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verMissed
Xuefeng will be forever in our hearts. We will be hosting a memorial gathering to celebrate his life.   
我們會為雪峰舉行追思會,懷緬他的生平點滴。詳情如下:

Date 日期:             Saturday, 27 June 2020 | 2020年6月27日(週六)
Time 時間:             2:30 pm - 4:30 pm | 下午2點半 - 4點半
Venue 地點:        GH803, Th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 香港理工大學GH803室
                              (The memorial service will also be live-streamed via Zoom
                                   同時於網上通過Zoom軟件直播)

Registration 登記: https://polyu.hk/MjEQO
For the non-PolyU participants who will attend in person, a QR code for accessing the university campus will be emailed to you on or before 25 June 2020. 選擇親身出席追思會的非理大人士將於六月二十五日或之前透過電郵收到用作進出理大校園的二維碼。 
請留下您與雪峰之間的回憶或是您想對雪峰說的話:
Please share your memories
of Xuefeng or words you would like to say to him:

Posted by Gao Long on July 6, 2020
峰:
  又来看你了,今天看见这里有你的视频了,我下载保存下来了,追思会那天我看着你的视频听着你的声音不禁流泪,很想你,很怀念曾经相处的日子,今天的视频又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每天都会想起你,想起来那个阳光善解人意的你,还是不敢去相信这是真的,每次都幻想着重重的可能你可以逃离的机会,但是现实还是发生了,我不敢去想当时你的场景.......谢谢你让我认识你,终有一天我们会再见的!
Posted by Nason Cao on June 29, 2020
齊齊,我們認識7年了。從相識一起聽音樂會,到隔三差五約飯,我們一起有很多的共同回憶。我很感謝你,因為你總是那麼樂觀,給負能量多的我帶來了不少正能量。我們曾經有一段時間因為我的原因有一點點小矛盾,後來也化解了。非常感謝作為朋友的你對我的包容。你曾經說過,眼看著身邊的朋友一個個離開香港,我想不到的是你就這樣走了,永遠離開了我們。我們的小群裡永遠有你,我懷念我們的點點滴滴。我曾經為你慶幸,你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你好像更開心樂觀了。希望另一個世界沒有痛苦,希望你能生活得很好。你永遠是那個翩翩少年。
Posted by Vincent Wang on June 28, 2020
The senses you studied make much sense,
The sentiments you captured bring up emotions,
You are sorely missed,
A bright mind,
A warm soul…
Posted by Jennifer Yen on June 27, 2020
Dear Eric,

I still can't believe that you have left this world. My sorrow to this is beyond words. 
Days will pass and turn into years, but we will forever remember you with silent tears. The spirit you brought to the HK Linguistics Olympiad Team will be passed on. R.I.P.

Jennifer
Posted by Yanlin Li on June 27, 2020
又来看你了。还是有很多很多不舍。还是在幻想能有个不一样的2020,有个不一样的6月。幻想着每次回office时,能看到坐在办公桌前的你,泡一杯花茶,把书放在阅读架上,开始认真的看。幻想着还是能像往常那样,你忙你的学习,我忙我的工作。饭点时,等着我们吃饭小群闪一闪,然后一同起身,坐着H楼的电梯到平台和小伙伴们汇合。还是在幻想,组会时间,我们能一起说笑着穿过G,H,走到AG的会议室等待开会... ...
日子再平淡一点,没有现在这样的曲折,那该有多好啊。
Posted by Annie Wang on June 27, 2020
雪峰师弟:
  下午在线上参加了你的追思会,看着你的相片,听到你的声音,还是止不住眼泪夺眶而出。我感到很幸运,认识了这么善良、优秀、温暖和努力的你,感谢你的经历让我深思人生中应该追求的是什么。
  在组里的时光无比的珍贵,每一次我回去的时候,组会里、聚会里见到你,你都是挂着暖暖的笑,所以如今每每想起你,眼前都是浮现起你微笑着的脸,仿佛你还在与我们开着玩笑聊着八卦。我还记得有一次新年我带去象征开运的柚子,你是组里的小暖男,所以立即喊你帮忙开,而你却切不开,大家笑作一团的样子,是多么的温馨热闹,仿佛还在昨日啊。可是人生不总是尽如人意, 这一年多来我们已经见证了太多太多的困难和变故,因为种种原因不能相聚,我以为苦难总会有个尽头,好运终将来临,没想到又得到你离去的噩耗。 哎,仿佛总是抓不住时光的尾巴,我深深悔恨,未能多一点地参加组会,多一点地与你交流合作。
  每当我遇到什么问题请教大家的时候,你总是热心帮我出主意。平常见到与我的研究相关的文章还会自然地想起我,分享给我,对我很有启发。你让我知道了有这样高素质的努力成长着的青年,是家族和学校的骄傲,而这样的品格的背后,必然是持之以恒不懈的努力,是对人对事善良和负责任的担当,是家庭和恩师的教诲指引。很多时候,格局决定一个人的高度。你的那些细微却温暖的正能量的点点滴滴,让我看到了这样的格局,而这恰是人生最最应该追求的。我也很幸运,来到过这么温暖的PolyU,见到优秀、敬业、温暖、善良的师长和朋友。那些过去有你在的岁月,也将成为成长的印记,我将一生铭记。从你身上我学到很多,令我去做更好的自己。谢谢你,齐齐。
   师弟,就在这里跟你道一声珍重了。你在另一个世界要好好的。
晓雯姐
Posted by Ruijie Chen on June 27, 2020
齐齐:
参加完你的追思会,距离得到你离去的噩耗已经快一个月了,仍然无法接受残酷的现实。早就想给你写一封信,每次总是打了很多字又删掉。抽屉里还有你当年从成都和巴黎寄来的明信片,我却没有勇气再去翻出来。想起那时候我们一大群人每天一起上课一起吃饭泡图书馆,常常各种吐槽八卦叽叽喳喳到食堂关门。写毕业论文的后半年,大部分同学都毕业陆续离开了香港,只剩我们几个相互鼓励扶持,压力山大的那段时间,一起去爬过狮子山、逛过科学馆、3D美术馆、探寻过各种当地美食……犹记得某一天晚上你带我拿着打印好的论文初稿去教室围堵刚上完课的蒋神……刚毕业那阵子我曾不止一次和你探讨过当下的困惑、人生的意义。翻开那一年的日记,里面这样写道:“我问齐齐,生活的意义是什么?他答:好好活着。嗯,他说得很对,过好当下的每一天,就是生活的应有之义。”

最近几年,你读博我工作,虽然疏于联系,但每每看到你朋友圈的更新,我总为你感到高兴。你从研究助理变成了博士生,当年一起上过的那门最难的选修课,你从学生变成了老师。你就像一棵松树,永远那么苍劲有力、向上生长,一提起你就会觉得内心充满了力量。谁能想到,还没来得及感谢你曾给我勇气,就要以这样的方式道别。

再见了,我的老同学,我的老朋友,我们MACL引以为傲的超级学霸。原谅我真的最不喜欢也不擅长告别,如果你真的会变成天上的一颗星星,就请你一直一直闪耀在我们的回忆里吧……
                                        睿洁
Posted by Xingyu Qian on June 27, 2020
    雪峰,好久不见。记得上一次见你还是18年初我去深圳,你跟然然专门跑过来陪我吃饭,想不到那一次竟然是最后一面了。
    我在香港念书的时候,每次遇到压抑和不开心都喜欢跟你聊聊。印象中的你总是那么开朗乐观,总是喜欢把事情想到好的一面,每次都能让人感到安慰。
    还记得那次陪你去深圳收集语料,我们一起待了三天,晚上还聊了很多彼此的小秘密。还有一次,你肌肉拉伤了,让我陪你去深圳看病,然后我们就各种吃吃逛逛,玩到好晚才回香港。
    我们有个6人微信小群,你在里面总是最活跃,每次看到各种八卦都喜欢分享给我们一起开心。后来我们大家都去了不同的地方,有人离开了香港,有人去了北京,有人去了成都,但那年冬天我们几个在你家一起用电饭煲打边炉的场景好像都还历历在目...我会珍藏跟你一起的美好回忆,愿你在天堂永远开心。

