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verMissed
This memorial website was created in memory of our loved one, Ziqiu Su 苏子秋, 37, passed away on March 25, 2021 after a battle with lung cancer. We will remember him forever. Please feel free to share your memories and photos on this memorial site.



Posted by Wen Bruce on April 3, 2021
The last dinner Scott and I had before leaving Richmond is with Ziqiu and JoJo. It was such a pleasant coincidence. They were just engaged around that time, and were such a happy couple. In the dinner, he said with a smile, “not sure when would be the last time to see you guys”. We are so sad that we cannot get to see him again.
子秋是我见过活的最通透的人。He enjoys and loves the life. His smile brings sunshine to others. He gives lots of great suggestions to his friends. 斯人已逝,但他永远是我们心中west creek 篮球馆的大师兄!
Posted by Feifei Su on April 3, 2021
子秋,不能见你最后一面,会是这辈子的一种遗憾。但看着你过往环游世界的灿烂笑容,觉得你一直都活在我们心里。你的一生努力奋斗,孝顺父母,踏实做人,真正活出了自己的价值,成为无数人的榜样。我会一直记得你,我的堂弟!
Posted by Gary su on April 2, 2021
《悼儿书》

当特别订制的、你最喜欢的千层蛋糕从纽约寄到时,你已离我们远去;当天鹅列队从天上鸣叫着飞过时,我们知道你已经抵达天堂;如注一般的春雨倾盆而下就如同我们为你送行的一路泪花……

你的驟然离去令人万分悲痛,伤心欲绝……

虽然说你的身体离开了我们,但你奋斗的精神,谦虚和低调的生活观念却以另外一种存在的方式继续影响着我们。

从牙牙学语,蹒跚学步,到迈进学堂,你的每一个微小进步都给我们带来生活的美好憧憬和希望。

考高中,进名校,一直到跨入南开大学校,你都制造一路的惊喜和超出我们预料的期盼。

跨洋过海,进洋学堂,你更是我们家庭甚至我们家族从来没有过的辉煌和榜样。

生命的价值从来不在于时间的长短,而在于活出一个人生活的质量。

你短暂生命的光芒有如青山,仿佛大海……

我们为你感到无比的自豪和骄傲。

据说,天堂上仍然会有美味佳肴,天堂上也会有老老少少;天路上会有车来车往,天路上也会有欢欢笑笑。

天堂上唯一没有的是哀怨、痛苦和悲伤。

人们说,有一种思念叫永远,儿子,你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愿你在天国一切安好!

我们爱你!
We love you forever.

爱你的父母
2021年4月2日


Posted by Gary su on April 1, 2021
.  《子秋,我们爱你》

子秋正如其名:成熟练达、才高华茂,
老师同学朋友们都很友善的待你,

轻轻的你走了,
正如你轻轻地来,
你轻轻的呼唤,
好似轻轻的道别,

我们知道你并没有走远,
只是迈向了我们心里最深的深处

我们朝心里最深的深处一遍一遍的呢喃:子秋,我们爱你。

——练智
Posted by Animikh Biswas on March 31, 2021
"No one has that perfect life which begins with `Once upon a time' and ends with `Happily ever after'. In fact, life begins with `Welcome to the struggle' and ends with `You are lucky to have survived the journey'!

In the continuous rhythm of eternity, Life and Death are the same! Death is to cease breathing and to free the breath from its restless tides of life, that it may expand and seek God unencumbered! Beyond this life is when we drink from the river of silence and sing; that's when we reach the mountain top and begin to climb; when the earth claims our body, that's when we truly dance!"

May the divine soul of Ziqiu Su rest in eternal peace!

