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verMissed
Stories

Share a special moment from Zirui's life.

永远是我们281班的班长

Shared by Qi Liu on March 19, 2021
我们高中两年半虽然相处不多,毕业之后也没有再联系, 但子睿留在我心中永远是那么积极 热情 活力四射。记忆起20几年前和你的一个小事。 高一的时候体育课测50米赛跑,4人一组随便跑,然后看到四个四个的上。 突然子睿站上起跑线,其他人迅速撤了,就子睿一个人半蹲准备跑。我当时才去雅礼不久,谁也不认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傻乎乎的看没人跑了就赶紧上去蹲上起跑线。哨声响起来,我刚迈开一步 就发现子睿已经在我前面10米了 我回头一看也没人 只能硬着头皮跑下去。结果是子睿跑到终点了我才跑了一半。

庆幸认识你,睿哥

Shared by Junfan Tian on March 18, 2021
缘分真是个神奇的东西。我是先认识牛聪后认识子睿的。
我和牛聪是华盛顿大学的研究生同学,虽然认识,但因为不同专业,也没见过几面。2017年夏天,牛聪加我老婆微信问她婚礼筹备的事,我才知道她也快结婚了。更巧的是,他们的婚礼和我们的婚礼是在同一个场地。于是我们两家四个人约了个周六的brunch打算边吃边聊。就这样,我跟子睿有了第一次见面。
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非常阳光,爱说爱笑,身材管理的也很好。那天的聚会,女生们兴奋地讨论着婚礼的细节,而我和子睿则侃天侃地,就像好久没见面的老友一样聊天。他的博学多才、逻辑思维、幽默风趣都让我很佩服。彼时我还在投简历找工作,子睿不但指导我面试技巧,还多次帮我内推微软。
神奇的缘分还在继续。2018年我跳槽微软,就在我入职前不久,子睿竟然也转到同一个组。我们的办公室在同一层,走路两分钟的距离,于是我们经常中午一起吃饭。他跟我介绍很多“过来人”的经验,在工作和申请绿卡方面帮助我非常多。
2019年我最后一次工作签没中,被迫要搬离美国,临行前子睿和牛聪还去我家玩,看望我出生不久的儿子。其实那时候他已经确诊了癌症,但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阳光乐观自信,让我们都没察觉出来。去年,我的工作签终于中了,他第一时间祝贺我,我们还通了好长时间的电话。
今年元宵节前夕我才知道他生病的事,我们视频通话了一次。看着他的样子,我和我老婆的心里无比难受,我老婆偷偷抹了好几次眼泪,我则强忍着泪水陪他聊天。原本想着再多陪你聊几次,没想到你就这么匆匆走了,到现在我都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睿哥,感谢与你相识。你就像一颗绚丽的流星,虽然短暂,却给这个世界留下了很多美好。天堂路远,祝你一路走好。
Shared by Li Zhang on March 19, 2021
有幸和Zirui童鞋同事两三年。我们大家是同一批开始学习滑雪的。也不知道是单板选择了他还是他选择了单板,Zirui成了我们这拨人里的唯一一个单板选手。从绿道到蓝道到黑道,大家一点一点解锁新技能。记得有一次大家一起爬上了南山的塔楼部位,从那个在当时看起来很了不起的高级道一起冲了下来。后来大家去河北崇礼进阶,才见识到高级道的真正模样。再后来我们这拨人陆陆续续到了西雅图,Snoqualmie, Stevens, Crystal, 大家才发现原来真正的雪山是应该搭配高耸入云的森林的。18年圣诞节大家最后一次和Zirui滑雪,他滑的特别疯狂,也不知道在哪里学会的360度快速旋转下坡,看着让人胆战心惊,我们都开玩笑说他解锁了新的滑雪黑科技。最后一次见到Zirui是2019年的夏天,大家在Bellevue一家餐厅聚餐。Zirui说脚不舒服,后面的雪季可能不能和大家一起滑雪了,我们当时都不知道另有隐情。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和大家说说笑笑别无二致。Zirui爱说爱笑爱拍照爱滑雪爱跳舞爱戏剧,每一样他都尽力打满再打满。还记得他每次看过奇幻或者科幻类的电影或小说,会津津乐道的和大家去分析其中的各种隐喻。他走到哪里都背着沉甸甸的相机记录生活点滴,我们问他为啥这么爱拍照,他说等大家老了以后可以去回忆年轻的时光阿。今天翻开以前的相册,才明白Zirui给我们留下了这么多美好的回忆。大家都还没有变老,Zirui却离开我们去了新的星球。我们都很想念你。Zirui, 愿你一路走好!