Posted by 同樂 潘 on June 27, 2020
齊齊學長

離別總是痛苦的,但不預期的離別總是有了那麼一層不可言喻的惆悵。

在去年的11月底,我匆匆忙忙地離開了香港,從此再也沒回去過。我們倆最後一次見面,是在紅磡宿舍的電梯裡。你要上樓,我要下樓,我們只是相視一笑、簡單地聊個天就告辭了,我從來沒想過我跟你說最後一次的再見會是如此地草率,而沒有好好地道別,也成為了我無可挽回的遺憾。

我還記得我們每次開完會後,都會在G Core的電梯旁聊天。你是我進來理大之後第一個認識的研究生,在組會的時候總是充滿朝氣,永遠是第一個到的,也永遠是最後一個離開的,處理語奧的事上也從來沒有像我一樣不認真過,總是好好地願意去做每一件事情。我雖然是剛入學的大一新生,而你是一個已把理大視為第二個家的博士生,但我們兩個之間總是感覺有數不清的話可以談。講宿舍的事,講香港的事,講未來想做的事。你也像一個導師一樣地照顧我,我每次的粗心大意也被你的微笑所原諒,也不斷地去提醒我什麼該做,什麼該注意。去年夏天,你跟Tracy帶了一群孩子去韓國,而我也剛好在場。在食堂裡面,我也理解了你為什麼會是個人人都喜歡的哥哥。你處理事來特別有力,也總是能夠融入大家,並傾聽別人的想法。在我看來,如果人生能遇到第二個齊齊,那恐怕是難上加難。

人生總是不會按照計畫走,但這次也許是因為老天的不公平,你提前向我們告別了。我的人生中第一次有身旁的人離開,沒有學會如何過濾自己的情緒,感覺除了無助以外什麼都沒有。這兩年來欠你太多,但也沒有機會去還了。開起了微信,看到了我不一定會每次回覆你的信息,在此時的心中只有不捨。我能說什麼?我只希望我還能跟你說最後一次謝謝,期望你還能原諒我。
Posted by Jin Xu on June 27, 2020
毕业一别,七年没见。
知你赴港,此外无甚消息。
几周前,得知消息的我陷入了超乎想象的惊怖。
这是一种“过度反应”吗?我想不是的。
一来,虽然在校时交流甚少,大多时候都是碰见了打个招呼,可是大家住隔壁,生活中是常常会出现在视线中的。那是某一次打水排队,某一次学院活动,某一次经验分享,某一次毕业聚会,某一次拍照留念。如今,这份校园的记忆,永久性的被挖去了一块吧。
二来,我虽常以苛刻视角看人,但是苛刻无法贬损一个善良、谦和且勤奋的人。这一切的美好,如果用这种方式收束,实在太残酷了。

我拒绝接受这样残酷的生活。

但是,你也会同意吧,如果要拒绝这样残酷的生活,唯一的方法就是面对它。
希望你接下来的日子都不孤单,可以有更多的时光,无尽的时光,通向你的兴趣,你的研究,你的一切心向往之。

高山上的雪终不会融化的,北风起时,自然纷扬心间。希望我们都可以在大雪中走向自己心中的顶峰,不止于至善。

呜呼,呜呼,呜呼。
Posted by Loretta Sze on June 27, 2020
Xuefeng, a beautiful name of a wonderful boy!
Unwanted news took away the joy.
Evil acts made no rejoice.
Forgive? Forget? Is there a choice?
Eulogy, we sent with sorrow.
No way, no thought for tomorrow.
Gone with the wind, there is no time to borrow….

In peace. I wish you rest in peace.
No fear. May God set you free.

Prayers I sent to our Heavenly Father!
Ease your pain and end your fear.
Admit your sin His words are clear.
Cry out to God His Kingdom is near!
Eternal life He grants there is no more tears…

親愛的雪峰:

雖然談不上是深交的朋友,我和我的同事都對你的離去都感到難過、痛惜和遺憾!很想給您寫一封信,卻又不知從何開始..... 最後,還是決定給您送上一個祝福,希望您能夠得到安息!

您那羞澀的笑容、溫文的態度,將永遠留在我們的腦海裡.....

Loretta

Posted by Sicong 思聪 on June 27, 2020
上周末开始,不知是湿疹爆发还是毒虫叮咬,腿上有了好几处伤。一直担心没法在周六前愈合,参加不了你的追思会。最终还是没有奇迹,就像那天晚上托人打听你消息时得到的回复,没有奇迹。二十多天过去了,我一直没觉得你真的离开了。也许错过这个类似句号的仪式,这样的错觉会一直延续。
你是第一个叫我“大师兄”的人。虽然这称号没什么道理,但我却非常受用,也就由着你叫。每次听你这么叫我,都感觉自己成了我很喜欢的孙悟空;同时也会想,你是二师弟还是沙师弟呢?但哪儿有这么瘦的八戒,也没这么白净的沙僧啊。
可我这个做大师兄的,老是乱开玩笑欺负你。记得18年开PACLIC的时候,我跟你说:你知道吗,重庆话里面傻子会说成“哈儿”,所以“齐齐哈尔”……接下来就是我预料中的你追着我打。相反,很多时候倒是你来照顾大师兄。去年在北京开CLSW,自助餐的有些菜吃着不对劲,你赶紧让我们别吃了,还把自己的虾让给我。
我在理大只待了一年,跟你认识还是从后半年才开始的。现在回忆起来,跟你短暂的相处中,每一个瞬间都闪着阳光。不是夏日正午的烈日,而是冬日清晨透过窗帘的那一缕暖色,让人可以抖擞精神,去享受充实美好的一天。在我的家乡重庆,冬天的太阳是个稀罕物。但沐浴过暖阳的人,即便在阴雨绵绵的寒日里,也知道在云的上面,有一颗太阳一直在努力照着我们。
Posted by Juyoung Lim on June 27, 2020
Life is so unfair. Why on earth such a kind soul like Xuefeng with bright future should pass away at such a young age. It is hard to find words to describe my sadness. Xuefeng, your kindness and generosity to the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Linguistics Olympiad team members will be forever remembered by their families.
Rest in peace. IOL Kids will carry on with lives with you in their hearts.
Posted by Bo Qianqian on June 27, 2020
短暂的相处,深厚的情谊,虽然我们见面的次数不多,但每次见面都有奇特的经历,一起经历全港铁首次停运,但依然坚持深夜在深圳吃完海底捞再回来,真是令人印象深刻的回忆。也许是因为我们相近的家乡,相同的母校,第一次见面就让我倍感亲切。本以为我们还会有很多的机会一起相处,没想到离别来的这么猝不及防。除了怀念,我的心里更是多了一份遗憾,因为再没有机会和你创造新的回忆,但这也让已经拥有的回忆更加的弥足珍贵。明天大家将为了你而聚集在一起,可唯独你却不能来出席,但我相信你看到有这么多人在爱你思念你一定会开心吧。你那么温柔,一定不希望大家为了你难过,我想我们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永远记得你最美好的样子,和与你一起度过的那些快乐时光。齐齐,不要担心不要害怕地去到更好的地方吧,你永远都是少年了。
Posted by YAN WANG on June 26, 2020
bb,如果,一切能重来,该有多好。
我会永远想你。
Posted by 一 王 on June 26, 2020
Hi,齐齐,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就让我想起了肯德基老爷爷身边的宠物,我想这一定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吧~后来你的名字自带光环,成为我研究生生涯中神一样的存在。每次我们在图书馆临时抱佛脚时,只有你悠闲地看着小说,最怀念一起在咖啡馆谈天说地的时光,刚认识的朋友就好像认识了很久一样,一幕幕像电影回放,清晰得好像发生在昨天。我到现在都还是不能接受你离开的事实,就像电影《寻梦环游记》里说的,遗忘才是永恒的消亡,而我会记得你,我们会记得你,你永远都在我们的记忆里,在另一个平行的时空中,微笑着...
Posted by Linna Q on June 26, 2020
亲爱的齐齐:

