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verMissed
Posted by Yubin Liu on March 31, 2021
Posted by JG W on March 31, 2021
2012年12月在Milpitas大华的上海饭店是上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延有。来自同一个中学, 同在北京读书,后来又一起在北加州重逢。一直的好朋友
两年前,同学女儿去北加工作,电话里延有还说下次去加州好好聚聚。
痛失挚友,但我知道,此时他已经回到了那真正美好的家里。阿门
Posted by 月耕 朱 on March 21, 2021
从宝应中学,远离家乡亲人到清华同一个专业,延有给了我很多生活上的帮助和精神上的支持。跟延有最后一次见面,是在西三环一个饭馆吃饭,然后送他去机场。路上,老大哥给我很多人生嘱托。
2014年在旧金山跟陈实见面时,陈实说叫上延有。我说他离得远,就不要叫他了,痛失一次见老大哥的机会。
老大哥在天堂安息。

Leave a Tribute

 
Recent Tributes
Posted by Yubin Liu on March 31, 2021
Posted by JG W on March 31, 2021
2012年12月在Milpitas大华的上海饭店是上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延有。来自同一个中学, 同在北京读书,后来又一起在北加州重逢。一直的好朋友
两年前,同学女儿去北加工作,电话里延有还说下次去加州好好聚聚。
痛失挚友,但我知道,此时他已经回到了那真正美好的家里。阿门
Posted by 月耕 朱 on March 21, 2021
从宝应中学,远离家乡亲人到清华同一个专业,延有给了我很多生活上的帮助和精神上的支持。跟延有最后一次见面,是在西三环一个饭馆吃饭,然后送他去机场。路上,老大哥给我很多人生嘱托。
2014年在旧金山跟陈实见面时,陈实说叫上延有。我说他离得远,就不要叫他了,痛失一次见老大哥的机会。
老大哥在天堂安息。
Recent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