真的很想你

Shared by Huang Hanqing on March 18, 2021
从未想过会有一天收到关于你的这样的消息,听到消息的第一反应是迟疑的,有些莫名未知,但又不敢笃定,与你的回忆像在昨天,又恍如隔世。直到今天,点开这个链接,翻起一页页老照片,靠着现代发达的科技,在远端的我,才意识到,原来他们说的都是真的,这是真的。
老朋友了,31年的老朋友了,从小朋友开始。青葱稚气背上沉沉书包一起上学的我们,在操场上欢乐蹦跳尽情释放的我们,深夜奋战在新奇电脑游戏屏前的我们,看天涯抵海角上山泛浪的我们。看过古灵精怪满脑子新奇想法的你,看过阳光开朗超有执行力的你,看过学校公布成绩榜单名列前茅的你,看过执迷动漫为之倾慕的你,看过直升赴京转调西半球的你,看过在他乡站稳脚跟成家立业的你。这些都是真的。
想想,都是当年的记忆,很久以前的回忆,也因为距离因为生活因为种种渐渐少了联系,很遗憾没能出席参加你的婚礼,很遗憾没能时常与你唠唠家常谈谈理想,很遗憾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没能更早知道为你做更多,当下只能在屏幕前寄托思念。
想想,可能我也能慢慢理解了,换做是我,也许如是。如果结局已确定就不需要再为遗憾哀叹,如果结局已确定就不需要再让更多旁人感伤,如果结局已确定就看透想通不需要再营造更多悲凉,毕竟,人生的精彩已创造,生活的温情已收藏,平平静静安安心心就足够了。也许我真的理解你了。
思念,感谢。

父母葬礼致词

Shared by Cong Niu 牛聪 on March 17, 2021
送小睿远行

        亲爱的儿子,你走了,给我们留下绵绵的思念。

        三十六年前你来到了我们身边。你来的那天风雨交加,你是顶风冒雨而来的。

        襁褓中的你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秀气的小嘴,漂亮极了。感谢上苍把你打造得这么完美。妈妈抱着你从心底里喜爱,爸爸为你取名子睿,望你聪明睿智。 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视你为掌上明珠,我们更是倾尽心血精心抚育。

        不知不觉中你渐渐的长大。上小学、进中学、入大学、读研,一路走来顺风顺水,没让家里操一点心。你一直都是人们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你是那么的勤奋,那么的刻苦,那么的阳光,那么的上进,那么的孝顺,给我们无穷的慰籍,我们都以你为骄傲。

       毕业了,走入社会的你不断的给我们制造惊喜。在北京入职微远,因工作而转调美国西雅图。你脚踏实地的奋斗着,一步一步的实现着自己的目标。喜讯一个又一个传回国内,购了车,买了房,升了职,还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看到你幸福的经营着自己小家庭,我们也憧憬未来的幸福,盼望着享孙儿绕膝的天伦之乐。也就在这个时候,你远行了。你离开了父母,离开了娇妻,离开了爱你的亲友们。虽你有不得已的苦衷,我们仍是难以接受,难以接受。

        你临行前对我们--都有交待,你对妈妈讲的话,你那一声声“妈妈我爱你”“爸爸我爱你”的啼血的呼唤,我们都铭刻在心。你的坚强坚强着我们的心,你留给我们的幸福和美好,我们将珍藏一辈子。我们一定会让你放心,我们也要让你为我们骄傲。