本来脑海里全是过去的事,也想写下这七年你给过我所有的温暖,可提笔就一件事都不忍心再回忆。今天一整天恍惚,终于理解了那些纪念书信里总是反复出现的“不敢相信“,直到现在我也不敢相信,你认真热爱的日子里,再也没有你了。

对我而言,你可能就是我的光之工作者,是个天使,你分享了我浅薄人生里经过的那些幸福,也分担了我绝望挣扎时候的痛苦,然后就像明天还会再回来一样,毫无预告的离开了。上周末我还笑你,怎么还不回来,都没空花账户的薪水,没想到一语成谶。

最后的文字里你冥冥的借别人之口说着幸福使你眷恋人世和爱人,只希望你在另一个人生里好好的。

再会。


2020年6月6日
Posted by 雨晴 陳 on June 26, 2020
希望你
能夠在
沒有紛爭的世界
繼續追尋那片樂土

因為鉛筆的緣故覺得跟你是那麼那麼親近,
偶爾能從鉛筆嘴裡聽到又約了齊齊去哪浪了,
抱怨鉛筆不再寵我專寵新歡們。

早早在2013年讀書的時候就知道,
有個叫齊齊的大學霸,
深得系主任語言學界大牛石定栩的喜愛,
能跟著大牛寫論文做項目,
以近乎滿分的GPA拿獎學金畢業,
但是沒有架子沒有驕傲天生的甜姐兒。

你是一個我連一張合照都沒有,
但是早早在心裡打了滿分的小太陽,
你笑永遠那麼可愛那麼溫暖。
似乎你早就生活在我的生命中,
不需要做一些見面就合影的表面功夫。

香港第一屆語言奧林匹克比賽
你們負責組織香港地區的選拔,
我被鉛筆硬凹去幫忙拍照,
拍完照也沒多想,
完事大家在閒聊的時候你在發志願者證書,
我拿在手裡說哇好帥啊,
你甜甜地說:唉呀雨晴回頭給你也弄一張呀!
雖然製作一張證書對你也許只是舉手之勞,
而且可能其實也沒什麼用處,
但你的貼心還是讓我很感動,
大概世界上很少有你這種貼心到血液裡的人,
我說好啊好啊嘿嘿,
順便吐槽鉛筆這個塑料姐妹淨想著榨我,
連張證書都不給我,
然後我們一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之後的後來大家都各自安好,
學術界的你們天天忙論文約喝茶,
日子雖然忙碌但也充實,
覺得熱愛學術的你終究也能成為佔領一方山頭的大牛。
鉛筆也會常常提起跟你一起去了哪兒哪兒,
突然發現其實我們真正照面的機會很少,
你一直都在鉛筆生活裡,
所以也在我的生活裡。

疫情期間
鉛筆問:還有口罩嗎?齊齊買不到。
我說啊不早說,
火急火燎把你加到口罩群裡,
後來我找到一批口罩再問你,
你說不要啦買到啦謝謝你啦
大佬辛苦了!
一貫的妥貼陽光☀️。

朋友圈裡會有你的點讚,
照片下會有你的評論,
暖暖的太陽曬進我的生活。
我跟你的互動,
停留在2020年5月25日我的跳舞視頻,
那個讚我從昨天到今天回看了無數次。

2020年6月4日下午
鉛筆說:
我有點擔心齊齊,兩天聯繫不上了。
我說:
沒事啦,讓朋友去家裡看看呢?
鉛筆說:
叫了,晚點就去。
我說:
嗯行吧。

2020年6月4日晚上9:00
我在健身房
鉛筆打電話過來,
第一句:齊齊,沒了

我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沒了?什麼沒了!

從得到壞消息開始就腦袋一片空白,
原地踱步轉圈腿軟,
不知道該去哪兒,
不知道該怎麼辦,
不知道為什麼會......

齊齊不是疫情過後要回來的嗎?
還是無法接受這個消息,
流了一晚的眼淚带著腫腫的眼睛上班,
看到这些點滴依然覺得你還在我們身邊,
還是心痛到無法呼吸,
那麼好的孩子為什麼會遇到這種事?

我們的生活,被迫隔離,然後,沒有了你。
Posted by Yee D on June 26, 2020
hi,齊齊,因為動森,我們加入了同一個NS的family plan,說有空聯機上島串門呀。最後一次群裡聯機,我沒趕上。大家都在調侃最晚上島的你物資缺乏,啥都沒有。當時的我,真的覺得,來日方長。

你走了以後,那個群裡再也沒有人發言。你在群裡的最後一句話是:我背包滿了,回去呀。嗯吶,我相信,你背上朋友們的祝福去了很遠的地方,一座屬於自己的小島。
Posted by Bonnie Seid on June 26, 2020
Dear Eric,

I felt so sorry to send you a belated message to express my heartfelt thanks for your help during the past years. Your passing is a great loss to all of us. Hope you rest in peace. You will be missed by everyone who knew you.
Posted by Clara Mingyu Wan on June 26, 2020
親愛的齊齊/雪峰/Eric/(曉峰:我一開始對你的誤稱)

你已經走了23天,現在想起來還是會心痛
忍不住反復查看朋友們對你的寄語和哀思
大家都一樣 很不捨 也很無奈

這麽善良、溫暖、優秀的少年
老天一定是瞎了眼
惡魔雖奪走了你的肉身
你的靈魂卻永遠住在我們的心裏
如果你還會回來 請記得看看我們
我們一直都在這裏等候你

謝謝你叫我一聲姐姐
願你的靈魂得到安息
而你也永遠定格在那個青春美好的年華
善良的靈魂必然同歸
我們一定還會再見

愛你的姐姐
Posted by Ruby Fang on June 26, 2020
齊齊,
原諒我,你離開了好久才來與你道別。這些天我一直在迴避你離開的事實,我以為不去想一切就好好的。你是那麼那麼好,是我們永遠無法割捨的朋友。
自我離港後,我常常在想香港的兩年生活留給我最寶貴的是什麼?
是快樂的AG511與同事們一起工作的愉快經歷,是與朋友一起徜徉香港街頭小巷的快樂時光,是與大家一起去吃午飯的歡愉場景。在這些鮮明的記憶裡,都有你的存在,你的笑聲。你是那麼好,那麼樂觀開朗,你的臉上總是洋溢著笑容。你對別人從來都是那麼包容,從來不對他人有所抱怨。你對朋友從來充滿耐心,我那時常常找你抱怨,那些負面情緒總是會被你化解。
齊齊,我還記得你喜歡的香水,你最愛的包包,你腼腆的笑容,還有你傲嬌可愛的小表情,我永遠不會忘記你。
齊齊,謝謝你給我的溫暖與照顧,最後告訴你個好消息,我懷小寶寶了,我希望他能跟你一樣善良可愛。謝謝你齊齊,以後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Posted by 你的 鉛筆姐姐 on June 25, 2020
齊齊:

整個六月,雖然每天都很忙,每天都讓自己很忙,但每天都還是會在我們一起待了快七年的校園裡想起你。你在那裡,過得還好嗎?有沒有吃得多一些?有沒有穿得暖一些?你的胃口不太好,又經常頭疼胃痛的,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呀。

想來你是我在理大校園認識的第一個同學。

2013年。我們來理大讀MA。沒到香港之前網上已有一個群組,你知道我是鉛筆,我知道你是齊齊。報道那天,你站在隊前面,腼腆地笑著對我說:「妳是鉛筆吧,我是齊齊呀。」嗯,齊齊,記住了你。那是我們第一次的照面。