Professor Bimal Sinha (on behalf of the statistics faculty at UMBC)
Posted by Animikh Biswas on March 31, 2021
We are deeply saddened to hear about the passing of Dr. Ziqiu Su who was a doctoral student in the Department of Mathematics & Statistics from 2005-2010. He received his PhD degree in Applied Mathematics in 2010 under the supervision of Professor Kogan. He will be greatly missed. Those of us who got to know him during these years, either as a mentee, student, fellow student or friend, will forever cherish his memory. Our deepest sympathies, thoughts and prayers are with Ziqiu's family.
--Department of Mathematics and Statistics, UMBC
Posted by JAMES LO on March 31, 2021
Dear Mrs. Su,
Please accept my deepest condolences and take good care of yourself and your baby.
I had the privilege to serve on Ziqiu’s PhD Dissertation Committee and participate in his Dissertation Defense Oral Examination. He did very well and we were very proud of him, expecting him to have a long and successful career. His dissertation was on clustering analysis. I was so impressed that I started looking at the field. So many years later, I am currently involved with 2 fundamental problems in the field. Too bad that I will never have a chance to talk to Ziqiu about them.
Best regards,
James Ting-Ho Lo
Posted by Friend Fang on April 1, 2021
《忆秋》
窗外的叶 轻轻的飘
是风在述说
那时的秋
温暖而灿烂
像你的笑容
你和我小手拉小手一同成长
你就是阳光的使者
是玉树临风的榜样
你走进婚姻的殿堂
我为你亲手做婚服
你初为人父
我为你高兴
你在远方没有消息
我为你担忧牵挂
突如其来的消息
像听到惊天劈雷
让我心痛得无法呼吸
那个可怕的魔鬼
无情的
带走了你
是那么突然
那么突然
突然……
我伤心欲绝抱住了树
却止不住奔涌而出的泪水
秋风摧叶下
海峡隔阴阳
人断肠两泪
痛心无处放
人生苦短叹
表哥,愿一路走好
你永远是我最亲爱的表哥




Posted by Jacob Kogan on March 31, 2021
I am speechless. My deepest condolences to the family.
Posted by Yukun Wu on March 30, 2021
你刚搬到Richmond的时候我们一块去参观Allan Poe故居,我还开玩笑说你和Poe相向而行。现在一语成谶,你也将永远留在了Richmond。我们同年入学UMBC,同年毕业。你很早就是旅游达人,在你的鼓噪之下我也有了几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有远有近。我们一起到佛罗里达你同学Yinlin家里大快朵颐,也一起畅游Arcadia国家公园露营吃龙虾,甚至一起飞到阿拉斯加北极圈以内最北的城市Barrow。记得你买了第二辆车是一辆美式肌肉车野马跑车,买完还自豪地邀请我去体验它的爆发力。阿拉斯加那次我们在Fairbanks泡完温泉回来的路上我这个老司机居然把车开翻了,我们从车里爬出来时四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而且没有手机信号。你还问我我们不会在这里被狼吃了吧。好在终于等到一辆过路车把我们带到附近的一个小酒馆。我们在等拖车的时候又认识了三位结伴旅游的美国女生。三位女生后来还带我们去她们当地的一个朋友家里,接着晚上还去看了一场冰球比赛。等等等等,我们一起游玩的经历永远值得回忆。
最近的几年里我们生活的重心逐渐转移到各自的家庭,也就很少相聚了。但你探索世界的脚步依然没有停歇,时不时又看到你在各地打卡的消息。只是没想到这一次就居然传来了噩耗,甚至来不及说声再见。最后借Into the wild里面Fairbanks那著名校车上某人留下的一首诗来以此纪念:
We came
We saw
We sat and pondered
Oh a life so silly
Lost and squandered!
Posted by Shelly Williams on March 30, 2021
The greatest tribute to anyone is to not forget them. Seeing others comments here today, makes me feel a little less alone in my sorrow for losing such a wonderful aspiring man. I had the pleasure of working with Ziqui for the last four years. Quiet and reserved describes him, but also funny, quickly to laugh and make jokes. So proud to have traveled so much, to so many places, but becoming a father, I believe was truly a highlight!
Rest in peace my friend, you will be missed, but not forgotten!
Posted by Maurice K on March 30, 2021
You will be greatly missed, Rest in Peace my dear friend!
Posted by Xiaoling Wu on March 29, 2021
子秋你好。很早之前就听说过你。我们是小学,初中,高中,大学,还有研究生的校友,不过从未有过交集。看到你的朋友留下的对你的记忆和描述,我对你有了更多的了解。你度过了有意义的37年。也许你在另一个星球俯视我们。也许有一天你又会回到地球。也许你会化作夏天早晨的一阵风,吹过相思湖边的芒果树。
Posted by Li hui Huang on March 30, 2021
嘿,哥们,想不到再次这么称呼你,会是在这样的时间,以这样的方式,得到突然的噩耗之后,辗转反侧,彻夜难眠,脑子里都是我们从前的点点滴滴,到现在也不能接受,也不愿意相信,没能在最后这段艰难痛苦的时间陪伴你,这主要的责任还是在我,怪我的粗心和不敏感,从去年的3月25日关心完你那边的新冠疫情情况后,我们就没有再说一句话,一方面是因为我从去年五月份去广东开始了为期一年的挂职交流,另一方面那时候了解到你基本上都是居家办公,而且孩子也才一岁多,忙着带孩子,听你说晚上还得给孩子喂奶,根据我之前带孩子的经验判断,你肯定是忙得不可开交,因此一直没有多问候关心,只是过年的时候祝福了一下,但是我没在意你没有回复,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太粗心了,而且以往我一般都会在你生日的时候送去问候的,可就这么鬼使神差的到今年3月25日你走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一句话没说,我真的很自责和懊恼,以至于没有跟你好好说说话,谈谈心,我们可是差不多20年的好哥们啊...