        亲爱的儿子安心远行吧,一路走好。我们不是永别,我们情缘未断,我们还会再相见的。爱你的爸爸妈妈。

妻子牛聪葬礼发言

Shared by Cong Niu 牛聪 on March 17, 2021
首先请允许我代表子睿的家人,衷心感谢各位现场与线上的亲朋好友们今天来送子睿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程,更感谢一直以来大家对我们的鼓励与帮助。

和子睿第一次约会是美国国庆日,我俩赶在开场前的最后时刻冲进熙熙攘攘的公园,绚烂的烟花在头顶炸开,就像在梦里。大概因为这个世界不够好,不配拥有如此完美的你。在短暂地相处了仅仅一千七百零十天后,我的梦醒了。

我从学生时代起最喜欢的一句诗是:“我来到这世上,为了看看太阳。”对于我,可能也对于在场的很多人来说,子睿就是落在人间的小太阳。他的灵魂从没停止过发光发热,他用真诚温暖着身边的每个人,用才华启发着每个人,用热情感染着每个人。即使在很多人看来他是不幸的,子睿也从未自怨自艾,反而怀着感恩的心拥抱他所拥有的,并直到最后都充满希望地热爱着生活。记得两年前在医生办公室中初闻噩耗后,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没事,这辈子遇到了你,已经足够了。”

过去的两年里,已经痛哭过无数次。而今天,我想微笑着说再见,因为并不是如今我们失去了子睿,而是生活曾经将他赐予我们。

子睿,我最亲爱的爱人,再见。我们以后再见。

今夜还给天使

Shared by Yingying Wu on March 17, 2021
第一次见到子睿,是在大学刚刚开始的那一天,程序设计竞赛队招新,就在那里认识了子睿,也展开了为期四年的竞赛训练和程序人生。之后很快就开始了紧张的训练,一场比赛五个小时,还有竞赛课程和题目讨论,然后我们就开始为期四年在各ACM亚洲区域赛征战的生活。

子睿是计算机程序设计竞赛保送入师大的,虽然我高中也搞计算机竞赛,但是一开始我的水平就差一大截,因此经常有问题就会请教子睿。记得有一道需要动态规划的题目,我去问子睿,他说:用弗洛伊德啊!子睿说话很快且简明扼要。我楞了一下没有明白怎么做,子睿说,三个for循环就好了!之后我很快就想清楚这个题目应怎么做了,而且对弗洛伊德算法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而当时他抑扬顿挫的“弗-洛-伊-德”四个字,依然回荡在耳畔。这样的故事在四年的历程的数不胜数,每一次见到他我都会问一两个问题,而子睿总是简单明了的告诉我解题的思路,然后过一会儿我就做出来了,以至于到了后来心里面开始有一种信念,这道题子睿跟我说过怎么做,我应该能做出来。

四年之后大家各奔东西,我和子睿几乎完全没有联系。2011年我回到清华大学学习,在东门外华清嘉园楼下的烧烤摊买烧烤。突然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子睿和一群人从五道口地铁站的方向走过来,我犹豫着要不要前去打招呼,子睿却在人群中远远的看到了我,我尴尬不已的对望了一秒钟,子睿在欢声笑语中和同学远去了。那时候忽然心生一种莫名的恍如隔世的感觉,十多年过去了,这一幕记忆犹新,宛如昨日,因为,那一面竟然成为永别。

两个多月以前,在2020年的圣诞节,我邀请子睿来哈佛大学做一个学术报告,被告知子睿生病住院了,我十分焦急,问怎么了,却被告知只是心跳加速,医生说没有关系, 只是输盐水。我顿时放下心来,然后说那等子睿出院以后再来做报告吧。在等待的一两个月中,我渐渐的感到焦急和懊恼,直到突然传来噩耗,我感到无比震惊,难以置信,最后只能悲伤的接受了这个现实。我们取消了子睿去世后第二天的学术报告会,并将在子睿葬礼之后第二天的学术报告会中告知同行这个消息。

