時,
你總怕我渴了、餓了,
總會細心叮嚀爸爸媽媽給我準備飲料和點心。
也有好幾次,
你問我後面還有課嗎?
跟我說媽媽今晚又做了紅燒肉或烤鴨等好菜,要我留下來享用。
也記得你總說這個週末要舉辦烤肉, 問我能不能來?
也記得你跟我分享學校的事, 還有你的 Alaska trip.

你知道我喜歡 Dark Chocolate,
至今,
我依然清楚的記得去年八月最後一堂課時,
你送我的那一大盒 Purdy's 黑巧克力,
並堅持要我立刻打開來吃。
謝謝你,一個貼心善良的孩子

我一直記得,
去年五月你割傷了右手的手指去醫院縫了幾針,
我說那取消當天的鋼琴課,好好休息吧。
你卻堅持不肯,
你說因為你快要高中畢業了,
能再跟我上鋼琴課也沒幾堂了,所以不願意請假。。。

我一直記得當你媽媽轉述給我聽時,
我心裡的那份溫暖與感動。

那天
雖然你上課時只能彈左手
你也彈得樂此不疲。
很開心,你喜歡音樂。
也很開心,你喜歡我的課。

所有的一切
都還歷歷在目
你卻已經離開了

謝謝你,
跟我有這六年的緣分。
我看著你,
從比我矮一個頭,
長到比我高一個頭,
從小蘿蔔頭,長成一個大男孩。
身高雖然長高了,
但爽朗的笑聲沒有改變過
調皮熱情隨性也沒有改變過。

Tiger,
我一定一定一定會想念你的。"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Mini Gill on 14th April 2017

"My thoughts and prayers are with Tiger's family and friends during this absolutely shocking and heart breaking time.  Tiger had a presence that put others at ease with a wonderful sense of humour and great smile. I can still imagine him walking down the halls of Elgin. I remember sometimes giving him a hard time about his latest course change requests and that was usually because he was so fun to joke around with!  It is so sad to think about him being gone.  Tiger will be missed."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Mini Gill on 14th April 2017

"My thoughts and prayers are with Tiger's family and friends during this absolutely shocking and heart breaking time.  Tiger had a presence that put others at ease with a wonderful sense of humour and great smile. I can still imagine him walking down the halls of Elgin. I remember sometimes giving him a hard time about his latest course change requests and that was usually because he was so fun to joke around with!  It is so sad to think about him being gone.  Tiger will be missed."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多罗西 妈妈 on 14th April 2017

"Tiger妈妈:我惊闻这个消息其实已经有三天的时间了,我几次想给你发出微信,但欲言又止。这几十个小时里我为Tiger深深地祷告!愿他一路走好!相信他在天国里依然是一个快乐的阳光男孩!    我几次流着泪读着豆豆转过来的一些信息,我回想着与Tiger短暂接触的每一个片段,无限的惋惜一直弥漫心中...        我记得第二次见到Tiger是在毕业晚宴上,孩子一身整洁的礼服,帅气而且谦逊,对我说:“阿姨,谢谢你送给我的礼物!我非常喜欢,但时间太匆忙,我还没回送你什么礼物呢!”我笑着说:“好孩子,不必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我们以后还会有很多见面的机会呢。”造物弄人,此一别,竟已成为永别。孩子的言谈中,体现出了良好的家庭教养与处世的友善,这是一个神定会眷顾的孩子。     只是,人不胜天,我们这些行走在人世间的渺小的人,唯有顺从神的旨意。     Tiger来到我们中间的旅程虽然短暂,但他温暖过每一个与之相识的亲朋,给这个世间带来过永不忘怀的爱与温馨,带来过永驻心间的回忆与怀念,此生足矣!"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Tony Zhang on 13th April 2017

"Tiger, we first met on Prince Edward Island. I was grade two, and you were grade three. Since then we've had so many memories, so many good times, so many stories, and so many adventures. From countless sleep overs, to unforgettable fishing and snowboarding trips, to memorable family dinners where we would always, always, ask to stay together for the night. Words cannot describe how good we were as childhood friends, and neither can it describe the pain and sorrow I bare after hearing about your passing. I miss you. I miss the times when we made up stories and pretended to sleep when your mom came to check in on us. Those stories will be forever kept in my heart. Even though high school led us onto separate roads, we still maintained that genuine friendship that no one can emulate. Everyone will remember you for your kindness, naivety, and genuineness, and I will not forget our brotherhood. We always had each others backs.