还记得我们是在学校打篮球相识的吗,那时候你住在一楼,每次我上楼都经过你宿舍,后来慢慢的就熟悉了,我还记得那时候你用的手机是诺基亚的8210,我用的爱立信t29,那会出于好奇,我提出来换手机玩会的想法,那会8210比t29应该更高端和流行,没想到你痛快的就答应了,那会我就觉得你真是性情中人啊,虽然就换了几天,但我从那一刻就觉得你大方、好交友,特别的认定你这个朋友了,而且又有同样的兴趣爱好,当然除了篮球,还有我们一起玩得特别疯的ps,还记得有一次最疯狂的时候,我们整个十一假期基本上都没出门,轮流交替着玩,玩了几天几夜,基本上是玩累了睡,睡醒了玩,那时候你玩得激动了,最大的特点就是使劲儿拍自己大腿,那会我看着都替你疼...

还有比较疯狂的是打篮球,在学校时打篮球,打完之后穿个拖鞋就一块去宿舍门口吃饭,那时候你的饭量好大,我们各点一份炒饭,我一般都把一半的炒饭给你,就这样你还不一定吃得饱,不过去了美国你就越来越注重健康饮食了,而且丝毫没有放松锻炼,还记得你那会乘着周末的时间外带请假,特意从美国飞回来就为了找我一起打场球吗,那时候跟你打球发现,虽然你球技没怎么长,但是体力真的是不能比啊,你跟我说你每天都坚持跑步,你是如此健康饮食和注重锻炼,所以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你会患上如此的恶疾...

还记得那会我加入了南大合唱团,周六要在本部练一天的合唱,中午没地方去,就去你宿舍连吃饭带休息,你总是很周到的照顾我,现在还很怀念从窗边叫来的外卖...

还记得你暑假到我长沙的家里做客吗,你说很喜欢我阿姨做的饭,吃得又香又饱,不过遗憾的是还没等我们好好玩会ps,因为我家里发生了一些争吵,我们不得不提前回学校,而且上车之后靠带着的香烟送礼给乘务员才有了卧铺回到天津的...

还记得毕业那会,我实在写论文写不出来了,你痛快地把你的知乎账号和密码给了我,让我省了不少心,顺利的毕了业...

还记得那会你准备出国面签吗,你说你不知道穿什么,让我陪你一起去买西服和皮鞋,最后你还说带来了好运,因为面签很顺利就通过了...

还记得一件特别疯狂的事吗,就是我朋友四级考过不去,想要找抢手,还没出国的你,最后帮我这个朋友当枪手考过了四级,我记得考前还特意交代你别考太高,因为他不想考口语,你最后还是考了九十多分,你后来说为了考低一点交卷前还特意改错了几道题,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点后怕,要万一发现估计你都出不了国了...

还记得那会你刚出国之后我们经常煲电话粥吗,那时候我们通话一说就是一个多小时,说你租的房、你买的篮球鞋、你换的电子产品、还有你玩ps新学的技术、你的助教工作等等...

还记得那会过不了多长时间你就飞回来一次,跟我还有我的朋友们一起打篮球,一起聚聚吗,你那会还特意放在我家里一双篮球鞋,你说省得以后飞来飞去还得带着,可现在你却用不上了...你那会回来还总给我捎一些礼物,我现在才发现,我一直用着的剃须刀和皮带都是你送的,还有湖人队的浴巾,因为那会约定好一起去看科比现场,结果一直没成行,后来你去看了现场还特意给我的,去年科比离开的时候你第一时间告诉了我,那时候还一起感叹世事无常呢,没想到今年你也离开了...

还记得你总是研究如何最省钱的订酒店,还总帮我订到用积分兑换后最便宜的酒店吗,而且还能享受你的行政酒廊待遇...