如果我是士兵,在战场上一起打仗的战友会是我一生最依恋的情怀。赛场上的那些起伏波澜和那些未曾送达的邀请,在子睿心中已经成为前世的过眼云烟。ACM竞赛一场比赛是5个小时,我们训练因此一般也是一次五小时。子睿一般做完了就走了,而有时甚至什么题也没有解出来的我,就会犹如留堂一般继续留在实验室完成题目。而如今,子睿在家人的爱,朋友、同学、同事的怀念与感激中走完了他光辉灿烂的程序人生。但我留在了这个世上,就如同没有完成竞赛习题的我,但子睿会永远的活在我为计算机科学奋斗的每一天。

愿逝者安息,生者奋斗不息。

忆与子睿相关的大学时光

Shared by Changliang Wang on March 16, 2021

子睿和我是中学同学,而大学我们也都在北京市海淀区。他在师大,我在人大。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其他高中班上同学也分布在海淀区,如北航,北邮,北大,清华等学校,我们偶尔群聚一下。而子睿和我互相走动很多。


大一的国庆节我们所有北京的新生就聚会了一次,去完颐和园之后聚餐了一顿。子睿和我们分享了他在大学的第一个月,还热情邀请我们去师大玩顺便尝尝他们食堂的鸡蛋灌饼,号称一绝。之后不久我就找了个时间去师大找他玩,然后尝了师大食堂的鸡蛋灌饼,确实味道很好。现在都还记得子睿在食堂帮我点菜的情景。然后我参观了他所在的西西楼,可惜那天刚好传说中的西西楼煮面西施不在。然后我们一起在师大校园里面聊天散步一直到天彻底黑了,然后他送我一直走到到北三环的公交车站。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一趟300路公交。大一深冬的一个晚上,刮着刺骨寒风。子睿跑来我宿舍找我玩。然后饿了吃夜宵他拿出带来的一包酸辣粉丝我们泡开一人一半吃掉。刚好那天多媒体楼有什么事情我俩就都跑去凑了好半天热闹,在寒风中边看热闹边冻得流鼻涕。


大一的夏天西西楼失火。子睿在西西楼顶楼住所以他和其他顶楼的男生都暂时被迁入了新建的宿舍楼内。新宿舍设施齐全而且宿舍上床下桌的设计,非常宽敞。我去师大找子睿玩刚好也参观了他们的新宿舍。后来学校把子睿他们这批学生再迁回西西楼的时候大家都不愿意走,这个事情也一直是我们聊天的谈资。


大二上ACM程序竞赛我们代表各自学校参加了上海赛区的比赛。上海赛区在交大的闵行校区举办的比赛,而选手们就住在交大的招待所里。在这里我和子睿见到了班上其他在上海的同学,他们分散在交大,复旦和同济,但都赶来了闵行这边大家热闹地聚了一聚。我和子睿很有缘地被分到了同一间宿舍。我们晚上卧谈到了很晚,天南海北,中学的各种琐事都无所不聊。第二天我们揉着惺忪的睡眼参加了比赛。比赛结果是次要的,这次的交大之行对子睿意义很大,很多年后聊起天来他总是这么跟我说。大二的冬季我们北京的几个同学来了个小规模聚会。地点选在地质大学边上的一个新开的海鲜自助。之后大家都各自忙起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过群聚了。而我和子睿则时不时互相走动下,一般都是一起吃一顿,然后去寝室里打打游戏。我看他玩伊苏和空之轨迹,他来我这和我打真三国无双。


大三上我和子睿再次代表各自学校参加了ACM比赛。这次我们在成都赛区相聚。经过了一年的磨练,子睿和他的队友们都配合默契,解题能力和速度都有了长足的进步。这次一他和队友们获得了银奖,实现了北师大历史上零的突破。领奖台上的子睿英姿飒爽,我的镜头记录下了那一刻。因为acm以及经常来我这边走动,子睿和我们系其他几位师兄也相互认识,后来很多年都一直有联系。而我们都一直用他的网名“灵犀”称呼他。


