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jin (Jane)'s Stories

怀念敬爱的吴元瑾老师---4---陶静艳

Shared by Jingli 静莉 Wang 王 on December 17, 2019
吴老师这次生病,已经有近两年的时间了,但是她一直瞒着我们大家,连她在上海的家人都不知道。

2017年12月25日,吴老师邀请我们大家去她家过圣诞节,那天她说自己咳嗽很厉害。节后,她去医院看病,在家休息了四个月,等我们知道这个消息时,她已经又开始去上班了。2018年5月,我和王静莉,承安同学一起去她家看望,发现她瘦了一圈,但是精神很好,她告诉我们自己得了肺炎,目前已经康复了。其实她已经知道是得了肺癌,但是,靶向药物把它控制住了。所以她非常的乐观,觉得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2019年1月12日,大家聚在我家贺新年,游伊丽莎白湖,喝茶品菜,欢声笑语。下午打麻将时,她挽起袖子洗牌,码牌,抓牌,出牌的样子,笑意盈盈,笑声朗朗,就像当年做我们老师时那个活泼的小姐姐再现,一点点都看不出她是位70岁的癌症病人。那天,我们相约,9月一起去上海,参加提高班高中毕业40周年庆。

2019年2月,吴老师又开始咳嗽,这次来势非常的凶猛,靶向药已经没什么作用了,开始了化疗。直到8月,我们才陆续地知道真相。想相约了一起去看她,又担心外面带去的细菌会引起她的感染,因为那时化疗后她的白血球指数非常的低。

于是,我们几个同学商量说,等吴老师身体抵抗力增强一点,等上海大聚会回美国后,再一起去看望吴老师。谁知,她的病情发展得太快了,有同学回美国早的,就赶上见到了她最后一面;我,因为家里有点事耽搁了,没能按期回来,所以就没能见上,这,成了我的遗憾。

虽然说,我没能见上吴老师最后一面,但,庆幸的是,我们能在三年多前,通过微信联系上,并能经常相聚,这又是何等宽慰,何等快乐呢!

怀念敬爱的吴元瑾老师---3---陶静艳

Shared by Jingli 静莉 Wang 王 on December 17, 2019
最近的三年,是我们跟吴老师,及其他住在湾区的老同学接触比较多的三年。陆陆续续地知道了一些吴老师在美国打拼的经历:

1989年,吴老师带着女儿来到加州,跟留学美国的孔老师夫妻团聚。那年,她40岁,女儿9岁。
她说,我从没有想过要来美国,只盼望着先生学成归国。刚来那会儿,英语只会一点点,去办理女儿入学手续,是前一天把要说的话都写在一张纸上,第二天去学校交给办事人员看的。
打工,只能找华人开的公司,最低时薪的。在广东人开的公司上班,还要会粤语,只能硬着头皮学。一边打着几份零工,一边抓紧空余时间学英语,连晚上做梦都是在上课 在学英语。好不容易语言基本过关后,想找一份好工作,还是得再修专业呀。
一开始,我还想着能捡回老本行,做老师教化学。可是,有人对我说,英语不是母语,而且又是四十岁后开始学起来的,就算能通过一个个考试拿到教师执照,那些学生还是不买你的账,不修你的课,到时怎么办?
而最最意外的,是发现自己在四十多岁高龄时怀孕了。我想拿掉他,但是女儿却非常想留下他,她鼓励我说:如果医生检查下来胎儿正常健康的,那你就一定要生下来,因为那是上帝给我们家的礼物。不要担心,我已经长大了,会帮你照顾他。
就这样,吴老师一边怀孕,一边工作,一边上学,1993年生下二宝时,她已经是44岁了。白天她把孩子交给外婆或奶奶带,自己去上班和读书,晚上坚持自己带,不叫苦也不喊累。
难以想象吴老师这位瘦瘦小小的女子,身上竟有这样十足的活力,如此充沛的能量。

1998年,吴老师以优异的成绩在美国加州大学毕业,拿到了生化及护士的双学位证书。那年,她49岁。
期间,还发生了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一位校管理人员,以吴老师是班里唯一的华人学生为由,很无理地给了她一个不及格,目的是想让吴老师知难而退。面对不公正的遭遇,吴老师不仅毫不退缩,据理力争,勇敢应对,还得到了班级同学和老师们的全力支持。

“结果,你猜怎么着?”王静莉同学问我,
 “那还用说,肯定是吴老师赢了。”我回答,
 “不仅是赢了,而且对方输得很惨!”王同学笑嘻嘻,“他被大学撤职了。吴老师拿了满分!”

