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cent Wang  982103-001
Vincent Wang
  • 94 years old
  • Date of birth: Jul 28, 1919
  • Place of birth:
    Liaoning, China
  • Date of passing: Sep 8, 2013
  • Place of passing:
    Taipei, Taiwan
You are Greatly Missed! One day God will Join us together again.

This memorial website was created in the memory of our loved one, Vincent Wang, 94, born on July 28, 1919 and passed away on September 8, 2013. We will remember him forever.
 

故王文增弟兄生平

王文增弟兄生於1919年7月28日的遼寧省蓋平縣正白旗村,係滿族完顏氏後代,漢化後改姓王,王文增弟兄的父親為王貴純、母親為王趙氏。

王文增弟兄幼年於私塾畢業後,被”滿州國政府”選派為公費留學生,派往日本接受初中、高中與大學之正式教育,並分別於日本千葉師範大學、廣島師範大學學習漢文;惟在畢業前兩周,因二戰即將告終、日本即將戰敗,奉召返國,雖未能正式取得文學士學位,卻也避開了長崎、廣島原爆,是為神恩典、揀選的印證之一。

王文增弟兄於返回東北之後,隨即二戰告終,”滿州國政府”遜位,王弟兄就在遼寧省營口水產學校分別擔任訓導、教務主任職務,直至1949年國共內戰劇烈,戰況直下,由於王弟兄因其在日本見識過左翼分子的主張,並且個人國民黨員身分之故,為避免遭受迫害並牽連家屬,遂留下家書,不告而別,在大時代的漩渦之下,帶領”流亡學生”展開了動盪的一生。

隨著流亡遷徙,大家紛紛四散投靠親人、學校整併之際,由於東北失守,遂南下上海,追隨政府,伺機而動。當路過山海關國共戰時邊界,又因誤觸地雷,所幸迅速撲倒,爆炸彈片僅由額頭上方穿越,僅傷及皮肉,是為神恩典、揀選的印證之二。
戰亂中避居上海時,獲一位從未相識的東北同鄉接納,直至華北黃河失守,共軍南跨秦淮指日可待;值風雲變色,中央航空公司投共之際,王弟兄卻獲另一位從未相識,曾跟隨抗日英雄空軍虎將高志航將軍麾下,時任中央航空機師的東北同鄉資助五元美金,購得黑市難民船票於1950年冬天抵達台灣基隆港,該船於返滬後沉沒,是為神恩典、揀選的印證之三。

冬季抵達台灣的王文增弟兄初期只能身著雨衣,暫時棲身於基隆河旁的茅棚,且由於其留日背景,逃難之時,未敢攜帶學歷與身份文件,只能以待用教員的身分任職於士林泰北中學教受中文課程,並與王淑貞女士結婚,並育有長女:雪蕉、次女:雪岩、長子:雪峯與三女:雪坤(歿);後與王陳秀玉姐妹結婚,育有次子:雪岳(庭飛)、三子:雪嵐(治凱),共三子、三女。

由於待用教員的薪資微薄,恰逢對世界開放之際,王文增弟兄以其日文專業先後參與了數量相當的日本電影翻譯,更獨自完成日本文學著作”千羽鶴”的翻譯,也多次擔任了政府對日本多次首長會議的即席口譯,最後響應為政府持守中華文化五千年以及對自由中國之守護,於今建國南路舊址開辦”龍園藝品店”,在艱苦年代為政府賺進外匯。期間更因舉報中共空投統戰傳單而獲警備總部嘉許。

然,王文增弟兄畢竟所學專業為漢學,終生有學者沐雨春風的志向與熱情,卻不善治理,事業幾經起伏,最終失敗;此時,神安排了影響王弟兄生命最大的第三位東北同鄉,在長達18年漫長的禱告,許諸天長老帶領了王弟兄離棄偶像、歸入耶穌基督的名下,成為一個蒙恩的基督徒,這也是神的恩典、揀選的印證之四。

縱觀王文增弟兄的一生,正如當年大時代的縮影,他在世上幾經波折,從東北到日本、日本回東北,再到台灣,最終終老台灣,其一生就如浮萍般漂蕩,就連在台灣也是輾轉遷徙;但他毫無怨言,充滿著堅毅,獨自承受著環境的巨變、事業的興衰、親人離世的打擊、思鄉與臥病的折磨。雖一生未曾為自己留下財富,卻也將六個子女拉拔長大。

王文增弟兄暮年之時,於麗景禮拜堂聚會期間,身體雖然軟弱,但內心卻更勇敢的承認自己的軟弱,對於過往的種種認罪禱告、尋求合一與赦免;中風臥床期間,縱使多次進出急診室與加護病房,卻依然堅守信仰、盡力忍耐,存著信心向神禱告,希望早歸天府。

王文增弟兄於主後2013年9月4日告知親人累了,於9月8日主日之後的晚上八點,在神的恩典之下,一分鐘的時間,失去了血壓和心跳,享壽94歲;王弟兄息了世上的勞苦,不再是寄居的客旅了,也不再輾轉遷徙了,而是憑著信心,回到了天上永恆、榮美的家鄉,安詳的躺在主耶穌基督的懷裡,與神同在。

這些人都是存著信心死的,並沒有得著所應許的;卻從遠處望見,且歡喜迎接,又承認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說這樣話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個家鄉。他們若想念所離開的家鄉,還有可以回去的機會。他們卻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所以 神被稱為他們的 神,並不以為恥,因為他已經給他們預備了一座城。《希伯來書11:13-16》

在那裡,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啟示錄21:4》

雪蕉、雪岩、雪峯、雪岳、雪嵐合撰
於主後2013年10月6日


Leave a Tribute:
 
LEAVE A TRIBUTE
Invite your family and friends
to visit this memorial:

Subscribe to receive e-mail notifications when others contribute to this memorial.

Click on a photo to enlarge.

This memorial is administered by:

Sophia Wang

869 views

Have a suggestion for us?

We are waiting for your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