进大四的暑假有上海的同学来北京旅游。因为这个关系我们终于又一次把北京的同学们聚在了一起。聊起各自的规划,大家有的准备保研,有的准备出国,子睿也有保研的到清华或北大的打算。大四的冬天因为个人原因我经常跑去北师大,而那时子睿已经确定了保研到北大。那段时间子睿边忙他的项目边参加各种社团活动以及体育运动,生活丰富多彩。我们时不时就几个人一起在师大里面或周边聚餐。大四的寒假高中同学聚会,每个人都聊着各自的未来。有参加工作的,有出国留学的,有国内读研的,聊起未来,我们都踌躇满志。


大学四年,和子睿在人大或师大校园聚会最多。每年寒假也会在长沙聚一次。而我们也很有缘地通过比赛在好几个不同的城市聚会。老同学,虽然接下来一段时间见不到你了,但是总有一天在那边还会聚上!


忆与子睿相关的中学时光

Shared by Changliang Wang on March 15, 2021
我和子睿都在长沙市雅礼中学度过了初中和高中六年的时光。初中三年他在416班我在421班,但是他也是年级风云人物,成绩优秀,班干部,还有体育特长。初中放学路过运动场,总能看到他训练的身影。


高中我们同时都考进了雅礼的理科实验班,班号281。刚入学,高一新生就被拉到炮兵学院整整一个星期吃住在军营里军训。白天在烈日下练军姿,齐步走。晚上睡觉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仓库。高一几百个男生就这么一字排开挨着睡。虽然训练很累,但是晚上熄灯我们还是兴奋地夜谈到很晚。军训的总教头是一个凶巴巴的教官,瘦高个,和子睿长得有几分相似。动不动就罚我们做三十个俯卧撑。我们私下里给教官取外号“魔鬼美少男”,和子睿平易近人的性格区别开来。当年的学习环境对于体育锻炼不甚强调。所以理科实验班同时也是年级里体育运动常年垫底的班级。每次校运会男子项目长跑我们靠涛涛,短跑,跳远,跳高,投掷等项目得分的任务都落到了子睿身上。子睿同时还担任班上的体育委员。


高一那一年中国承办了IOI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比赛,我们上一届的师兄代表中国拿到了世界金牌。教导主任在我们班兴奋得手舞足蹈地用他浓重的口音比划着:“金(gin)牌(ba),黄(ong)灿灿的金牌,偌(gu)大一块(kua)金牌啊!” 这个不能说是决定因素,但肯定是一个原因让我俩都选择了计算机竞赛作为主攻方向。一个知识点一个知识点子睿很快把这些都掌握了。高一的暑假,全省参加计算机竞赛的学生都被拖到湘潭市进行夏令营以及省队选拔。整个暑假我们都是在被难题虐到几乎得不到分的集训中渡过。那时候我们所有人都住在同一个招待所里。每天集训回来大家都在一起吃饭,在附近逛逛街,以及打牌和聊天。那段快乐的时光是包括子睿在内的我们电脑组共同的难忘记忆。


第一个化学老师普通话说得不好,上课经常把同学名字叫错。子睿被叫成了电子睿。于是“电”成为了我们班对他的特别称谓一直沿用至今。备战分区联赛的时候子睿也知道劳逸结合。于是我们会在机房里面来一把Quake 3,或者Tank Race。当年科技楼的楼管大爷外号叫“大卫”。我们每次太闹腾了大卫就会凶巴巴地过来机房。我们总会在最后一秒切换到编程界面。子睿玩Quake 3用Railgun已达出神入化的境界。高三联赛那天比赛完我们都忐忑不安地在球场等待结果。当老师过来告诉我们拿到一等奖时,我们都无比激动。子睿几年来的努力也终于获得了肯定。很多年后,每每聊起中学时代, 子睿仍然会感慨地回忆起那一天。


子睿中学时代在学习之外,对音乐,动漫,游戏等也都有广泛而且深入的研究。当我还在看天鹰战士的时候,他给我科普了Eva原版的解读以及庵野秀明。他和其他几个电脑组同学是最终幻想系列的发烧友。高三在他的安利下我们都加入了Ragnarok Online仙境传说。他的职业是服事,而后转职为牧师。他在游戏里朋友遍布全服,而且不仅线上,他和很多人线下也成为了朋友。双子座多才多艺的特点在他这里发挥得淋漓尽致。