还记得你有次回来陪我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婆吗?你后来仿效我的办法,也找到你现在的太太,而且那会你们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的时候,我还特意在唱吧送了一首《我确定》的歌给你祝福,后来我结婚你又特意回来当了我的伴郎,婚礼当天我把祝福送给了你,而且我们还给你录了帮助你向JOJO求婚的视频,结果你真的成功了,但是我却遗憾的没有去到你的婚礼现场...

这就是你,一个善良、热心、大方、上进、健康、阳光的大男孩,感谢生命中有你这样一位挚友,只是恨一起的时光太短,但每一个共度的时光在我心中都会是永恒。

你走了之后的转天我特意的写了篇公众号文章,叫《活着》,文章的最后我讲了一个这样的例子:

一位失去了老伴的老人十分悲伤和痛苦,一直深陷其中,走不出来,感到无法承受,他跑到心理咨询师那里进行咨询。
就问咨询师:我老伴离我而去,我现在十分痛苦,深受折磨,已经无法承受了。
咨询师问:如果现在去世的不是你老伴,而是你自己,你认为你老伴会怎么样呢?
这位老人说:她肯定也是十分痛苦,也许会跟我一样无法承受的。
咨询师说:好,那你现在找到了你的意义吗?
你现在活着承受痛苦的意义就是使你的妻子免于承受同样的痛苦。

当你能够想到自己一个人孤独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这么一件悲惨的事依然有着意义,这个意义是让你的妻子免于承受这样的痛苦的时候,你有没有觉得这份痛苦其实是可以承受的?

我想,活着就是要在认识痛苦和接受无常的基础上,学会珍惜,坚强地找到那份承受一切的意义。

还记得吗,你很喜欢旅游,总是满世界的飞,那会你去到哪都会记得给我寄张明信片,我真的十分感动,但也十分后悔,之前没能和你一起多探讨人生、探索世界,现在想做却没有机会了...

看到你2012年从南极洲寄给我的明信片上写着:如果2012是世界末日,这将是我在地球上最遥远的大陆给你寄出的最后一份祝福,一直很幸运在我成长的路上有你这样一位朋友,希望这张小小的明信片,能带走你一切的不愉快!

我真的很想再收到你的明信片,再有你的消息,我相信你会从最遥远地方寄来明信片的,上面是神圣而又美丽的天堂,那里没有病痛,明信片上写着:哥们,活着就是要坚强,坚强的找到那份承受一切的意义。

最近得到这个噩耗之后,精神状态不佳,家人和朋友也比较关心我,问我是不是好了点,那天我写完公众号文章,可能是感情得到抒发的原因,感觉是好了点,但后来不自觉的想起了《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这首歌,又忍不住难过了起来,一想到这辈子也没机会说说话了,就有点难受,跟着这首歌轻声哼了起来,眼泪又止不住掉下来,我想未来没有你的路上,我会坚强,但我也会永远的怀念你!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无声无息的你
你曾经问我的那些问题
如今再没人问起

分给我烟抽的兄弟
分给我快乐的往昔
你总是猜不对我手里的硬币
摇摇头说这太神秘

你来的信写的越来越客气
关于爱情你只字不提
你说你现在有很多的朋友
却再也不为那些事忧愁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睡在我寂寞的回忆
那些日子里你总说起的女孩
是否送了你她的发带

你说每当你回头看夕阳红
每当你又听到晚钟
从前的点点滴滴会涌起
在你来不及难过的心里

你问我几时能一起回去
看看我们的宿舍我们的过去
你刻在墙上的字依然清晰
从那时候起就没有人能擦去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睡在我寂寞的回忆
你曾经问我的那些问题
如今再没人问起

分给我烟抽的兄弟
分给我快乐的往昔
你曾经问我的那些问题
如今再没人问起...
Posted by Fan Wang on March 29, 2021
很震惊的听到这个消息。
还在C1的时候,我和ziqiu不能算熟了。现在想起来,基本上都是在gym里遇到他或是听说他到处去旅游的事。记忆中是个很健康的大男孩。 后来我离开C1,也开始和老婆天南地北到处玩,想来如果还在Richmond的话,应该和ziqiu会有很多共同的话题吧。
“生命只要好,不要长”。 (亦舒 - 朝花夕拾)。
愿天堂没有病痛!