後來,我們並沒有很熟絡,只因你和我當時的室友玩得比較好的緣故,才會從她口中聽來一些關於你的事。一直知道,你是溫暖善良的小可愛,你是門門拿A的大學霸。你和你喜愛的石定栩老師寫論文,你以GPA3.95的超高分拿了獎學金畢業。然後,我們很長的一段時間都不再有交集,你去了教大做RA,我開始在理大讀博。直到你又回了理大做RA,我們在同一間辦公室又見了面,「嗨,齊齊,別來無恙,好有緣呀。」在AG511的日子裡,我們還是沒有變得特別親近,我在瞎忙我的事,你有著和你一起玩的人。但我知道,大家都很喜歡你,你總是那麼細緻周到。

直到你來了黃老師的組,我們才真正親近起來。我們自嘲大概是組里最不學術的組員,總是在埋怨生活和學習的苦(「太難了」在我們的對話中出現的頻率高達114次),總是想著去哪裡吃喝玩樂(「吃啥」出現了69次)……你說你的夢想是能過上貴婦般的生活,不用奔波在日常的瑣碎裡,可以穿著漂亮衣服坐在高檔酒店裡喝著下午茶和我們漫無邊際地聊著八卦。可我知道,你壓根兒不是在追求這些奢華虛無的東西呀,你只是想為自己悠然自得地活一次呀,而不是總在為身邊那些你在意的人拼命付出呀。

我們一起做過很多事去過很多地方。一起看電影話劇音樂劇、一起搭飛機去北京開會、一起去迪士尼、一起去深圳只為吃個酸菜魚、一起去K11那時新開現在已倒閉的喜茶喝Leslie、一起去Tiffany打卡華而不實的午餐、一起「勇闖」被佔領的校園只為陪我取回筆記本電腦、一起買同款衛衣同款包包……

我們還說好要一起做很多事去很多地方。我說交了論文我要找個地方避世幾天,於是我們說好要去洱海,可後來因為種種原因一直拖到11月我們各自回家前都沒能成行;你說等你回來要一起去看《小婦人》,可你知道這部電影已經下映好久了嗎;你說還沒慶祝我畢業,等你回來我們就一起去吃buffet;你說等你回來要和我一起去健身,你想練得強壯一些;你說等你開完題後就和我一起寫之前說好要寫的paper;你說今年8月我們都在香港住滿7年可以一起去換永居了;你說等我10月畢業典禮的時候你要來參加;我說等你畢業的時候不管我在哪裡我也要來參加;你說畢業之後如果找不到工作我們可以組一個語言學博士團體去賣保險(開玩笑地……

這些那些你想做還沒做的事,我們都會替你完成。買一瓶藍風鈴,穿同款衛衣,去上海迪士尼,去美國自駕游,還有那篇一直沒寫的paper,和你再也無法換到的永居,我們都會替你完成。

記得你曾提起《失樂園》凜子說的那句:「我從年輕的時候,就夢想著能在人生最幸福的時候死去。」你問,最幸福的時候是哪一刻呢?我想,應該就是那一刻吧。你的心裡裝著你愛的人,你也有那麼多、那麼多愛著你的朋友。

你永遠都會在我們所有的微信群組裡,郵件地址裡,社交平台裡。也許有一天我們都離開理工了,但只要回來,你都會站在風裡,簡單的白色T恤,乾淨的少年模樣,輕輕對我喚上一句:
「鉛筆姐姐,妳終於來啦,我已經等妳好久啦。」
對嗎?
Posted by Chu-Ren Huang on June 25, 2020
天若有晴照雪峰
風過無痕感溫存

傷痛的時候,總有許多如果。如果上天有悲憫之心,應該會取消二零二零年。如果LREC會開了,你應該會捎回蔚藍海岸的薰風。如果一切順利,你現在該正在準備到北荷蘭的格羅寧根大學訪問研究…

在沒有如果的現實世界裡,你的博士候選人資格完成審查程序,剛剛正式批准。經過了好幾個月保持社交距離後,你促成了一群朋友今天(6/27)聚在一起;有從來沒見過面的,有許久沒有聯繫的,有好幾個月只能Zoom上相見的。時間未曾停留,你像一陣溫煦的風吹過。回首時,波平無痕。但是皮膚上,臉頰上,溫暖的感覺還在;溫暖的感覺會留在我們的肌膚上,在我們的記憶裡。

在沒有如果的現實世界裡,還是有溫度。
雪峰,謝謝你!
Posted by Kathleen Ahrens on June 25, 2020
Dear Xuefeng,

Your kind words brought smiles to the faces of your family and friends; your knowledge and helpfulness brought edification and understanding to classmates and students; your good nature was a ray of sunshine that will be long remembered by those who knew and loved you. Rest in peace. You are dearly missed.
Posted by Moses Lee on June 25, 2020
We didn’t talk much during the summer but I didn’t think it would end like this. I’m absolutely devastated to lose such a bright minded mentor and friend. Rest in peace Eric, you were too young.
Posted by Hannan Li on June 25, 2020
齐齐,你好
  我们未曾来得及相见,但是从北北那儿我总是能听到你的消息,有这么一个要好的朋友在学习与生活上能给她支持与鼓励真是件幸运的事情,听到噩耗的时候,我感觉她的心都碎了。听她说,你还要见见我,帮她把把关,现在,我们要把相遇的时间推后了,羡慕到那时的你还是腼腆清秀、温润如玉的模样。她总说我太佛了,什么都无所谓,但是今天我翻看朋友们的留言,不断在脑海中刻画你的形象的时候,忽然想到,若是彼时有一群故旧挚友亦能如此怀念我的话,不枉这短短数载活过一场,一时间眼眶湿润,唏嘘人生太短。
  我们今年多了一个约定,等一个机会,我们去内蒙古看你。愿现在身处远方的你,一切安好。我们,终能再见
Posted by SHI Dingxu on June 25, 2020
我認識的高雪峰

我第一次遇到雪峰,是在我的《漢語(一):詞語和句子》課上。這是MACL, MACLL和MATCFL學生的必修課,還有其他專業的學生來選修,再加上不少來蹭課的,大型階梯教室總是擠滿了學生。和往常一樣,第一天上課的時候,後排的位置坐得滿滿的,前排卻稀稀拉拉,只有幾個遲到的學生。雪峰坐在最後一排裡,除了兩邊都有女生不停地和他說話之外,並沒有什麼特出的地方。

剛上課沒多久,雪峰就一鳴驚人,提問說本科階段已經上過現代漢語課的同學,能不能只參加測驗和考試而不來上課。我回答說完全可以,不過也同時提醒大家,我不主張死記硬背,上課時不會照本宣科,也不會在測驗中要求複述書本上的內容,但一定會考漢語實際語料的分析,而分析的依據就是我在課堂上的示範。如果他覺得有把握通過測驗、考試,完全可以不來上課。

類似的插曲幾乎年年都有,我也沒太往心裡去。後來很快就注意到他們那群人不但每次都來上課,而且位置不斷地往前挪,到第四次上課就已經坐到了第二排中間。雪峰每次上課都會問各種各樣的問題,而且有時候還會和我辯論。也就是這個時候,我開始對他有了比較深刻的印象。至於後來在測驗、考試中取得優秀成績,在全班一百多人中名列第一,似乎就不那麼吸引眼球了。

年底的時候雪峰又來找我,說想請我做他的碩士論文導師。我同意了,並且談了一個多小時,最後決定選一個句末語氣助詞方面的題目。類似的題目先後有幾個學生在做,所以我的建議是找一兩個句末語氣詞,做一個詳盡的描寫並且總結出分佈規律。最初的安排是一個月見一次面,由他彙報進度,由我把握發展方向。情況很快就有了變化,他通過語料庫找到了大量語料,並且總結出相當有新意的規律,於是我不斷加碼,從簡單的分佈總結發展到抽象規律,再從規律發展到解釋,最後變成了基於界面關係的理論分析。

