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verMissed
Xuefeng will be forever in our hearts. We will be hosting a memorial gathering to celebrate his life.   
我們會為雪峰舉行追思會,懷緬他的生平點滴。詳情如下:

Date 日期:             Saturday, 27 June 2020 | 2020年6月27日(週六)
Time 時間:             2:30 pm - 4:30 pm | 下午2點半 - 4點半
Venue 地點:        GH803, Th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 香港理工大學GH803室
                              (The memorial service will also be live-streamed via Zoom
                                   同時於網上通過Zoom軟件直播)

Registration 登記: https://polyu.hk/MjEQO
For the non-PolyU participants who will attend in person, a QR code for accessing the university campus will be emailed to you on or before 25 June 2020. 選擇親身出席追思會的非理大人士將於六月二十五日或之前透過電郵收到用作進出理大校園的二維碼。 
請留下您與雪峰之間的回憶或是您想對雪峰說的話:
Please share your memories
of Xuefeng or words you would like to say to him:

Posted by 展 一籌 on June 19, 2020
你是我的同學,室友,同事,閨蜜。讀碩士時,我們經常一起在羽毛球場打球。在教院工作時,還記得那天我和Daniel陪你做準備面試,很快我們成了同事,一起做研究一起在學校吃午飯。到了書院工作後,我們則成了室友,我們在家吃火鍋、出門吃下午茶、一起過生日、逛街,仿佛這一切還歷歷在目。我結婚時,你忙前忙後,默默為我付出。Edwin出生後,你會常常來看望他。你見證了我與Edwin爸爸的戀愛,結婚,生子。你隨風逝去,但有關你的記憶我將永遠埋藏心底。
Posted by 仁魁 侯 on June 19, 2020
雪峰,第一次见到你时是2017年11月份在菲律宾,请你给我做翻译。做英语报告时,总要有个朋友坐在前排,我心里才踏实。面对这样的请求,你丝毫没有犹豫,就答应了。我想我那时作报告的几张照片应该也是你帮我拍的。想想看,好像就在前几天。
我们见面的机会不多,大家都在忙着各自的事情。2018年,我就离开了香港,记忆中最后一次看到你,是在去年到香港和你们一起吃饭,那次也是匆匆忙忙,好像是下午到的,晚上就回来了。后来,我又想起来,去年6月底,我们应该都去北京开会了。到去年会议网站,下载照片,竟然真的看到了你。以前的时候,我觉得记忆力不好无所谓,这些日子,我很是恼火自己的记忆力。去年9月份,由于没有及时申办因公护照(其实也提前了两个月申请了),导致没有能够去日本开会。现在想想看,那竟然是过去的这两三年的时间,最后一次跟你见面交流的机会。

那个周二晚上,你还在群里发给我们计算临近词语的一个网址,那是你留给我们的最后礼物,谢谢。
这些天脑子里总是想起你的笑容,说话的时候都是一说一笑的样子。曾经感觉到自己的心像结了一层茧,对很多东西都说不上有什么感觉,这次你让我发现自己的这层茧还不是太厚。
看起来,你比我还瘦,记着到了另一个世界,多吃饭,好好锻炼身体,愿我们都能保护自己。
多保重!





Posted by Annie Wang on June 19, 2020
Dear Xuefeng,
Still feel hard tot believe that you left us... How I wish this was fake news.
Thank you for sending me the references regarding my research. You are such a kind-hearted boy. 
Your sweet smile and kind help will always be remembered. We will miss you forever.
May you and your family rest in peace.
Posted by Xinyue Song on June 19, 2020
Hi 齐齐,
好久不见,没想到以这样的形式来给你留下一封小小的信。
手放在键盘上突然不知道要写什么,只是反复想起最后一次见你的场景,咱们仨个一起在lady M吃蛋糕,好像也不是多年以前的事情。
成为你的朋友,校友,每一个在那样的年少时光里留给我的,似乎都是带着暖黄光晕的回忆。闭上眼睛回忆起的每一帧画面,大家都在开心的笑着,好像是在学校的cafe里你数落着我们不漂亮的作业,海边的公寓里举杯说着happy new year,在维港拥挤的人群里紧挨着彼此大喊着倒数跨年,毕业的时候被捧花的我们夹在中间.....太多太多了.....
你干净清爽的少年模样,将在我的记忆里永恒留驻。愿你平静,安详,在另外一个平行时空里,也有爱你的和你爱的人陪伴,we only part to meet again.
Page 2 of 2