Now as I reflect on our memories together, I regret never having the time to visit your new house, I regret rejecting your invitations because of some AP class. I regret not seeing you one last time.

Brother, rest in peace, I know you will be smiling, forever, because that's just you."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David Werner on 13th April 2017

"I am so blessed to have met Tiger in this life and so very heart broken that he has moved on to the next far too soon. I'll never forgot his smile, beautiful laugh, and tremendous personality. God Bless Tiger."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David Werner on 13th April 2017

"I am so blessed to have met Tiger in this life and so very heart broken that he has moved on to the next far too soon. I'll never forgot his smile, beautiful laugh, and tremendous personality. God Bless Tiger."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Mike Zhao on 13th April 2017

"怀念和你相处的点点滴滴,毕业后在再未联系上你。I know we can't go back to the old times but I will remember the moments when you brought joy and motivation to me. You are amazing, I will miss you and love you forever brother."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Lisa Dennis on 13th April 2017

"I am immeasurably saddened to hear of Tiger's passing. I vividly remember the many conversations we shared when he would pop by my classroom at lunch or after school to hang out and chat. Both in my English 12 class and in those informal conversations, Tiger always made me smile with his quirky comments, his willingness to share his opinions, his ability to find humour in the most unexpected places, and his desire to bring happiness to others. I will miss seeing his smiling face and catching up with him. My thoughts go out to his family- you raised such a lovely young man."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Lily Liu on 13th April 2017

"Tiger,
     I was so shocked and not long after, extremely sad when I found out. We've known each other for many many years. We've spent many happy and sad moments together. Remember how our families always got together to eat? Remember when I was mad at you for that little hamster incident when we were kids? You were always smiling, so huggable, and amazing at playing the piano. Now I realize I should have spent more time with you, get to know you a little more, but I don't have a chance to anymore. But rest in peace now. You will be missed."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Connor Vandenberg on 13th April 2017

"Tiger,
We only met a couple of years ago, but it did not take me long to realize what a genuine, caring, and fun-loving person you were. Whenever I saw you, I could tell that your warm smile and hearty laughter brought joy to all those around you, myself included. I remember many fun nights at your house where you grilled us delicious food and along with Yvonne taught me how to play Chinese board games. I was always inspired by the way you remained true to yourself and took on every endeavor in your life with conviction. Although you are no longer with us in person, your memory and your smile will live on in those fortunate enough to have known you. You taught the world how to laugh, and in doing so mad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
Rest in peace Tiger, I will miss you."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Catherine Chen on 13th April 2017

"虎头, 这么多天过去了姐姐好像无时无刻都在想你,和你说话。我晚上实在睡不着, 满脑子都在想你的笑容, 你的幽默, 你的热情, 你有时斜眼看我的熊孩子样和你笑话我是菜鸟时的得意神情。还想起我们每次去你家,你都第一时间拉着Matt去你屋里给他展示你的成果(不管是学校project 还是游戏)。你每次都跟我说女生不能进, 我都会觉得你好可爱也很高兴你遇到一个投缘的大哥哥。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 但是知道你不喜欢我唠叨, 因为这样不酷。所以我以后跟你说话的时候 你就忍着听吧。姐姐也知道你要是看见我想起你就哭 也会觉得我不酷, 但是你就原谅我吧。我们好爱你, 想念你 也相信 我们以后一定会再见到! 你这个人见人爱的大男孩在那边一定要快快乐乐的! 也请你星期天一定要给我力量。- love and miss you so so much, Cat and Matt"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Tong Liu on 13th April 2017