雪峰花了一年時間完成了這篇碩士論文。《句末語氣詞“罷了”和“而已”的對比分析》的最終版本給我帶來了極大的驚喜,我給了A+,還寫了一段長長的評語:“這篇論文在語料和分析方法上都達到了相當高的水準。語氣詞的功能如何描述歸納,向來是個難題。究其原因,重要的一點是我們傾向于將全句的語義、語用功能都歸結到句末語氣詞身上,結果成了剪不斷,理還亂的一筆糊塗賬。本文的分析基於大規模語料,基於‘罷了’與‘而已’不能互換的情況,總結出兩個語氣詞的基本句法、語義功能,然後推導出它們的篇章、語用功能,結論是可靠的。研究方法對於我們如何分析相關現象也有着可以借鑒的地方。

全文可以精簡之後分兩部分在國內的雜誌上發表,但關於“預設”的部分需要修改,按照國內語言學的習慣,‘預設’是指presupposition,但文中所說的背景命題顯然不是presupposition”。

雪峰離我們而去了,但這篇論文不應該湮滅。我會努力讓自己的評語成為現實。
Posted by Yanlin Li on June 25, 2020
齐齐,
今天是端午节了。一想到你再也不能和小伙伴们庆祝节日,吃你喜欢的美食,做你想做的事,就越发地心痛。这些天我想了很多个如果,如果没有疫情,如果时间可以倒流... ...可是现实太残酷,好像当头一棒,让人无法喘息。我脑海里还总是回荡着你爽朗的笑声;清晰地记得每天早上推开办公室门时,你回头对我微笑的样子。午餐时,你过来轻声问:‘’姐姐,一起吃饭?‘’ 还如同昨天的记忆那样鲜活。往后的日子,太多点点滴滴都将封存在我的记忆里。想你的时候,我会抬头看看蓝天,我知道你在那里。爱笑的少年,愿你在天堂一切安好!
Posted by Lu Lu on June 24, 2020
坐在我对面的男孩,你还好吗

去年的夏天,我来到组里,你坐在我对面。

如今,又是一个夏天。

几经挣扎,终于鼓起勇气,决定打开微信,点开你的头像,嘿,可真像你啊。读着微信上的对话,和你的相识一点一点铺开。

我暑假期间进组,办公室没几个人,也不认识谁。坐着坐着,发现对面的你来了。几句寒暄,竟然还是一个组的。你很热情的,指着一个个空空的座位,告诉我这是谁那是谁,这人做什么,那人做什么,怎么打印,哪里有订书针,没打印纸了怎么办,口渴了找谁拿水,如何最快穿梭在这迷宫般的办公楼。因为你,初来乍到的我感觉这陌生的地方有些熟悉。

后来呀,我们抬头不见低头见,没事了就聊几句。你鼓励我粤语学起来很快的,喏,就是这本书很好用的;你和我分享你研究的emotion,这本书是我导师的博士论文,很清楚。

一次组会上,黄老师觉得我们俩的研究方向可以结合起来,分析含有轻动词的emotion。两周后你和我微信交流说想做light verb是如何induce emotion events,分析causal relation。坦白说,我当时对emotion了解太少,还不知道如何开展。几番微信邮件交流,我总算清楚了,计划好下一步该和你做什么了。这个命名为“Emtion_LVC_zuo/gao”的文件是我要寄给你的,还在我的桌面上,里面还备注了想和你继续讨论的问题。奈何我行动太慢,迟迟未动笔,你,可以再给我一次合作的机会吗?

翻了翻我们的聊天,始终还是不能把你俏皮可爱的头像和这残酷的事实联系起来。忍不住给你发了最后一条信息,坐在我对面的男孩,我很想你。

Posted by Daniel Van Scheijndel on June 22, 2020
親愛的Eric,
你好嗎?你告訴我下學期你有可能來荷蘭交流,我們又可以見面了。我是多麼的開心。我已經計劃好要你來我家作客,和你到荷蘭的風車下踩單車,帶你到田畔喂羊咩咩,喂醜小鴨,喂天鵝。也要像以前我們在香港的樣子,帶你去海灘游水,曬太陽,然後買雪糕吃……
你準備好了嗎?你一買好機票,記得第一時間告訴我。我要去機場接你。
我等你。我會等你,直到永遠。
Love,
Daniel
Posted by Yanan DOU on June 22, 2020
学长,


我知道的太迟了,昨天哭了整整一天,现在从写下这句话开始,眼泪又忍不住流下来。看着大家给你的留言,难过心酸又感叹。你看,你真的是一个特别好特别好的人,所以才有这么多人爱你,纪念你。你对人的真诚,温柔,善良,我们每一个人都记在心里。

我微信里唯三的三个你的同学(朋友),都是你为了帮我介绍给我的。因为找工作,介绍给我学姐和前辈;因为我考虑读博,就介绍给我你在日本读博的直系学妹。想到这一点,我又哭了。

我们相识于大外的qq群,我没上学时候,就先加上你了,还把自己提前置办的东西寄到了你那里。你住一楼,我站在你窗前就能和你说话。在大外,你给了我许多鼓励,我们一起说心事,周末偶尔出去玩。还记得吗?在校车上,偶然买的现压鱼片,好吃极了,香咸鲜,还冒着热气。后来还聊起过好几回,我们都是挚爱美食啊!

后来你在香港读书,我去法国留学。每年放假回家,都能在家乡见面。我麻烦过你一回,说给我带小熊珍妮饼干,后来你就一直带,年年带。一直带到我不好意思了,要减肥了,和你说了,才没再收到你带的好吃的。总说去香港找你玩,都没有实现;反倒是我在法国留学的时候,你说来就来,找我玩。我们在巴黎,安纳西,里昂,留下了许多回忆。我们三个,去超市买吃的,在大house自己做。开心得不得了。在巴黎街头的小店,偶遇香港出身的居民,你们还说起了几句粤语。我对不认识的人,都特意冷着脸和别人保持距离,但是你却很亲切,温和得永远像春风拂面。

还记得我们两个人的读书会吗?约定一起读书,最后只读和讨论了一期《十日谈》。不过要不是因为你,我八成不会看那书的。聊起学术,你总是滔滔不绝。习惯性安利我读博,甚至去年还鼓励我来香港。当然关于未来,你也有你的苦恼,有时候和我唠叨几句,最后还是去努力。你真的很上进。

爱你的人会一直记着你,我更希望你爱的人能一直记着你。说来可惜,我们虽然是那么要好的朋友,但我却并不太在你的圈子里,所以,你的骤然离开,我其实不太知道去和谁说。因为一般人很难有这种强烈的共鸣。留言在这里,你就会看得到吗?希望可以吧。更多的也是,想给来看你的,想念你的朋友们,多一点记录,多一点念想。分享在这里。

十年,能做你的朋友,真的很幸运。这么想想,十年真的太短了。

我把你目前能看到的所有朋友圈都截图了,因为半年可见,过了期限,就看不了了。我看着你前不久写得文章。真的是感慨万千,看到再次哭了,“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啊。还有那个结尾,看得痛心极了。

你之前把一些文章收集成册,还让我写了序。这书因为种种原因,我还没有收到。不知道我还能从哪来收到这本书吗?