Posted by Zhuo Bao on March 29, 2021
回想起几年前和ziqiu 在west creek 的相处经历。我们的相处并没有太多,但是他是一个很让人舒服的人。笑容让人感觉有些腼腆,让人心生亲近。他是龙哥的跟班,很多吃饭的时候他们都是一起出现。龙哥对他很推崇,他是饭桌上的话题之一。我和他相处的另外一个场所就是west creek 的Gym了。他是跑步达人。我最多跑3mile,一周也就一两次。他是天天跑,每次都是六mile以上。外加他还总告诉我们他只吃白米饭和白菜。真是令人汗颜。听他说起他对...的爱慕。(看了其他人的描述,这事我就不肯定了,只当留下一个他的故事)两三年前他们结婚了,开始周游世界,令人羡慕的年轻couple。他离开capital one也有几年了。capitalone的节奏可能他不喜欢。说是去了政府部门,轻松养老。 看到周游世界的照片,看来他的这个目标是实现了。他应该是活出了很多人的理想的状态了,生如夏花的形容应该是恰当的。多的就不说了,很是替他惋惜,恰逢这世道。
Posted by Feifei Su on March 29, 2021
不敢相信,至今子秋在我记忆中还是那个高大阳光的学霸男孩。他是我的堂弟。我们见面不多。他出生成长在南宁,我出生成长在柳州,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年寒假好像是春节期间,堂叔带秋秋来我家做客,一副开朗健谈的模样,我爸爸和堂叔还调侃着我们谁更聪明。那时我和秋秋都刚上大学,秋秋读的是南开大学数学系,虽然刚上大学,但好像当时就已经有出国的思想准备了,他英文很好(南宁重点高中,从小就是学霸,我这个堂姐自认不如)。直到现在还记得他眼睛里闪烁着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光芒。后来他就出国了,再后来就陆陆续续从堂叔口中知道他在美国马里兰硕士毕业了,后来又读了博士,再后来进了美国著名的金融集团工作,闲暇时间还游遍了世界各地,连战地都去过,我一直都为有这样优秀又励志的堂弟感到骄傲!再后来知道他结婚了,妻子是两个人在美国参加马拉松比赛的时候认识的,结婚后两人生了一个可爱的宝宝叫Aiden, 长得像秋秋。我一直期待着有一天他回国,我们能在上海见一次面,多年不见聊聊彼此的成长故事...愿天堂没有病痛,天堂又多了一个优秀又善良的大男孩
Posted by Gary su on March 28, 2021
We love him.
Posted by Wang Sun on March 28, 2021
偶像子秋
阳光,开朗的大男孩,学习优秀,出国深造,工作,恋爱,成家,生子,一切都那么的顺利成功,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偶像。打篮球有无穷的体力,每次打篮球都把我们的体力榨干。热爱旅行,对航空充满好奇。为了在一次旅程中体验两种最新机型,不惜从美国坐747-8到法兰克福,再从法兰克福坐A380回北京,典型的行动派,敢想敢做。愿天堂再无病痛!
Posted by Jia Liu on March 27, 2021
子秋师兄算是我刚来美国认识的前五个人之一了。刚来美国真是啥都不懂,非常非常幸运遇到了这么热心的同一个大学同一个学院的师兄。而且感觉他什么都知道,有任何问题都去问他,带着我开账户逛学校申请信用卡。还帮我练口语,纠正我的用词和发音,鼓励我要多跟native speaker交流,虽然经常被他嘲笑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但是确实对我帮助很大。他是一个很自律的人,其实一点都不胖,但是坚持控制饮食来减肥,说是太胖穿西服不好看,也会走很长的路来锻炼身体,连他的微信名都是‘想飞都瘦不下来的胖纸’。。。2011年夏天在St. Louis实习的时候他跑过来找我玩过一次(因为他从来没去过St. Louis,旅游达人一定要打卡)之后就再也没见过面也很少联系了,脑海里对师兄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灿烂的笑容,阳光大男孩一般无忧无虑的笑容,愿天堂没有病痛,RIP.
Posted by Dihua Xu on March 27, 2021
来美国第一次去校园就是子秋带着去的 记得他指着commons说这就是集餐饮娱乐购物为一身的综合活动中心 把我给笑的 可熟悉后想想 这介绍不能再太贴切精辟了 子秋虽然跟我同系但我们交流并不多 昨晚特地翻出了老硬盘 可翻了半天也没能找到一张他的照片 哪怕是群演 记得当时他就不常在办公室 喜欢到处飞到处旅游 学业却也一点儿没耽误 事事精通 但不招摇炫耀 总是一副阳光大男孩的样子 这一年大家都不容易 可现在想想你这一年不但要蹲家抗疫还要与病魔战斗 太南了 也许在那边会容易些 重拾你那充满阳光的笑容 RIP