哈,哈,哈。。。我们仨忍不住笑出了声,惹得周围的食客纷纷好奇地瞩目。
从此,吴老师走上了白衣护士之路,开始了她另一段辉煌的职业。她的优异成绩,她的工作态度,她的精湛专业,被湾区好多家医院开出高薪,抢着下聘。

她说:“最多时,我要在三家医院工作。”
 “累不累?”我问,
 “不累!工作是我最开心的事。三十年前,最低五元的时薪我都干过,也不觉得累,现在的时薪都已经是当初的几十倍了,活儿比那时还轻松,能觉得累吗?前几年,儿子上私立大学的费用,我也有份供给啊。”她骄傲地笑呵呵地说,“阿陶,要是当年就知道你也在湾区,我一定拖上你一起读大学去。”
”哈哈,饶了我吧,我可不是那块读书的料。”我想,吴老师听了这话,肯定会疑惑:“你还是不是我当年教出来的学生啊?”

怀念敬爱的吴元瑾老师---2---陶静艳

Shared by Jingli 静莉 Wang 王 on December 17, 2019
记得刚认识吴老师时,还是在四十多年前的1978年2月。我们79届提高班刚成立,她担班主任,并教化学。

印象中,她就是一个比我们这些17岁的高中生大不了几岁的小姐姐,但其实她比我们整整大了一圈,属牛的。圆圆的,红红的苹果脸,讲课充满活力,课余安安静静,腼腆不多说话。

由于自己的理科尤其是化学很差劲,所以就有意无意地避免接近吴老师,但是她呢,却没有对我另眼相待,相反,却在暗地帮了我许多的忙,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事情。

由于我和男同学早恋一事,学校里准备严加处分,她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后,马上告诉了原班主任教语文的张文槐老师,俩人共商对策,结果由张老师求助区教育局领导,才让处分一事不了了之。而吴老师和张老师,却把背后力挽狂澜,鼎力相助我们的这件事,守口如瓶好多年,直到我们结婚的时候,才由张老师亲口告诉,但那时我们却已经联系不上吴老师了。

感谢微信,2016年成立了提高班群,让我们通过倪勇同学联系上了吴老师,才得知,她就在美国,就在我们住了二十多年的旧金山湾区。

2016年9月,在王静莉同学的船上,我们见到了期盼已久的吴老师,让我们终于有机会紧紧拥抱了她,亲口对她说一声谢谢,尽管这声谢谢已经迟到了许多年。记得她那天对我们说:“其实,我觉得你俩挺好的,除了当时年龄有点小以外。后来我也知道你们结婚了,老师真为你们感到高兴。” 把我感动得当场热泪盈眶,哽咽在喉。

这就是吴老师宝贵的善良之处,她当年完全可以听之任之,她冒着泄露学校领导决定的风险,也要帮助自己的学生逃过一劫。但是,当我们的面,这个大恩,却只字不提,半句不透。

怀念敬爱的吴元瑾老师---1---陶静艳

Shared by Jingli 静莉 Wang 王 on December 17, 2019
2019年12月14日,星期六,是敬爱的吴老师离开我们整一个月的日子。

她的女儿伊琳(Eileen),邀请我们这些曾经的学生一起去吴老师家,缅怀追思她亲爱的妈妈。因为吴老师生前非常喜欢吃海鲜,所以,伊琳就把晚餐定为海鲜餐。

吴老师的先生孔老师和女儿伊琳开门迎接了我们。伊琳,还是那样开朗,但是孔老师,却明显憔悴了许多,体态和神态,都比年初时在我家看到的模样要苍老一些。

厅里,壁炉的上方,悬挂着一幅花团锦簇的画;下面的木架中央,安放着吴老师的骨灰盒,两旁立着她的相片小镜框;两束插在瓶里的鲜花,各伴相片一侧;在左边的鲜花和相片之间,还有一个小视频,在循环放着她生前的许多照片。我一看到这些,就要掉泪,赶紧转头离开;可是,一会儿又忍不住地想要看视频,又悄悄进去,默默观看,静静拍照。