"i虎头,我知道你一直是个独一无二的男孩儿,你不喜欢用别人给你的所谓规矩来丈量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你总是用自己的眼睛,独特的心来观察周围,感受律动。我们这些从教育流水线上下来的大人们,经常被你发自内心的提问问得忍俊不禁,但有时也会打开我们墨守陈规惯了的另一个视角。我记得你对大人很挑剔,有时,你打开门,会对来客说,“怎么又是你?"但我很荣幸成为为数不多的你可以接受的阿姨之一。你会叫我,“刘童阿姨,今天你带了什么好吃的?”,现在我多么想再听你粗粗的直率的声音,再扒开我的包看一眼!也许因为我对你与众不同的理解,也许因为你让我受宠若惊的接纳,当你的妈妈要我来主持这个送别仪式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接过任务。阿姨并不善言辞,但是阿姨非常喜欢你,喜欢你探索人世直达心底的发问,喜欢你不拘繁文缛节坦率直接地与人交往,喜欢你非常男性化的举止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喜欢你聚会上宁可自己吃不上,也会一直坚持着给大家烤肉,不假他手。你继承了父母亲的慷慨大度宽容善良,父母也一直守候着你个性中的桀骜不驯和喜欢独辟蹊径,我和朋友们一直羡慕着你们的亲子关系,你和我的儿子坦坦从小上一个幼儿园,我们两家人也分别从北京移民到了温哥华。八年后我们再次在温哥华重新联系上的第一天,因为迫不及待地想见面,而我又有不能推迟之约,我和你妈妈竟然安排了匆匆一面之后,你和妈妈留在我家,和棒棒、溜溜和坦坦一起玩,然后阿姨就走了。让阿姨当时的男朋友尼克伯伯惊诧不已,大呼不可思议。是的,异族人的他,怎么会理解我们如此亲密的友情!阿姨今晚累了,明天再来跟你说话,你乖乖的。[BrokenHeart][BrokenHeart][BrokenHeart][BrokenHeart][BrokenHeart][BrokenHeart]"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shi shier on 13th April 2017

"虎头妈妈,看了你昨天发的那段文字,泪到不行,痛到不行。近期别写东西了,文字只会让你更加痛彻心扉。远离文字,远离安静,远离思考,远离孤独,远离泪弹朋友,远离悲伤故事,别给自己留白,让自己忙起来了,让运动、聚餐、国际局势、明星八卦、音乐美术、金融股市,让无聊的事情占据你所有的时间,扎在朋友堆里听她们瞎贫胡扯,让自己每天熬到困得不行,累得倒头就睡,这样充足酣畅的睡眠会让虎头入梦,梦里的一切栩栩如生,在梦里跟他相聚,他能陪你聊一整夜。虽然醒来依旧痛,但是为了那短暂的相聚,我们能扛住所有!抱抱你——事事儿妈"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汀汀 妈 on 13th April 2017

"上帝一定是太爱虎头,把他抢去了。。。
虎头爸妈及姐姐节哀,多保重!
----汀汀妈"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Lily Kang on 12th April 2017

"天堂是我们每个人都要去的地方,就在那里快乐地生活吧,虎头一路走好。----阿莲"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Lily Kang on 12th April 2017

"虎头,你是天使,天堂很温暖……别忘了变成一颗最亮的星星让我们抬头就能看到你-----洋兔妈"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Wenmin Dai on 12th April 2017

"儿子,自从你那日被法医接到VGH,我一直在哭、在恍惚、在后悔!我大声放那首许巍的《曾经的你》,我知道那首歌写的是一个经历了人生百态世间冷暖的哥们儿,跟一直快乐、随性、完全没有经历过任何伤痛的你不搭,但那句“这笑容温暖纯真”分明就是说的你。崩溃的一个星期,终于在法医电话说他们不能找到你离去的原因的时候有了缓解。儿子,什么比你没有经历痛苦就在睡梦中悄然而去更能安慰你伤心的妈妈呢?
     我记得出事几天前的那次我去看你,在电梯里你如往常一般搂住我,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说:妈妈,我爱你!你爱我吗?我笑说:这可是在公共场所,有摄像头的!这个场景、这个问话永远没有新意,不会改变,已经有十年了吧?只是以前你只够搂住我的腰的高度,现在你得弯下腰来亲你的妈妈了。
    今天下午,我终于见到了你。说实话,西装穿上,头发整理好,这个翩翩少年有点让我觉得陌生,不是那个一年四季穿同样一套衣服,随随便便的你了。昨晚,我睡在你的床上,跟你喃喃了几乎一夜,我说让我哭够了,明天我见到你时一定不哭!我以为很难,我以为我做不到。可是,当我坐在你身旁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这一点都不难啊!我跟你说话,就象那天我们在你公寓的电梯里......只是,今天你好乖,不跟我犟嘴了!我和爸爸就这样坐在你身边,跟你说话,想起了你以前好多搞笑的事情。说起你经常躲在拐角处等着突然跳出来吓唬我和姐姐,有一次,你躲在那里朝向你以为依依姐姐会走来的方向严阵以待,偏偏姐姐那天不知道为什么从另外一边出来,径直走到你身后,把你吓了一大跳。臭小子,你也有这样糗的时候啊!:)
    姐姐坐在稍远一点的沙发上,她似乎比妈妈更哀伤。说起你在Mr. Quan的化学课迟到,买了一杯Latte带给Mr.Quan, 用多了一个字母t的咖啡,代替你对你late的歉意,你怎么那么有创意呢?以至于Mr. Quan 把这事晒到他的Facebook里!我们就一直说、一直说......今天,你没有嫌我烦、啰嗦了。今天,你好乖!
    谢谢Victory Memorial Park的贴心安排,明天、后天我们都有时间再这样跟你交谈。等着,我今天要使劲回忆,把你的糗事都想起来,明天一起数落一下你!
     儿子,今天妈妈搂着你、亲你的脸,觉得有点凉!就象某个寒冷的冬日你从外面顶着大风回来,手凉、脸凉、鼻子凉!妈妈今天听到你说:妈妈我爱你!你爱我吗?亲爱的儿子,我今天回答的是:我爱你,我一直爱你,永远爱你!"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Lily Kang on 12th April 2017