Leave a Tribute

 
Recent Tributes
Posted by Wen Bruce on April 3, 2021
The last dinner Scott and I had before leaving Richmond is with Ziqiu and JoJo. It was such a pleasant coincidence. They were just engaged around that time, and were such a happy couple. In the dinner, he said with a smile, “not sure when would be the last time to see you guys”. We are so sad that we cannot get to see him again.
子秋是我见过活的最通透的人。He enjoys and loves the life. His smile brings sunshine to others. He gives lots of great suggestions to his friends. 斯人已逝,但他永远是我们心中west creek 篮球馆的大师兄!
Posted by Feifei Su on April 3, 2021
子秋,不能见你最后一面,会是这辈子的一种遗憾。但看着你过往环游世界的灿烂笑容,觉得你一直都活在我们心里。你的一生努力奋斗,孝顺父母,踏实做人,真正活出了自己的价值,成为无数人的榜样。我会一直记得你,我的堂弟!
Posted by Gary su on April 2, 2021
《悼儿书》

当特别订制的、你最喜欢的千层蛋糕从纽约寄到时,你已离我们远去;当天鹅列队从天上鸣叫着飞过时,我们知道你已经抵达天堂;如注一般的春雨倾盆而下就如同我们为你送行的一路泪花……

你的驟然离去令人万分悲痛,伤心欲绝……

虽然说你的身体离开了我们,但你奋斗的精神,谦虚和低调的生活观念却以另外一种存在的方式继续影响着我们。

从牙牙学语,蹒跚学步,到迈进学堂,你的每一个微小进步都给我们带来生活的美好憧憬和希望。

考高中,进名校,一直到跨入南开大学校,你都制造一路的惊喜和超出我们预料的期盼。

跨洋过海,进洋学堂,你更是我们家庭甚至我们家族从来没有过的辉煌和榜样。

生命的价值从来不在于时间的长短,而在于活出一个人生活的质量。

你短暂生命的光芒有如青山,仿佛大海……

我们为你感到无比的自豪和骄傲。

据说,天堂上仍然会有美味佳肴,天堂上也会有老老少少;天路上会有车来车往,天路上也会有欢欢笑笑。

天堂上唯一没有的是哀怨、痛苦和悲伤。

人们说,有一种思念叫永远,儿子,你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愿你在天国一切安好!

我们爱你!
We love you forever.