班主任吴老师 教育成果丰硕

Shared by Peter Ni on November 29, 2019
吴老师是我们七八届提高班的化学老师和班主任。平时,她除了精心备课,还根据学生当时参差不齐的水平,细心讲解。此外,吴老师很注意观察学生,在提高班刚成立不久,经过三次化学小考,她发现,有一位学生,三次都考了八十分。根据他对学生的了解,她觉得考得低了。于是,她便委婉地在班上指出,有的同学似乎放松了学习化学,一位出色的学生,应该全面发展,所以,化学的学习,也非常重要,同时,她特地对着那位学生微微一笑。那位学生仿佛被点醒了,在接下来的三次考试中,都得了一百分。这只是提高班学生中的一个普通例子,象吴老师这种既教书又育人的情况,在提高班,比比皆是。当时,在提高班,努力学好化学,已成为了一种风尚。
记得,在中学毕业的最后一年,上海市要举办中学生化学竟赛的消息传到了临潼中学。吴老师便加强教学,积极组织学生应考。不久,市化学预赛的成绩下来了,提高班有四位同学获得了预赛优胜,将参加最后的市中学化学决赛,其中,提高班二位同学获得了虹口区并例第一名。那届上海市化学竟赛决赛,与数学和物理不同,最后只取前三十名,而不是前五十名,因此,要取得名次,难度比数学物理大很多,而且加考化学实验,才最后确定名次。在这种不利形势下,吴老师似乎没受影响,依然浑身是劲地投入到了最后的教学冲刺阶段。当时,虹口区组织了参加决赛同学化学强化学习,但吴老师还觉得不够,利用大量业余时间,从外面收集了很多化学竟赛试题和复习材料,并在学校化学实验室准备了大量的化学实验。在吴老师的关怀下,四位同学也全力进入了冲刺。最后,上海市中学生化学决赛的名次下来了,我们提高班一位同学获得了第五名(二等奖第一位),提高班还有一位同学获得了三等奖。
除了化学,班主任吴老师也很关心同学们其它学科的学习。提高班一位同学,在同年参加上海市中学语文知识竟赛中获奖。在高考前,吴老师很关心同学们,还对一学同学预估了考上大学的目标。经过中学最后一年半提高班的学习,同学们都参加了七九年的高考。有三位同学考上了复旦,三位同学考上了交大,至少有十二位同学进入了当时的全国重点大学学习,有二十七位同学考上了大学。
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吴老师的教师人格魅力,影响了我们一生,现在,提高班就有五位同学在加州安家了。
学生倪勇
感恩节于洛杉矶

你在我心里

Shared by Eileen Kong on November 28, 2019
在我办公室的电脑里,以前是用到《图片收藏》就跳出你小时候的报名照,因为我一直收在那儿,无数次看见你笑眯眯的样子。现在我保存了悼念你的链接,总是会将音量调到最小。

四个月前的今天,我没有感觉到这会是我和你最后一次的通话。因你的工作性质,我俩习惯了由你择时联系我。从得知你生病以来,我们更是约定,我随时等着接通你的电话:我心中不忍太打扰你。你每在下一次疗程开始前和我通话,我内心虽然很是担心,却总是在等待,总是怀有希望。

这一天我俩聊了七十几分钟,你有精神,声音清朗有力。我提到有的病人痊愈的情况,你说:“真好,很受鼓舞!”那天你也说了一句:“如果真的不行,那也没有办法。”可是我一直抱着希望,我感觉你也一样,因为你从来就让我觉得你是那么有信心,那么有力量,从来都不服输的,这个印象,深深地被刻在了你的身上。

每一个认识你的人,都能非常准确地感知到你,你善良正直,坚毅纯粹,品行高尚。一生超乎常人地敬业,追求完美,付出你的所有心力,从来没有自己。你的一生言行,为学生,为病人,为亲人儿女,为同学朋友而敬重。

时至今日,我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你的音容笑貌总是浮现眼前,我习惯了生活中你的存在,习惯了你总是说:“我和你说起话来没有任何障碍。”我俩从初中相识,天天结伴上课放学,早晨在你家楼下喊一声,你就像只燕子一样飞下楼来跑到我跟前。我们在学校食堂吃饭,有时只有白馒头,用铝饭盒装点沙滤水。一次我去排队买教工的菜,你说:“我们是不是要艰苦朴素啊?”你像个小妹一样出现在我的人生里,多少年之后当我们有了人生阅历后再度相遇,你令我分外敬重。我常对你说:“你真聪明!”“你真行!”因为眼前的你,竟然在一生中的每个阶段,都竭尽全力学习,竭尽全力工作,整个人散发着无尽的热情和能量,有自己人生信奉的准则,低调谦和,为他人付出一切是你的快乐之源。

所以你有那么爱你的学生,有那么信任你的同事,因为你对他们,付出的是你的全身心!当你年纪尚轻时,因工作的出色,在你的班上教出了一批优秀的学生,他们的今天让你那么开心。二十多年的重症监护的工作,你帮助了无数病人,医院和病人都离不开你,他们从你身上,看到的是一位令人钦佩的华裔医护者。

我觉得我无法说清你的人生留下的许许多多,你的言行受之父母之教,受之生养你的故土,受之人类先进文明的良好的教育,集此一生,你真的很棒,很值。你养育了一双优秀的儿女,你留给亲人足以以你为豪的记忆。我忘不了你,你在我心里,永远伴我而行。

同学女友郑天玲2019年11月27日

The “last” anything

Shared by Eileen Kong on November 26, 2019
Flipping through pictures on my phone, I came across these photos from the last hike I did with mom in February this year. Only back then, I didn’t know this would be our last one. Shortly after that hike she began chemo and became immune compromised due to the extremely low white blood cell counts. For the remaining months of her life, she only ventured out to the hospital for appointments. It must’ve been tough to not be able to go shop, eat out or even take a walk in the park. She never complained, but was always optimistic she would beat the cancer and made lists of all the places she will go after completing treatment. 