子睿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他很关注每个人的感受。每次聚会,能感觉到他在努力照顾到每个人的情绪。而他也努力带给我们阳光和积极向上。我很多方面比较大条,所以高三某一次在msn聊天室里大家在群聊时他说了一句“想不到亮也有细腻的一面”让我突然感觉自己有被人理解,这句话的力量让我记忆到如今。但是反过来想,他这样是不是也独自承受了很多。老同学,愿你在天上没有病痛,安心享受宁静的时光!


Shared by Tang Qiao on March 15, 2021
邓子睿的一段视频

忆子睿师兄

Shared by 效诚 邓 on March 14, 2021
昨天刚听说子睿师兄消息,非常震惊不敢相信。我是在北大读研时认识的子睿师兄的。刚入实验室就听别的师兄师姐聊着他的传奇,保送北师大和北大,感叹他惊人的天赋和才能。他也是一个特别乐于助人的师兄,每当有不懂的问题(无论是学习还是生活上的),只要开口总能得到他耐心的答复。

他比我早一年毕业加入了微软,后来我也加入了微软。我还记的入职后第一天就和他在微软的餐厅一起吃饭,海聊各种实验室的趣事和对未来职场的探讨。仔细一算,这还是10年前的事情了。再后来我transfer到了微软美国,来到了西雅图,那是2015年8月,没想到我们再次重逢,是在距离bellevue city center很近的一个出租屋内。那是我来了之后一个多月左右,房东(也是微软同事)介绍会有一个新的租客会入住,他也是从微软中国transfer来的。

等到见面,惊喜的发现居然是子睿师兄。我们聊了很多,他也很高兴居然在异国他乡能遇到以前的师弟。我们在这个出租屋里一起到了两个月,然后我搬到了别处。在这段时间里,我认识了子睿师兄的另外一面,我惊讶的发现他居然有很好的厨艺,做的麻辣香锅让我印象深刻。

在美国这段时间里我们联系的不多,但总是在不经意间就会碰到。记的那还是17年的冬天,有次我和太太去逛bestbuy,要买电视,结果碰到了子睿师兄和太太也在挑选电视。我还记得,我们交流了一下购买电视的心得体会,我说三星性价比高,你说索尼画质更出色。。。往事种种,仿如昨天。。。谁能想到这是我俩的最后一次见面。

永远记得师兄你自信的笑容,永远记得师兄你的帅气的cosplay,永远记得师兄你缜密的逻辑思维。。。。看你最近发的朋友圈还是在关注着新的技术趋势,你总是这样乐天向上,把自己的痛苦深深埋藏。。。最后祝子睿师兄在天堂幸福kuai le,永远没有痛苦。

一则小小的小事

Shared by Cong Niu 牛聪 on March 14, 2021
提笔时不知为何,最先浮现的关于你的是这样一件小事。记得那一年我们在法拉盛中国超市,买了你最爱吃的橘子,收银员让我们找找零钱,于是排在我们后面的老太太热心帮忙付了几分零头。我刚想拉着你走,你说等一下,然后费力打开了橘子的包装,拿出几个塞给她,开心地牵我的手走了。这样小小的对他人的善良和温暖,对你而言是这么自然,让我这么爱你。