你离世的消息,我也和Sarah说了。我们一起在老里昂,还遇到了催泪弹,还记得吗?可惜没有看到白苹果广场。

后来Sarah给我发了一段圣经,我也写在这里。
Il essuiera toute larme de leurs yeux, la mort ne sera plus, et il n’y aura plus ni deuil, ni cri, ni douleur, car les premières choses ont disparu.
希望是这样的吧。给你一切最好的祝福。愿你平静。

我还会给你写信的。
你也许像小王子一样,回到自己的星星上去了吧。
我会想你的。


你的小朋友
Posted by Dennis Tay on June 22, 2020
Dear Xuefeng,

We only met a couple of times but you struck me as an enthusiastic young man with so much promise. I imagine it was a life lived to the fullest. May you and your family rest in peace.
Posted by Darcy Fung on June 21, 2020
齊齊,從朋友圈看到其他同事的貼文,才得知你的離去。 兩年前離開理大後,我和你再沒有聯繫。連你的消息也是在他人口中得知。在理大做這的一年裡,全靠你的照顧,在理大辦公室的回憶滿滿都是你。坐在我左邊座位的你,總是笑我吃太多零食,但又經常偷偷和我分享你私藏已久的零食。我很討厭學校繁瑣的行政程序,雖然你很忙,但你總是不厭其煩一次又一次地教我處理。怕我一個人吃飯太孤單,總是邀請我一同午餐。我真的很感激你。

記得你和我說過你的夢想是做一隻被圈養的金絲雀,但其實你活得比誰都努力。現在想起來,我最遺憾的是,沒有和你再親近一些。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們並沒有太多可以親近的機會。在我心中,你一直是很獨特的,那麼有想法,那麼努力地做自己。

我常想,長大真不好,太有想法真不好,太與眾不同真不好... 但其實你真的很好很好很好,我很想念你。

希望在另一個國度,你會是無拘無束,最自在快樂的你。
Posted by LI Anran on June 21, 2020
雪峰:
实在不愿再回忆起惊闻噩耗的那个晚上。那天下午,meeting里不见你,大家都十分担心,但也仍猜测着你大约只是有些急事,想着下周你就会出现了。那时当真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你再也无法回来。
记忆里你仍是那个白净斯文、充满阳光的少年,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温柔的样子。甚至还觉得只要我回到香港,就能看到你坐在613的办公桌前笑着和我打招呼。你还是那样的年轻和鲜活啊!
最近时常想起我们在北海道开会那几天抽空在街上溜达的日子。函馆是个安静的小城市,即算是白天,路上的行人也很稀少,可选的去处也是零零星星。我们似乎也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地,信步所至,看看漂亮的小楼,看看宁静的海湾,却也很开心。还记得我们专程跑去了植物园,你说那儿有喜欢泡温泉的猴子,很是好奇,可惜去的月份不对,温泉没看着,倒当真被猴子熏得晕头转向。那时我们还说,以后有机会可以找个冬天来看.......
手机里和你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年初商量着要不要去参加本来应该在五月的LREC。疫情让我们不得不放弃了本来规划好的行程,只是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错过了最后一次见你的机会。
不过,或许现在你已经在另一个时空里获得自由了吧,可以去想去的地方,看想看的风景。愿你在那里,平安、喜乐、无所忧惧。
Posted by Congyi Qu on June 21, 2020
嗨,雪峰。
我们不相识,但可能一起听过讲座。
愿你和你的家人,在天堂,一切安好。
Posted by Ese Zhang on June 21, 2020
時隔很久才敢寫。因為我腦袋中的你,依然很生動的。在紅磡吃的炒年糕,你堅持要請客,大大方方把錢包拿出來,說“反正都沒有密碼的啊”;在vx裡的對話,仍是鼓勵和祝福誒...
像我這樣的性格,會安慰自己沒看見就沒有,如果我不聽不看消息,是不是你就沒事兒咯?我翻過照片了,明明還跟以前一樣嘛。
可不論怎麼樣...
Posted by 郑 帅 on June 20, 2020
齐齐,下次如果参加她们婚礼还跟你一起住,我绝对不打呼,让你安安静静好好睡一觉,唉,不知所言。
Posted by Marshall Yin on June 20, 2020
Eric was my student in ELC6002 in 2019-2020 Sem 1. However we could not finish the course on campus due to the unrest. Eric's passing makes this so painful and bitter in many ways... However, the sweet memories remain of him, his classmates, and us having fun, learning together, and growing together. So glad we had wonderful times together! Miss you, Eric!
Posted by Fernando HAO on June 20, 2020
七年裡,和你的幾個「詞語」

「Coco」
兩週過去了,好像還是不太容易跟你道別,那就先把這份友誼珍藏起來吧。之前你推薦了那麼多電影,現在我也給你推薦一部電影,叫《尋夢環遊記》。

「因為」
2013年,因為大家都申請香港學校,結識於QQ群;因為是老鄉,來了香港趕緊見面;因為寫不出論文,你跟我抱怨著;因為找不到工作,我跟你訴說著;因為決定見面吃什麼,我們討論著;因為開心,一起犯著傻;因為高興,一起增加卡路里;因為同齡的煩惱,一起憂愁著;因為省錢,一起吃著小火鍋;因為未來,一起迷茫著;因為疫情,大半年沒見的我們,就那麼「有的沒的」聊著;因為沒見面,總是想著;因為關係熟,「不見想念,見了討厭」;因為你走了,所以想你;因為你還在,所以一直會想你。

「逛」:
上次語音,你提及我們初見的樣子,時間地點歷歷在目,從「香港留學群」相識,到大埔墟站「新都廣場」初見;從PolyU「對外漢語」的歡樂蹭課之旅,到三五成群的紅磡街頭閒逛;從香港歷史博物館的文化導賞,到大圍站的夜跑之行,到灣仔站的「香港國際書展」,還記得你見到蔣方舟時的開心;從銅鑼灣希慎廣場的12樓餐廳,誠品書店的尋書探書;從開始到現在,從現在到以後。

「吉野家小火鍋」:

記得一起做家教的日子,你我奔波於香港各個地方,兩個「窮學生」為了省錢,一起在冬天吃70多元的「吉野家小火鍋」,一次又一次,前幾週你說「想想之前的小火鍋,好溫暖啊。下次回來,咱們再約一次」,好啊,我等你喔。

「大埔墟」:
因為學業和工作,我從內地搬到了大埔墟,你來我這裡吃著「豪大大雞排」,喝著「亞婆豆腐花」的豆漿,幫我找著大埔墟附近的家教,後來你也在那裡找到了家教,每週二四,相約大埔墟附近的餐廳,一起吃個夠。

「紅磡」:
由於同樣的專業,我常常去PolyU旁聽,旁聽之餘,找你們三個一群、兩個一夥,逛吃這裡的美味餐廳。總是在圖書館門口等你,等你下了課,一起去增加卡路里。

「消息」:
我住在富善的這段日子酸澀得很,大家都是「窮學生」,因為我要找工作,常常要找你抱怨、傾訴,你總是熱心地為我出謀劃策。記得有一次,你開心地對我說:「今天我請你,剛拿到了家教賺的200元」;記得又一次,你對我說:「告訴你個好消息,我要讀博士了」;還有一次,我們隔了好久不見,見到你後,我們熱情地彼此揮著手;七年來,聽到了這麼多彼此的「好消息」和「小煩惱」。

「小確幸」:
年前,你大力向我推薦「Airpods」,說「方便得很,很好用」,每次相約,你等我時都在聽著歌,我來了,你便摘下了耳機,放入耳機盒。我買了Switch,便總跟你分享著遊戲的喜悅。上個月,你跟我抱怨「你當初為甚麼不催促我買Switch!現在都漲價了!都怪你」。後來,你買了Switch Lite版,玩得很開心,跟我分享著「動物森友會」的喜悅,想著疫情過後,回來香港再換一部Switch。

「不知不覺」:
疫情期間,不知不覺我們語音了好多好多次,每次都暢聊一兩個小時,至於具體內容,都不太記得了,正如你所說,都在聊著一些「有的沒的」罷了。這週一,我發起了語音,你沒有接聽。深夜時你說要第二天再語音。週二、週三、週四,每次看到一些關於「香港通關」的資訊,都想著分享給你,方便儘早回來。今天下午,突然得知了消息,給你打語音,你沒有接聽。真的希望你是在忙吧。

「囑咐」:
平時有好多囑咐,還是想對你說一說吧:記得別光顧著聽歌而忘記了摘下耳機;別總是穿白色的襯衫,偶爾也換換新潮的體驗;別顧著為了寫論文而傷神;別顧著疫情而一直待在家裡;別顧著天堂的美好,而忘記了人間想你念你的朋友們。