I think she would tell all of us to go out there and do what you want to do today. Don’t put it off because tomorrow is never guaranteed.

出色的成绩单

Shared by Mary Shen on November 22, 2019
与元瑾在初中同窗三年,只记得她有一个可爱的圆脸,常笑,下象棋特别好,然后各奔东西,居然以后都在美国,她在阳光明丽的加卅,我則定居在东岸的华盛顿,这十几年来,我们常忙里偷闲,聊家庭,聊工作,忆过去,憧憬将来退休做什么,我们也在忙碌的职场里,藉着彼此敞开的心胸,成为好朋友好姐妹。
在我看来,元瑾的一生写了一张堪称完美的成绩单,你的一对儿女特别优秀,儿子在高中毕业时已经是男童军的最高段,姐弟俩多次参加马拉松长跑,亦在各自专业上有所成绩,你是慈母,也是孩子们的朋友,孩子们的自律,刻苦,阳光,正直助人,不都是父母的言教身教吗?常听你说,我不管太多,让他们去发展,元瑾,你得了一个A+.
听你说起来美之前在临潼中学教书的经历,看到这么多学生对你的回忆,感人心肺,绝对也是一个A+.
在以后美国读大学,听你说起怀老二时捧着大肚子去追赶公共汽车,我们笑成一团,你真是一个拼命三郎啊!美国护士的专业证书,你轻松考出一个又一个,在伊顿和凱什二间医院之间轮流上班,最感人的是你说起工作,总是兴高彩烈,你说起你的病人,既有专业知识,更有爱人情怀,常听你说的是,工作老开心的,同事合作也老开心的,你又得了A+.
你是好母親,好妻子,好女儿(常听見你父母親的故事),好教师,好护士,唯独对自己,你只马马虎虎及格,祘是B_吧,你消耗太多,应该享受人生金色秋季的时刻,你匆匆忙忙离我们而去,情以何堪!
元瑾好姐妹:天家没有病痛,愿你享受平安和彻底的放松!
唐一心  (Mary Shen)


从老师变学生

Shared by Jingli 静莉 Wang 王 on November 20, 2019
吴老师是我在中学最后一年半时进入提高班的班主任,化学老师。

她比我们大一褶,当时,我们16岁,她28岁。

吴老师总是笑盈盈的,精力充沛,讲起课来,倾其所有,唯恐学生听不懂,记不住。

在她的教导下,我们这个名不经传的民办中学,在区,市的化学竞赛中,有好几个人得了奖,吴老师登时名声大振。

最让吴老师露脸的是,我们提高班在1979年全国高考时,成绩出奇的好,有27个人考上了大学,其中,6人考进了全国重点大学。我们班的化学是强项,但是,那一年的化学试题特别偏,我们的化学分数都不高,否则,我们班会有更多同学考上大学。

吴老师因为创造了这个临潼中学空前绝后的奇迹,被迫做了副校长。吴老师是个学者,搞政工是一件让她非常头疼的事。但是,她是一个做事十二分认真的人,在其位,谋其政。在副校长的位置上勤勤恳恳地工作了好几年,直到她移民美国。

我是后来才知道,吴老师当初是准备和我们一起参加高考的,但是,做提高班的班主任是一件责任性非常重大的事情,近60个学生的前途都压在她的肩上。为了不分心,吴老师放弃了1978年与她先生一起参加高考的打算。后来,等我们上了大学,吴老师超龄了,再也不能参加高考了。其实,凭她文革前在复兴中学的结实底子,考上大学是没有问题的。

吴老师的大学梦是在她四十多岁的时候在美国实现的。她学过计算机,会计,最后选择学护士。

经过数年的刻苦学习,她不仅拿到了护士资格证,还拿了生物化学的学士学位。

吴老师平时温文尔雅,但是,遭到不公正的待遇时,她会成为勇士。在学习期间,有一个管理人员,因为她是唯一的华人学生,很无理地给她一个不及格。她很生气,据理力争,结果是那个管理人员被撤职,吴老师拿了满分!

Share a story

 
Illustrate your story with a picture, music or video (op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