Leave a Tribute

 
Recent Tributes
Posted by Gao Long on July 6, 2020
峰:
  又来看你了,今天看见这里有你的视频了,我下载保存下来了,追思会那天我看着你的视频听着你的声音不禁流泪,很想你,很怀念曾经相处的日子,今天的视频又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每天都会想起你,想起来那个阳光善解人意的你,还是不敢去相信这是真的,每次都幻想着重重的可能你可以逃离的机会,但是现实还是发生了,我不敢去想当时你的场景.......谢谢你让我认识你,终有一天我们会再见的!
Posted by Nason Cao on June 29, 2020
齊齊,我們認識7年了。從相識一起聽音樂會,到隔三差五約飯,我們一起有很多的共同回憶。我很感謝你,因為你總是那麼樂觀,給負能量多的我帶來了不少正能量。我們曾經有一段時間因為我的原因有一點點小矛盾,後來也化解了。非常感謝作為朋友的你對我的包容。你曾經說過,眼看著身邊的朋友一個個離開香港,我想不到的是你就這樣走了,永遠離開了我們。我們的小群裡永遠有你,我懷念我們的點點滴滴。我曾經為你慶幸,你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你好像更開心樂觀了。希望另一個世界沒有痛苦,希望你能生活得很好。你永遠是那個翩翩少年。
Posted by Vincent Wang on June 28, 2020
The senses you studied make much sense,
The sentiments you captured bring up emotions,
You are sorely missed,
A bright mind,
A warm soul…
his Life

晴光未減照雪峰,故人永思憶高亮

雪峰,人如其名,高風亮節。
少了你,世間少了一道陽光。
祝禱你所在之處,晴光亮雪,不再有陰暗的角落,
永遠有潔白的光雪相映,
伴你。

Xuefeng left this world with great hope and promise, thinking about completing his PhD on emotion and metaphor, anticipating an exciting and fruitful research visit to Europe (Groningen), and celebrating the publication of his most recent research* at LREC, the world’s leading conference on language resources and language technology. Without COVID-19 lockdown, he would have been sharing his exciting academic discussion at LREC, as well as his joy of travelling Marseille and Provence (probably with some friends from our lab and elsewhere). Let’s not remember Xuefeng as just another soul we lost among all tragedies in the year of COVID-19. Let’s remember his smiles and his always warm and helpful manner, like warming sunshine on the pure white snow peak.

* Xiang, Rong, Xuefeng Gao, Yunfei Long, Anran Li, Emmanuele Chersoni, Qin Lu, and Chu-Ren Huang. 2020. Ciron: a New Benchmark Dataset for Chinese Irony Detection. In Proceedings of The 12th Language Resources and Evaluation Conference, pp. 5714-5720.

Recent stories

「寄托」

Shared by Fernando HAO on July 4, 2020
晚上在「寄托論壇」找房子,找來找去,房子沒找到,卻想起了這七年的港漂歲月。

第一年是住在大埔墟,第二天就興沖沖地跟同是老鄉的你見面,約在了新都廣場,你當時住在紅磡。那段時光,你總嫌棄大埔墟太偏遠,我就過去PolyU找你,混進你們學校飯堂,吃了不知道多少頓。

後來,我仍在大埔墟,你又搬到了大圍的金獅花園,我做完家教後,你跑完步後,就去那邊找你,去你推薦的那家「牧羊少年」。

再後來,你又搬到了樂富,那家商場的樓上總有一家「吉野家」,你家教賺了錢,當時我還在做家教,你請我吃了一頓暖暖的「小火鍋」。

再再後來,我入職了,你做齊博士了。記得有一次,晚上混進了你的宿舍樓,跟你在大堂聊了很久。

之後幾年,大家都是漂來漂去,你說你曾經住過上下舖、客廳、單間,知道漂泊日子的人間冷暖,平時多存善心,在地鐵看到別人的背包拉鍊打開時會提醒對方。你說過「信息如此發達的年代,想要聯繫是太簡單的事情了,不像晏殊那個年代『欲寄彩箋兼尺素,山長水闊知何處』」。最近在Wechat才留意到,原來這七年間幾乎每天都會在wechat聊天,七年間見證了彼此的成長與酸甜苦辣,彼此面前多了一點「無所顧忌」。現在,Contact的list裡面卻少了那種「無所顧忌」。

你我都是臉皮薄的人,不輕易向他人張口求救,除非是自己願意之人。幾年前的一個深夜,我一個人腸胃不舒服,獨自去了醫院,晚上十一點聯絡了你,把我家人的內地電話發給了你,說等下可能要做手術,到時候遇到緊急情況,你可以幫我聯絡家人,整個晚上折騰完已經半夜一兩點,你還在電話那邊等著,直到我報了平安,你才入睡。

最近,幾乎每天都會約朋友一起吃飯,和好同事,和好同學,每每吃到好吃的東西,還是會想到你,心想:又發現一處好地方,下次約起,如何?