"虎头弟弟你好,跟你说哦,我有两只可爱的狗狗也在那里,你要是看到他们就在一起互相作伴做好朋友吧,你们不要吵架哦。----冬儿"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he nan on 12th April 2017

"上一次也是唯一和虎头相处的日子距今已久远,却历历在目,那个敦厚温暖乐于分享的好孩子。此时是难以言表的震惊和痛心。永远铭记你的笑容。始终相信我们深爱的人不曾远离,他们以另一种方式陪伴、关注着我们。请虎头家人节哀,保重身体。——猫妹妈妈"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Valerie Kahl on 12th April 2017

"Dear Wen, Yi and Yvonne, We are so very sad to hear the news of Tigers sudden passing. Tiger was a fine young man. He was smart and also kind. Whenever I saw Tiger he would say to me, "I am going to hug you" ....and he would! Usually a great big bear hug....a Tiger hug! And then he would shake his head and say my Matt was silly. He was right! He was always smiling. I remember watching you, Wen, flying kites and playing catch at Laronde park with Tiger. He was so lucky to have such a wonderful Mom. Matt came home from your home telling me of the delicious homemade food you served the kids. Rest in peace Tiger. Our thoughts are with the Sun Family. Val, Darren Matt and Aidan Kahl"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老 乐 on 12th April 2017

"昨天晚上已经看到消息了,伤心而又难过。晚上一直没睡好。默默地点开链接,一遍一遍翻看虎头的照片,小时候虎头虎脑、天真烂漫,少年虎头英俊、帅气。在海边牵着小马时的自豪、在海边垂钓时的深沉、户外拓展时的果敢和勇气...你是亲子中心的孩子,有深爱你的家人、也有许许多多从未谋面,但关注过你成长的叔叔阿姨们。我们都很心疼,很不舍。愿你在天国幸福~  ---- 庆麟妈妈"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Shen Li Bi on 12th April 2017

"我们想要你回来。
即使看不见,相信你一定会在家里的,只是看不见,在的。"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L L on 12th April 2017

"愿虎头在天堂一切安好!晓晓妈"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Randolph Hong on 12th April 2017

"8年前,我的岳母去世。13天后,她10岁的孙子也去天堂陪伴她了。那一段时间,我们全家人一片混乱,尤其是我岳父和我儿子。所以,好好陪伴身边的亲人,多多关注虎头姐姐的状态吧。对我们来说,最好的纪念逝者的方式,就是好好活下去。抱抱。----心泉。"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老 乐 on 12th April 2017

"–无法想象虎头家人彻骨的心痛。在一起幸福而温暖地度过了18年,对于虎头和虎头的家人,都是无比珍贵的际遇和记忆。我们永远会记得,我们有一个孩子,叫虎头–––涵涵妈妈"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Clara Xue on 12th April 2017

"心痛。
-- 雪雪妈"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qq mm on 12th April 2017