因為有你,香港友情。
親愛的朋友,請保重。
跟你道一聲「再見」。
謝謝你,高雪峰。
Posted by Si Chen on June 20, 2020
突然失去如此优秀和善良的学生,倍感惋惜与痛心。期待来日发表合作论文以寄哀思。
Posted by Jinghang Gu on June 20, 2020
雪峰:
  你的噩耗犹如晴天霹雳,时至今日,仍然难以相信你已经离我们而去......
  记得年前还在与你相互问候,构想来年的愿景,岂料匆匆一别,已是永远。虽然我们相识的时间并不算长,但点点滴滴却显得弥足珍贵。每当有你在时,组里、办公室里总是能够充满欢声和笑语,你总是能很热情的为大家排忧解难。实在无法想象今后少了你的日子,会是怎样......
  尘世的旅程总是充满离别与艰辛,愿到了天堂,你和家人能够告别痛苦,得到安息。
Posted by Yating YU on June 20, 2020
雪峰,上次碰到你就几个月前在电梯里,想不到一别就是永远了!我还清晰记得第一次认识你是在黄老师的课上,当时你还是RA,正在申请博士。咱们都是过内人,经过多番波折才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可以继续深造读博士课程。我为你感到骄傲!愿你在天国安息,我们永远怀念你!God bless you!
Posted by Helena Lau on June 20, 2020
雪峰:

我的同門師弟,我們一直都說我倆會是老闆最引以為傲的學生,會在Emotion這個課題上做更多的研究工作。讀博這幾年,你陪我經歷了幾次的低谷,看過我最不堪的樣子。你也幫助了我很多,在語料庫的標注工作上出了不少力。我一直想,等我交了論文,一定要和你去大吃一頓,也要在你的研究工作上助你一臂之力。很遺憾,這個恩情我沒法還了。

19年10月,組會上你拍了我一張醜照,發過來。我回了一個「等一下就要過去打你」的表情包,你看到之後,笑得特別燦爛。

19年5月,我心焦如焚,擔心畢業論文沒法如期完成。你在某一個早上突然走過來,送了我一個日本買的御守,祝我能順利完成,那個御守我一直掛在背包至今。

18年3月,我們歡天喜地,帶著無比興奮的心情出發去美國參加NACCL-30。我們還計劃了要轉機去紐約逛outlet,行程你都規劃好了,可惜因為我生病了,你只能跟我一起待在Ohio照顧我,而你一句怨言也沒有。

雪峰,我們約定了在2028年,再次回去Ohio參加NACCL-40的。
到時候,我們再隨便找家餐廳,坐下來談生活,聊未來,你說好不好?
到時候,我們再一起流連附近的超市,買各式各樣的維他命,你說好不好?
到時候,我們轉機去紐約逛當天未逛的outlet,你說好不好?

你留給我的回憶,都是那麼的美好、那麼的溫暖。記得你最喜歡的一句話:「願你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在我心裡,你永遠是那個純白的少年,我會永遠記住你那陽光的笑容,我們還會再見的!
Posted by Xi Chen on June 20, 2020
雪峰师兄

    第一次见你是刚来理工时参加的第一次组会。我过了挺久才反应过来,原来师兄就是群里的齐齐。特别感谢你在我人生地不熟的时候给予的各种帮助。我们一起打过羽毛球,一起吃过饭,时不时在楼道里和学校的一些学术会上碰见。年后第一次开线上组会的时候还收到你的私信,彼此说等你回香港后再见面。我相信你一直都在,就是天空中一颗闪亮的星星。
    R.I.P.
Posted by YANG GAO on June 19, 2020
幸运的是,在HK的日子里,我们拥有与你一起的美好记忆,虽然短暂却弥足珍贵。最善良最优秀最温柔最细腻的你,再见。️
Posted by Changwei ZHANG on June 19, 2020
齐齐,
自从你搬来613,办公室里多了很多喧闹和笑声,我们之间也多了更多相处的机会。最难忘的是我们一起骑单车去大美督,那个傍晚的习习微风、漫天彩霞都是我们的美好回忆。后来我们几个final year的同学都进入了论文写作的阶段,每天忙得不可开交。白天发困的时候,你就用你的补水喷雾来喷醒我们给我们提神,晚上你回宿舍之前还要在我桌前小唱一段歌曲才走。每次我紧张咬指甲,你就提醒我要吃综合维生素去改掉咬指甲的习惯……这些美好的小确幸都会一一定格在我们的记忆中。
    临离开香港之前,我给你准备的送别礼物是一瓶酒,想等到时间让它的味道变得更加醇厚再与你共饮,但如今再也没有和你举杯的机会。应该是上天特别偏爱于你,所以才把你从朋友们的爱中带走了吧。
    祈愿你平静安宁。
Posted by Siyu Lei on June 19, 2020
雪峰,
虽然我们没有见过面,但是早已听说了你的温暖和阳光。对你的遭遇,我非常忧伤。希望温暖和阳光在另一个世界同样能一直陪伴着你。保重。
Posted by Lin Cao on June 19, 2020
亲爱的齐齐:
时至今日,还是不想相信你走了......现在只愿你能安心些、轻松些,能成为你想成为的模样。
今天是2020年6月19日,北京的天气还不错,刚才收到了铅笔发到群里的文件,从没想过大家再在一个群里相聚说话是缅怀你......
虽然觉得校园生活已随青春远去,但我们谈论过的理想、经历过的那些曾经看来稀松平常的小事,都依然清晰。
你2014年写给我的信,我一直留着,谢谢你为我留下了这么好的礼物。你说你觉得我带给你很多温暖,希望一直写信给我,其实我想说,你于我而言,一直都是温暖的存在。不管是在香港我们一起经历过的台风、一起走过的路、说过的话、合过的影,还是毕业后你来为我庆祝生日、你考完试我去找你的场景,我都会一直记得。
朋友圈里看到大家对你的印象都很美好,学霸、翩翩少年、云淡风清、细心、为他人着想、不沾染世俗的可爱模样,我想你看到会觉得些许欣慰吧。
你说你喜欢阳光,但我从没和你说过你的祝福也曾给我的心里洒下过“阳光”。齐齐,如果有一天我们还能再见,我希望我能对你说,如你所愿,我过得很好。而你,依然是最美好的模样,干净的白色体恤、衬衫,微笑着享受午后温暖的阳光......
齐齐,不用担心蚂蚁庄园里的小鸡,我会时常帮你喂着,时常去看它。想你......
Posted by Meng J on June 19, 2020
直到现在还是不能接受这个现实。无法想象,也不敢去想。愿你在那个世界也能够阳光,也能够有爱相伴,平静而自由。
Page 1 of 2

Leave a Tribute

 
Recent Tributes
Posted by Gao Long on July 6, 2020
峰:
  又来看你了,今天看见这里有你的视频了,我下载保存下来了,追思会那天我看着你的视频听着你的声音不禁流泪,很想你,很怀念曾经相处的日子,今天的视频又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每天都会想起你,想起来那个阳光善解人意的你,还是不敢去相信这是真的,每次都幻想着重重的可能你可以逃离的机会,但是现实还是发生了,我不敢去想当时你的场景.......谢谢你让我认识你,终有一天我们会再见的!
Posted by Nason Cao on June 29, 2020
齊齊,我們認識7年了。從相識一起聽音樂會,到隔三差五約飯,我們一起有很多的共同回憶。我很感謝你,因為你總是那麼樂觀,給負能量多的我帶來了不少正能量。我們曾經有一段時間因為我的原因有一點點小矛盾,後來也化解了。非常感謝作為朋友的你對我的包容。你曾經說過,眼看著身邊的朋友一個個離開香港,我想不到的是你就這樣走了,永遠離開了我們。我們的小群裡永遠有你,我懷念我們的點點滴滴。我曾經為你慶幸,你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你好像更開心樂觀了。希望另一個世界沒有痛苦,希望你能生活得很好。你永遠是那個翩翩少年。
Posted by Vincent Wang on June 28, 2020
The senses you studied make much sense,
The sentiments you captured bring up emotions,
You are sorely missed,
A bright mind,
A warm soul…
his Life

晴光未減照雪峰,故人永思憶高亮

雪峰,人如其名,高風亮節。
少了你,世間少了一道陽光。
祝禱你所在之處,晴光亮雪,不再有陰暗的角落,
永遠有潔白的光雪相映,
伴你。

Xuefeng left this world with great hope and promise, thinking about completing his PhD on emotion and metaphor, anticipating an exciting and fruitful research visit to Europe (Groningen), and celebrating the publication of his most recent research* at LREC, the world’s leading conference on language resources and language technology. Without COVID-19 lockdown, he would have been sharing his exciting academic discussion at LREC, as well as his joy of travelling Marseille and Provence (probably with some friends from our lab and elsewhere). Let’s not remember Xuefeng as just another soul we lost among all tragedies in the year of COVID-19. Let’s remember his smiles and his always warm and helpful manner, like warming sunshine on the pure white snow peak.