High tea

Shared by 你的 鉛筆姐姐 on July 4, 2020
齊齊:
今天我們去了你一直說想去的F&M啦,但太貴而且食物也很一般,你沒吃到也不會特別可惜啦~

小王子找到了狐狸

Shared by Ruitian LI on June 26, 2020
雪峰,

  今天是我知道消息的第21天,可我的心中还是非常悲伤,我每天告诉自己不要想这些,可还是忍不住不停的想你,所以又给你写第二封信。我想我如果去年11月回家以后跟你再也没有联系过,我可能不会像现在这样悲伤,这样无法释怀。可现实是我们一直在联系,互相说每天什么都不想干,还一起把Confirmation拖到了最后。

  我想跟你说几句对不起,对不起我可能曾经说过一些傲慢无礼的话,真的对不起,但我真的从来没有想过有意要伤害你。想起那次我们去看演出,我看到你那个手包,顺这个话题继续聊起来,你说去那种店买东西导购总是以貌取人,我竟然直接回了句“那是你心理作用吧"。还有那次你去Tiffany午餐后的第二天找我吃饭,我说“看你拍的那图,我应该也不会去了,看着不是很精致"。你紧接着说我们可以约那个马上要开的Fortnum&Mason, 我竟然说了一句“你可能会觉得有点贵"这种话。 但你却很包容的说“没事啊,反正就去一次,拍个照"。 我现在想想这些,觉得自己实在是很没情商,很讨厌,而这种讨厌的时刻可能还有很多,但真诚善良的你总是一直包容我。记得有一次你说觉得我干净单纯,可是跟你一比,我真的无比惭愧。

 还有对不起,作为朋友,我好像从来没有主动关心过你。说实话,很多次我们聊天我都觉得你其实内心有点孤独,尤其是11月学校被破坏,我感觉到了你并不是那么想回家,但我却没有更多的去关心你,了解你。其实我也想,但性格使然,总是觉得不好意思。非常让我难过的是,看着写给你话的这些朋友,好像大部分你都曾经跟我说起过,有学法语的朋友,有你的本科同学(一些还跟你闹过小矛盾), 有你的呼市老乡,有教你健身的朋友,有和你睡过上下铺的师兄,有和你一起读研但却离港让你不开心的朋友等等等等。我回头想想每一次你总是与我分享自己,分享快乐,而我除了大部分时间跟你抱怨这个那个之外,好像从来没有让你了解过我自己。很多我们之前说过的话,我现在想起就觉得无比痛心。比如那次我们同年入学的博士生吃完饭后,我跟你说“咋时间这么快,转眼都一年了”,你说“可我们还年轻”,以及那次去看演出路上,你说“哎呀,咋一下都有皱纹了,一下都老了”,还有我不止一次在你面前说过“人一生就只能活一次,干嘛不活的美好点", 你说“是呢,还有很多地方都没去,很多事都没做呢"。当这些话不停的在我耳边出现,我实在是无法相信,也无法接受你离去的消息,现实干嘛要这样残酷啊?

可无论如何我要谢谢你,谢谢你总是包容我,与我分享快乐。谢谢你在我表现的有点冷漠的第一学期甚至是第二学期初,你还总叫我一起吃饭,让我感觉到了温暖。你真的是我在香港遇见的最好的朋友。我现在真的不知道我回到香港后会是什么情况,感觉学校里到处都会是你的影子,包括学校外面的那些饭馆,因为我第一次去那些地方都是你带我去的。

其实我们也算有缘,我并不知道你喜欢小王子,我当时去比利时回来送你的那个水晶球也只是为了还你去年去日本回来送我的手信以及去韩国之前给我的零食小吃,但它刚好却是你喜欢的小王子。我反复看了你给我拍的那个你摆在桌前的水晶球,发现里面没有那朵高傲的玫瑰花而是只有小狐狸。那么,我想小王子去到狐狸的星球,才会是最幸福的吧。因为谁不希望遇见一个狐狸啊,有狐狸的指引,理解,包容,和给予,小王子肯定不会孤独的,愿这就像你朋友圈封面上的那句话,“有人在未来等风也等你"吧。

我很害怕,我的理性声音告诉我"普通人"的逝去很快便会被人遗忘的,但我不要这样,我回去香港后就会把那座水晶球取回来,我要好好保存它,因为每当看见它,就会想起你。

                                                                                                                                      Ruit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