缅怀子睿

Shared by Tang Qiao on March 14, 2021
回想起来,因为共同参加学校 ACM/ICPC 程序设计竞赛并且为同队队友,邓子睿可以算是和我相处时间最久的大学同学了。
邓子睿高中在全国有名的湖南雅礼中学,以 NOIP 信息学竞赛省一等奖的成绩保送北京师范大学信息学院。
邓子睿高中因为全力备战竞赛,所以放弃了很多正常的高中生的课程学习,这让他的 NOIP 竞赛更像是背水一战,特别是他当年是参加了两届竞赛,在高三那届竞赛才拿到了保送资格,这让他一直耿耿于怀。
所以在进入大学之后,邓子睿在参加 ACM 竞赛的时候,没有落下任何的学业,一直在班上成绩保持前十名。他说他受不了高中时候那种感受,他一定要竞赛好的同时把成绩也搞好。
他真的做到了。ACM/ICPC 竞赛 3 人一队,我和他同为一组,2005 年,我们一起为北京师范大学拿下了历史上的首个银奖,也是学校 ACM 队首次获得奖牌(当时获奖率只有前 20%)。同时,他在大四的时候,因为成绩优异,拿到了保送到北京大学人工智能学院的机会。
http://blog.devtang.com/images/dengzr-1.jpeg

因为 4 年的队友关系,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研究生阶段虽然在不同的学校,但是我们时不时会回师大聚聚,看望一下我们竞赛的老师冯速老师。研究生毕业后,他选择了微软中国,而我选择了网易。
我们工作后的头几年也时常聚会。他在微软的头几年并不算特别顺利,他本来希望尽快 transfer 到美国,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总是耽搁。终于有一天他请大家吃饭,宣布自己拿到了 transfer 的机会,我们都很高兴。
到美国之后,每一次有机会回国内,我们就会约上吃一顿。邓子睿还是一样的精力旺盛,滑雪、拉丁舞、摄影,各种广泛的爱好把自己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最后一次合影,是 18 年 11 月,那次他因为工作短暂停留北京,当时微软的市值第一次超过了苹果,我们畅谈之后都祝愿大家事业越来越好。
没想到,这竟然是最后一次聚会了。
http://blog.devtang.com/images/dengzr-2.jpeg

就在一个月前,邓子睿主动联系了我,介绍了他的病情,希望我没事多和他聊聊天。当我知道他已经是肺癌晚期,已经开始做化疗的时候,我当时难过得说不出话来。反倒是他安慰我说,这边有最好的治疗条件,妈妈也来美国照顾他了,而且还有老婆,身边很多朋友都很关心,医保能够支付大部分的费用。
这一个月,我们会时不时地发一些好玩的东西,因为时差和治疗,我们之间回复的间隔比较长。我默默地祝福着他,希望他能扛过这一切。直到几天前,早上起来突然收到胡博的微信,说子睿已经离开了。
他的老婆为他建立了一个网站(https://www.forevermissed.com/zirui-deng/about),上面有他从小到大的各种照片,我也翻到了我们当时的合影。那真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年纪。
邓子睿这一生,活得精彩,只是走得太快,带着太多亲人与朋友的思念。
愿天堂没有病痛,也愿活着的人都珍惜现在。

热爱生活的丘比特

Shared by Darwin Wang on March 14, 2021
在我们的印象中,你的手里从来不缺乏一台相机,你是如此热爱生活的记录者。在你的脸上,从来不缺乏对生活中奇思妙想的追求,你是如此执着的浪漫追逐者。你把我们留在了你的每一张精致照片中,可是我们缺无法将你多留在我们的现实中。

你说过,你想变成丘比特来戳我,可能上天发现没有比你更浪漫和热情的人,非要提前让你去赴任。 愿天堂里只有你的热情和笑容,再没有病痛,拜,兄弟!
Shared by lei lyu on March 14, 2021
他是田径场上风一样的那个少年,他是课堂上思维敏锐的那个少年,也是从砂子塘骑单车冲到东塘从来不刹车的那个猛少年,也是在长沙城里也会迷路的路痴少年,邓猛一直都是那个翩翩少年!
Shared by xinglong He on March 13, 2021
一直觉得你还活着,感觉做了场噩梦,不真实。我们以前一起打篮球,滑雪,跳舞,吃火锅,很精彩,就是太过短暂。你是如此乐观而热心,之前我问你是不是得了covid,你说我想多了,现在我真希望我没想多!即使在你走前的几天,你还一直保持微笑从容,关心着我们的工作和生活!兄弟,一路走好!

Share a story

 
Illustrate your story with a picture, music or video (op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