* Xiang, Rong, Xuefeng Gao, Yunfei Long, Anran Li, Emmanuele Chersoni, Qin Lu, and Chu-Ren Huang. 2020. Ciron: a New Benchmark Dataset for Chinese Irony Detection. In Proceedings of The 12th Language Resources and Evaluation Conference, pp. 5714-5720.

Recent stories

「寄托」

Shared by Fernando HAO on July 4, 2020
晚上在「寄托論壇」找房子,找來找去,房子沒找到,卻想起了這七年的港漂歲月。

第一年是住在大埔墟,第二天就興沖沖地跟同是老鄉的你見面,約在了新都廣場,你當時住在紅磡。那段時光,你總嫌棄大埔墟太偏遠,我就過去PolyU找你,混進你們學校飯堂,吃了不知道多少頓。

後來,我仍在大埔墟,你又搬到了大圍的金獅花園,我做完家教後,你跑完步後,就去那邊找你,去你推薦的那家「牧羊少年」。

再後來,你又搬到了樂富,那家商場的樓上總有一家「吉野家」,你家教賺了錢,當時我還在做家教,你請我吃了一頓暖暖的「小火鍋」。

再再後來,我入職了,你做齊博士了。記得有一次,晚上混進了你的宿舍樓,跟你在大堂聊了很久。

之後幾年,大家都是漂來漂去,你說你曾經住過上下舖、客廳、單間,知道漂泊日子的人間冷暖,平時多存善心,在地鐵看到別人的背包拉鍊打開時會提醒對方。你說過「信息如此發達的年代,想要聯繫是太簡單的事情了,不像晏殊那個年代『欲寄彩箋兼尺素,山長水闊知何處』」。最近在Wechat才留意到,原來這七年間幾乎每天都會在wechat聊天,七年間見證了彼此的成長與酸甜苦辣,彼此面前多了一點「無所顧忌」。現在,Contact的list裡面卻少了那種「無所顧忌」。

你我都是臉皮薄的人,不輕易向他人張口求救,除非是自己願意之人。幾年前的一個深夜,我一個人腸胃不舒服,獨自去了醫院,晚上十一點聯絡了你,把我家人的內地電話發給了你,說等下可能要做手術,到時候遇到緊急情況,你可以幫我聯絡家人,整個晚上折騰完已經半夜一兩點,你還在電話那邊等著,直到我報了平安,你才入睡。

最近,幾乎每天都會約朋友一起吃飯,和好同事,和好同學,每每吃到好吃的東西,還是會想到你,心想:又發現一處好地方,下次約起,如何?

High tea

Shared by 你的 鉛筆姐姐 on July 4, 2020
齊齊:
今天我們去了你一直說想去的F&M啦,但太貴而且食物也很一般,你沒吃到也不會特別可惜啦~

小王子找到了狐狸

Shared by Ruitian LI on June 26, 2020
雪峰,

  今天是我知道消息的第21天,可我的心中还是非常悲伤,我每天告诉自己不要想这些,可还是忍不住不停的想你,所以又给你写第二封信。我想我如果去年11月回家以后跟你再也没有联系过,我可能不会像现在这样悲伤,这样无法释怀。可现实是我们一直在联系,互相说每天什么都不想干,还一起把Confirmation拖到了最后。

  我想跟你说几句对不起,对不起我可能曾经说过一些傲慢无礼的话,真的对不起,但我真的从来没有想过有意要伤害你。想起那次我们去看演出,我看到你那个手包,顺这个话题继续聊起来,你说去那种店买东西导购总是以貌取人,我竟然直接回了句“那是你心理作用吧"。还有那次你去Tiffany午餐后的第二天找我吃饭,我说“看你拍的那图,我应该也不会去了,看着不是很精致"。你紧接着说我们可以约那个马上要开的Fortnum&Mason, 我竟然说了一句“你可能会觉得有点贵"这种话。 但你却很包容的说“没事啊,反正就去一次,拍个照"。 我现在想想这些,觉得自己实在是很没情商,很讨厌,而这种讨厌的时刻可能还有很多,但真诚善良的你总是一直包容我。记得有一次你说觉得我干净单纯,可是跟你一比,我真的无比惭愧。

 还有对不起,作为朋友,我好像从来没有主动关心过你。说实话,很多次我们聊天我都觉得你其实内心有点孤独,尤其是11月学校被破坏,我感觉到了你并不是那么想回家,但我却没有更多的去关心你,了解你。其实我也想,但性格使然,总是觉得不好意思。非常让我难过的是,看着写给你话的这些朋友,好像大部分你都曾经跟我说起过,有学法语的朋友,有你的本科同学(一些还跟你闹过小矛盾), 有你的呼市老乡,有教你健身的朋友,有和你睡过上下铺的师兄,有和你一起读研但却离港让你不开心的朋友等等等等。我回头想想每一次你总是与我分享自己,分享快乐,而我除了大部分时间跟你抱怨这个那个之外,好像从来没有让你了解过我自己。很多我们之前说过的话,我现在想起就觉得无比痛心。比如那次我们同年入学的博士生吃完饭后,我跟你说“咋时间这么快,转眼都一年了”,你说“可我们还年轻”,以及那次去看演出路上,你说“哎呀,咋一下都有皱纹了,一下都老了”,还有我不止一次在你面前说过“人一生就只能活一次,干嘛不活的美好点", 你说“是呢,还有很多地方都没去,很多事都没做呢"。当这些话不停的在我耳边出现,我实在是无法相信,也无法接受你离去的消息,现实干嘛要这样残酷啊?

可无论如何我要谢谢你,谢谢你总是包容我,与我分享快乐。谢谢你在我表现的有点冷漠的第一学期甚至是第二学期初,你还总叫我一起吃饭,让我感觉到了温暖。你真的是我在香港遇见的最好的朋友。我现在真的不知道我回到香港后会是什么情况,感觉学校里到处都会是你的影子,包括学校外面的那些饭馆,因为我第一次去那些地方都是你带我去的。

其实我们也算有缘,我并不知道你喜欢小王子,我当时去比利时回来送你的那个水晶球也只是为了还你去年去日本回来送我的手信以及去韩国之前给我的零食小吃,但它刚好却是你喜欢的小王子。我反复看了你给我拍的那个你摆在桌前的水晶球,发现里面没有那朵高傲的玫瑰花而是只有小狐狸。那么,我想小王子去到狐狸的星球,才会是最幸福的吧。因为谁不希望遇见一个狐狸啊,有狐狸的指引,理解,包容,和给予,小王子肯定不会孤独的,愿这就像你朋友圈封面上的那句话,“有人在未来等风也等你"吧。

我很害怕,我的理性声音告诉我"普通人"的逝去很快便会被人遗忘的,但我不要这样,我回去香港后就会把那座水晶球取回来,我要好好保存它,因为每当看见它,就会想起你。

                                                                                                                                      Ruitian