"快乐阳光的虎头在另外一个世界一定会继续快乐!虎头爸妈和姐姐一定要保重!"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Michael Domanski on 12th April 2017

"My condolences  to your family at this time. I will never forget our chemistry classes, with yoo and quan... You were always one of my lab partners bro. You could always make me laugh and ive known you since I was 13. I remember that watermelon fight we had with my little bro when you did the news route. And when you got your license how excited you were in chem class.  Getting lunch with you at SFU... We watched eachother grow up it pains me to write this. Rest easy, you are at peace now. We will see eachother again one day ❤️"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波光 波光 on 12th April 2017

"记得虎头妈是当年最早的一批。我本人好像沒有跟虎头妈聊过。知道虎头妈是从“老人们”的嘴里,还有当年那本书“新浪宝贝”里有一篇虎头妈的贴子。看见虎头妈是在坦坦娘的朋友圈里,虎头妈就像个邻家大姐,和蔼可亲。同为人母,同样有正当花季的18岁儿子,深深能够体会虎头妈的悲伤。除了抱抱,还是抱抱。[心碎][心碎][拥抱][拥抱]    宁宾妈"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Yanyan Tian on 12th April 2017

"虎头,在天国一定要快乐!无论在哪里,爱都时刻围绕着你! —画画妈妈"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Julie Zhu on 12th April 2017

"虎头,我们爱你,愿你在天国快乐!
葳葳妈咪"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shi shier on 12th April 2017

"无法承受之痛!孩子们在生命之初就相识相聚,阔别多年,竟然无法再见!虎头,愿你在另一个与我们平行的空间帅帅的好好的……虎头爸爸虎头妈妈,多多保重,希望有机会再聚首——事儿"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老 乐 on 12th April 2017

"安息吧,宝贝!保重,虎爸虎妈!"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波光 波光 on 12th April 2017

"虎头,是我们的心、我们的爱、我们的孩子……
相信你是去天堂了,在那里,你会永远年轻而快乐……
---宝宝娘"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波光 波光 on 12th April 2017

"天国永远有光。虎头来过,看顾过这个世界,回去了,完成了他降临应该完成的任务。---圣火令"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Phoebe Yin on 12th April 2017

"Dear Tiger,
I was writing a project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in this strange city and country when I heard this sudden and shocking news from back home. Immediately, memories of us rushed into my mind and I was unable to control my tears. Do you remember how we used to divide our desk into "Vancouver" and "London" in Ms. Fraser's class? Well, just as we hoped, I'm now in London and you stayed in Vancouver, but this time, you are staying there forever. How I wished you could come to the real London to visit one day!  Do you remember how you never brought a pen to class so every time I lent you that broken ball point pen with the spring missing? There are so many more pieces of memories that I cant forget and will never forget about. You brought happiness into my life and even thought you are not here anymore you will forever remain my good friend in my heart.
Rest in Peace,
Your friend Phoebe"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Vincent Wang on 12th April 2017

"I remember your laugh, boisterous as it was. I'll never forget the songs we played together, and your endless teasing about my performance in various aspects of life. I didn't hate it. I wish I had spent more time with you, and now it seems I can't, anymore.
I am sorry.
Thank you, for everything."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Quince Bielka on 12th April 2017

"You were always willing to sacrifice your time for a cause. You would help others no matter what was going on. You truly laid down for others and brought hope into our lives, you made us better Tiger."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Quince Bielka on 12th April 2017

"I will always remember your ability to make me feel like the village idiot whilst making me all the smarter. You brought a light into my world and I would never have made it through highs school as well as I did without you. Rest in peace my friend, I'll see you again on the last day."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Spencer Zezulka on 11th April 2017

"You will always be remembered by your incredible ability to make those around you happy. Your absence will leave a hole in the hearts of those close to you, but I hope you found peace wherever you went. Rest easy, my friend."

This tribute was added by Wenmin Dai on 10th April 2017

"你的笑容温暖纯真......"


Leave a Tribute:
 
LEAVE A TRIBUTE
Invite your family and friends
to visit this memorial:

Subscribe to receive e-mail notifications when others contribute to this memorial.

This memorial is administered by:

Wenmin Dai
毅 孙

7270 views

Have a suggestion for us?

We are waiting for your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