爱你的父母
2021年4月2日


his Life

苏子秋生平

苏子秋1983年10生月于南宁。
天赋异禀,三岁认字,四岁能读《365夜故事》等一系列少儿读物,五岁能一字不拉地指认小学《语文》教材生字表里的所有生字,1989年9月六岁差一个月入读南宁市民主路小学,初中入读南宁十四中,高中考入名校南宁二中,2001年以优异成绩考入南开大学,名列前茅,就读信息与计算科学专业,2005年大学毕业后获美国马里兰大学巴尔的摩郡分校全额奖学金攻读博士学位,2010年获该校哲学博士学位(研究方向数据分析)。同年入职美国第一投资银行(Capital One Bank)任高级分析师。2016年入职美国弗吉尼亚州医疗保健局(Department of Medical Assistance Services)任政策规划专家。
与其导师合作出版有数学专著《Center-based clustering with divergence》及一系列数学论文。
因患肺癌但他不轻言放弃,与病魔整整抗争一年最终不治,于美国华盛顿时间3月25日周四下午5:15分在美弗州医院(Bon Secours St. Francis Medical Center)去世,终年37岁(1983-2021)。
Recent stories
Shared by L Fang on March 28, 2021
子秋进Cap1就来到我的组,前前后后和我做了五年的Data,当时组里六七个中国爷们,再加上七号楼其他一些中国同事,中午经常一同吃饭聊天,子秋一直是给我们带来快乐最多的一个。说几件记忆比较深的事。1-刚来上班跟大家做自我介绍,子秋说他去过了四十个国家,在美国去过三十多个州。2-公司开始搞大数据那会儿,大家都开始学python,水平都不高,有一次说到写一个复杂的东西,子秋突然冒了一句,我们可以去淘宝上买‘枪手’来写,那上面有很多帮大学生做项目写程序的‘枪手’。3-有次聊天说到改机票,子秋告诉我们即使订好的机票也可以把名字全部改掉,步骤是不断打客服,和不同的接线员可以一次改一个字母,系统是允许的。4-我有次需要在SFO租车两天SJC还,订的有点迟,查出的价格太高,打电话给子秋想办法,子秋稍微思考了一下,告诉我预定某租车公司SFO拿SFO还,但还的时候直接开到SJC还。我半信半疑照做了,打小票出来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就十块钱。
最后一次见到子秋是去年春节前,我俩在飘香成都吃了一顿,过后没多久就开始疫情,然后子秋在群里说他不幸染上了。又过了几周说他没啥症状了,只是还有些胸闷的后遗症。5月20号他去医院,说抽出很多积水,还拍了张病房的照片,说医院管理好像有点随便。后来说出院回家修养了。到了夏天我想子秋应该恢复的差不多了,提了几次约他出来吃个饭或者喝个奶茶,子秋没回应。但群里聊天他一直都有参与,还和大家说说笑笑,最后一次发言是两周前3月9号,自始至终都没有人知道他病的这么严重。现在想想,依然无法相信这个事。
Shared by Meimei Lai on March 27, 2021
认识子秋是因为我们系的一个访问学者 刘建斌基本上言必提室友 看起来很喜欢自己室友的样子 还要介绍室友跟我们一起玩 有一次在我家聚会 子秋看到一个正方形的桌子 两眼放光 说这个桌子太适合打牌了 我说这个桌子不好搬 不然就送给你了 他很开心说太好了 没事 就从家里带了工具把桌子拆了搬走了 还从他家里带了一个大彩电给我 我就这么桌子换彩电了 那个彩电我一直看到毕业 质量很好 我还给彩电配了dvd和音箱 在聚会中给大家带来过很多欢乐 感谢子秋
子秋曾经跟我分享过他的学习之道 当时我刚生完在家 也没去工作 他就给我分享了很多找工作之道 他自己就是offer拿到手软 就算拿到了金饭碗公务员的offer 他也不忘每天提高自己 投简历 面试 说技能永远不嫌多 他告诉我他在学校的时候就自己修了很多很多课 他说做ta每学期可以免费修十个学分 他都修满 要求的学分修完他还特意学习了很多别的extra的课程 所以他技能满满 真的很优秀 他的这些都深深影响了我 激励我不断努力

忆子秋

Shared by Max D on March 27, 2021
和子秋是大学同学。大学期间并没有太多交集,只记得大一时他到我们宿舍介绍自己,性格很开朗。大三时跟他一起骑车,他说他要考英语出国,去看外面的世界。
反倒是来美十年,虽然不在同一个地方,却有了更多接触。十年前我在Alabama,子秋打电话说要过来看看,我说我们这个小地方可没什么玩的,他说很多大地方他都去过了。他过来时自己带了被子和电动牙具,感觉很会保养的样子。他那时已经工作,我还是学生,他给我带了50刀 chili的gift card,买菜的时候也要结账。那晚吃火锅,他吃的一干二净,我lp都惊异于他的饭量,估计当时他自己一个人,平时也不怎么做饭。转天我带他到Alabama的校园里转转,然后我送他到机场,去时他开的,车速一度达到90迈。
两年后他和yukun到Florida来找我,这时他已经有了女朋友。我们一起去了Cocoa Beach看海,在Ms Apple买了龙虾和螃蟹,他说这里龙虾太便宜了,给每人都买了一只,包括我的岳父母。
后来我们还在Richmond见过两次,一次是我去Capital One面试,前一天我们一起小逛下,晚饭是他找的餐馆,我记得他点了个凉菜非常精致,饭后回到宾馆又帮我practice一下面试题。另一次就是他的婚礼,他把hotel都给我们订好了,我们几个同学一起跳起来照相,庆祝他人生开启新的旅途。
之后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我有什么事也会先想到他,因为他经历丰富,也愿意帮助别人。最后一次联系是去年的10月,那时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病情,但他丝毫没有透露出来,还是在跟我分析问题。
与子秋交往总是淡淡的,给人很舒服的感觉。他一生环游世界,经历了很多人一生也经历不到的。如果他还在,他一定会带着他的老婆孩子到Arkansas来找我。。。
再见了,我的好友,苏子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